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紫荊前的中國惡霸    林保華

在茉莉花革命效應下,不但中國社會暗潮洶湧,香港亦然,尤其是通脹的
威脅,使香港市民的實際收入被吞噬,促使原已擴大的貧富差距更加擴大
,使本來已經出現點點星火的香港社會火上加油。

        香港特區政府激怒年輕人

出身港英公務員系統的特區政府主要官員,只能忠實執行上級意圖,對政
治氣候則缺乏敏感的判斷。因此才出現去年經濟發展良好(不等於大部分
市民受惠),卻在今年財政預算案讓廣大市民分享方面,不但充當守財奴
的角色,而且在“派糖”方面還做出及其愚蠢的決定:也就是每人六千元
的“紅包”卻要六十五歲以後才可以使用。這個長期支票,對年輕人來說
,簡直就是可望而不可及,他們的反應自然特別激烈。因此網路上發出“
洋紫荊革命”的呼聲,也得到現實社會裡泛民團體的呼應,作為對國際社
會茉莉花革命的迴響。

青年的憤懣,還在於不久前,有意競逐下屆特首的政務司司長唐英年,突
然對香港年輕人開火。一月中旬,他在出席一個青年學術論壇時,以五○
後的身分對八○後的年輕人發表一番“肺腑之言”,教訓年輕人爭取民主
時不能“閂埋門做皇帝”,又指年輕人把複雜問題簡單化,對政府與商界
“官商勾結,利益輸送”的結論,是“不分青紅皂白”,“剛愎自用加上
勇往直前,最後很容易車毀人亡”。

唐英年本人就出身大商家,因此由他出面否認“官商勾結”,顯得格外突
兀,甚至有“此地無銀三百兩”之嫌。而“車毀人亡”的名句,是九七前
港澳辦官員陳左洱對香港健全社會福利制度的警告。因此唐英年這話,也
難免讓人想到,這是不是來自北京的欽命?尤其是去年唐英年曾經突然訪
問北京與港澳辦主任廖暉進行密談,什麼內容至今還人言人殊。

當今香港社會的通貨膨脹,房價高漲,最大受害者是年輕人,所以抗爭運
動不但有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參與,“激進”的市場也越來越擴大,特區政
府不去關心年輕人的切身問題,卻在那裡無端指責他們,除了說明特區官
員嚴重脫離社會現實,也說明他們缺乏政治智慧。而唐英年這番談話,只
能加劇香港年輕人與特區政府的矛盾。

        社民連年輕人衝撞曾蔭權?

因此這次號召“洋紫荊革命”的,也以年輕人為主。而社民連是這幾年成
立的、以年輕人為主體的政黨,他們在這場運動中自然不會缺席。因此三
月一日下午,曾蔭權到尖沙咀歷史博物館,出席辛亥革命百周年展覽開幕
活動,他的座駕抵達後,他與警方要員保護組探員和其他隨行人員,需步
行二至三分鐘才到博物館路上,有四名社民連示威者,向曾蔭權抗議,批
評預算案沒照顧基層市民。其中兩三名示威者衝到曾蔭權身邊,雖然隨即
被保安拉走,但曾蔭權已雙手按著肚子,面露痛苦表情。其後曾蔭權致詞
時,社民連成員再度抗議,出現混亂場面,但是他們沒能接近曾蔭權。

晚上十點曾蔭權到瑪麗醫院驗傷半小時後對記者說,當時有一個示威者撞
到他胸口,他當時感到痛楚並休息十分鐘,“到晚上食晚飯時仍感到隱隱
痛,所以我太太叫我上來做檢查”。醫生則說,曾的左胸有十厘米的紅腫
,但沒有內傷及骨折。政府則在晚上九點半發表聲明,指曾蔭權遭示威人
士衝擊,其間有人用身體撞向曾蔭權,又在現場搗亂及破壞場內典禮擺設
,“任何示威活動,都應以和平守法的方式進行。我們對今日的暴力行為
予以強烈譴責。事件已交由警方跟進”。

也因此,當時最接近曾蔭權的社民連成員黃俊杰晚上被警方拘捕,後以五
百元保釋。他表示沒有察覺自己撞到任何人,亦沒有傷到任何人。

問題是現在看不到有任何證據說明當時發生激烈衝撞,如果是無意中發生
的摩擦,需要如此小題大作嗎?尤其如果是暴力襲擊,當場就應該抓人,
事態延遲到晚上才報警,這中間發生了什麼事情?有人勸說或強迫曾蔭權
報警?

更奇怪的是,根據基本法規定的、完全屬於香港內政的事務,港澳辦居然
插手!三月一日,港澳辦罕有發表聲明批評示威活動。官方新華社引述發
言人稱嚴重關注這個事件,點名指摘社民連示威者衝撞令曾蔭權受傷。發
言人甚至說,特首是按《基本法》產生及由中央任命,應受尊重,其人身
安全須得到切實保護,要求特區政府“對此類暴力行為應當依法予以懲處
”。

        北京壓迫曾蔭權搞大事件?

由於事發時,中聯辦主任彭清華也在場。因此整個事件可能是彭清華向北
京匯報後,藉此搞大事情,對社民連殺雞儆猴。所以才有下午的事情,到
晚上“發酵”才報警抓人的怪事。

既然北京發難,特區政府自然要出來配合。政務司司長唐英年與保安局局
長李少光出來會見記者,譴責曾蔭權被社民連成員示威衝擊。唐更指立法
會內語言及肢體的粗暴行為有加劇趨勢,正向議會外蔓延,認為社會不能
容忍,又擔心對下一代帶來極之不良影響。唐英年這些論調就是一月責罵
年輕人的繼續。其實給下一代帶來最不良影響的,是中國公安拉人、打人
的場面經常在電視播出。

抗議示威中發生的小衝撞,是自由世界的政治常態,卻因為茉莉花革命造
成了共產黨統治集團成為驚弓之鳥而被大事渲染,甚至壓迫特區政府必須
“懲處”,完全踐踏香港的“一國兩制”與司法獨立,這種殺機才是需要
我們“嚴重關注”。

北京這次製造這個事件,在台灣就有前科。二○○八年十月,國台辦前發
言人及海協會副會長張銘清以學者的假身份到台灣參加研討會進行統戰摸
底,自己跑到台南市的孔廟亂跑,台南市議員王定宇率眾抗議。雙方相遇
中,從來沒有面對過民眾抗議行動的張銘清慌張後退,不慎跌倒。投共的
馬英九政府在中國的壓力下,利用其司法工具,立即起訴王定宇,在缺乏
證據的情況下,也沒有讓張銘清本人到庭作證,就對王定宇定罪。把張銘
清換上曾蔭權,不就是另一個翻版嗎?但是馬政府對王定宇的“殺雞儆猴
”沒有嚇倒台灣民眾,反而更激怒台灣人,所以到海協會會長陳雲林不久
來到台灣時,激起更大規模的抗議行動。民眾的灑血,進一步揭穿了國共
聯手扼殺台灣民主自由的真面目。

        北京惡霸行為的三個目的

北京這次的惡霸行為,看來有幾個目的:

第一,打擊三月六日的街頭行動,避免因為特區政府處理財政預算不當,
導致出現如同二○○三年的幾十萬人大遊行,衝擊正在北京召開的“兩會
”。

第二,香港市民醞釀的這次街頭行動,定名為“洋紫荊(香港區花)革命
”,是對茉莉花革命的呼應,如果成功開花,不但將大大推動香港民主化
的發展,對中國也會產生不可估量的影響。

第三,保皇派控制的立法會醞釀已久,借這次事件企圖收緊立法會內的議
事規則,等於剝奪議員的部分權利,意味著香港民主自由的倒退。

總的來說,這是北京借這次事件,以香港為戰場,對茉莉花革命進行反擊
。社民連剛剛在二月中旬擺脫內部紛擾,重整隊伍,重新上路,豈料才半
個月,馬上受到來自北京的打擊,可謂禍不單行,也顯示香港民主道路的
艱辛。所幸,即使在內訌中退出社民連的立法會議員陳偉業,這次“共同
對敵”,聲援社民連對抗保皇派的攻擊。公民黨前黨魁余若薇大律師與民
主黨主席何俊仁律師等已經表示要為黃俊杰打官司。這是泛民在強敵壓迫
前加強團結的開始。

《動向》月刊  2011年3月號

(穿越30多年時空的重要評論,以及人生的酸甜苦辣,請看
林保華部落格  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新舊評論還在繼續增加與上網中)
(要了解中國最新重要資訊,請觀看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網
http://www.twyac.org內的“共產中國”網站:
http://redchina.ning.com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