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主席土耳其接受訪問記
 
李鶴
 
地點:安卡拉希爾頓飯店總統套房
時間:公元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日上午

記:記者李鶴
江:江主席

記:江主席,我是本地愛國通訊社記者李鶴,木子李的李,杳如黃鶴的鶴。

江:(神采飛揚地)“昔人已乘黃鶴去,此地空餘黃鶴樓。黃鶴一去不復返,白雲千載空悠悠。”哦,你是李鵬同志的甚麼人?不但同姓,名字裡都有個鳥字?是他批准你出國的嗎?

記:回主席,本人雖然同李鵬同志沒有甚麼關係,但大小也是太子黨。

江:你的英雄老子是....

記:我的第三十八代祖宗是唐朝著名詩人李賀,他是唐朝宗室鄭王李亮的後裔。後來隨宋朝王室南遷浙江,前幾年同溫州老鄉一起過來的。

江:(作深思狀)李賀?唐詩三百首裡有他的作品嗎?怎麼我不知道?

記:毛主席知道,唐朝的“三李”就是李白、李商隱同敝先祖李賀。

江:(尷尬地)想起來了,想起來了。怪不得你在愛國通訊社工作,沒有數典忘祖。

記:報告主席,愛國通訊社是土耳其人辦的,他們愛的是土耳其國而不是中國。

江:咳咳。沒關係,沒關係,我們是國際主義者嘛,中土本是一家人,否則他們怎麼會頒給我勳章?

記:真是,真是。所以我們老闆派我向您採訪有關您接受勳章的事。他對我說,你和江主席血濃於水,他一定會接受採訪,不會假話、大話、空話、外國話亂說一通,而是同你講心裏話。

江:當然,當然,你們老闆很瞭解中國國情。

記:他想知道,當狄米瑞總統打開禮盒想給你戴上勳章時,為甚麼您主動搶起勳章給自己戴上?現在不但土耳其所有媒體都刊登這個消息,連其它國通訊社也廣為報導,說你出了洋相。

江:真的嗎?哈,我又成了國際名人了。(悄悄地附在李鶴耳邊說)是禮賓司沒有告訴我, 一定有人害我。(突然大聲地)錯有錯招,我又成了國際焦點了。咳咳。不過你要報導說,江主席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中國有中國的國情。

我們的革命傳統是“自己動手,豐衣足食。”勳章是精神食糧,因此戴勳章當然也要自己動手,跟他們說,這是江主席保持了勞動人民的本色。第二點,嗯,第二點說,我們黨在改革開放要兩手硬,我用兩手去拿勳章,真是兩手硬的表現,也表示中國人民已經站起來了。第三點,嗯,再告訴這裡的維吾爾族同胞,我吃慣了他們的抓飯和羊肉串,所以把勳章當羊肉抓來了。這說明新疆自古是中國的領土,才有共同的飲食文化。我們是一家人,不要像熱比婭那樣做出不利於祖國的事。(突然惡狠狠地仰天長嘯,舉起雙手高唱)“壯志饑餐胡虜肉, 笑談渴飲匈奴血。”如果他們不聽,我這雙手也可以都是血!聯合國又能怎樣?

記:主席息怒,敝先祖李賀是反對戰爭、反對暴力的。

江:那是不分正義和非正義的和平主義者,你要同他畫清界線。

記:是,主席。我一定努力學習,把線畫好,不辜負您老的期望。另外,我們老闆還要向您請教,當您進入總統府前,總統府大門口掛的五星紅旗被倒掛了,您為甚麼不抗議?這是無意的,還是那些新疆分裂主義分子的反革命破壞行為?

江:是嗎?啊,反革命沒有這樣大的本事,這也是土耳其當局尊重我國國情的表現。

記:我國國情?

江:小把戲,你年紀小,當然不知道。要把顛倒的歷史再顛倒過來。過去他們支持新疆分離主義分子,現在他們認識錯誤,改為支持我們,歷史不是顛倒過來了嗎?

記:(一臉茫然)

江:(拍拍李鶴肩膀)小老弟,國際間的階級鬥爭是複雜的。我告訴你一個秘密,這是黨和國家的秘密,你不可以寫出來喲。

記:當然當然。

江:土耳其內政部長湯坦今年二月訪問北京,你知道嗎?

記:知道,知道。回來說中國要送我們兩隻熊貓,我們這裡掀起了熊貓熱 ,可後來又說熊貓是瀕臨絕種動物,不能送了,土耳其人很失望。

江:(口袋裡拿起梳子梳梳頭髮,再把梳子放進口袋裡)當時為了哄他答應鎮壓流亡在土耳其的新疆分離主義分子分子而答應他的。本來也不是存心哄他的,不過,你們這兒有個“每日新聞報”(李鶴點點頭),有個專欄作家,據說也是個記者,叫甚麼阿克圖的....

記:對,是個名記者,難得江主席日理萬機,還知道個人。

江:當然知道啦,屁個名記者,他竟說我是中國的外交部長,把我連降幾級。我雖然常常出國訪問,但這是表明在我的努力下,中國的國際地位提高了,可怎麼可以說我是外交部長?外交部長能有這樣大的能耐嗎?這是對我的侮辱。我一怒之下,便把熊貓扣住了。甚麼瀕臨絕種?哈哈,他才要絕種,過兩天我們就會送兩隻熊貓到美國華盛頓國家動物園。(深情地低吟淺唱)Way down upon de Swanee River, far,far away. Deres wha my heart is turning ever, deres wha the old folks stay. 這是我讀大學時最愛唱的歌。那是美國呀,如果不對美國表示友好,表示看得起克林頓總統,他怎麼會幫我們說那樣多的好話呢?土耳其,算老幾?還不自己照照鏡子?記者,算啥,還不是我們手裡的....哦,哦,你不同,你是愛國記者,記得身在曹營心在漢,當祖國需要的時候,要為祖國作出貢獻呀,向犧牲在貝爾格萊德的記者同志學習。

訪問就到這裡吧,整理好了交給這裡的大使館審查,他們會掌握分寸 ,也會同北京聯絡。我們會關心你的,他們會把你的情況向北京作報告。再會。
記:....

(本文情節,乃是虛構,若有雷同,純屬巧合。)
《前哨》雜誌 2000年6月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gFengComment 的頭像
LingFengComment

林保華評論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