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彈下的台灣大選觀感
林保華      

     過年時﹐收到台北市市長陳水扁寄來的賀年卡﹐卡上的話是﹕“台北記
得你﹐你還記得台北嗎﹖”那是因為去年五月我們訪問台北時﹐曾訪問市政
府﹐和他見過面。

        親臨戰地

    我當然還記得台北﹐並且掛念台北。因為台灣將有中國人有史以來最民
主的總統選舉﹐並且又面臨著中共一而再﹑再而三的軍事演習威脅﹐特別是
三月份的試射導彈﹐一直打到台北的兩個門口(基隆和高雄)的附近。電視
也播出搶購美金和糧食的畫面。在這情況下﹐不但很想參觀一下這次選舉﹐
更想親臨“戰地”了解一下實況。

    三月十二日(也就是中共宣佈在閩﹑粵沿海進行海空聯合實彈演習的第
一天)出發前﹐有幾個朋友打電話勸我不要去﹐怕安全出問題。但是﹐越是
在這種情況下﹐我們的訪問才更有意義﹐不但是新聞工作者的職責﹐實際上
也是對這個民主選舉的關心和支持。

    這次訪問台北﹐是隨香港學者及時事評論員訪問團去的﹐時間是三月十
二日至十七日。由於解放軍的演習﹐飛機改變了航道﹐但是到達台北﹐一切
均無異樣﹐如果不是傳媒的報導﹐台北還是和平的台北。除了沒有去看銀行
裡搶購美元的情況之外﹐市面所見還很正常。晚上還是燈紅酒綠﹐但是似乎
沒有以往“繁榮”﹐那是過去一年經濟不景導致的。這個不景﹐和軍事演習
並非沒有關係﹐但也是經濟週期性的低迷使然。但和香港相比﹐“執笠”的
鋪頭遠比香港少﹐餐館的生意也比香港好。一個計程車司機嘲笑那些買美元
和黃金的人。他說﹕戰爭真打起來﹐你那個美元和黃金能買到甚麼東西﹖拿
了美元和黃金跑去外國﹐除非是長期已移居外國的﹐否則不是仍然要回來﹖
“共匪”真要來打﹐你除了和他打﹐還有其他甚麼辦法﹖因為大多數人是跑
不掉的。他不諱言對總統選舉興趣不大﹐因為誰當選﹐都改變不了他仍然是
計程車司機。

    不過﹐也不是人人都和他的想法一樣。例如我在“公務”完了以後去台
灣最南部的墾丁﹐在一家夫妻店的飯館進食時﹐那對五﹑六十歲以上的夫妻
一面吃飯﹐一面盯住電視新聞報導共軍演習的消息﹐有時連吃飯都停下來。
老闆不愛出聲﹐和老闆娘談選舉﹐她說她不願和外來遊客談政治﹐因此不肯
說她會選誰。當我告訴她我來自香港後﹐她只說她喜歡安定﹐不喜歡政治上
的大變化﹐暗示她會選李登輝﹐然後罵立法院裡的打架﹐並且還讚揚蔣經國
。她還認為立法院裡打架教壞了小孩子。不過她也承認她的幾個孩子(都在
教書)看法和她不一樣。

    還有一個計程車司機說﹐美國確實是國際警察。他平時不喜歡警察﹐但
有流氓生事時﹐他希望有警察出現。

            拜訪各競選總部

    我隨團去了台北﹑台中﹐自己再去高雄﹑墾丁。街上的“萬國旗”﹐穿
梭來往的宣傳車﹐候選人造勢的集會﹐傳媒的廣泛報導……看得出來﹐這場
選舉動員度還是比較大的。但是﹐因為這次是選舉正副總統﹐參選的才八個
人﹐雖然有國大代表“陪選”﹐但因為注意力在總統身上﹐加上國大代表職
在修憲﹐不如立法委員和省市長那樣與老百姓的切身利益有關﹐因此據參觀
過多次選舉的團友說﹐氣氛不如以往熱烈和激烈。不知道這算不算是理智和
成熟。而這次選舉有中共的軍事演習作“背景音樂”﹐也許也轉移了一些“
鬥爭方向”。

    訪問團除了先後訪問了港澳協會﹑大陸工作委員會和海基會等部門外﹐
還訪問了四組正副總統候選人(陳履安﹑王清峰﹐李登輝﹑連戰﹐彭明敏﹑
謝長挺和林洋港﹑郝柏村)競選總部和一些國大代表候選人的競選辦公室﹐
出席了一些造勢活動。由於某些臨時活動﹐我們的訪問安排有的也臨時作了
些更動﹐如彭明敏﹑謝長挺的記者招待會﹐李登輝和郝柏村的造勢活動等﹐
都是臨時決定去的。

    三月十三日下午﹐我們拜會李連競選總部﹐由副總幹事也是陸委會副主
委的葉金鳳介紹情況。

            正確看待李的選舉語言和政策語言

    葉金鳳主要解釋這次總統選舉的意義﹐那是中國人五千年來第一次﹐定
位為中國人在寫歷史﹐在辦喜事﹐因此是理性﹑平和﹑溫馨的選舉。台灣在
創造經濟奇跡後要創造政治奇跡。李連的口號是﹕尊嚴﹑活力﹑大建設。她
反覆強調統一的決心﹐例如推動兩岸的交流和宣佈終止動員勘亂條例﹐並且
批評台灣有人把民選總統說成是搞台獨的不負責任說法。

    葉金鳳特別抱怨﹐在拓展國際活動空間問題上﹐所謂經貿文化﹐台灣和
中共的理解不一樣。例如台灣要參加一些國際經貿﹑文化﹑體育的組織和活
動﹐中共都把它當成政治問題(主權)來處理﹐實際上就是不給台灣國際活
動的空間。

    對外界有關李登輝在兩岸關係上亂講話而刺激中共的批評﹐她認為李的
講話如果全面引用﹐而不是一句﹐就沒有那樣凸顯。她還說﹐選舉語言和政
策現實有不同﹐立場堅定是不可能改變的事﹐選舉語言將來就沒有了﹐會是
較平和的政策性語言。

    美國的介入﹐她認為是美國的事情﹐不必為它解讀﹔維護安全﹐要靠自
己。

    對選舉情勢﹐她說軍演沒有造成支持率下滑的情況﹐至於中共是否起“
助選團”的作用﹐則在觀察中。

            林郝總部猛烈抨擊李登輝

    拜會李連總部後去拜會林郝總部﹐由該總部的文宣部正副部長張豫生(
副總幹事兼)﹑陳毓鈞接待。

    陳是研究中美關係的博士﹐他認為台海危機北京和台北都有責任﹐台北
責任更大。美國關注台海﹑亞太地區的和平是正確的﹐但要從二千一百萬人
的福祉著想﹐而不應以美國的利益為依歸。而且大陸在改革和進步中﹐美國
不應用以前的辦法。他們列舉了黑金政治的種種表現﹐以及去年經濟不景出
現一百多萬張支票退票事件﹐激烈抨擊李登輝﹐說現在是腐敗的民主政治。

    被問及台海危機台北負更大責任是選舉語言或現實的看法時﹐陳肯定這
是對現實的看法。他特別指出﹐蔣經國在臺上和李登輝剛上臺時﹐中共都沒
有這樣做﹐只有後來李登輝和日本作家司馬遼太郎發表講話後中共才這樣做
﹐說明李要負最大責任。

    張豫生更補充說﹐在中共看來﹐蔣主張一個中國﹐是人民內部矛盾﹐李
主張台獨﹐就成敵我矛盾了。

    中共高層的權力鬥爭是不是台海緊張局勢原因之一﹐陳回答說“有待觀
察”﹐他還認為中共的對台政策並沒有形成路線鬥爭。

    至於選舉形勢﹐他們認為軍演使李的支持率下降﹐游離票增多。

    他們贊成一國兩“治”而非一國兩“制”﹐也主張發展國際空間﹐但要
先同中共協商﹐而非硬碰﹐例如參加聯合國問題﹐先從觀察員做起。

    民進黨競選總部是三月十四日下午去拜會的﹐由台灣教授協會的成員和
競選總部總幹事葉菊蘭回答問題﹐那些教授自認大多數不是民進黨黨員﹐但
有的講話非常激烈﹐認為五十年來國民黨統治時期是“最悲慘日子”﹐談起
來就咬牙切齒。他們也承認煽動這種情緒可以動員群眾。

            民進黨抨擊選戰中的不公平

    他們的台獨立場清晰﹐但是說彭明敏對中國是最友善的﹐不會主動對中
國宣戰﹐當然﹐如果飛彈打來則會迎戰。他們抨擊李登輝的不統不獨觀點﹐
說國民黨政府代表了黑金和腐敗。

    葉菊蘭是鬥爭性極強的女強人﹐她的丈夫鄭南榕幾年前自焚身死。她著
重談“棄彭保李”和“李登輝情結”﹐認為宣揚這些都是國民黨的競選策略
。特別指出李登輝情結就是台灣人情結﹐那是以前的事﹐現在有了彭明敏﹐
才代表了真正的台灣人。李登輝站在中國一邊﹐講中國﹐講統一﹐就是中國
人﹐都是“敵人”。她有信心台灣人在投票時會回憶血淚史﹐要光榮革命。

    同林郝一樣﹐她也抨擊選舉中的不公平現象﹐認為三個電視台封殺他們
的聲音。

    對選舉形勢﹐她認為絕對不會輸給新黨。

    在這以前的彭明敏記者招待會上﹐見到美國賓夕法尼亞州州立大學的張
旭成教授﹐他現在是立法委員和民進黨駐美代表。他認為﹐如果中共打台灣
﹐美國會軍事介入﹐因為它不願見到中共控制台灣﹐美國的政治安全利益也
會超過對經濟利益的考慮。而美國接近台灣的兩支艦隊的海空兵力﹐他認為
超過了中共的海空兵力﹐因此中共不敢打。

            陳王總部談選舉優勢

    三月十五日下午才訪問陳王配的競選總部﹐由辦事處副秘書長﹑長期在
“中國時報”工作的唐光華回答問題。

    他們認為兩岸關係分中有合﹐合中有分﹐統獨爭論沒有意義﹐以後再說
。他呼籲北京要停止軍事恐嚇﹐要尊重台灣人民的選舉結果。他們還認為兩
岸關係緊張李登輝要負相當責任﹐但即使如此﹐北京都不應用軍事方式來對
待。因為經濟來往密切﹐台灣大多數人不支持台獨﹐因此不會離中國愈來愈
遠﹐可惜北京不了解這一點。

    他認為陳王配的優勢在於﹕

    一﹐年齡最輕﹐和立法院及企業管理階層的平均年齡最近。

    二﹐唯一有女性﹐而女性現在政治參與感強烈。

    三﹐無黨籍身分﹐有利於政黨和解。

    四﹐陳履安擔任過國防部長﹑經濟部長﹐國防和經濟都是現在面臨的問
題。
    
    唐光華也指責選舉的不公平﹐例如三家電視台的報導﹐但他承認李登輝
搞自由化﹐對新聞自由有貢獻﹐現在第四台就很蓬勃﹐還有地下電台。

    對選舉形勢﹐唐解釋了為何陳履安不肯和林洋港合作﹐因為陳有自己的
政治理想。他們做過調查﹐就算陳履安退選或做林的副手﹐支持者也不會選
林﹐但若林退選﹐支持者會轉而支持陳。

    唐希望陳的慈悲心腸可以感動中共﹐但他也說﹐陳真的辦起事來﹐也非
常明快和果斷﹐科學訓練也很好﹐他以當年擔任國防部長的工作為例。

    談到選舉形勢他說陳履安搞了“台灣行腳”繞島十八天後﹐支持率增加

            林正杰﹑高孔廉談對大選看法

    除了這四大總部外﹐還在大安公園遇見怪人林正杰。他曾經是民進黨的
骨幹﹐後來投效新黨﹐為新黨出點子。三月四日﹐他去澳門﹐想去北京﹐勸
江澤民不要搞軍事演習。而三月五日凌晨北京宣佈三月八日開始的第一波演
習﹐他只好回台北。新黨說他的這個做法給新黨造成傷害﹐還好林沒有進到
大陸﹐如果他進了大陸﹐人家會說他是去策動大陸軍演﹐新黨就更加說不清
了。林在大安公園裡搭帳篷祈求和平。我們和他交談了一下﹐他還是新黨的
觀點。

    在港澳協會﹐由學者介紹選舉形勢﹐例如選民的不同取向(包括統獨﹑
經濟﹑族群﹑宗教﹑年齡等)﹐其中提及佛教有幾百萬選民﹐對選舉有相當
影響。並且認為未來政治生態可能會有重大變化﹐例如成立聯合政府﹐走向
和解的時代。

    陸委會先由副主任委員高孔廉接見﹐後來新上任才兩個星期的主任委員
張京育在開好應變會議後趕來了。從談話中﹐他們對中共的這一系列做法有
一種無奈感。不過他們表明三民主義不能只有民族主義而無民權主義和民生
主義﹐政策制定要符合民意﹐不可以隨便改政策。未能統一是制度和生活方
式不同﹐因此要通過競賽才能提高中華民族的福祉。

    他們都強調台灣對談判的大門是一直敞開的﹐希望辜汪會談能夠儘快恢
復﹐特別是離九七很近﹐應該談談台灣機構未來在香港如何存在和活動的問
題。張京育不斷強調他們有包容心﹑耐心﹐但必須有是非心。對大陸政局的
評估﹐他認為主調還是要求經濟的發展﹐但有雜音﹐才有不負責任的軍事活
動。大陸太大﹐有十二億人口﹐不可能沒有雜音。

            焦仁和﹕中國出了問題

    海基會秘書長焦仁和不久前車禍受傷﹐現已基本康復﹐臉上縫了針﹐但
看不出﹐腿未十分好。

    他說﹐誰都希望祖國強大﹐但香港提到九七就和“大限”連在一起﹐台
灣也如此。可見問題不在“一個中國”﹐而是中國出了問題﹐使人有不安全
感。如果台灣要接受“一國兩制”﹐大陸的十二億人怎麼辦﹖共產主義者有
科學的基礎﹐我們也可接受﹔香港的制度若好﹐大陸也應接受。彼此應該客
觀﹑有雅量地切蹉一種制度﹐制度只有好壞﹐沒有強弱﹑大小之分。大陸現
在不承認分裂的現實﹐又何必談統一﹖

    在新會見的一些國大代表候選人中﹐有一位是原香港中華旅行社總經理
黎昌意﹐現在是經濟部中小企業處處長。他在台北的永和縣出來競選。除了
有一位老資格的台北縣議員替他助選以外﹐他還充當“夾心階層”﹐抬出父
親黎玉璽(前海軍總司令)﹑女兒黎明柔(著名的媒體主持)﹐還有香港的
朋友趕到那裡充當義工為他助選。他仍然是那樣活躍和平易近人。

    最後一天去台中﹐拜會了那裡的李連競選總部﹐廣場很大﹐據稱是全台
灣最大的(台北除外﹖)。市長林柏榕會見了我們﹐他因為台中卡拉OK火
燒事件被“休職”﹐因此可以擺脫“行政中立”而為李連助選。天曉得“休
職”算不算“陰謀”﹗

    李登輝的支持者多在中南部和鄉村﹐就此事向他提問。他認為城市競爭
大﹐很難滿足他們的要求﹐好些人對現實不滿﹐所以不喜歡李登輝。

            郝柏村的轉變令人嗟嘆

    新聞局長胡志強“空降”至台中競選國大代表。他不肯搞那樣多的旗幟
和傳單﹐認為是“污染”。他對自己的知名度有信心。據政壇傳聞﹐他工作
表現出色﹐如果李登輝當選總統﹐他可望再上一層樓。

    三月十六日晚上﹐新黨在台中搞了一個“和平反戰演唱會”﹐為林郝造
勢﹐郝柏村在下午參加了台北的副總統候選人辯論會後﹐趕來參加演唱會。
演唱會構思新穎﹐情緒高昂﹐還有一位山地人的女藝員主持﹐從唱越戰時的
反戰歌曲到用台語唱﹐還簇擁著郝柏村唱“中華民國頌”。郝柏村的講話瀰
漫著“亡國論”的氣息﹐不去指責中共的窮兵黷武﹐而是抱著“戰必敗”的
心情﹐並且把責任全加到李登輝頭上。在這以前﹐郝柏村認為台灣“不堪一
擊”﹐又反對美國的軍事介入﹐如果他還是當年的將軍﹐會這樣說嗎﹖現在
的玩火者﹐要用軍事力量解決兩岸問題的﹐是中共還是台北的當權者﹖也怪
不得考選部長王作榮寫了一篇“一片降幡出石頭----聞郝柏村先生競選言論
有感”﹐舉出歷史和現實的事實對郝作出批評。郝柏村是國民黨出色的軍事
將領﹐如今因為捲入政事而放棄了以往的信念﹐令人嗟嘆。

    從郝柏村的“晚節不保”﹐以及民進黨和新黨之爭﹐使我想到外省籍和
本省籍的族群之爭﹐而“李登輝情結”是台灣人情結﹐使一些外省人士有“
反李登輝情結”。不能否認﹐民進黨某些人煽動省籍意識﹐並且煽動報復情
緒﹐如同當年中共用“憶苦思甜”煽動階級鬥爭一樣﹐沒有使國家安定﹐而
是使老百姓陷於分裂﹐越搞越亂。民進黨煽動族群情緒﹐或有利於奪取政權
﹐但能否管好國家﹐使老百姓同心協力﹐是個大問題。共產黨的教訓值得汲
取。而一些外省籍人﹐也因此有危機感﹐而且深感力量之不足(台灣外省籍
人口佔百分之十二點九﹐客家百分之十二到十三﹐原住民百分之零點九﹐其
他為閩南籍)﹐便以為依賴中共可以擺脫劣勢。這種觀念豈非“引狼入室”

            咸認李登輝是有使命感的

    台灣人民應該有權決定自己未來的命運。但要解決得好﹐不管是統是獨
﹐關鍵在於自己內部的團結﹐齊心協力﹐一致對外。只有內部團結﹑壯大﹐
在和中共交手中﹐才有更大的發言權﹐否則只會被各個擊破。尤其是在台灣
和大陸實力懸殊的情況下﹐內部團結更為重要。這點﹐希望新上任的總統﹐
不管是誰﹐可以考慮組織聯合政府﹐加強內部的凝聚力。這才是台灣內部自
救之道。

    在和一些朋友的接觸中﹐支持李登輝的並不多﹐說明李的確有好些缺失
。但是在中共軍演面前﹐台灣需要一個“核心”﹐看來人們還會選他。一般
對他會當選不持異議﹐只是是否超過百分之五十的選票。如果超過﹐他憑借
民意﹐在當選後會有大動作。至於是甚麼動作﹐只能拭目以觀。

    在拜會新黨的國大代表候選人曲兆祥時﹐談起李登輝﹐他說李是有使命
感的人。他說這是他最擔心的﹐因為有使命感﹐在穩定方向以後﹐就會一往
無前地走下去。而李登輝的競選總幹事葉金鳳也說李登輝是個有使命感的人
﹐舉出他耐心說服老國大代表修憲來自廢武功之事。也怪不得他自命為摩西
要“出埃及”了。不同的立場對李登輝有相同的評價﹐最後得看李登輝所努
力的方向﹐以及他達到方向所使用的手段﹐這對未來台灣人的福祉將有重大
影響。因為旁邊還有虎視眈眈的中共﹐使李登輝的舉措不但關係到台灣人的
命運﹐也關係到整個中華民族的命運。
《爭鳴》雜誌  1996年4月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gFengComment 的頭像
LingFengComment

林保華評論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