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 7 7《綠色參考》
(林保華主編;提供林保華的評論與若干信息。)
林保華部落格:http://lingfengcomment.pixnet.net/blog


綠參:28年前評一國兩制、高度自治;彭定康開腔;共產黨已進駐台灣鄉鎮;紀念77 毛澤東感謝皇軍


林保華按:
28年前我的疑慮,許多現在終於浮現出來了。其實魯平說的“港人治港”
不科學,就是因為沒有指出必須是“愛國港人”,因為當時如果明確說出
來必然引起反彈,所以以“模糊”來騙香港人。這與中國不提“台人治台
”是同一個道理。第三個疑慮及後面的問題更是最近的衝突焦點了。
2014.7.6

“一國兩制”不科學論    凌鋒  1986.1.13

魯平(按:時任國務院港澳辦秘書長)說“港人治港”這四個字不科學,
其實不僅“港人治港”,“一國兩制”這四個字也不科學。魯平對“港人
治港”的不科學說不出什麼理由,筆者倒對“一國兩制”的不科學可以說
出大把理由。

第一,“一國兩制”中的“一國”,沒有說明是什麼國,是中華人民共和
國還是中華民國?或者是大陸和台灣統一以後的“中華共和國”(姑稱)
?也可能是致力於大東亞穩定繁榮的大日本帝國?

第二,“兩制”也不明確是何兩制?可能是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也可能
是社會主義和封建主義或奴隸主義(鄧小平說過,只要愛國,封建主義和
奴隸主義都行),而且也不排斥是大陸的封建社會主義和香港的殖民資本
主義。而“兩制”解釋為獨裁制度和民主制度或者經濟上的全民所有制和
集體所有制均可。

第三,“兩制”中也沒有明確說兩制的關係如何。是和平共處,還是相互
鬥爭,或者是其中的一制領導和改造另外一制?如果是其中一制吃掉另外
一制,這“吃掉”和“消化”的時間有多長?什麼時候開始吃?

正因為“一國兩制”這四個字和“港人治港”這四個字一樣的不科學,只
是口頭上講講而已,所以在中英聯合聲明中既沒有“港人治港”這四個字
,也沒有“一國兩制”這四個字,不但如此,“港人治港”與“一國兩制
”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裡也不見?影,因此即使“一國兩制”和“港人
治港”用法律語言寫進基本法中,它的解釋權仍在中國共產黨,會不會出
現一些怪誕而又獲“一致通過”的解釋呢?

信報《人在香港》專欄
--------


林保華按:

28年前我已經點出“港人治港”的要害問題,必廢不可。果如是也。


“港人治港”何以不科學    凌鋒  1986.1.14

魯平(按:時任國務院港澳辦秘書長)說“港人治港”四個字不科學,“
港人”意思不明確,故中英聯合聲明中改為“當地人”。實際上“當地人
”意思同樣不明確,是不是現在住在當地的就是當地人?沒有住滿七年的
算不算當地人?或者在當地出生才算當地人?

真正“不科學”的原因魯平難啟齒,中共“正式”(按:鄧小平在1985年
正式欽定四位)的港澳問題主管大員也難說出,不如由在下權當“喉舌”
道出。

“港人治港”不科學的根本原因在於那“治”字。中共收回香港主權治權
,怎麼可以給港人“治”港呢?治權留在北京,是北京統“治”香港。港
人只能有“管理”權,所以用“港人管港”才夠確切。但若明確提出由“
港人治港”改為“港人管港”,則港人知道“治”權已去,何來高度自“
治”呢?

“港人治港”的口號也有“副作用”,因為同是“統一對象”的台灣,也
會有人提出“台人治台”的口號,國內也確有統戰台灣的刊物提出“台人
治台”的口號,結果“犯了錯誤”。為什麼台灣不准提“台人治台”呢?
那當然是怕“台獨”和高度自“治”。可是若准許“港人治港”而不許“
台人治台”,道理上說不通,因為中共領導人一再表示對台灣比對香港更
加“寬大”,為什麼允許“港人治港”,卻不許“台人治台”?如果更寬
大,應該高一層可以“台人主台”。因此為了免得台灣方面更加朝“台獨
”和高度自“治”發展,不如連“港人治港”也取消算了。

而且“港人治港”這口號太上口,很容易有樣學樣而起連鎖反應,不是也
有人提“新(界)人治新(界)”嗎?將來若再有“九(龍)人治九”、
“香(港島)人治香”,甚至“旺(角)人治旺”、“銅(鑼灣)人治銅
”,豈不是“港將不港”?

而如果大陸內部也出現“新(疆)人治新”、“藏人治藏”、“蒙人治蒙
”,甚至“粵人治粵”、“湘人治湘”、“京人治京”等等,豈不“國將
不國”?

因此將“港人治港”送入歷史垃圾堆,才是萬全之策。

由此看來,“港人治港”完成了其歷史任務,當年好些人謔稱的“講人自
講”果一語成讖。

信報《人在香港》專欄
2014.7.6
-------------------


林保華:
觀點明晰。尤其我沒有注意到“清場時羞辱和虐待示威者(屈手腕、抬人時將被抬者面向下等)”。的確,看到一張李卓人被抬的照片,非常難看。這張照片應該拿到國際媒體去發表,警方竟是如此對待一位直選出來的立法會議員與工運領袖。

遊行之後
(時事評論員 林鴻達)

■今年香港的七一遊行,獲得國際傳媒的廣泛關注。資料圖片

今年七一遊行歷時逾八小時,縱只佔用軒尼詩道西行線而拉長了時間,但今年遊行人龍的步速比去年快,人數該比民陣的「保守估計51萬人」多出不少,聲勢上先勝。但人數還是其次,人潮中不少估計是年過四十的中年人,他們的眼神堅定和步姿實在;晚上在遮打道留下來都有不少中年人,政治潔癖的大多數就是這個年紀的人,他們走上街頭,反映出是新一輪的公民覺醒。
更重要的是,警方從遊行的人潮管制手法,7月2日清場時羞辱和虐待示威者(屈手腕、抬人時將被抬者面向下等),警司Paul Edmiston手持警棍、胡椒噴霧作威嚇的暴行,讓市民親眼目睹甚至親身經歷,產生的心理衝擊是極之震撼。更是筆者在7月2日早上見到不少「西裝友」在遮打道警方封鎖區外圍流連圍觀,有些更與群眾一同吶喊和喝罵警方,市民對689政權、港共公安的不滿已達沸點。民情突然提升幾級,已難逆轉。
第二個層次就是港共和中共對遊行的回應,除了一如往年的「聆聽到市民的聲音」,還說公民提名不符合《基本法》要求;中聯辦張曉明更擺出強硬姿態表示「無論遊行人數多少都不會改變政府以至中央對普選的立場」,意即港共中共根本不把遊行反映的港人聲音放在眼內;再加上史無前例的檢控民陣,甚至連帶頭車司機也遭檢控,這就進一步刺激港人的不滿情緒。表面上是中共的強硬壓倒香港,但事實係中共橫蠻無理,意即政改事件港人增加了籌碼。只要港人更加堅持不要篩選的假普選,中共日後必定繼續於出醜於港人面前。
第三個層次是國際傳媒對遊行的報道和關注,比去年更甚。CNN、BBC等國際傳媒派員採訪,愛沙尼亞、以色列、法國、甚至阿根廷多國的傳媒,都在香港時間7月1日晚上發佈即時新聞,反映國際對遊行和香港政局發展的關注升級。這就說明,中共的出醜不只於香港,更是於國際社會。
第四個層次是《金融時報》7月4日報道前港督彭定康,狠批白皮書破壞法治,他談到「港人有權向中國抗議,也有權向英國發聲」,認同港人在政改、干預港人治港問題向中共反抗,也是提醒港人英國仍有責任於香港,事實上,英國作為《中英聯合聲明》的締約國,的確有這責任。況且,英國在香港主權移交的過程中並沒有徵詢港人意願,說成「英國出賣香港」不足為過之餘,更是違反聯合國人權公約提到的族群自決權。所以,港人向英國發聲,一切都是天公地道。

林鴻達
時事評論員
----------------------


林保華按:
透過現象看本質。另外,英國在李克強訪問時因為3百億美元訂單(日後一定會七折八扣)對香港的“中立”形象也必須找機會挽回了,否則還談什麼“道義責任”?

彭定康突然開腔
(時事評論員 黃世澤)

■彭定康日前接受《金融時報》訪問,批評白皮書損害香港司法獨立及高度自治。資料圖片

自香港主權由英國移交給中國以來,在任期間與中國針鋒相對的末任總督彭定康,一直避免批評港事。一方面在光榮撤退方針下,公開批評中國治港政策有問題,等於承認撤退不光榮,因此不單英國聯邦及外交事務部每半年向國會提交的香港報告極盡抹脂塗粉之能事,彭定康亦不會談香港事務。另一方面,英國與歐盟關係一直不順暢,維持與中國良好經貿關係有助提高英國與歐盟談判籌碼。
但七一遊行後,彭定康在接受英國《金融時報》訪問時,就白皮書中關於司法獨立的部份向北京開火,這非尋常訊號。彭定康雖然因擔任BBC Trust主席一職,為表政治中立,而不再是代表保守黨的上議院國會議員,而是變了跨黨派議員,但彭定康與卡梅倫內閣關係密切。自卡梅倫上台以來,內閣的幕僚長都是當年彭定康帶來香港、擔任中央政策組要職的黎偉略(Edward Llewellyn),自貝理雅首相創立內閣幕僚長職位以來,這位置不單是英國在法官以外的權力最高的非民選官位,在內閣實權亦僅次於首相以及財政大臣。因此彭定康向北京開火前,如此令英國聯邦及外交事務部尷尬的舉動,很難相信他沒有問過卡梅倫政府的意見,至少熟知港情的黎偉略知情的機會相當大。
英國選擇這個時候借彭定康來開火,有幾個因素互動所影響,一方面七一有超過51萬人上街,有511人在示威中被捕。美國出聲站在港人一邊,英國還不出聲的話,亦會令美國懷疑英國能否完全配合其外交政策,英國要在歐盟問題上維持自己利益的話,美國的支持比中國來得重要。
對卡梅倫而言,他們更重視的是選票。由於上屆大選英國出現懸峙國會(hung parliament),他已經要依靠與歐盟問題立場南轅北轍的自由民主黨組織聯合政府組閣。由歐洲議會聯合王國獨立黨(UK Independence Party)大勝,以及支持蘇格蘭獨立的民調越來越看好的形勢來看,如果保守黨不想與親歐的商界反感的獨立黨組閣,或輸掉蘇格蘭獨立公投的話,未來每一場選舉幾乎票票都決勝負。
在港英國公民或在英國住了半年或以上的英國國民(海外)的持有人,他們手上的選票對卡梅倫相當重要。現時已經有3,500多名英國國民在網上聯署,要求聯邦及外交事務部回應中國的白皮書,如果有一萬人聯署,英國不單不得不回應,亦反映香港人有決定個別國會議席生死的實力,而保守黨慣常都借彭定康拉香港人票,如果彭定康或保守黨不回應香港事務,恐怕大量港人票流到工黨或蘇格蘭國民黨手上,卡梅倫就會輸得更難看。
彭定康並非無端端向北京發炮,以英國的政治形勢來看,如果北京實在做得太過份的話,只會迫使英國出手介入香港政治爭議。北京不讓英國人光榮撤出,硬要違反《中英聯合聲明》承諾,那英國為政治實利強烈表示態度,也無可厚非。

黃世澤
時事評論員 
------------------------------


林保華按:
台港成為生命共同體了。香港市民可以要求在香港六龍出生的中華民國三軍總司令馬英九元帥出兵收復香港,殺豬拔毛,救民於倒懸。

〈自由廣場〉〈澄社評論〉一衣帶水:台港兩地的中國效應

自由時報
2014-07-07
◎ 林宗弘
這一個月來香港風起雲湧,先有十八萬人參與破歷史紀錄的六四燭光晚會,隨後反對新界東北開發人士短暫衝入香港立法會,六月底由佔領中環人士所發起的公民審議特首提名方案,有七十八萬人參與投票,最後是七一超過五十萬人走上街頭大遊行,並且佔領中環附近道路,直到隔天凌晨被強制驅離,有五一一位抗爭人士遭到警方逮捕,審訊後於七月二日晚間近十點全部獲釋。
相對於台灣今年三、四月間爆發的太陽花學運,遭受馬江當局以警察暴力手段鎮壓、與藍營媒體胡亂抹綠或抹黑的各種攻擊,這次台灣媒體總不能對香港人亂扣帽子,只好以米粉與中研院院士會議要求加稅當頭條,來冷處理香港七一大遊行,刻意忽視香港公民運動的歷史意義,與對台灣社會的重要啟示。
幸好,港台公民運動與學術交流一衣帶水,長期以來便互相關懷。在中國經貿與政治影響力與日俱增之下,二○一三年底,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與香港中文大學亞太研究中心合作,由張茂桂教授與尹寶珊教授主持、港台學者有意識地設計類似問題,在兩地同時進行了中國效應調查,這份數據給我們寶貴且獨特的機會,比較港台兩地民眾對馬英九與梁振英政府親中立場的施政評價(請參見〈中國效應與政府評價:台灣與香港民眾的比較〉)。
近年來,在對中國經濟開放與地緣政治影響下,台港兩地形成了三個主要的社會矛盾—台港本土認同對抗中國民族主義的矛盾、在中國獲益的台港大財團與受衝擊的經濟弱勢者(包括基層服務業勞工與中小企業)之間的矛盾,以及年長世代與年輕世代之間,經濟利益優先與民主自由價值的世代衝突。
在去年底所蒐集的民調數據中,我們發現上述三大社會矛盾,確實解釋了台港民眾對政府施政的負面評價,中共以威權主義手段干預台港兩地言論自由的尺度,反而激起台灣與香港青年學生的自由信念、本土認同,與對貧富差距的深層焦慮。從我們的數據來看,馬英九與梁振英政權,乃至於北京港台政策決策者,不要低估台灣與香港民眾支持民主價值,與反抗對中開放造成社會不公的決心。
(作者為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副研究員)
------------------------


台灣村里長向中國申請活動經費    林保華

這一期(1426)的《新新聞》周刊,有一篇觸目驚心的報導,那就是中國官員現在在全台灣走透透,直接到基層統戰鄉鎮、村里長,這次張志軍訪台,有的地方直接由村里長配同。更恐怖的是,有些村里長搞活動,直接向中國申請經費,比在台灣還快。馬政府明知故縱,朝野兩黨是否必須制定相關法律來禁止,還是配合中國的統戰?現在已經是如此,一旦中國在台灣成立辦事處,中國辦事處豈不成為顛覆的中心?而台灣官員在中國,屁也不敢放,不做台奸意識萬幸,哪來對等?
2014.7.6

林保華按:
昨天我已經在臉書介紹《新新聞》周刊這篇報導,深感台灣的危機已在眉睫,但是朝野政黨均無感覺,甚至配合,非常無奈。感謝宋小姐在自由時報刊出此文。金大秘書長對自己人可以用小刀,對敵人該用大刀,如不殲滅,至少也要防堵吧?還是配合中共徹底消滅中華民國,為愛新覺羅報仇?


〈自由廣場〉共產黨已進駐台灣鄉鎮
自由時報
2014-07-07
◎ 宋娣
去年張安樂(白狼)在接受中共喉舌的「環球日報」專訪說,要在台灣培養「紅色選民」或「紅色代理人」(地方民代等),顯然此言不虛。近日某週刊報導,國台辦已直接在台灣各鄉鎮市區成立「台灣工作對口小組」及「分區聯絡人」,並早自二○一二年四月起,各鄉鎮市區聯絡人以「旅遊」名義赴中國接受講習,還可得到工作津貼。此對今年年底村里長選舉無異亮起警訊!
如今習近平的「知台派」當道,採「直銷」手段,直接對台基層下手,目標是要讓「縣市有工作幹部、鄉鎮有幹事、村里有窗口」,統戰農林漁牧、經營學生組織、強化宗教統戰等,特別注重「深耕村里領導」的培訓,侵門踏戶至極,毫不掩飾地對台統戰,幾乎形同直接「接收」台灣,不知「國安」會的金大秘書長有何對策?相信國人都願聞其詳。
再者,中國的「台灣通」葉克冬曾估算過,兩岸歷經廿一年來交流,還有三分之二的台灣中南部及鄉鎮民眾沒去過中國,因此直接建立村里管道,出錢出力培訓「紅色選民」,甚至利用選舉培養「紅色民代」,鋪天蓋地的搞法,令人不寒而慄!
然馬當局猶自我感覺良好,敵人已悄然而至,卻未見有何對策和作為,整天只知打在野黨、搞選舉對立,難道二千三百萬台灣人民要眼睜睜看馬BUMBLER把台灣拱手葬送嗎?
(作者為網路新聞評論員,台北市民)
-----------------------


林保華按:
中國大規模紀念七七,以“愛國形象”來煽動仇日情緒。但是中共的歷史與它的偉大領袖毛澤東可以說明一切,請看下面的歷史文獻:

毛澤東在一九三七年八月在陝北洛川會議上的講話摘要(1)

“要冷靜,不要到前線去充當抗日英雄,要避開與日本的正面衝突,繞到日
軍後方去打遊擊,要想辦法擴充八路軍、建立抗日遊擊根據地,要千方百計
地積蓄和壯大我黨的武裝力量。對政府方面催促的開赴前線的命令,要以各
種藉口予以推拖,只有在日軍大大殺傷國軍之後,我們才能坐收抗日成果,
去奪取國民黨的政權。我們中國共產黨人一定要趁著國民黨與日本人拼命撕
殺的天賜良機,一定要趁著日本佔領中國的大好時機全力壯大,發展自己,
一定要抗日勝利後,打敗精疲力盡的國民黨,拿下整個中國。"

毛澤東在一九三七年八月在陝北洛川會議上的講話摘要(2)

“有的人認為我們應該多抗日,才愛國,但那愛的是蔣介石的國,我們中國
共產黨人的祖國是全世界共產黨人共同的祖國即蘇維埃(蘇聯)。我們共產
黨人的方針是,要讓日本軍隊多占地,形成蔣、日、我,三國志,這樣的形
勢對我們才有利,最糟糕的情況不過是日本人佔領了全中國,到時候我也還
可以借助蘇聯的力量打回來嘛!”

毛澤東在一九三七年八月在陝北洛川會議上的講話摘要(3)

“為了發展壯大我黨的武裝力量,在戰後奪取全國政權。我們黨必須嚴格遵
循的方針是‘一分抗日,二分敷衍,七分發展,十分宣傳’。任何人,任何
組織都不得違背這個總體方針。”!

一九六四年七月十日,日本社會黨委員長佐佐木更三偕委員黑田壽男去北京
,與毛澤東有下面一段對話:

毛:我曾經跟日本朋友談過。他們說,很對不起,日本皇軍侵略了中國。我
說:不!沒有你們皇軍侵略大半個中國,中國人民就不能團結起來對付蔣介
石,中國共產黨就奪取不了政權。所以,日本皇軍是我們中國共產黨人的好
教員,也可以說是大恩人,大救星。

佐佐木:今天聽了毛主席非常寬宏大量的說話。過去,日本軍國主義侵略中
國,給你們帶來了很大的損害,我們大家感到很抱歉。

毛:沒有什麼抱歉。日本軍國主義給中國帶來了很大的利益,使中國人民奪
取了政權。沒有你們的皇軍,我們不可能奪取政權。這一點,我和你們有不
同的意見,我們兩個人有矛盾。(眾笑,會場活躍)。

佐佐木:謝謝。

毛:不要講過去那一套了。日本的侵略也可以說是好事,幫了我們的大忙。
請看,中國人民奪取了政權,同時,你們的壟斷資本、軍國主義也幫了我們
的忙。日本人民成百萬、成千萬地醒覺起來。包括在中國打仗的一部份將軍
,他們現在變成我們的朋友了。

摘自《毛澤東思想萬歲》,第五三三至五三四頁。)

2)毛澤東感謝日本侵略中國,因此,不要日本賠償!

1972年,中日建交的時候,日本首相田中角榮就向毛澤東道歉,“啊,對不
起啊,我們發動了侵略戰爭,使中國受到很大的傷害。”

毛澤東說“不是對不起啊,是你們有功啊,為啥有功呢?因為你們要不是發
動侵華戰爭的話,我們共產黨怎麼能夠強大?我們怎麼能夠奪權哪?怎麼能
夠把蔣介石打敗呀?”他感謝田中角榮。“我們如何感謝你們?我們不要你
們戰爭賠償!”

(翻譯摘自《田中角榮傳》日語原版)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