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選舉的“紅與黑”    林保華

 

小圈子的香港特首選舉,人選有北京掌控,這是香港“赤化”的僅僅一部

分,也是香港人最無奈之處。這次“雙英對決”,只有比爛的選擇,也使

香港人多了見識,但是具有地下黨身分、被比喻為“狼”的梁振英聲勢日

上,而“黨外布爾什維克”的唐英年,果然是一頭蠢豬,應對無方,是扶

不起的阿斗,使梁振英的民調可以高過他一倍,遂使北京以“香港人擁護

”的高調順理成章,以致總理溫家寶在兩會記者會的表態被認為是對狼豬

之選做了定調。

 

但是就在不久前舉行人大、政協“兩會”之際,唐營奮力做出反擊,將紅

彤彤的梁營染黑,指他們與香港黑社會有染,形成“紅與黑”的景觀,逼

使出席兩會的全國政協委員、梁營“打手”劉夢熊回香港滅火。而中共儲

君習近平剛剛在“兩會”會見香港的“代表”時,劉夢熊還搶先第一個與

習近平握手而出盡鋒頭,以致牽涉到是否北京欽點梁振英?而人大代表、

梁振英競選辦主任羅范椒芬也趕回香港布防。這些又讓香港人多一層見識

,雖則對中共的“紅與黑”早有領教,如今則是深化了。

 

所謂中共的“紅與黑”,並非他們有法國著名作家司湯達的代表作“紅與

黑”的類似故事,而是中共的社會主義理論本身是紅色理論,但是行事作

風卻是黑社會形式而被稱為“黑社會主義”。1997年前,中共為收編香港

的黑社會而出盡八寶,有不少動人故事,又有“大黑吃小黑”之說,為此

中共改革開放的幫主鄧小平在1980年代中期就定調說,“黑社會也有愛國

的”。因此這次爆出梁振英與黑社會有染,也就不奇怪了。如果不是“愛

國陣營”的內鬥,怎會讓“反中亂港”者分享到這場應該是“內部”的精

彩演出呢?

 

        梁營爆“社團飯局”染黑

 

事情是這樣發生的:36的《東周刊》(星島報系)報導,劉夢熊被發

現頻頻與外號“上海仔”的江湖中人密會;消息人士透露,其中一次的“

社團飯局”中,屬梁營競選核心的羅范椒芬更屬座上客之一,情況猶如特

首曾蔭權在澳門出席“江湖夜宴”的翻版。“社團”與“江湖”,都是對

黑社會的雅稱。

 

據說該次飯局由劉夢熊牽頭,請得多名重量級的新界鄉紳出席,其中包括

上水鄉委會主席侯志強及十八鄉鄉委會主席梁福元等人,至於梁營方面,

就有梁振英競選辦主任羅范椒芬及兩名競選辦副主任,包括“明天更好基

金”行政總裁鄧淑德及被視為梁振英嫡系的劉炳章。身在北京出席“兩會

”的羅范椒芬,在香港媒體採訪時,先是否認認識及曾跟“上海仔”同檯

,到深夜才承認說,當時本與鄉紳飯聚了解僭建問題,到飯局尾聲時,“

上海仔”才現身,“大家有互相介紹,打了個招呼”。

 

劉夢熊為此趕回香港,但是他的一番解釋反而令人傻眼。這倒不是他否認

牽頭之說,而是對“上海仔”的人物介紹。此人原名郭永鴻,劉夢熊在北

京接受訪問時透露,他是透過北京軍方高層認識“上海仔”的。這番話立

刻讓人神經緊繃,難道共軍高層也介入香港的特首選舉?由於“上海仔”

本來在香港就有名氣,媒體也不難挖到他的一些材料。

 

例如《蘋果日報》就報導,郭曾任香港最大幫會坐館的江湖猛人。“坐館

”又稱“龍頭”,是該黑幫組織的最高領導人。郭年輕時靠炒賣戲票及馬

場“馬牌”謀生,亦喜歡在麻雀館打牌,賭術精湛,逢賭必勝。1990年代

靠撈翻版 VCD起家,全港檔口逾百,其後到澳門發展,認識一名澳門大家

姐級人物,得以在那裡開設賭廳。郭擅於取悅富婆闊太,再謀合作賺錢。

 

        香港黑與紅 進入化境

 

郭於97前後獲元老欽點,成為和勝和歷來最年輕坐館。卸任坐館後,對江

湖事轉趨低調,似與北京招安有關。2000年起,開始以商人身份在內地投

資酒店、度假村及高爾夫球場等。政界人士爆料,已有家室的上海仔,早

年認識到一名前國家領導人的孫女,二人過從甚密;上海仔經女友介紹,

得以在內地建立強大人脈,今時今日,江湖中人都指他“背景好猛”。他

雖努力漂白,但上海仔無法全身抽離江湖,每逢坐館選舉,候選人都渴望

取得他的支持,將其“祝福”視作“阿爺”(中共黨國)默許。消息還說

,上海仔近年替國家做事,在江湖上做了很多“維穩”的事。

 

劉夢熊13日從北京返港後,在機場向傳媒再度稱讚上海仔對國家的貢獻,

說“每個人有自己的過去,如果一個人現在為國家做事,比如講,幫國家

反恐,保衛08年北京奧運,制止疆獨破壞,做了有益的工作,為何不肯定

他呢?”後來有媒體解畫,原來上海仔作為江湖領袖人物,認識一批旅居

香港的南亞裔(印度、巴基斯坦、尼泊爾等)人士,會向北京提供情報,

才扯得上“反恐”。所以劉夢熊強調,上海仔的愛國,是參與特首競逐的

民主黨主席何俊仁所“望塵莫及”的。可見“紅與黑”已進入到化境。

 

這個問題的出現,是要表明梁振英用黑道來威脅支持唐英年的候選人,唐

也以身受威脅為理由報警。廉政公署也受理有關投訴,梁營的人馬還煞有

介事去廉署協助調查。問題是如果中央定調了,這些也只是作秀而已。

 

而劉夢熊一直否認認識郭永鴻,梁振英也否認,甚至與劉夢熊劃清界線,

將劉摒除到他的競選團隊之外,以免香港人最為敏感的“黑金”沾染到他

身上。問題是再怎樣解釋,香港人對“紅與黑”也是心知肚明了。因此梁

振英的民調有所下滑。但是因為梁振英應付危機的手段明快,而唐英年早

先的民望已經跌得太慘,所以始終與梁振英維持相當距離。後來再次拋出

梁振英打壓言論自由與主張用防暴隊對付遊行示威的群眾,也因為民眾沒

有普選而無法做出自己的選擇,只能由小圈子的選委做出框框內非此即彼

的選擇。由於中共的核心價值與香港不同,唐英年如果因此得罪北京,後

果可能更加不幸。

 

    作者為資深評論家、專欄作家、中共黨史學者。曾擔任香港大學

    經濟金融學院院長張五常教授助理研究員,研究中國政經改革。

 

《看》雜誌  109  2011/03/292012/04/11

www.watchinese.com

 

(穿越30多年時空的重要評論,以及人生的酸甜苦辣,請看

林保華部落格  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新舊評論還在繼續增加與上網中)

(要了解中國最新重要資訊,請觀看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網

http://www.twyac.org內的“共產中國”網站:

http://redchina.ning.com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