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草菅人命到搶屍熱潮

    在今年7月1日中共成立88周年大吉大利日子前夕﹐中國居然發生多起“
搶屍”案件﹐蔚為奇觀,真不知道這是吉還是凶﹖反正紅白都是喜事。

    鬧得最大的當然是湖北省石首市的搶屍案件。湖北今年實在多事﹐5月
10日剛剛發生巴東縣修腳女鄧玉嬌用刀刺死對她進行性侵犯的當地官員﹐當
局不敢鬧大而觸動六四敏感時間的敏感神經﹐所以以“蓄意殺人”宣判鄧玉
嬌有罪﹐卻又以“防衛過當”而釋放回家。法治國家哪裡有這樣的判決﹖因
為既是“蓄意”殺人﹐又怎麼會是“防衛”過當呢﹖可見判“蓄意殺人”以
討好官員﹐又以“防衛過當”寬大處理﹐避免引發民憤。最後大家糊裡糊塗
接受這樣充滿矛盾的“皆大歡喜”判決。

    哪裡知道這個案子剛剛擺平﹐6月17日在石首又發生命案﹐一個二十多
歲的廚師涂遠高屍體被發現倒臥在一家酒店前面﹐說是跳樓自殺﹐但是現場
沒有血跡﹐反而是七孔流的血已經凝結﹐頭上還有釘子。而這家酒店幾年前
也有女青年跳樓“自殺”﹐並有許多疑點﹐但是在高壓下﹐死者父親被用金
錢擺平。而這家酒店有當地幹部入股﹐還不時有販毒的傳聞﹐因此這次再發
生命案﹐死者家屬不服而當局肆意要把屍體火化的情況下﹐立刻吸引數萬民
眾來護屍﹐而當局也出動大批武警來搶屍﹐形成奇特的大戰。武警為何要搶
屍﹖還不是為當地為非作歹的幹部毀屍滅跡﹖可見官商勾結還有武力的支持
﹐這就是中國的現狀。當然﹐現在中共也學乖了﹐大批民眾聚集時﹐武警可
以退讓﹐但是另找其他機會﹐武警終於搶到屍體﹐並且由官方派人化驗﹐得
出官方所需要的“自殺”結論﹐事情經過8天也終於落幕。但是當局又賠8萬
人民幣來安撫家屬。這個做法與鄧玉嬌的案子一樣也是相互矛盾的﹐既然是
自殺﹐政府怎麼又要賠償呢﹖可見這裡有許多不可以揭穿的真相。

    類似的事件以前也有過﹐但是最近相當集中。例如6月20日晚﹐湖南邵
東縣公安局抓賭導致2人從12樓墜下,當場身亡。當局派出四﹑五百名武警
和警察,有的持衝鋒鎗,在21日凌晨搶屍,死者家屬在那裏哭天搶地﹐束手
無策看著屍體被搶走。民眾稱這是湖北省石首市上萬武警部隊搶屍體事件的
再版。

    還有一宗是﹐山東新泰市樓德鎮西營西村22歲村民李玉林,6月16日晚
遭遇車禍身亡。李玉林堂兄李鵬控訴說,第二天家屬將遺體運往當地新礦集
團中心醫院太平間存放,等待鑑定。當天下午,家屬接到通知,告知18日進
行屍體檢驗。當家屬18日趕到醫院,太平間工作人員卻說,屍體前一天已經
被拉走,聽說器官被賣。這不是搶屍而是偷屍﹐家屬找到醫院討說法,砸了
醫院門窗﹐當地調用100多名警察控制局面﹐最後賠償10萬。

    總之﹐在這些屍體後面﹐隱藏著不少黑幕。而因為這些屍體引爆出的種
種問題﹐又說明甚麼呢﹖

    我們知道﹐中國共產黨從88年前成立開始﹐就主張暴力革命﹐可以說殺
人不眨眼﹐不論是鬥國民黨還是鬥自己人都一樣。建國以後沒有因為執政而
改變“革命”的目的﹐文化大革命更是自己鬥自己﹐自己殺自己的典範。所
以說共產黨“草菅人命”﹐一點不假。問題是以前共產黨不論殺多少人﹐都
有“革命”的理由﹐也沒有人敢追問﹐乃至於要求調查。但是現在不同了﹐
老百姓對不明不白的命案﹐會要求當局給個“說法”﹐對沒有道理的說法﹐
會聚眾抗爭。不要說去年6月28日貴州省甕安縣一名中學女生掉進河裡死去
﹐嫌犯以正在作“俯臥撐”而不知情作為搪塞引起公憤﹐發生火燒縣政府與
公安局大樓的事件﹐即使因為犯事被關在看守所或監獄裡的人﹐因為不明不
白死去﹐而被當局解釋是因為“躲貓貓”而死﹐他們的家屬不怕被“株連”
而會出來抗議﹐要求當局做出交代。這說明甚麼﹖那就是人權意識的提高﹐
他們開始認識到人命的價值﹐絕不是當年的“草菅”了。

    可嘆﹐中共的官員還停留在“草菅人命”的時代而沒有警覺﹐才會惹出
那樣多的事件﹐並且演出“搶屍”的醜劇。當然﹐經過這些搶屍事件﹐官員
們也開始懂得﹐人命還是有價的﹐一條人命至少值幾萬元人民幣。與其他民
主國家比較﹐這個價錢還是很低賤的﹐所以有的官員與大款還可以誇誇其談
說﹐頂多賠一些錢而已。但是被這種話激怒的民眾﹐以及人權意識提高的民
眾﹐必然會將“價碼”逐步提高﹐這將是搶屍熱潮後必然出現的現象。而相
對人命的抬價﹐共產黨的價格將日漸低落﹐因為為所欲為的時代將逐漸過去
﹐這是不可抗拒的潮流。從毛澤東的專斷﹐到現在胡錦濤的騙術﹐也可見共
產黨的日子越來越不好過了。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台特約評論員林保華所做的評論  2009.7.1)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