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振英團隊再出包 北京態度曖昧    林保華

《看》雜誌  134  2013 7月號

www.watchinese.com

 

 

梁振英上任特首不到一年,執政團隊連續出包,讓人看傻眼。最近出包的

是梁振英的“頭馬”,相當於“幕僚長”的行政會議成員張震遠。

 

在這以前出包的有前後任的發展局長麥齊光及陳茂波,前者因涉詐欺租金

津貼而下台並面對刑責;後者則涉嫌經營“劏房”及避稅而爆出醜聞(詳

見本刊第126期)。至於身為最高決策機構的行政會議,則有林奮強這位

炒樓大王,在201210月特區政府宣佈加強遏抑樓市措施前夕,出售他的

物業而獲不當利益,因為被調查而長期“休假”。

 

        張震遠出身“調景嶺”

 

張震遠身份相當特殊。不但因為與梁振英是山東同鄉(其實是媽媽山東人

,老爸是湖北人)而受到重用,而且他的父親張寒松生前是香港赫赫有名

的國民黨“救委”主任,負責救濟在港的反共人士和家屬;後來更出任台

灣在港最高文化組織“中國文化協會”主任委員;母親路蘊真的二伯父路

友于是辛亥革命烈士,她自己曾任國民黨中央組織部秘書;台灣駐港機構

、光華新聞文化中心前主任、台灣著名作家路平,則是路蘊真的堂妹。

 

“救委”是香港救濟從中國大陸逃來香港的“災胞”組織,起始於1950

1956年正式名為“中國大陸災胞救濟總會”。頂頭上司就是台灣在反共

年代裡鼎鼎大名的“救總”(負責人是谷正綱)。當時“難胞”被安排住

在調景嶺(原名吊頸嶺),是香港著名的反共堡壘,張震遠就在那裡長大

。而張震遠後來為何會與香港土共梁振英合流,一定有很精彩的故事,只

是這個心路歷程得由張震遠自己來述說了。

 

梁振英對張震遠非常信任,是梁競選特首時的辦公室主席,在張震遠出事

時,他有以下的公職:

 

香港行政會議非官守成員

市區重建局主席

策略發展委員會副主席

長遠房屋策略督導委員會委員

紀律人員薪俸及服務條件常務委員會委員

授勳評審委員會委員

非官守太平紳士遴選委員會委員

 

        梁振英的親信也不例外

 

他在商界也非常活躍,曾先後出任泰山石化行政總裁兼副主席、俄羅斯鋁

業聯合公司獨立非執行董事等。但是出事的,是他自己創辦、並且擔任董

事會主席的香港商品交易所,因此出事的震撼性,非前面幾位可比。

 

這次出事的香港商品交易所於520日開始停止商品期貨交易。這家公司

由張震遠在2008年創立,2009年獲中資的中遠集團及工商銀行等財力雄厚

的機構入股,2011年獲得經營牌照開業,投入超過10億港元的經費。停業

原因是不足由證監會規定的未來9個月所需的現金標準。不過這時他還表

示可以爭取6月底前完成配股集資1億美元,捲土重來。因此他也不願辭去

行政會議成員的相關公職。

 

但是事後傳出來的信息卻不是這麼一回事,商業罪案調查科也立即介入調

查。(這才是司法獨立,即令張震遠是梁振英的親信也不例外,被政治力

介入的台灣檢調安能不慚愧?)

 

據悉,證監會是5月初發現商交所資金不符要求,更有支票不兌現,警覺

出了問題而展開調查。20日停業後,21日商罪科就派出探員到數碼港的商

交所辦公室搜查,先後拘捕3名並非商交所的職員,懷疑他們在案件中行

使及管有假文件,並在商交所帶走一批電腦及文件。至於連日堅持私人業

務不影響公職的張震遠,在被警方調查後,宣佈即時暫停所有公職,並獲

特首梁振英接納。

 

        北京未出手救援 態度極為曖昧

 

事發後,前港區人大代表李鵬飛爆料,指中央早在今年1月已知張震遠財

困,要四出尋找財源。也有來自商界的消息說,張曾透過關係向北京及中

資求救,無奈北京拒絕施援,最終商交所被迫停業。張的前債主、曾經是

金融界別立法會議員的詹培忠也暗示,北京對張欠債欠租情況瞭如指掌,

但因為事件不涉香港整體施政,所以沒有出手。

 

但是因為張震遠是特首梁振英的“頭馬”,梁的施政團隊接連出狀況,這

個事件自然會進一步打擊梁的威信,對“維穩”不利。而北京又不是沒錢

,所以事件本身就表明北京對梁振英及其團隊有所不滿,所以不願出手相

助,看梁振英自己如何面對難題而“自己救自己”了。如果醜聞連爆下去

,也就可以隨時把他踢走。

 

警方搜查時被拘捕並起訴的3人,都是中國男子,他們各被控一項有意圖

而管有虛假文書罪,其中一人涉逾期居留。案中除控罪所指涉及逾4.6

美元的銀行文件,控方稱或另涉逾120張懷疑虛假文書。

 

到執筆時,前後已有6人被捕,3人被起訴,他們全部都不是商交所的現職

或前員工。其中一名被告連春仁是北京前公安,據說現在從事教育;來自

深圳的戴麟懿有一間全資擁有歐美亞洲中國投資集團有限公司,於2008

4月註冊;另一個是報稱在東莞做生意的李善容。敬業的香港媒體立即派

人到他們的所在地進行採訪。

 

由於事件涉及中國的人事與機構,當然就格外複雜。身為建制派自由黨立

法會議員的田北俊提出引用《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徹查商交所案

,泛民議員與他合作,將可能超過半數而通過,所以據傳迫使中聯辦出手

為政府箍票,為此而逼建制派歸隊反對。這除了擔心事件再挫梁班子管治

威信,是否還關係到會爆出中國內部某些利益集團的醜聞?

 

然而也有有商界人士警告,商交所案打擊外國對證監會信心,若不徹查,

勢必損害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問題是“愛國”高於“愛港”,人們在

看案件會辦到什麼程度。

 

    作者為資深評論家、專欄作家、中共黨史學者。曾擔任香港大學

    經濟金融學院院長張五常教授助理研究員,研究中國政經改革。

 

(穿越30多年時空的重要評論,以及人生的酸甜苦辣,請看

林保華部落格  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新舊評論還在繼續增加與上網中)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