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連番“洗禮”香港    林保華

最近兩個月內,北京兩大要員連番來香港“轟炸”,讓香港民眾體驗到“
第二管治隊伍”的厲害。

這兩大要員,一個是港澳辦主任王光亞,一個是政治局常委兼副總理李克
強。一個六月中旬來港,一個八月中旬來港。他們不但在香港指手畫腳,
視香港的“高度自治”如無物,而且中間的兩個月並非平靜無事,王光亞
還兩次對香港的重要事務發表意見。

一次是他在回到北京後不到一個月,在北京接見工聯會訪京團時,破除在
香港時忍住不講的有關對下一屆香港特首的看法,首度提出未來特首的三
個條件,第一是要愛國愛港;其次要有較高的管治能力,搞好香港經濟;
第三是需獲得市民支持。其實,最重要條件就是北京認可,其他都是假的
。所謂“愛國愛港”,當然是北京認可的標準,一言以蔽之,就是最聽北
京的話者。至於“獲得市民支持”,則是榜尾,也就是在一堆北京認可的
“疑似特首”的爛蘋果中,選擇“爛度”稍輕者。“認可”排在最後,是
北京否定民眾普選特首訴求的必然。但就是這些話,也造成了“疑似特首
”諸君為表明自己符合條件而火拼,吃相難看。
 
再一次是七月下旬,王光亞於北京與六十名赴京參加“大學生外交夏令營
”的香港學生對話,被問及香港當前面對的深層矛盾為何時,王光亞主動
提及香港師承英國的公務員制度,培養出的公務員水平雖高,但只懂接受
及執行指令,未能培養對香港未來發展,加以政治上設計和長遠規劃的人
才。他因此得出“成也英國,敗也英國”的結論。對香港公務員的否定,
嚴重打擊香港公務員的士氣,更是否定了基本法中對香港公務員的有關規
定。為何香港公務員在英治時期呱呱叫,到了回歸以後就敗了?還不是因
為“波士”不同了?各式官員對香港指手畫腳,才使公務員無所適從。“
一國兩制”就已經難以捉摸,再一個高度自治,也無法用尺來量度。

這些都引起香港人的大反彈。在香港主權轉移十四週年前夕,由中文大學
與香港大學分別做出的不同議題的民調,得出相同的結論。

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公布的“回歸前後生活情況比較”的民調顯示,
過半港人認為目前的生活質素、經濟狀況和政府管治皆不如回歸中國之前
。有五十二.一%的受訪者表示,現時的生活質素較回歸前差,認為較回
歸前好的只有十七.五%。對比回歸前的經濟狀況,有五十七.九%的受
訪者指現時香港的情況較差,認為變好的只有十八.三%。在政府管治方
面,表示目前情況比回歸前差的受訪者比率更高達六十六.二%,認為目
前較好的則只有十.一%。這裡不止經濟,更有政治。

更嚴重的,也是北京最介意的,由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發布的調查顯示
,若把“香港人”和“中國人”的身分進行對立比較,香港巿民中無論是
狹義或廣義地自稱為“香港人”的比率,都比狹義或廣義地自稱為“中國
人”的比率高,二者大約有二十至三十個百分比的差距。若以零至一百分
的“身分認同指數”計算,香港巿民對“香港人”的感覺最強,然後是“
亞洲人”、“中華民族一份子”、“中國人”、“世界公民”;認為自己
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的則不幸敬陪末座。

因此七一大遊行,不但有二十二萬人上街,不但出現中華民國國旗,還有
港英時期的香港旗幟“龍獅旗”,充分說明香港人對英國人統治的懷念。
這些都顯示中國收回香港時“洗刷百年恥辱”的豪言壯語,早在主權交接
那天的傾盆大雨中泡湯了。可是共產黨“偉光正”的心態,不但對這些沒
有反省,王光亞對公務員的否定,正是推卸責任的一種表現。而兩年多前
開始準備“第二管治隊伍”出籠的“規劃”,更加緊王光亞推出否定公務
員的言論。

由於香港反應的強烈,據報王光亞受到頂頭上司習近平的批評。這次李克
強蒞臨香港,第一天就去拜訪公務員家庭,男戶主就要退休,李克強同他
們談話時,就迫不及待稱讚香港公務員做得好,“是很優秀的團隊,為香
港繁榮穩定,起了很重要作用”。但是綜觀其他方面,李克強的訪問還是
失敗。

在中共領導人中。李克強一直比較低調,好處就是不喜歡作秀而令人反感
。但是他的為人如何,觀念如何,民眾也就不甚了解,尤其是外界。香港
作為全球資訊中心,是他可以大展身手的地方,可惜他浪費了這個機會,
還擺不脫共產黨那一套模式,沒有給人“清新”的感覺,也沒有給人感覺
到共產黨有改革意願。

第一,李克強帶了一堆“政策”當作“禮物”給香港,號稱以六大範疇三
十六招全方位“挺港”,其中最重要的是給予香港“獨家生意”的,是容
許香港的人民幣以FDI(外商直接投資)形式回流內地,以及透過RQFII(
人民幣境外合格機構投資者)投資A股,解除人民幣“滯港”沒出路的問
題。“港股直通車”議題就此得以死去活來:二零零七年八月北京宣佈將
放行“港股直通車”,香港股市飆升,恆生指數站在三萬點以上,但是兩
個多月後溫家寶收回承諾,港股暴跌。這次禮物再次送來,已經時不我予
,李克強離開的第二天,恆生指數跌穿兩萬點。

第二,李克強在香港指手畫腳,“教育”香港特首要關心民生問題,與王
光亞調子一樣。北京似乎在討好香港人,就是他們關心香港人的疾苦,但
是卻拒絕與民主派接觸,給香港人的印象,就是要取代香港的第一支管治
隊伍。如果連民生問題也要北京插手,還有什麼不可以插手的?政治問題
不是更可以振振有詞的插手?

第三,特區政府動員兩三千的警力來保護李克強,警員人數比幾十名出來
抗議的人數不知多了多少倍?動不動就清空拉人,使李克強的“親民”行
為變成“擾民”,效果相反。例如用暴力阻擋記者的採訪,穿上六四上衣
的行人被警察抓走,參加香港大學的百年慶典還抓走並禁錮香港大學學生
;導致香港記協組織黑衣遊行抗議,香港大學學生也準備罷課,校長徐立
之被迫批評警察手法不當。

產生這些問題有諸種因素:

一,北京一直以“恩賜”的觀念來對到香港,黨報與親共媒體大肆鼓吹“
送禮”。這種做法其實損害了香港人的尊嚴,把香港人當作要飯的乞丐;
也導致特首的懶惰,一切困難請求北京解決。香港公務員不善於規劃,正
是北京造成的,可謂“成是英國,敗是中國”。

二,中國政府給香港人的禮物,多為金融政策,根本不是香港低下階層需
要的“燃眉之急”,不是有助於縮小,而是擴大貧富差距,那些金融大鱷
有更多機會翻雲覆雨為自己謀利。共產黨毫無同理心,小百姓當然也不會
感謝。

三,中共的一黨專政,勢必把民眾當成敵人,因此視民眾為反抗他們的“
暴民”。加上他們胸襟狹窄,不能容忍一切抗議行動,甚至不能看到,不
能聽到,特區官員充分掌握這些領導人心理,所以執行起來“寧左勿右”
,免得丟掉自己的烏紗帽。連號稱主權獨立的台灣,都不能讓海協會會長
陳雲林看到中華民國國旗而抓人,中國記者到木柵動物園拍攝熊貓也得把
大門頂上的國旗降下,何況香港這個“殖民地”?

只要中共體制不改,再多的“洗禮”也無法解決中港矛盾,而是隨時間而
加劇。

《爭鳴》  2011年9月號
http://www.chengmingmag.com

(穿越30多年時空的重要評論,以及人生的酸甜苦辣,請看
林保華部落格  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新舊評論還在繼續增加與上網中)
(要了解中國最新重要資訊,請觀看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網
http://www.twyac.org內的“共產中國”網站:
http://redchina.ning.com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