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特府正在全力改寫歷史

 
事隔2019年7.21事件一年多後,警方於8月26日突然逮捕多人,包括立法會議員林卓廷與許智峯。元朗區議員齊譴責警方顛倒黑白,原告變被告。余鋼攝影
看 雜誌 第216期
林保華
作者為資深評論家、專欄作家、中共黨史學者。曾擔任香港大學經濟金融學院院長張五常教授助理研究員,研究中國政經改革。

歪曲歷史是中共最擅長的手段,因為它必須以隱瞞或謊言來為自己的惡行漂白。犖犖大端者,如八年抗戰是中共領導的;韓戰是南韓先發動攻擊的;三年大饑荒是極左人禍卻說成是天災;把武漢肺炎病毒說成是美國或者是天上隕石傳來的,則是正在進行時態。小規模的就更多了,例如延安時代張思德是在燒製鴉片時被活埋死的,卻被說成是挖掘木炭時死的,毛澤東還親自寫了一篇《為人民服務》,說他的死重於泰山,文革期間作為「老三篇」的第一篇要民眾背誦。至於在照片中挖掉幾個人,或者換頭銜,就是家常便飯;網路上刪這、刪那更是多如牛毛了。

香港在廢除一國兩制逐步「中國化」以後,港共與特區政府在這方面也不遺餘力,以討好北京。六七暴動的歷史正在被重新寫過。最近首當其衝的是要扭曲引起全球關注的反送中歷史事件。

篡改反送中721元朗襲擊事件

香港反送中運動起源於20193月要修逃犯條例,以便把中共指定的犯人引渡到中國合法化。因為民眾的群起反對,後來表面上擱置了,但是運動為何繼續擴大呢?那就是因為警察不受監督的濫權鎮壓,甚至勾結黑社會導致的。例如去年721日元朗黑社會在地鐵站聚集,穿著白衣揮舞一式的木棍無差別襲擊途人和列車乘客。民眾報警後警察姍姍來遲,原來事先已經因為相識而拍膊頭(肩膀)。「黑警」稱呼更加擴散全港。726日民眾抗議遊行的訴求,主要已經不是針對反送中而是針對黑警了。民眾的五大訴求主要也是針對對黑警濫暴、濫捕的獨立調查。

然而相當於公安的香港警察,是特區政府的「刀把子」,所以任何違法行為當局都不肯調查,遑論成立獨立的委員會。特區政府第二把手政務司長張建宗出來代警察向民眾道歉,被警察喝令下台,嚇得從此噤聲。特首林鄭月娥更不時嘉勉警察,更讓他們為所欲為。

警察的濫暴、濫捕、濫起訴,在法庭遇到一些良心未泯的法官的阻擋,引發香港與北京黨媒的咆哮。全港眾目睽睽的事實,警察要漂白並不容易。然而在疫情爆發,抗爭相對緩和的時候,警方終於出招,用司法手段來改寫7.21的事實真相。

今年826日,也就是事隔一年一個多月的時間,警方突然逮捕17人,除了4人涉及去年76日「光復屯門公園」遊行,其他都是關係到7.21事件。把兩件事情混在一起抓,顯然是警方要避免給民眾造成專門針對7.21事件的印象,真是欲蓋彌彰。而涉及7.21事件的被捕者,包括民主黨籍立法會議員林卓廷與許智峯,因此這不是小事情。

警方在記者會上聲稱,在7.21事件中,媒體及坊間充滿「片面」和「歪曲」的訊息,並指發放這些訊息的人有政治目的。顯然,警方的意圖是要「正本清源」,是要為黑社會平反,連帶為自己平反?

這兩位議員被指控他們涉嫌暴動罪、妨礙司法公正、非法集結等罪嫌。其中例如林卓廷被控在元朗事件涉嫌暴動罪根本莫名其妙,因為林當時是接獲民眾舉報前往現場調解,自己也遭白衣人毆傷,事後還獲得警方致謝回函。議員是民意代表,接到投訴當然要去處理,這與參與是兩回事情,何況他當時手無寸鐵。警方接到投訴前去處理,也非參與。然而警方與打人者拍膊頭,就等於鼓勵他們的非法行為了。當然,一個多月後的831日地鐵太子站事件,警方自己出手瘋狂打人,就費事與黑道勾結,由自己來扮演黑道了。這就是反送中事件長期無法得到解決的重要原因。

警方還表示,7.21事件並非無差別襲擊,形容雙方在元朗站大堂對峙期間,是「勢均力敵,旗鼓相當」。難道一句「勢均力敵,旗鼓相當」就可以不問是非,不管誰是主動挑釁者就各打五十大板?何況拿木棍打人與被打或徒手反抗的,即使人數差不多相同,也不能說是「勢均力敵,旗鼓相當」。難道警方以為這樣「折中」就可以卸掉他們的責任,讓反送中運動的事實可以改寫嗎?現在資訊這樣龐大與迅速流通,警方根本不可能一手遮天。就是司法對警方做出有利的判決,也難杜悠悠之口。歷史已經不是靠政府或警察來寫,現在的各種圖片與視訊,都是全民來寫!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支持香港沒有「三權分立」的說法,而是所謂「分工」,引發大律師公會的反彈。圖為香港終審法院。李唐峰攝影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支持香港沒有「三權分立」的說法,而是所謂「分工」,引發大律師公會的反彈。圖為香港終審法院。李唐峰攝影

 

為香港三權分立偷梁換柱

香港警方要篡改7.21歷史已經引發眾怒,但是更大的事件是特首林鄭月娥還親自出馬要改寫香港「三權分立」的歷史。在中共宣布廢除中英聯合聲明後,看來廢除過去所有的承諾也是遲早的事情。宣布廢除還算光明正大,歪曲改寫就是鬼鬼祟祟了。

91日,香港特首林鄭月娥表示,支持教育局長楊潤雄表示香港沒有「三權分立」的說法,指過去有些司法界人士是在說「分工」。

林鄭在偷換與混淆概念,「三權分立」與「三權分工」怎麼相同?分立是互相制衡,分工則可以互相協作。基本法中的行政主導,立法監督、司法獨立不就是三權分立嗎?難道一個主導就可以為所欲為,立法與司法都去配合?那就是獨裁,哪來的兩制,還需要50年不變與普選嗎?

林鄭為了掩蓋對歷史的重大改寫,還胡扯到行政權、立法權、司法權並非「跟中央分權的憲制制度」。現在講的是香港的三權分立,與香港同中央的分權何干?那是一國與兩制的關係。林鄭搬出「中央」,顯然是去嚇唬輿論別去「妄議中央」而觸犯《港版國安法》,心態可議。

然而香港沒有明確認定三權分立嗎?當然有。根據1997年港府向出席回歸典禮的全球記者發出的新聞資料套,資料列明「香港的政治制度是按照『三權分立』的原則建立」。白紙黑字,鐵證如山。20幾年前的事情,許多人還活著,許多資料沒有拋棄,所以駁得林鄭啞口無言。如果她要說那是末代港督彭定康離開時搞的鬼,那末那時的新華社香港分社(中聯辦前身)、港澳辦,以及許多香港及中央的黨媒,怎麼沒有出來抗議與糾正?

2007年中共17大召開,習近平定為未來的胡錦濤接班人。次年(2008年)他出任國家副主席後,他避開71日的大遊行,在76日來香港訪問。在77日的一次講話中,他指示特區班子要「通情達理,團結高效……行政、立法和司法三個機構互相理解、互相支持」。這次的講話被稱為「三權合作」論,引發大律師公會的反彈,因為如果合作,哪來的立法監督與司法獨立?可是顯然,習近平也了解香港是三權分立,否則何必提出「三權合作」?

20177月,習近平作為中國最高領導人再次訪港,他在接見特區新任行政、立法、司法機構負責人時,習近平首次當面要求他們要有「國家觀念」。顯然他認為三權分立缺乏國家觀念,要用「國家」來統一三權。林鄭這時剛剛出任特首,她當然了解習近平歷來對三權分立的反對態度,所以趁《港版國安法》下達,香港瀰漫紅色恐怖的時候,正是否定三權分立來取悅習近平的最好機會。

這兩個歷史事件的改寫在香港引起很大爭議,這個爭議最後會如何結束目前不得而知。但是香港民眾一定會堅持香港的核心價值,不斷抗爭。中共與特區政府如果認為只要他們出來威嚇一下,民眾就會乖乖聽命,那是太小看香港人了,也小看全球民主國家對香港民眾的同情與援助。無論香港與中國的教科書怎麼寫,歷史最後還是人民寫出來的,共產黨可以歪曲一時,不可能歪曲永久,這也已經為歷史事實所證明。毛澤東死後多少歷史真相被披露出來,習近平能夠長生不老、永坐江山嗎?更不要說林鄭了。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