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驚爆地下黨學生    林保華

 

新學年開始,香港各大專院校的學生會也要改選。此時驚爆中共地下黨也

參與選舉,那麼剛剛結束的區議會選舉中的黨影幢幢,又有何奇怪呢?

 

根據香港《明報》1113在頭版的報導:“嶺南大學學生會候選內閣『

燎聲』前日突然發通告宣布解散,理由是證實內閣主席廖維懿是中國共產

黨黨員,令幹事『相互不能信任』,『外務問題不能達成共識』。本報向

廖維懿查證,他承認黨員身分。有候選內閣成員透露,最近討論到六四事

件各成員的政治立場時,廖維懿表示需要保持中立,後來更主動交代自己

是中共黨員。”

 

        1980年代前就有地下黨

 

香港自然有中共的地下黨員,前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許家屯流亡美國後在

他的回憶錄說1980年代他出任新華社社長(香港新華社與中共港澳工委是

一個班子、兩塊招牌)時,有6萬地下黨員。到97年時據說發展到20萬人

。現在有多少,只有中聯辦(即前香港新華社)與北京知道;有些單線聯

繫的特殊黨員,則只有北京知道。

 

“地下黨”一直是香港的敏感問題。這個問題有歷史因素,1997年以前的

港英長期統治下,共產黨自然是從事地下工作,問題是中共統治香港後,

為何香港的共產黨員還要隱瞞自己的身分?97年政權轉移前夕,《九十年

代》曾刊載根據許家屯的透露,他們曾經研究過97後共產黨是否應該公開

?“當時我考慮的辦法,不外是撤銷,或者變形,或者公開。”

 

但是最終北京沒有這樣做。原因何在,不得而知。相信主要原因是隱瞞身

分便於對香港人進行統戰(也就是欺騙),因為共產黨的形象始終是惡劣

的,且不說毛澤東時代是“一黨專政”的恐怖象徵,即使改革開放後還發

生六四屠殺、鎮壓法輪功等事件;時至今日,共產黨還是沒有人性的反民

主、反自由與踐踏人權的標誌。

 

但是也因為共產黨在香港至今還要從事秘密的地下工作,所以它在香港是

沒有登記的“非法組織”。統治中國與香港的執政黨居然是非法組織,不

但可笑,甚至非常詭譎也。

 

        明暗角力  港民缺乏安全感

 

也因為香港市民在明處,地下黨在暗處,因此香港市民一直缺乏一種安全

感。97之後,立法會議員、“前線”召集人劉慧卿曾經要求地下黨浮出水

面,但北京不予理睬。香港市民為了了解真相,也可能要調侃一下凶神惡

煞的共產黨,因此時不時面對某些親共政治人物,要他們交代一下他們是

否地下共產黨員。

 

獲得真實身分的地下黨,最早是1987年代表香港出席中共13大的毛鈞年。

此後,曾經是中共地下黨員;現已移居加拿大的梁慕嫻在《開放》雜誌披

露後來擔任特首董建華特別顧問的葉國華是地下黨。其後是根據某些人的

紅色經歷及其表現,以及外界傳言而成為“疑似地下黨”者。其中包括梁

振英,曾鈺成、曾德成兄弟,以及工聯會的幾位頭頭,包括鄭耀棠、陳婉

嫻、譚耀宗,當然還有97後出任律政司司長的梁愛詩。

 

地下黨員一般對這類問題拒絕答覆,而且立即表現低調,避免被追問。因

為如果承認,就暴露黨的機密,違反黨的紀律;如果否認,一旦事實被揭

開,就是人品上的欺騙行為,也沾污了共產黨員的“光榮”稱號。2008

曾鈺成出任立法會主席時,被梁國雄(長毛)追問他的共產黨員身分,他

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表情十分尷尬,反而被認為“老實”。相反,一

直高調否認的就是梁振英,但因為他的黨員身分是許家屯私底下說出來的

,許又出任過中共港澳工委書記,自然準確無誤,因此人們對梁就相當提

防。因此在“疑似特首”的競逐中,有泛民的人情願由曾鈺成出任特首,

好過不老實的梁振英與“黨外布爾什維克”(“布爾什維克”是蘇俄共產

黨在革命時期的另一個稱號,過去中共稱呼具備黨員的忠誠條件,卻因為

工作需要,可以起著共產黨員起不了的欺騙作用而留在黨外的人士,例如

“四大無恥”中的郭沫若)的唐英年。

 

        摻砂子  養兵前日用在一朝

 

這次自曝黨員身分的廖維懿,是從惠州來香港就讀的學生,是自發而來,

還是奉命而來,只有他自己知道。但是根據美國FBI的數字,中共放人出

國,三分之一帶有任務,到香港有多少比例不得而知。但是區議會選舉突

然冒出那樣多支持親共人士的選民,該也是“養兵千日,用在一朝”了。

以廖的黨員身分,“組織”不委以重任是不可想象的。

 

但是為何廖維懿會自曝身分呢?以他現在就讀二年級計,他也才20歲左右

,因此缺乏政治鬥爭的經驗,因為對六四大看法與香港學生有異,在被追

問下坦承他的黨員身分而必須“中立”,也就是不可認同六四乃“屠殺”

之說。看來,今後中共必須對香港的地下黨員舉辦學習班,教導他們如何

回答別人的追問,舉出幾個標準答案作為範本。至於這次廖維懿犯錯,姑

念其年幼無知,不必重懲了。

 

但是由此,我們也要認識中共對香港“摻沙子”的努力,尤其在年輕學生

當中。因為香港專上學聯有其民主傳統,一直是中共要分化的目標,廖維

懿一進入嶺南學生會,就可以滲透到專上學聯了。其實如果人們不健忘,

香港大學學生會應該是最早被滲透的,他們的學生會幹部,曾經有幾個在

六四問題上態度曖昧,乃至對最近李克強訪問所惹起的風波的態度,表現

比較怪,都值得考究。

 

當然,這些只是學生當中,香港的各行各業,早就有許多被滲透了。尤其

在香港做地下黨,只有好處而毫無風險,應該是一個趨之若鶩的行業。但

共產黨在香港作為一個非法組織而如此表現,泛民的議員們,難道束手待

裂嗎?而香港輿論,也相當曖昧,似乎要默認這種反常現象?

 

    作者為資深評論家、專欄作家、中共黨史學者。曾擔任香港大學

    經濟金融學院院長張五常教授助理研究員,研究中國政經改革。

 

《看》雜誌  101  2011/11/242011/12/7

www.watchinese.com

 

(穿越30多年時空的重要評論,以及人生的酸甜苦辣,請看

林保華部落格  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新舊評論還在繼續增加與上網中)

(要了解中國最新重要資訊,請觀看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網

http://www.twyac.org內的“共產中國”網站:

http://redchina.ning.com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