旺陽事件激化港人怒火      林保華

 

今年七月一日是香港主權轉移十五週年,逢五逢十是大慶,加上今秋要召

開中共十八大,胡錦濤引退,所以胡錦濤也是最後一次機會來香港出席慶

典。

 

        李旺陽與香港的關係

 

依照規矩,胡錦濤回會攜帶政策禮物給香港,以收買民心,也降低每逢七

月一日香港市民為保衛香港核心價值的遊行熱度。只是今年特首換班是梁

振英上台,因為香港進入“黨人治港”使中港關係呈現緊張狀態;更不巧

的是,六月六日發生湖南邵陽六四受難人李旺陽疑是“被自殺”事件,湖

南當局不知是故意擴大事件,讓胡錦濤難堪,還是愚蠢之至,總之是以非

常拙劣的手段來處理這件事情,導致矛盾激化,以致“回歸”前夕由香港

大學所做的民調,香港市民對中央的不信任度創造一九九七年五月以來的

新高。這意味著,如果北京不採取緊急措施,參與七月一日遊行的人數也

會增加許多。這當然是胡錦濤所不願意見到的。

 

為何李旺陽事件會導致香港有這樣強烈的反應呢?

 

李旺陽是六四期間的邵陽工自聯主席,當年六月九日被捕,以“反革命宣

傳煽動罪”重判十三年。二零零零年出獄後,翌年再度以“顛覆國家政權

罪”入獄,二零一一年五月獲釋。服刑期間,由於飽受虐待,導致失明、

失聰,身體極度虛弱,走路需人扶持。因此出獄後,李旺陽在邵陽大祥區

醫院接受治療,但有國保(公安屬下國內安全保衛支隊)人員看守。

 

每逢六四,香港媒體都會尋找受難人進行採訪,報道他們的近況與感受。

今年香港有線電視找到了李旺陽這個無名英雄,在他的朋友幫助下,瞞著

國保接受訪問。由於他的失明、失聰,訪問進行的也非常辛苦。他的處境

引發香港人的強烈同情,尤其因為是無名英雄而缺乏世人的關注,由他的

妹妹、妹夫艱難的支撐他的生活。但是他的堅強意志也贏得得香港人給予

“鐵漢”的光榮稱號。

 

        當局缺乏敏感性

 

然而就是這樣的訪問,引發當局的不滿,六月六日清晨居然傳出他“自殺

”的消息。由於現場諸多可疑之處,例如鄰床病人居然那晚跑到走廊睡覺

,上吊的布條與複雜的打結也不是他可以拿到、做到的;加上“保留現場

”而沒有進行搶救,尤其是雙腳著地在醫院病房窗口上吊,有照片為證,

都引發輿論嘩然,紛紛以“被自殺”稱之。

 

事件也立即引發香港市民到中國駐香港的中聯辦抗議,要求徹查這個案件

。採訪李旺陽的記者林建誠更是痛哭流涕,認為他間接的導致李旺陽被害

。他的自責更引發香港人的激憤,因為只有專制制度才會產生這樣的事件

,也只有沒有人性的官員,才會對這樣的殘障人士下毒手。

 

北京在香港有中聯辦這個派出機構,還有眾多中央級的媒體記者,湖南省

在香港也有各式各樣的機構。在發生王立軍、薄熙來、陳光誠事件以後,

在“穩定壓倒一切”的聖經指導下的他們對李旺陽事件可能產生的反應會

毫無敏感的觸覺?還是中央的有關部門根本有意搞大事件,以達到不可告

人的目的?總之,四十八小時內,北京完全沒有採取行動,聽任湖南國保

私自驗屍,並在六月八日私自火化。

 

李旺陽的家屬也因此“失蹤”。顯然,毀屍滅跡的做法沒有得到他們的同

意而須把他們隔離,不許接觸外人。接下來可能就是威逼他們製造“事先

同意”的假口供。如果他們不屈服,也可能一起滅口。除非有“上級”直

接干預進行調查,而不是包庇。英國商人海伍德被薄熙來夫人謀殺後,還

有王立軍冒死保存海伍德的一塊肉,讓謀殺事件曝光;李旺陽的冤死,有

官員敢出來揭發嗎?

 

香港民眾為了給李旺陽申冤,六月十日有兩萬五千人上街,到中聯辦門口

抗議。這樣短短的時間可以聚集兩萬多人,可見香港人的怒火。中國遊客

或參與或圍觀,鼓勵香港人要珍惜自由,不要淪落到像中國那樣。港人與

海外華人要聯署十萬人,在胡錦濤來香港時交給他,要求徹查事件。

 

泛民的成員在抗議活動中自然身先士卒,因為這事關香港的核心價值。除

了中共影響下的媒體,也都以重要版位報道事件。他們更是要候任特首梁

振英表態,或者把香港人的聯署交給胡錦濤。在北京沒有表態的情況下,

梁振英怎敢表態?因此就像要他對六四表態那樣,他一直迴避,聲稱“我

不會公開評論這件事”,後來的口頭禪就是“沒有新的補充”。

 

與梁振英不和的現任特首曾蔭權,最近因為涉嫌貪污民望暴跌,而且因為

即將離任,因此態度比梁振英“開明”,他在香港立法會的最後一次答問

大會上回答說,很理解香港人的意見,他也認為案件有疑點,而他作為特

區行政長官要確保香港人表達意見的自由。他還透露,已經向中央政府反

映了意見,相信中央會依法嚴肅處理。

 

在這以前的六月十一日,本身是骨科醫生的食衛局長周一嶽與電子媒體茶

聚,被問及對李旺陽事件有何看法時,他說:“我作為醫生的專業角度,

他這樣嚴重傷殘,未必可以這樣自殺。”他又認為李倘要死控中央政府,

不會沒有留下遺書就離世。

 

現任官員敢這樣說,被認為是講良心話。當然也有人認為他即將離任而敢

說;但是如果有私心而希望還有政治“第二春”者,說話還是會留有餘地

的。因此他這樣講說明人性沒有泯滅。

 

其他官員與建制派政治人物就顯得很尷尬,也體現投機的一面。例如候任

特首辦主任羅范椒芬就說,如果其他人大代表簽署,她也會簽署;顯然就

是“隨大溜”。全國人大常委的范徐麗泰也反覆而莫衷一是。民建聯成員

兼全國人大代表譚惠珠,在六月九日被問到會不會要求中央調查事件時,

她說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後便匆匆離開,但是十一日卻說,三天前已去信

中央,要求合情合理處理事件,但很難評論中央為何至今仍未回應此事。

真難區別鬼話與人話。

 

        中國不尊重普世價值

 

參與九月立法會選舉的建制派政治人物壓力更大,他們面對香港洶洶民意

與北京的冷漠,必須做出選擇。例如自由黨主席劉健儀與榮譽主席田北俊

就表示,以常理推測,不相信李旺陽自殺,有職責及權利表達關注。田說

,若得到回覆,將會公開;若不滿意答案,會跟進。他們的態度,與土共

有別,相信說的是真話。曾表態支持維權人士趙連海的全國政協劉夢熊,

在支持梁振英競逐特首時因為與黑道的關係受到質疑而有一陣比較低調,

也去信全國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希望對方派出獨立調查隊調查事件,若查

明是謀殺,應嚴懲兇手和背後主謀。

 

六月十六日,梁振英在葵芳出席由泛民政團街工舉辦的座談會,開始前,

主持邀請與會者站立,為李旺陽默哀一分鐘,梁振英也起身閉目垂頭,直

至默哀完畢。在被媒體追問是否也是為六四默哀,他趕緊解釋,只是為李

旺陽這個死者默哀。

 

梁振英敢於默哀,大概是因為湖南省公安廳在十五日表示,注意到境外傳

媒和人士的關注,除委託外省權威法醫機構驗屍,並已組織有經驗的刑偵

專家調查。但是許多人認為這只是緩兵之計,不過是為胡錦濤來香港降低

港人的怒火。因此關鍵還是能否盡快有一個可信的調查結果出爐。

 

身為特區政府太上皇的中聯辦,主任彭清華也以接受新華社採訪為名來緩

和中港的緊張關係,他聲稱兩地有不同的歷史境遇、文化氛圍、社會制度

、法律制度和生活方式,經濟發展階段不同,發展水準也有一定差距,不

應大驚小怪云云。

 

草菅人命是大驚小怪嗎?也可見這些官員缺乏人權觀念的普世價值。中港

之間的差異主要是價值觀的差異,為何中國不能尊重這個差異,而要改造

香港的核心價值?

 

《爭鳴》月刊  20127月號

http://www.chengmingmag.com

(穿越30多年時空的重要評論,以及人生的酸甜苦辣,請看

林保華部落格  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新舊評論還在繼續增加與上網中)

(要了解中國最新重要資訊,請觀看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網

http://www.twyac.org內的“共產中國”網站:

http://redchina.ning.com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