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1 14《綠色參考》
(林保華主編;提供林保華的評論與其他信息。)
林保華部落格:http://lingfengcomment.pixnet.net/blog


綠參:柯市長的重中之重:查官商勾結弊案;我看雙橡園升旗;好樣柯文哲;政治惡水中的高鐵;從飛快變動的世界趨勢看香港困境

 

《林保華專欄》柯市長的重中之重:查官商勾結弊案
2015-01-14
自由時報

香港新年第一炮,竟是首富李嘉誠改組旗下公司,然後將註冊地點從香港遷到英治的開曼群島,顯示對香港的法治已經不再信任。香港之所以

成為世界金融中心,一個支柱是它的自由環境,一個支柱是它的司法獨立。沒有司法獨立保障,還可能有自由經濟嗎?

台灣的太陽花學運與九合一選舉正在把台灣引向一個新的方向,其後續發展就是要打破腐敗的政商關係,確立真正的自由與法治的政商關係。

台灣經歷過民主轉型,但是還有許多黨國的人治餘緒要破除;中國進入香港,則正在摧毀英國人一百多年來培育起來的自由與法治秩序。

但是因為馬英九國民黨與中國建立了太密切的關係,台灣的民主自由與司法獨立也一樣遭受嚴重威脅,這點不可掉以輕心。農委會主委陳保基

奉召到頂新集團總部與中國海協會副會長鄭立中見面,就可以知道權力在誰手裡。有財團要向頂新購買操控有線電視上架的中嘉,需要延攬馬

總統的愛將、前總統府副秘書長羅智強,並且也有鄭立中參與商談,也可見台灣不正常的政商關係與背後的中國政府!

因為公權力在政府手中,所以我們還無法窺到台灣政商關係的全豹,但是僅僅從目前披露出來的表面現象,已經夠嚇人了。這種政商關係並非

一日之寒,所幸台灣民眾把代表公民力量的柯文哲推上台北市市長的職位,如果能清查在台北市累計十六年的弊案,從地方打開一個缺口,再

加桃園、台中等地區,推向全國,那麼台灣的未來很有希望。

台北市的興利除弊有許多事情要做,但以此為重中之重。調查官商勾結的弊案,商人不應憂慮。因為如果有官商勾結,主要責任在「官」,因

為賄賂本身就增加了營商成本,就需要有兩本帳簿,非正派商人所願。如果真是清廉的官員,就應該檢舉行賄的商人,台灣有見到這一點嗎?

罕見這樣的官員,才養成行賄文化。

就如趙藤雄行賄前營建署長葉世文一案,主要責任應該由葉世文負責,因為他們代表人民行使公權力,但是涉案商家應該配合揭弊。即使在中

國的台商,理解他們人在屋簷下的處境。但是基本原則必須堅守:不能危害台灣民眾的福祉,不能協助中國以商圍政吞併台灣。

這一期的《新新聞》週刊報導柯文哲競選期間拜訪了五、六十位商界大老取經,除了殷琪,還有尹衍樑、徐旭東、許勝雄、施振榮、童子賢等

,甚至台塑集團的家族各房。這顯示柯文哲不會反商,而是通過除弊,在台北市營造正常的政商關係,建立一個公平透明的營商環境,讓真正

的市場機制得到發揮,以此推進台北市的經濟發展,也才能吸引外資。這才是台灣之福。(作者林保華為資深時事評論員,

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


我看雙橡園升旗[林保華]

雙橡園升起國旗,引發美國與馬英九政府之間的爭議,民進黨也插進來,批評駐美代表沈呂巡的做法。
阿扁執政的後期,因為公投等涉及海峽兩邊關係的問題採取比較激進的態度,惹惱了美國,被小布希視為「麻煩製造者」。馬英九執政後,以

此攻擊民進黨而討好美國,並且誓言不會再做麻煩製造者而獲得美國信任,並且藉機推行傾中政策。這次突然之間,沈呂巡在雙橡園升旗,成

為中美之間的麻煩製造者,正是「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因此有的民進黨議員藉此修理馬英九一番。
沈呂巡做法有兩個可能:一個是知會了馬英九,馬英九同意了。因為可以一,轉移國內對他與頂新關係的焦點;二,挽回低迷的民望;三,報

復中國冷淡他的怨氣。另一個可能是馬英九不知情,但也非死撐沈禮巡不可,因為一,事關主權,如果軟弱,民望更低;二,沈呂巡是他的好

朋友,不可犧牲。
按照沈呂巡的說法,台美之間有默契,這可能是事實,但是這個默契可能只是與某個官員,即使與整個國務院有默契,也不能高調顯示,讓美

國方面下不了台,被迫強硬表態。
對這個事件,我基本贊同民進黨立委李應元的看法:升旗彰顯主權不是錯事,「美國在台協會能升旗,我們應該也要能升旗」,政府應力保沈

的職位,不過,技術面上必須改進,避免類似情事發生。他也說,台灣國際處境艱難,外交上朝野立場應一致,爭取國家尊嚴。(自由時報)
我認為這個「技術層面」,就是沈呂巡與馬英九政府事後太過張揚,這點與沈呂巡的個人性格與好大喜功有關,也與馬英九本人急於達到個人

目的有關。
在處理這個問題上,民進黨必須慎重。我理解,民進黨至今沒有得到美國的信任,就是因為以前的「麻煩製造者」形象,因此借這個機會洗脫

而轉嫁給馬英九。但是這到底是事關主權問題,不能從藍綠的格局,也不能只是關注眼前的解困;而是必須有大格局的心態與長遠的觀念。這

時如果把話說死,絕對否定以升旗來展現主權,就綁住了自己的手腳,以後就只能死守這條紅線,永遠跨不過去。
因此,我認為民進黨應該抱著低調的樂觀其成的態度,或者保持沉默。民進黨最珍貴的理念,不就是堅持台灣的主體意識嗎?這點比任何的黨

派利益關係更為重要。即使升旗圓滿過關了,馬英九就能擺脫目前坐困愁城、顯示他的清廉嗎?他的民調就能大幅上揚嗎?
台美關係非常重要,毋庸置疑,但是紅線也不是完全沒有移動的空間。美國在衡量與中國及台灣的關係時,也要看中國與台灣的現實情況。過

去台灣人選馬英九當總統,當然被解讀為認同馬英九的中國政策;如今太陽花學運與九合一選舉的結果,讓美國也認識到台灣的民意;美國重

返亞洲的戰略轉移也必須適當修正對台灣的政策,但是修正也是一步一步來,尤其面對中國這個龐然大物,不可能急轉彎。升旗只是小小的缺

口,讓它成為既成事實。然而因為馬政府的高調(也是它的小鼻子、小眼睛),逼迫美國政府說出重話,就讓裂口再度封上。這是馬英九政府

的愚蠢行為。有的綠營支持者對這個「車輪」國旗非常反感,因此藉此痛責馬英九政府。這也大可不必。因為至少在國際場合上,這面國旗還

是代表台灣。台僑無論在國際賽事,還是在外國支持太陽花學運,展示的都還是這面旗幟。除非在修憲以後,改了國旗,才能更換旗幟。但是

以目前國民黨對修憲的態度,迫切的選舉制度如果都還不能改,而先去改國旗,根本是不現實的問題。一步登天的想法是不實際的。只要能夠

在國際場合展現台灣的主權,可以先不必計較表面上的東西,要掌握了實質上的主權認同,才能更換面子。
(作者為資深媒體評論員)
極光電子報
January 13,2015 00:00
---------------------


辣蘋果:好樣柯文哲(余艾苔)
2015年01月14日
台蘋

要一個高傲的人公開向部屬道歉,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柯文哲昨天做到了,他也坦承不該遷怒,這種知錯能改的態度值得稱許,該給柯P

按一個「讚」。
看新聞不加蘋果粉絲團對嗎?!
學著應付突發狀況

也許因為前天被罵的人是社會局長許立民,而許又是柯的學生,柯自認是老師罵學生,所以下手才會那麼重,這點許立民似乎也了然於胸,所

以他昨天就說「過去的就讓它過去了」。
事過境遷回頭看,「跳舞事件」對柯文哲是一個很好的學習,首先他不喜歡作秀式的活動,這點應該鼓勵,尤其現在不少公務機關,都委由公

關公司包場,時間到了,該辦什麼活動已成例行公事,雖然公關公司花招不少,但是錢花了,卻未必達到宣傳效果,建議柯P若要大刀闊斧整

頓市府陋習,也許該檢討各局處的錢是否真的都花在刀口上。
再者柯是SOP控,凡事都有標準作業流程,好處是不容易出錯,壞處則是不知變通,反而會顯得柯應變能力不足。而柯也不應該因沒有心理

準備,就責罵部屬rundown不清楚,反而該想想,每天都有各種不同的突發狀況,不妨將其當成是一種挑戰,何樂不為呢?
-------------------------


司馬觀點:政治惡水中的高鐵(江春男)
2015年01月14日
更多專欄文章

高鐵的政治爭議,一般人是看不懂的。它的營運正常,每天賺錢,服務品質也是有口皆碑,周邊土地利用也在好轉,它改變台灣的生活方式,

是十大建設以來,台灣最重要的建設,它是真正的台灣之光,現在突然說要破產了,要被政府接管了。
看新聞不加蘋果粉絲團對嗎?!
合約規劃充滿漏洞

高鐵的工程、技術、招標和管理,都具有國際水準,它的工程團隊曾經建造英倫海峽和香港地鐵,它的管理團隊來自新加坡。但是,這種超大

型的BOT,在世界上不多見,台灣更是首次,財務規劃和合約機制有許多漏洞,始料未及。
有人說五大股東零出資,是一大騙局,但是回想當時,如果把它交給劉泰英,問題只會更大。若由政府自己建造,經費不知增加幾倍,最後是

否蓋得成,也是未知數。
高鐵經過九二一大地震、金融危機、政黨輪替和許多不可抗力事件,好幾次快蓋不下去。有人從工程角度諷刺它是一堆廢鐵,有人從政治角度

,認為阿扁包庇財團,許多名嘴,包括吳敦義當立委時,對它的抨擊不遺餘力。在政治惡水中完成高鐵,殷琪應居第一功。
高鐵是民生建設議題,五大原始股東與民進黨也沒特別淵源,何況他們是在國民黨執政時拿到合約的。後來阿扁上台,殷琪因參加國政顧問團

,成為藍營眼中釘,高鐵也成為政治議題。
殷琪俠骨義氣,不讓鬚眉,她的家族曾在大陸蓋鐵路,她自小對鐵路有夢想,在國內外營建工程的經驗十分豐富,但高鐵充滿政治算計,對她

最銘心刻骨。
公正透明解決財務

數年前,歐晉德接任她的那一天,高鐵已經被政府實質接管。如今,高鐵碰到財務瓶頸,如能拋開政治考慮,以公平而透明的方式,尋找合情

合理的解決之道,並不太困難,因為,我們已不能沒有高鐵。
----------------

蘋論︰從飛快變動的世界趨勢看香港困境
  
港蘋
在梁振英發表施政報告的今天,也許我們暫時放下用放大鏡去看肚臍眼的香港政局,試看看世界趨勢。
2005年,《紐約時報》專欄作家佛里曼(Thomas Friedman)寫了一本聚焦全球化的暢銷書《世界是平的》(The World is Flat);十年後,

他又提出一個新觀察:The World is Fast,即世界是快的,我們的世界變動得非常快。
快的原因來自三股巨大的力量:市場(Market)、大自然(Mother Nature)和摩爾定律(Moore's Law),三股力量都在同一時間出現爆炸性

的指數成長。他稱之為三個M。
先講摩爾定律。人類因為蒸汽機而進入了第一次機器時代。蒸汽機的動力每七十年增加一倍,當時的人力和機器動力之間是一種互補的關係。

1975年英特爾創始人戈登.摩爾(Gordon Moore)提出,作為第二次機器時代的集成電路上的晶片效能,每隔十八個月就會增加一倍。這個增

長速度的定律在過去三十年相當有效,估計在未來一段時間也適用。從七十年翻一倍,變成十八個月翻一倍,這第二次機器時代,使人類和機

器之間再也不是互補關係,而是形成「替代」關係。
區別在哪裏?以一個棋盤故事說明:有個數學家發明國際象棋,國王獎勵他問他要甚麼,他說想要點大米來養家,只要在棋盤(六十四格)的

第一格放一粒米,第二格放兩粒,第三格放四粒,每格增加一倍,即可。國王答應了他,殊不知當加倍到第六十三次時,米粒數目竟高達十八

百萬萬億。
佛里曼說,現在世界已進入「棋盤的下半盤」,指數的效應越來越大,大到開始出現超乎我們想像的發展。除了科技的摩爾定律,還有全球化

市場從過去的「連結」變成「超連結」,從「相互連結」變成「相互依賴」。地緣政治出現大逆轉,佛里曼說:「敵人的崩盤,比崛起危險。

中國要不要多弄一艘航空母艦,無所謂,但它的經濟成長率如果從8%跌到1%,美國每個人都受害。」因此,甚麼「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

甚麼「外國勢力要顛覆中國」,若非無知,就是愚弄人。
另一進入「棋盤的下半盤」的是大自然,也就是氣候和生態的變遷,地球大氣層的二氧化碳濃度急遽上升,增速是上個冰河期結束時的一百倍


三個M的超速大趨勢,對全球社會帶來深刻影響。
一,這樣的世界,是消費者樂園,你可以在網上用低價買到所有東西,並在指定時間送達;二,這樣的世界,是創業者和自造者(maker)的美

好世界,你可以在雲端下載各種工具,擁有來自世界各地的顧客、供應商和協力廠商;三,遺憾的是,這世界也是破壞者的最佳溫床,恐怖分

子都是善用科技的能手。
最值得注意的是第四,這樣的世界對於管治者來說,意味?單向溝通已經行不通了,領導人一味發號施令的時代已過去,現在需要雙向溝通,政

府如此,企業、學校、社會團體的領導者也如此,網頁不間斷地在評論政府和機構的政策與實績,每個人對每件事都有話說,社會充滿雜音。

在雙向溝通中,最應該重視年輕人的聲音,包括他們的認同感,他們對執政者的評價。馬雲在最近的一個演講中也說:「如果你相信未來,你

就要相信年輕人,如果你相信年輕人,你才能說未來是美好的。」做領導的,不相信年輕人,堅持單向溝通,一定無法控制大局。
佛里曼認為,今天的世界,最大區隔不是東方與西方,不是資本主義與共產主義,而是有序社會和失序社會。一方面在3M趨勢快速發展下,許

多政府開始混亂失序,另方面,即使是有序社會也分為自上而下強力貫徹的秩序,和自下而上建立共識的秩序,前者是中國、俄羅斯,後者是

美國等民主國家。在棋盤下半盤的世界,自上而下的秩序需要付出的代價越來越大,而只有建立民主制度,實行自下而上建立共識的秩序才會

穩固,才有抗逆能力,以及可以有永續(sustainability,也稱「可持續性」)發展。而抗逆和永續,是在快速變動的世界中生存所必須的能

力。
佛里曼在一個演講中也提到香港,認為中國政府想在香港(用一黨提名的選舉方式)維持自上而下的秩序,就遇到問題了。
根據這個思路,首先在香港,當然更應該在中國,面對3M的世界,要有堅韌抗逆和永續發展的能力,就必須建立自下而上的民主秩序,若勉強

貫徹自上而下的秩序,在資訊封閉的中國大陸還可以用不斷增加維穩費來維持一陣子,但在資訊開放、網絡發達的香港,有序社會是無法建立

起來的。香港近兩年一團亂,正是因為缺乏雙向溝通造成的。
很明顯,這是香港目前的困境。
https://www.facebook.com/mrleeyee

李怡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