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借菜還魂      林保華  1994.12.30
 
    今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是毛澤東的一○一冥壽。

    去年紀念他的一百冥壽,他的某些家屬及生前友好已經出盡八寶,搾取
他的剩餘價值,以「紀念」為名,行刮龍之實,這當然頗迎合「市場經濟」
的潮流。             

    今年本來以為已經做不出文章出來,因為已經給毛的御醫李志綏搶盡鋒
頭了。豈料毛澤東還可「借菜還魂」,北京於那天新開了一家毛家菜館,如
果由無名小卒開辦,自然也不會引人注意,可是這家菜館的董事之一竟是毛
澤東生前的「貼身秘書」張玉鳳,而且出來剪綵,當然就成為大新聞了。反
而同去剪綵的毛澤東和江青的「愛情結晶」李訥,沒有怎麼為人注意。

          大雜燴出場沖喜

    張玉鳳由於長期以來的「妾身未明」,一直是人們關注的對象。而她也
一向深居簡出,正式公開亮相還是八十年代初公審「四人幫」時侯。如今在
商品經濟浪潮衝擊下,她也耐不住寂寞而亮相了,也許以後可以繼續引發出
一些可歌可泣的故事出來。李志綏寫的回憶錄還是正正經經的宮幃歷史,如
果由張玉鳳著手來寫,會不會拍成魯平主任所說的四級、五級電影,在香港
放映,以體現「一國兩制」?

    據李志綏書中所說,張玉鳳喜歡看香港電影,但要打出毛主席的旗號。
所以雖然七六年春天毛已病入膏肓,張玉鳳仍要把毛從病床上搬到沙發上,
然後齊齊看香港電影,因此張玉鳳應該早得香港電影的神髓,只等自己出來
落力演出了。

    那天為毛家菜館新張前去沖喜的,除了李訥之外,還有謝靜宜、傅崇碧
、杜修賢、胡耀邦大兒子的媳婦、毛澤東生前的幾名衛士等(據《香港聯合
報》所載)。

    真不明白胡耀邦的兒媳婦怎麼會混到這大雜燴裏來,恐怕有損胡耀邦的
清譽。這幫大雜膾是些甚麼人呢?

    李志綏在書中也提及他和李訥打的一次交道。那是一九六二年一月,李
訥在北京大學歷史系讀書,得了重感冒,發燒,黨委書記陸平急得不得了,
把李志綏叫去,還賠禮道歉。李訥則又哭又叫,要生要死,一副「公主」的  「」
無賴相。送去醫院時還在汽車裡又哭又鬧,兩次被交通警察截住,以為出了
什麼事。這位公主聽說生活還比較樸實,可是現在也捱到商品經濟中為「毛
菜」剪綵了。

    謝靜宜,五十五歲。清華大學畢業,曾在中南海當機要員,文革中官運
亨通,最高做過北京市委書記和全國人大常委。北京傳說毛在七十年代初就
是趴在她的身上中風的。四人幫下臺時,在一次批判會上她聲稱:「你們要
知道是誰奪去我的貞操嗎?」結果全場肅靜,會開不下去。李志綏書中則未
提及這些情節。

    一九七五年,清華大學黨委書記劉冰寫信給毛澤東,反映對遲群和謝靜
宜的意見,毛竟說矛頭就是指向他。可見關係之不一般了。
 
    傅崇碧:七十八歲。文革初期任北京軍區副司令員兼北京衛戍區司令員
。一九六六年因為「楊余傳事件」被捕,楊是楊成武,當時的代總參謀長:
余是余立金,當時任空軍政委。毛澤東在一九七三年十二月二十一日說:「
楊、余、傅也要翻案呢。都是林彪搞的。我是聽了林彪一面之辭,所以我犯
了錯誤。」傅崇碧受到毛的迫害而仍然來沖喜,也許表明他的愚忠,而不是
為了那一頓兩頓的免費午餐吧?
        
    杜修賢是毛澤東的攝影師。三年前有一個在北京住過,而且有相當人脈
的朋友告訴我,張玉鳳在中南海有一個「摯友」,是毛的攝影師。是否就是
此人,不得而知。
             
    這次毛家菜館的開張,本來說華國鋒要來,他是毛的接班人,曾經倡導
過「兩個凡是」而被鄧小平逼下台。但那天未見華的影子,是覺得不妥而沒
有去,還是被勸阻,則不得而知了。但是華國鋒如果見到張玉鳳,恐怕也十
分尷尬,因為以前華國鋒要見毛澤東,還必須由張玉鳳「批准」通傳。有一
次華國鋒要見毛澤東,張玉鳳正在睡覺,另一位「秘書」孟錦雲說甚麼也不
讓華國鋒進去見毛澤東,怕「張姐」生氣。
                               
    另一位對毛澤東忠心耿耿的前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八三四一部隊負責
人汪東興,則預定在十二月二十七日去該飯館品嚐毛澤東愛吃的紅燒肉。汪
東興這頓飯,如果不是「免費午餐」,也是「免費晚餐」,因為該飯店規定
,老紅軍(一九三七年以前)在該飯店用餐,費用全免。抗日戰爭以後的老
幹部,則依資格享有不同的折扣。看來,它既有「吃飯不要錢」的共產主義
精神,也有「論資排輩」的革命傳統。不愧是「毛式社會主義」。因此毛澤
東「借菜還魂」一點不假。

          廖蓋隆破門批毛

    雖然如比,也還有令人鼓舞的消息,那就是《光明日報》在同一天發表
了中共黨史專家廖蓋隆的文章《毛澤東思想與中國文化》,據報道,此文用
嚴厲的詞語批判了毛澤東晚年對中國傳統文化的失誤,造成中國民族文化遺
產受到嚴重破壞,廣大幹部和群眾也受到打擊迫害的大災難。

    廖蓋隆是中共黨史學會副會長,思想開明,在一九八○年曾發表有關「
庚申改革」的重要講話,後來因為形勢逆轉而被迫沉默,但仍然對黨史上的
一些重要疑案作研究。以目前的政治氣候,此文能破門而出,已不簡單了。

    中共必須批左,也必須批毛,否則中國沒有希望。這是我堅定不移的認
識。

香港經濟日報 1994.12.30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