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生人 林保華
一生人﹐可以是不同地方﹑各種各樣的人﹐我尤其是這樣的人。 我出生在中國重慶使朋友誤會我是中國重慶人﹐其實是中國福建人。原因老爸是 福建人﹐老媽卻是上海出生的滿州人﹐所以命中註定我不可能做純粹中國人﹐而 是雲遊四方的雜種人。別看不起雜種人﹐未來中國的總書記可能就是雜種人。(粵 語“習總”諧音“雜種”。)

《林保華專欄》如果許多國家反共,情況就不一樣了!
2018-03-21 06:00
自由時報

「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從籌備成立到現在已經十年了。成立導火線是二○○八年馬英九執政後即引狼入室,中國國台辦主任陳雲林來台侵門踏戶。

中國人搞社團,往往因內部爭權奪利而烏煙瘴氣,而台灣因為深受中國小農文化影響,也有類似情況。我最後在朋友們的要求下出任創團理事長,也因為已經到了古稀之年,不會有人說我是為了升官發財吧?因此我們控制社團人數,也不去募款養人,用最節儉的方式維持運作,與我們一起奮鬥的朋友全是奉獻性質。

我的個性並不喜歡街頭抗爭,最後卻要爬立法院與教育部,甚至據說闖進馬習會的松山指揮部而被捕,差點被起訴,完全是形勢逼出來的,也是年輕人感動了我。我不願因為國共勾結而失去自己的家園,更不願看到中國人與香港人落入赤共魔掌後,兩千三百萬台灣人也遭到同樣惡運。我從被地下黨統戰到脫離牢籠前後二十九年,才真正認識到自由與人權的可貴,也鄙視以此來為自己圖利者。

一個人、一個小團體作用有限,然而如果大家都這樣做,就可能有效果,太陽花運動就是如此。如果只是台灣一個國家反共作用也有限,甚至很危險,然而如果許多國家都反共,情況就不一樣了。十年前,不論台灣人還是香港人,自認是中國人的比例最高,然後就下滑。那年北京奧運也背棄了過去所作的承諾,讓世界也逐漸覺醒過來。此後習近平的內外政策讓全球更加認清共產黨的本質。習近平稱帝則是自作孽,不可活。

反共團不是為反共而反共,而是反對要消滅普世價值的共產黨。而中共,是共產黨中最邪惡的,它是史達林主義與中國封建主義的苟且。西方國家長時間沒有認識這一點而坐失許多時機。亡羊補牢,猶未為晚。川普總統直搗中國的經濟基礎,就有可能動搖它的上層建築,就是中共要用最高鬥爭形式的戰爭來解決,現在也還打不過美國,留到以後就麻煩了。北京兩會對美國扮出可憐相,與去年習近平在達沃斯論壇上要領導全球的囂張氣焰比較,說明美國找對了目標。而《台灣旅行法》的簽署,尊重台灣的國家地位,更是重振人權立國的綱紀,鼓舞全球民主運動而讓美國再偉大起來。

台灣面對這樣形勢,一面要戒慎恐懼,切忌盲動;一面更要展現台灣的主體價值,配合美國的大戰略。執政黨推行轉型正義必須獎懲分明,唾棄媚共份子;國民黨為蔣介石抱屈,那就該肯定「反共必勝,建國必成」,國民黨諸公以為然否?

(作者林保華為資深時事評論員,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十周年紀念「港澳中、各民族及台灣自由人權論壇」,三月二十四日全天及二十五日上午,二二八國家紀念館(台北市南海路五十號)。

創作者介紹

林保華評論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呆丸哈哈哈
  • 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的存在,證明謝聰敏所說:表面上要打倒蔣介石,卻都在學蔣介石。

    民進黨是蔣介石政權餘孽的繼承者嗎?
    2009.06.15 台灣住民個人前途自決會討論板 作者:InInBirDiGe
    有人說:住在台灣的中國人擔心中華民國一旦回歸中國,而中國不接納它們時,應該怎麼辦?
    答:中國與中華民國民間早已交流,且有前往中國定居的事實,美國說接回中華民國≠接收台灣,因此該階段正是解決中華民國該送回中國的時刻,當陳雲林來台灣,就是要接回中國產物的中華民國及其人民回中國。
    當美國不再當中華民國的靠山時,國民黨只好選擇放棄固守中華民國,因為繼續與中國對峙結果,到最後一定會成為戰俘,它最壞的打算當然企盼中國以和平方式接納它們這群海外流寇能夠落葉歸根。
    反觀與中國完全沒有關係的民進黨,卻吶喊台灣就是中華民國,中華民國就是台灣,並於2007年9月在高雄發起嗆美大遊行,接著又在2008年10 月25日光復節發動反對陳雲林來台的遊行,光復節是中華民國的節日,是台灣人民再度成為中華民國殖民的受難凌虐日,看來民進黨黨綱建立台灣國,只不過是騙票手段罷了。
    當年國共戰爭,蔣介石帶著中華民國及國民黨避難台灣,大家都稱國民黨為蔣介石政權餘孽,現在馬英九放棄蔣介石政權,要帶著中華民國及國民黨回歸中國是天經地義的事.但民進黨卻像孝女白琴五子哭墓般出現“漢賊不兩立”的極力反對舉動.曾何幾時,民進黨成了蔣介石政權餘孽的繼承者?

    錯亂的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
    2009-06-28 台灣立報 社論
    上周六(27日),由政論作家林保華發起的「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正式成立,號稱是為了諷刺馬政府的傾中政策。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在成立大會上致詞表示,國民黨過去反共、現在親中,充滿著矛盾,質問:「為何有這麼大的轉折?」如此望文生義、缺乏歷史深度的提問,只是凸顯出:學者出身的最大反對黨主席尚且如此,遑論整個社會之淺碟化。
    蔡主席和這個所謂「山寨版」救國團所引用的反共教育宣傳,是國民黨蔣氏政權在國際冷戰結構之下作為美國的附庸而大力推行、對內則遂行其極權統治的工具,以反共之名鎮壓民主。因此,反共教育向來是台灣社會民主化運動所批判的一環;批判的焦點,一方面是反極權、反獨裁,另一方面也曾經一度上升到反帝國主義的高度。然而,民進黨習慣將台灣民主化的成就歸於自己;那麼當時所批判的反共教育,如今卻成為直接引用嘲諷馬政府親中的工具,不也「轉折很大」?或許今昔「反共」的共通點,可勉強解釋為皆具有反極權、反獨裁的內涵。問題是:昔日反共教育的推動者就是極權、獨裁的蔣氏政權;「反共」的推動者本身才是民主化運動主要批判的對象,而非當時中共的極權或獨裁。
    即便我們同意台灣社會已經完成民主化,並且同意撇開反共教育出現的脈絡與推動者任意的挪用「反共」文本,但是都不能忽略當時批判國民黨反共教育時的反帝意涵。「反共」是當時以美國為首的資本主義陣營與以蘇聯為首的社會主義陣營之間的角力,也是對第三世界國家政治的控制和打壓;反對國民黨推行的反共教育,是反帝運動的一部份。如今民進黨擁抱過去國民黨的反共教育,將中共視為一成不變,以今非古,無視當時中共對受帝國主義壓迫之台灣的支持。兩岸深陷民族主義的泥淖,才會有這種錯亂的大聲播放反共愛國歌曲、高呼反共愛國口號的無厘頭團體。
    與其如此錯亂的挪用國民黨「反共」文本挖苦之,不如正面提出民進黨的中國政策;不要繼續游移搖擺於鬆綁與管制之間,既要討好財團的利益,又要顧及族群政治煽動的選票基本盤,而左右為難、不知所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