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生人 林保華
一生人﹐可以是不同地方﹑各種各樣的人﹐我尤其是這樣的人。 我出生在中國重慶使朋友誤會我是中國重慶人﹐其實是中國福建人。原因老爸是 福建人﹐老媽卻是上海出生的滿州人﹐所以命中註定我不可能做純粹中國人﹐而 是雲遊四方的雜種人。別看不起雜種人﹐未來中國的總書記可能就是雜種人。(粵 語“習總”諧音“雜種”。)

目前分類:人物接觸 (4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紀元專欄》悼賓雁﹐哀中國                林保華

    賓雁走了。想到他的一生﹐就像中國歷史上的屈原。不止同是“文化人
”﹐更是理念與經歷。屈原忠君愛國﹐賓雁忠黨愛國。當然﹐這個黨是他入
黨時所以為的那個黨。賓雁去世後﹐我再翻開屈原的“離騷”來讀﹐摘下下
面幾句﹕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紀元專欄》懷念小凱        林保華

    在外遊途中得知小凱病逝的消息﹐因為上網不便﹐沒有立刻寫一篇悼念
文章。回家後也沒有時間上網﹐《北京之春》有關香港問題的文章又緊追著
要﹐趕到凌晨才寫完。第二天上網已經7月13日﹐才知道14日要給他開追悼
會﹐因此翻尋舊資料﹐匆匆寫出此文﹐以誌哀思。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有緣千里終相會
 -----司馬璐和戈陽的傳奇浪漫婚姻                      林保華

青少年時代就已經青梅竹馬從事革命活動的司馬璐和戈陽﹐以
後走了不同的道路﹐半個世紀後在紐約相會﹐再逃過死神的召喚﹐
終於走進婚禮的殿堂。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人大老師來港    凌鋒  1995.2.21(2010.2.14上網)

    狗年的“迎送生涯”很早就來臨了。

    最早來的一批是母校中國人民大學的老師,他們是應香港中文大學的邀
請來香港的。一見面,五位老師中有三個是原來認識的。他們是上一任校長
黃達、深圳大學第一任副校長方生,現在的人大經濟系主任魏傑。新認識的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和古華相聚湘園    凌鋒  1994.6.18

    長篇小說《芙蓉鎮》的作者古華從溫哥華來香港。和他及幾個文友相聚
於灣仔的湘園。

    有一段時間沒有去湘園,發現更換了管理階層了。新來的李總經理(原
來的一個也姓李)是政協全國委員會的委員,也是全國工商聯的執行委員。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人行副行長朱小華    1993.7.13

    最近中國人民銀行領導層進行重大改組,新任副行長中有一匹「黑馬」
,是原香港新華社經濟部副部長朱小華。

    有幸和朱小華見過一面。那是今年六月二十二日,他應邀到香港大學經
濟學院講中國目前的金融問題,饒餘慶教授、王于慚教授都來聽講,並且和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書法 1991.10.2

黃苗子先生最近在香港。那天,他到香港大學遇張五常教授,張五常乘機向他請教書法。

張五常有多種多樣的業餘愛好,包括攝影(曾經是「專業人士」),收集田黃雞血、壽山石,也愛國畫。但是他最近以來又迷上了書法,專門買了一個可以調高調低,並在面上鋪有一層毛毯的枱子,專練書法之用。他練了兩個星期之後,已經可以向外人展示他的書法成績了。其實根據我所知道的,少年時候,他不但嗜愛古文,可以背誦好多散文詩詞,而且也曾經練過書法,此時「童心」再起,可說有點駕輕就熟了。他的書法,也已開始贈送友人。

經過一個多小時的名師指點,張五常的書法又上一層樓。

據黃苗子先生所云,書法不在於字好字壞,而是要宇字有勁,特別是最後一個筆劃要保持力度。另外字的大小不一樣也不很重要,重要是整體看要美觀。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中國會變得更好還是更壞?
  ——訪費正清教授            林保華  1989.8.13

    【編者按:香港專欄作家林保華最近訪美,八月十三日在波士頓訪問了
哈佛大學著名學者費正清(John K.Fairbank)教授,談中國大陸的政局變
化,錄音帶交本刊整理。】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戴厚英的信    1989.5.13

    在報上看到戴厚英抨擊上海市委查封「世界經濟導報」的事,知道她已
經回到上海了,於是寫信給她,很快接到了她的回信。

    施叔青在她所著的「文壇反思與前瞻」中,有一篇對戴厚英的訪問,其
「撮要」中說:「上海女作家戴厚英做為『小棍子』登上文壇,文革後總結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凌鋒:晤劉曉波    1988.11.30

    劉曉波在挪威講學三個月後,路過香港到美國。他在香港只逗留幾天,幾個朋友和他一起喝茶。可惜時間所限,未能多聊上幾句。

    第一次看到劉曉波的名字,是這裡的一份雜誌從“深圳青年報”轉載了他的一篇講話。那是一篇有關文藝批評的講話,觀點相當偏激,雖然不能完全茍同,但是確實有不少真知灼見。從繁榮文藝的角度出發,對文藝界提出苛刻的要求,有時不一定是壞事,何況中國大陸的文藝界,確實有時出現一些半死不活的情況。後來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深圳青年報”被封,固然主要是要鄧小平退休的那篇文章出問題,而刊登劉曉波這篇講話,該也是自由化的“罪行”之一。所以這次和劉曉波見面,還以此來打趣。雖然某些“趣”是含著數不清的“悲”。就如原來在“深圳青年報”工作的詩人徐敬亞,因反自由化而失業,至今處境仍然不佳。

    在談話中,劉曉波對一些事情的看法,仍然非常尖銳。對中國文化傳統的看法,和“河殤”應屬同一類型。

    記不得是如何談起中國人的民族性了,好像是從柏楊在中國大陸的遭遇談起。劉曉波對中國民族質素的評價極低,所以在中國常常發生不可理喻的事。我說,非洲黑人也是如此,他回一句說,至少,非洲人還有性自由。這句話倒把我說得瞠目結舌。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晤劉曉波    1988.11.30

    劉曉波在挪威講學三個月後,路過香港到美國。他在香港只逗留幾天,
幾個朋友和他一起喝茶。可惜時間所限,未能多聊上幾句。

    第一次看到劉曉波的名字,是這裡的一份雜誌從“深圳青年報”轉載了
他的一篇講話。那是一篇有關文藝批評的講話,觀點相當偏激,雖然不能完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追蹤戴晴
    ----訪葉劍英的誼女    凌鋒

    第一次見到「戴晴」這個名字。是一九八六年秋天。那時本港的一份報
章轉載了著名歷史學家黎澍和戴晴的對話。

    這篇對話非常精彩,他們在談到文革悲劇時,戴晴問:「這麼說來,防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戴晴來港    1988.8.14

    不久前,我曾在本欄談到戴晴的一些作品,甚至有意向認識戴晴的朋友
作進一步瞭解。豈料,事情發展的還更快一些,在八月三日晚上香港文化界
一些朋友組織的歡迎劉賓雁的聚餐會上,我見到了戴晴。

    那天中午,偶然間見到了郎郎,正好談及戴晴,說是她會出席今晚的歡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又見劉賓雁    1988.8.9

    劉賓雁來香港,又掀起一陣旋風。

    被開除出黨以後,劉賓雁能獲批准去美國,說明中共也在變。雖然香港
是敏感地區,但是他終於還是輾轉來到了香港。

    八月三日,香港一些文化界的朋友開了一個歡迎會,我總算第二次見到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往事難忘    1988.7.24

    戴厚英今春過港時送我一本她的近著“往事難忘”,最近我才抽空把它看完。

    這本書是她的長篇著作“流淚的淮河”第一部,背景是淮河流域的農村,時間
則是抗戰到大躍進。戴厚英是安徽潁上人,自己就是淮河的兒女,因此寫來格外真
切;而這個年限,正是戴厚英出生和讀書的時期,因此可以說,裡頭有好些她自己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戴厚英論倪匡    1988.4.26

    和上海作家戴厚英同車到深圳。她在夏威夷探望女兒後,在香港逗留幾
日才回去。

    在這以前,她的“經理人”林振名請吃飯,戴厚英就坐在倪匡旁邊。聽
著倪匡“胡說八道”,戴厚英面不改色,間中還穿插兩句,問他:“你這樣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悼胡華老師  1988.2.9

    接到同學來信,告知胡華老師的逝世。

    去年九月回北京,沒有時間回母校中國人民大學,只和兩個同班同學聚
了一下,并託代向胡華老師及其他老師和同學問好。這個口訊總算轉達到了
。不久,胡華老師因腹痛入院,後來檢查出是肝癌,立即轉上海第二軍醫大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哈公之死    1987.6.17(2010.4.5上部落格)

    六月十五日午後剛和朋友飲茶回家,哈公的女兒打電話來,告知哈公凌
晨三時在醫院病逝。

    兩年前,就查出哈公內臟有問題。開始他緊張了一下,以後就抱著無所
謂的態度,這大概就是他的樂觀精神。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談張潔


張潔發表大膽講話

    中國著名的女作家張潔,今年春天應出版社之遨訪問西德,在西歐待了
半年左右。期間,她曾受漢學家出身的作家兼記者史迪曼的訪問。張潔一反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香港作協宴請白樺  1987.12.9
             
    香港作家協會於十二月五日在珠城酒樓宴請來香港訪問的著名作家白樺
,氣氛相當熱烈,大家盡歡而散。

    對絕大多數的香港作家來說,以前雖然沒有見過白樺,但對他的大名是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