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凌鋒專欄》馬總統的“報復外交”論

    馬英九總統出訪拉丁美洲﹐以實際外交活動來證明自己的“外交休兵”
並非“外交休克”。這個外交活動被馬政府命名為“久睦專案”﹐顯然要取
“久”“九”的好意頭。

    但是如果看台灣媒體的報導﹐這場外交秀的主角不像是馬英九﹐而是他
的夫人周美青。因為電視鏡頭所見﹐都是周美青在蹦蹦跳跳﹐馬總統則成為
“最佳男配角”。

    然而如果因此完全否定馬總統的外交成就﹐未免有失公允。那麼應該如
何評價這場外交活動呢﹖

    綜觀台灣退出聯合國以後的外交活動﹐因為“漢賊不兩立”﹐兩蔣時期
相對消極﹐到李登輝出任總統後﹐提出“務實外交”﹐因為要“務實”來抗
拒中國的打壓﹐從不同角度﹐加上還有在野黨的抨擊﹐名稱就花樣繁多﹐例
如有金援外交﹑過境外交﹑學術外交﹑校友外交﹑夫人外交﹑國會外交﹑市
長外交﹑金錢外交﹑獃子外交﹑支票外交﹑迷航外交等等。那麼馬總統這次
的外交活動﹐應該稱為甚麼外交比較合適呢﹖我認為可以叫做“報復外交”
。為甚麼這樣說呢﹖

    我們看到﹐馬英九見到美國國務卿希拉蕊時﹐稱呼她為“柯林頓夫人”
。這個稱呼是最沒有禮貌的了。不但是因為希拉蕊是一個女強人﹐有非常獨
立的人格與個性﹐她當上國務卿與柯林頓是否當過總統完全沒有關係﹐因此
馬英九扯上柯林頓顯然對她不敬。至於蔣孝嚴幫馬英九解釋說是因為台美沒
有邦交﹐更是說不通。因為馬英九在自我介紹時﹐說自己是“台灣總統”﹐
如果沒有邦交而不能稱呼希拉蕊是國務卿﹐那麼馬英九又怎麼能稱呼自己是
總統呢﹖他應該介紹自己是“馬先生”才對。

    為何馬英九在美國人面前說自己是“總統”﹐並且不承認美國人的官銜
﹐而在中國人面前卻說自己是“先生”呢﹖那就是表明他“親中反美”的意
識形態。這也難怪﹐美國與台灣斷交﹐導致台灣的國際處境日益困難﹐因此
馬英九見到這位主管外交事務的希拉蕊﹐不稱呼國務卿﹐也不稱呼她的名字
﹐而是稱她為某某先生的“夫人”﹐這可以說是一種報復心態。

    而在馬總統訪問瓜地馬拉時﹐他的隨扈數次與瓜國總統的隨扈發生衝突
﹐有一次馬的隨扈還被繳械。這是罕見的事情。不過馬政府官員﹐不是否認
就是解釋另有其他原因﹐例如沒有西班牙語翻譯﹐或門太小等等。當然﹐這
些理由不能成立﹐西班牙語在世界相當通行﹐台灣怎麼會缺少西班牙語的翻
譯﹖至於那個門呢﹐除非故意羞辱馬英九﹐否則用作國事活動的門戶﹐怎麼
會是可以相互推撞的小門呢﹖果然不久﹐就傳出馬總統的隨扈在另一個環境
下﹐也繳了瓜國總統隨扈的械﹐不管有理沒理﹐總算也是一種報復。

    其實﹐不但是國與國之間的報復﹐馬英九與周美青之間的較勁﹐讓人也
感到有報復之意味。周美青這位“酷酷嫂”突然像換了一個人那樣活躍起來
﹐連馬英九也承認﹐他們結婚三十多年﹐他都不知道周美青是這樣一個人。
這反映了甚麼問題呢﹖看來他們三十多年來是同床異夢。不但如此﹐周美青
的活潑個性也被馬英九壓抑。因此這次周美青在媒體面前不但換了一個人﹐
還不止一次與馬英九鬥嘴﹐例如“三秒膠”之說﹐也是一種報復。馬英九為
此而陷入長考﹐不明白其中涵義﹐問題是他們每晚同床﹐卻又沒有去問周美
青這是甚麼意思﹐反而事隔幾天之後在記者面前說他還在想這個問題﹐可見
他們夫婦是如何的“切割”與“內鬥”了。

    可憐美國人看不透這個報復外交的內涵﹐美國在台協會主席薄瑞光還以
西雅圖出大太陽,形容台美關係良好。看來儒家那一套虛偽文化還真管用
﹐把老美唬得團團轉﹐加上報復外交會使自己的路越走越窄﹐最開心的當
然是共產黨了。而外交又是內政的繼續,對外要報復,對內是更加肆無忌憚
呀。
(穿越30多年時空的重要評論,以及人生的酸甜苦辣,請看
凌鋒部落格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臺灣時報  2009.6.4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