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2013 3 13《綠色參考》
(林保華主編;提供林保華等人的評論與綠媒以外的信息。)
全文刊於林保華部落格:http://lingfengcomment.pixnet.net/blog
更多中國資訊請瀏覽《共產中國》網站:http://redchina.ning.com

公主人質;核四公投 馬皇敗亡;冷處理外交;政協擇肥而噬;非洲須棄對中期許;文革的滅族處決
 
〈林保華專欄〉馬公主如果變成人質
 
三月九日這一天,山下有二十萬民眾的反核遊行,山上有馬公主的喜宴;低處的民眾反核高調行進,高處的公主喜宴低調進行;人們往往只會關注反核新聞熱點,忽略報屁股的喜宴消息。
 
喜宴的低調與神秘,讓人覺得不太尋常,所以有好事者出來挖掘新聞。為此總統府義正詞嚴的以「保護隱私」來壓制;國民黨的要員們像面對暴君那樣,不敢向馬求證。這,就是台灣這個「民主國家」所發生的事情。
 
總統是一國之首,掌握全國人民的命運,他的家人,自然也是公眾人物。公主的婚姻大事,不同於英皇室的裸照,怎麼會是隱私?為何要保密?如果馬公主嫁給一個共幹,老百姓不應該知道嗎?總統之所以有這個腔調,就是因為過去被司法與媒體寵壞了,其實應該是被包庇慣了。
 
馬公主在中資蔡國強那裡打工,蔡國強可以從台灣政府接到放煙花生意,這在民主國家是正常現象嗎?即使在缺乏民主的香港,前特首曾蔭權、現任特首梁振英因有類似沒有利益迴避的案子,而被市民追究,廉政公署也不得不出來調查。中國民眾要求追究裸官,習近平也召回在美國讀書的女兒;但是馬總統把「半裸」也當隱私,不准別人提及美國籍兩公主。
 
從馬英九身為台北市長出售台北銀行的富邦魚翅宴開始,到蔡國強的生意,他都沒有被追究,除了司法與媒體的原因之外,還因為台灣民眾長期受到「中華文化」的奴化教育,法治觀念薄弱而不願也不敢追究。因為「君為臣綱」、「父為子綱」,而要聽命於「君父」的威權。這次核四馬總統也不擇手段極力推行,還要財團出來恐嚇,莫不是又有其他「隱私」?
 
馬總統在嚐到甜頭以後,這位哈佛法學博士,更日益揚棄西方普世價值而熱中於「尊孔」與四書五經,因為有利於他的「隱私」。台灣民眾就這樣被「父母官」耍弄幾十年。
 
現在媒體追查馬公主的婚姻,居然發現駙馬爺在香港工作,馬公主也得長居香港。香港在共產黨統治下,請問,這算不算「夜奔敵營」?未來他們的安全問題,是台灣國安局,還是中國的國安部負責?或者來個「國共合作」?
 
二○○八年馬英九當選總統後,金溥聰一度隱身香港,有人就懷疑他是馬英九與中共溝通的密使;如今是馬公主,不是更加「血濃於水」嗎?香港還是諜報中心,當年深藏在CIA的中共間諜金無怠,就是到香港與共諜接頭的;馬英九能保證中共不會動馬公主的腦筋?而人質在中國,不會影響馬的兩岸政策?
 
家庭受到監督是從政必須付出的代價。如果馬總統要堅持「隱私」,不如立即辭去總統職務,恢復平民身分。捨得嗎?
 
(作者林保華為資深時事評論員,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自由時報
 
 
擠牙膏式揭露 馬挨轟保護過頭
2013年03月13日    台蘋
 
過去媒體緊追陳水扁兒子陳致中與黃睿靚新聞不放(圖),但馬英九嫁女兒卻以隱私為由,不對外公開,學者批馬保護過頭。
馬總統長女馬唯中結婚保密到家,女婿的身分也非常神秘,數日來在外界壓力和媒體查證下,總統府才被迫一一證實。學者認為,總統府的做法很不恰當,「有點保護過了頭」;第一家庭除了應適度公開親家背景,做好利益迴避,媒體也應負起後續監督責任。
 
牽涉國安就沒隱私
東華大學民族及社工學系教授施正鋒表示,總統和第一家庭所有成員都是公共財,牽涉國家安全,沒有隱私問題,應適度公開資訊,「否則外界怎知道總統的親家是否與中國有關係?」
台灣大學政治系教授王鼎銘認為,先前馬總統沒公開女兒結婚的訊息,可能基於女兒的隱私權問題,可以體諒,但既然現在消息曝光且外界有疑慮,就應適度公開女婿和親家的背景讓大眾檢驗;美國前總統柯林頓女兒雀兒喜結婚時,也適度公開婚禮讓大家檢驗。
施正鋒說,第一家庭沒有所謂個人生活,「既然要當總統,就要忍受這些」,馬唯中已是成年人,不能以隱私為由,迴避國家安全、國家利益問題;他指出,馬唯中和蔡沛然住香港,「被當人質也不知道」,萬一中國透過蔡沛然影響馬唯中、馬唯中影響馬英九,那我們國家決策該怎麼辦?
 
須靠媒體後續監督
王鼎銘表示,馬唯中夫家的背景如何,馬總統也許難過問,但對第一家庭的後續監督要靠媒體,第一家庭也要約束成員做好利益迴避,以免造成民眾疑慮。記者何孟奎
 
 
名家論壇》黃創夏:核四公投日 馬皇敗亡時
自我感覺千萬不要太良好,別說只有二十二萬人上街頭反核四,就算是兩百二十二萬人上街頭,核四公投那一日,反核四一樣必失敗!
因為,一切都早在江宜樺的機關算盡中,他有恃無恐,因為最後算人頭的時候,玩弄制度依然會讓馬英九和江宜樺過關,他們,吃定了台灣人民!
早些年,江宜樺出身之台大政治系和國科會有一個長期計畫,分析統計台灣從一九四九年開始有選舉以來,一萬四千多個投票匭的結構。
初步結果如下,如果不列3%的正負誤差,從六十多年台灣投票統計實證分析,台灣選民基本結構盤有五大類型:
◎20%不投票與無法投票:包含不投票、差旅、傷病、服勤與勞獄等。
   
◎32%永遠支持泛國民黨:包含國民黨、新黨、親民黨「鐵藍」。
   
◎28%永遠支持非國民黨:從「黨外」到民進黨與台聯黨「鐵綠」。
   
◎12%「價格型中間選票」:政黨認同低,鈔票足以換選票,資訊吸收能力差,靠人情和地方派系動員,存在於非都會區為主力。
   
◎8%「價值型中間選民」:政黨認同低,資訊吸收能力強,依據多元價值綜合判斷,存在於都會區,受政治議題與媒體資訊影響。
  
第一次政黨輪替前,國民黨握行政資源,「價格型中間選票」是泛藍勢力範圍;第一次政黨輪替後,民進黨「割喉」、「行政綁樁」鋪天蓋地,地方派系「識時務」大幅轉向。
具體事例即目前所謂「泛綠大票倉」台灣中南部七縣市在一九九八年立委選舉時,藍以「六:四」優勢領先綠;政黨輪替後,卻轉向成藍:綠是「四:六」,地方基層派系換旗並無罫礙。
八%「價值取向之中間選票」,政黨淪替前,國民黨威權與叢生「黑金」貪腐,這類選民寄望民進黨,民進黨勢力原本是崛起於大台北地區、桃園和新竹市這些高度發展縣市,以及有「台北後花園」之稱宜蘭縣。
政黨輪替後,這些區域反而成了泛藍票倉,因民進黨執政且失敗後,這群選民在二○○八年因此改寄託於馬英九。
二○一二年,「價值型中間選民」在痛苦中「投馬不甘心、投蔡不放心」,讓馬英九撿了便宜而連任。
數字雖不是萬能,卻是政客算計的依據。馬英九與江宜樺為什麼敢搞公投?
因二十%不可能投票、「不在籍投票」喊喊也來不及用得上、三十二%永遠支持泛國民黨的選票,就算不支持核四,但鐵桿「愛馬士」總有十三%永遠都在,流失也不會超過十%,馬英九與江宜樺怕什麼?
   
至於那十二%「價格型中間選票」,有奶就是娘,是地方派系在主導,馬江體制又操控著行政資源,絕對不會因核四公投而動員!就算再多人上街頭,對馬江而言,會流失的只有那八%「價值型中間選民」,根本不被馬江看在眼裡。
公投門檻是公民數的一半,且看「二十%」不能投、「十二%」不動員、「十三%」護馬大於愛鄉愛土、還有至少「十%」是鐵稈泛藍,加一加就是「五十五%」,公投的投票率注定不過半,公投必定會失敗!
這就是馬英九與江宜樺的算計,他們,當然吃定了台灣人民!
但是,馬英九與江宜樺卻必然將會很快地就發現,「核四公投」雖然必然失敗,卻將是再創台灣民主奇蹟之「最偉大的失敗」!
因為,操弄過深之後,憤怒不可能化消,將會持續積累!
面對著這一場「打不贏的戰爭」,台灣人民並不笨,他們有著「知其不可為而為之」的意志,這些被激發出來的公民,將因算計過深,從此「被馬英九趕到同一個角落」,新的串連與反彈,才將是馬英九敗亡的最大壓力!
江宜樺算的很精準,但他是用政治邏輯在算計,將因此認不清「三○九」遊行中「街頭素人」參與的意義!
三○九大遊行那一天,中午一點過後,我從景美搭新店線捷運往師大附近去吃飯,車上擠得滿滿的,一堆媽媽牽著孩子在討論著「應該是在中正紀念堂下車?還是應該在台大醫院站下車?」
同樣的街頭素人,我在師大吃午飯時也碰到了,那是一群從桃竹苗北上的女姓公民,她們專程上台北,順便回到當年母校吃個飯一起出發,有的人趕不到,只聽她們在電話中相約在「外交部門口」集合,不久電話又急切響起,因為她們不知道外交部怎麼沒在濟南路上呢?
她們,要去凱道抗議,卻不太清楚道路,代表的正是她們是第一次上街,是街頭素人!
請不要小看這些「街頭素人」,生命,自然會找到出路;人民,會有智慧去創造新風潮。無法紓解的政治危機,一些人可能會因此更疏離,也可能產生憤怒。
憤怒的積累讓「第三部門」社會力奮起「補位」,透過人民力量展現,才可能讓政治的僵局發生新的缺口,政治結構產生「質變」,不但有機會讓僵局化解,還可能帶動政治的進步。
改變才有機會。這個機會,就是哈伯瑪斯所謂的「新社會運動」,繼陳水扁後,馬英九又創造了「社會力勃發」的豐沃土壤。社會更多人終將會義憤不平,挺身而起!
因為,不滿「生活世界」受到威脅而嘗試「改變僵局結構」的「社會」,和耽溺於「維護現實利益」的「政治」,如果發生了相互對峙的情況,抗議,就會在這個情境中發生。抗議,要是獲得更多人的認同,就能因此產生「改革」動能。
當各類小規模「抗議」發生後,一而再、再而三‧‧‧就會「遍地開花」,啟動了社會無法再逆轉的衝擊,群眾漸漸看到了這麼多的人和他們是站在「同一陣線」上,期望祇會更升高,對於要求的實踐會更堅持。
當「街頭素人」都被逼出來了,未來三年馬英九已將變成「人民之敵」,所有的反對都將因而串連在一起,馬英九必定一事無成!
這趨勢,絕對不是馬英九與江宜樺原本操弄公投時所能事先計算到的發展,他們,根本不知道自己正在自掘墳墓‧‧‧
讚曰:
機關算盡太聰明,反害了馬皇性命,核四公投開票夜,金馬帝國敗亡時。
(本文作者黃創夏,資深媒體人、時事評論家,NOWnews《今日新聞》名家專欄作者)
2013年03月12日 07:11 AM
 
 
(林保華按:沒有大肆煽動愛國主義情緒,說明習近平還是比較理智。除此而外,民族問題也比較低調。這都是目前中共面對的難題,靠口號與激情解決怒了。)
 
冷處理外交 習總先安內
 
【明報專訊】今年「兩會」上,除政協發言人呂新華和外長楊潔篪的記者會外,外交問題並未成為輿論焦點,如朝鮮撕毀停戰協定等國際事件,並未在「兩會」掀起波瀾。
 
10將軍9拒答外交問題
 
據透露,外交成為「冷門」話題與官方引導有關。有政協委員欲提外交、海權的提案,被要求「謹慎處理」。有官媒記者就外交問題採訪10名將軍,9位拒答。
 
據一名參與「兩會」的外交界人士私下暗示,「兩會」應以內政為主,外交非中心。該人士透露,目前中國已成具全球影響的大國,但「是在沒有完全準備好的情下來到這個位置」,所以未來5到10年整體外交戰略不是「急於求成」,而是「穩步轉變」。
 
「兩會」後,習近平將在十八大後首次出訪,海外有評價中共新領導人的外交風格或許趨向強硬。不過,「兩會」消息人士透露,「習氏外交」並不急於有新舉動,首次出訪只循慣例。習近平應該會首先手解決黨內問題,如轉作風制度化、穩定軍隊、嚴懲腐敗等。
 
類似的做法也適用於對台、對港澳工作中,預料決策者在未來一到兩年內將保持政策的延續性,整體施政方向也是「由內而外」,但會具有針對性,解決具體問題。
 
對台對港保政策持續性
 
至於大部制改革,海洋局重組、強化維護海權在預料之中,但更重要是「設立高層次議事協調機構國家海洋委員會」,引起許多猜測,甚至有說法稱習近平將親自統領。但也有分析人士指出,以「委員會」的規格來看,似無法與由政治局常委牽頭的各小組(如中央對台工作領導小組、中央外事工作領導小組)相比,反而較類似的是國家發改委、國家民族事務委員會。據透露,對於維護海權,官方的態度是低調進行,穩中求進。
 
明報特約記者 鍾健
 
 
擇肥而噬
雲上風 世界新聞網 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March 12, 2013 06:00 AM | 356 次 | 0  | 2  |  |
中國人大政協兩會進入人事議程,兩千多人的政協,不到半天完成其按名單而走、全部等額、無一有漏的程序性選舉。俞正聲按部就班地當上主席,23人無意外地當上副主席。
說是無一有漏,其實還是漏了個,就是想代表台灣的政協副主席,找 上了當年游泳投奔大陸的林毅夫。為了讓林毅夫當上這個副主席,全套功夫做足,包括會前讓他以「無黨派人士」的身分,與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們坐在一起,「共商國是」。但到最後一刻,他的名單被拿下來,最大的可能,是來自台灣的反對聲音,令主事者不能不收手。
 
除了這漏掉的,副主席人選會前的傳說,一個個得到印證。上位者中,除了董建華、何厚鏵兩位港澳前特首,民主黨派首腦及代表少數民族的人士外。那幾位中共待退省部級幹部,引得的多是噓聲。
 
民間有人數數,數出副主席兩打有多,十分不滿,問這「要我們多少錢來養」。其實這問得了,這次政協副主席,人數不是最多的,記得上屆是26個,再往前有多達28個的。但據稱這次最早協商名單,本來有意「減副」,把副主席減到18位,但最後一個個加將上去,最後加到24個,好在最後林毅夫跌下去,省了一個名額。
 
但這次政協副主席的問題,不在人數而在質素,其中有多位是處心積慮為自己跑下這個官位來的。那些「破例」之為,令很多人表示氣憤,有位政治學者公開在網上表態,指這次令政協成為藏污納垢之地。
 
真正藏污納垢的,是政協常委的名單,其中退休幹部成堆,有退了數年的又被推將去。元老子女「官二代」,不是成堆而是成片,這令本屆政協,創下新紀錄。
 
 
閉幕會決議 深化兩岸交流
特派記者林克倫北京12日電 世界新聞網 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March 12, 2013 06:00 AM | 74 次 | 0  | 1  |  | 中國全國政協12屆一次會議12日上午閉幕,11日剛當選新任全國政協主席的俞正聲在閉幕式中講話重申,堅定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發展道路,絕不照搬西方政治制度模式;會議並通過政治決議,人民政協將堅持「和平統一、一國兩制」方針,貫徹兩岸關係和平發展重要思想。
為期十天的全國政協會議12日上午閉幕,即將卸任國家主席、人大委員長、國務院總理的胡錦濤、吳邦國與溫家寶,均列席參加;閉幕會主要表決工作報告、提案審查報告與政治決議,後由俞正聲發表講話,整個過程不足一小時。
 
中共政治局常委、新任政協主席俞正聲在閉幕講話時表示,要始終不渝地堅持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堅持和完善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更加堅定地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發展道路。
 
俞正聲強調,絕不照搬西方政治制度模式,始終保持堅定正確的政治方向,鞏固人民政協團結奮鬥的共同思想政治基礎,要堅定不移地堅持圍繞中心、服務大局,自覺將政協工作置於黨和國家工作大局中來謀畫和部署。
 
會議通過的政治決議有關對台部分則強調,深化兩岸民間交流與合作,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人民政協堅持「和平統一、一國兩制」方針,貫徹兩岸關係和平發展重要思想,切實加強與台灣各界的交往、對話、合作,鞏固和深化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政治、經濟、文化、社會基礎,努力促進兩岸同胞團結奮鬥。
 
因全國政協閉幕、全國人大會議12日休息一天,13日將醞釀國家主席與各部會等人選名單,14日表決大部制規畫,選舉全國人大委員長、國家主席、軍委主席;15日選舉國務院總理、國家軍委副主席等。
 
16日的大會則選出各部會部長,17日上午舉行閉幕大會,新任國家主席習近平將發表講話;而會後,新任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將率副總理正式對外亮相,並主持第一場總理記者會。
 
 
司馬觀點:鐵老大裁了(江春男)
2013年03月13日    台蘋
中國的鐵道部不久將被撤銷,一個擁有警察、法院、檢察院、學校、關係企業、投資機構、文藝團體和政治部門的獨立王國,它是中國計劃經濟最後一個堡壘。鐵老大裁了,準備走上巿場化,這是遲來的好消息。
 
獨立王國集權一身
在溫家寶治下,鐵道部作為4萬億刺激經濟的先鋒,走上一條瘋狂發展道路,以國家信用為抵押,同時開工多條耗費巨大的高鐵項目,累計借款2萬多億元,每年利息就達到60億元,外加每年虧損700億元。鐵道部長劉志軍跨越式發展戰略,是中國暴衝性崛起的反思教材。
鐵道部旗下有18個鐵路局,17個鐵路檢察院和59個基層檢察院,還有一個強烈軍事色彩的政治部。它是一個龐大複雜而封閉的獨立王國,集行政、審批、路網和運輸管理權於一身,有人形容它政法不分,政企不分,政事不分,政資不分,政社不分,反映蘇聯社會主義色彩。
其實,鐵路改革不乏成功例子,英國在1992年成立一個全國性鐵路網公司,並成立25家客運,6家貨運和3家租車公司,德國、日本都如此,走向巿場化、企業化,這方面中國也有不少經驗,只不過還沒碰到這種規模的。
 
習李體制開第一砲
中國家大業大,什麼都大,問題也大。扳倒鐵老大之後,票價必上漲,新問題源源不絕而來,但這一關不能不闖,這是習李體制的起身砲。
 
 
解放軍總政首提「胡國防思想」
 
【明報專訊】身兼中央軍委主席的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前日在全國人大解放軍團發表講話後,解放軍總政治部立即發出通知,通知稱習近平的「高度評價這些年來在以胡錦濤同志為總書記的黨中央領導下,我國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以及國防和軍隊建設取得的巨大成就,深刻闡明了胡錦濤國防和軍隊建設思想的重大意義和指導作用」。
中央人民廣播電台「中國之聲」稱,這是軍方首次使用「胡錦濤國防和軍隊建設思想」提法。但官方新華社前日在報道習近平的講話時,並無上述內容,報道中亦無提到胡錦濤三字。
昨日出版的《解放軍報》在頭版報道了習近平參加解放軍團小組討論的照片及習近平在解放軍代表團全體會議上的講話,強調牢牢把握強軍目標,努力建設一支聽黨指揮、能打勝仗、作風優良的人民軍隊。總政治部要求全軍和武警部隊認真學習貫徹習近平重要講話的通知刊於第4版。
 
 
“非洲必須拋棄對中國的浪漫期許”
 
英國《金融時報》 威廉•沃里斯 內羅畢報道
 
尼日利亞央行行長警告,非洲必須拋棄其對中國的浪漫期許,承認北京方面既是合作夥伴又是競爭對手,而且和昔日的殖民主義列強一樣,也可能付諸於剝削手段。
 
拉米多•薩努西(Lamido Sanusi)告誡稱,非洲“正打開大門,使自己暴露於一種新形式的帝國主義之下”。他的言論反映了非洲越來越多的高級官員正在轉變觀點,他們擔心非洲死氣沉沉的工業正受到廉價中國進口商品的重創。
 
“中國從我們這里拿走初級商品,然後把製成品賣給我們。這正是當年殖民主義的實質,”薩努西在英國《金融時報》撰文指出。在非洲現任官員就非洲與全球第二大經濟體關系發表的評論中,這番話是最刺耳的言論之一。
 
2012年,中國與非洲之間的貿易總額超過2000億美元,是2000年的20倍,那一年,北京方面承諾推行加快中非經貿往來的政策。自那以來,中非貿易增長強勁,在一定程度上得益於亞洲對非洲資源的旺盛需求。但聯合國數據顯示,非洲大宗商品行業、服務業和消費者支出呈現繁榮局面的同時,製造業在地區GDP中所占比重從12.8%降至10.5%。
 
非洲領導人和非洲開發銀行(African Development Bank)最近敦促各國政府攜手合作,以確保各自都能最大限度地獲益於與主要貿易夥伴的關系,但他們都以溫和的外交辭令掩蓋自己的擔憂。
 
與此形成反差的是,薩努西直截了當地向北京方面攤牌。“中國不再是一個‘同級別的欠發達經濟體’,”他寫道。“中國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是一個有能力採取與西方相同的那種剝削手段的經濟巨人。在導致非洲去工業化並因此陷於欠發達狀態的諸多因素中,中國是一大因素。”
 
薩努西的背景是一名經驗豐富的私營部門銀行家,他因為成功清理尼日利亞的銀行體系而得到贊譽,2009年發生的崩盤曾使該國銀行資本縮水60%。他還領導尼日利亞央行扮演更加活躍的角色。薩努西在自己的文章中提出,非洲國家必須對“掠奪性的”貿易行為(比如補貼和匯率操縱)作出回應,這些做法使中國的出口具有優勢。他還表示,非洲大陸必須建造基礎設施和投資於教育。“非洲必須抓住時機,把非洲消費的產品的製造業務從中國轉移到非洲……我不能建議離婚。不過,大家早就應該對這一婚姻合同中的剝削內容進行重審了。”
 
薩努西發表此文之際,南非將在下周主辦金磚國家峰會。作為撒哈拉以南非洲的最大經濟體,南非在去年被巴西、俄羅斯、印度和中國吸收,成為金磚國家集團一員。
 
南非總統雅各布•祖馬(Jacob Zuma)上周要求西方企業不要再警告非洲國家提防中國的擁抱。“中國正以一種特別的方式做生意,我們認為我們看得到效益,”他對英國《金融時報》表示。“但我們非常非常小心,”他援引非洲被殖民的經歷補充說。
 
譯者/何黎
http://big5.ftchinese.com/story/001049379
 
 
亞洲重新平衡 白宮稱非圍堵中國
特派員林寶慶華盛頓報導 世界新聞網 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March 12, 2013 06:25 AM | 5310 次 | 0  | 2  |  |
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唐尼隆(Thomas E. Donilon)11日指出,中國新領導人習近平與美國總統歐巴馬都主張兩國要建立新關係模式。但他擔憂軍事上的誤判可能威脅雙方關係。
唐尼隆表示美國歡迎一個和平、繁榮的中國的崛起。他說,美中兩國是競合關係,而應增加雙方合作的質與量。他說,習近平與歐巴馬都主張兩國要建立現存大國與新興大國的新關係模式。
 
唐尼隆11日在紐約「亞洲協會」發表美國向亞洲重新平衡演講時指出,美國向亞洲重新平衡,是歐巴馬主導,顯示亞洲越來越重要。美國向亞洲重新平衡,有安全、外交、經濟各方面,並非圍堵中國。
 
在談及網路安全時,唐尼隆表示,「美國企業表達出對網路攻擊、盜竊商業秘密與技術資料的嚴重關切,來自中國的網路入侵達到了空前的規模。」他說,許多攻擊似乎來自中國軍方。這是美國官方第一次公開點名中國是駭客攻擊來源。
 
唐尼隆表示,白宮要求中國做出三點保證:公開承認網路安全問題的緊迫性、承諾取締藏身中國的駭客,和參與對話機制,以便設定可以接受的網路行為準則。他說:「國際社會不能容忍任何國家的網路攻擊。」
 
中國一再否認美國的這種指控,並提出證據表明中國也受到大量境外攻擊,駭客來源以美國居多。
 
唐尼隆在演講中強調,美國是亞洲安全穩定的基礎。他強調,美國在亞洲軍事部署,不受美國預算縮減影響。而亞太國家前所未有的希望美國繼續留在亞太。
 
在最近的東海及南海主權爭議上,他強調美國堅決反對強迫或使用武力處理。他說,只有符合國際法,和平,合作和通過外交努力,始能真正解決。
 
在經濟上,唐尼隆表示中國必須摒棄嚴重依賴出口的模式,增加國內消費。
 
他指出,美中各方面的關係都不錯,只有軍事關係落後。他強調兩軍應加強對話。他擔憂軍事上的誤判,可能威脅雙方關係向前發展。
 
對於中國希望美方一起致力於構建中美新型大國關係,唐尼隆說,新型大國關係的內容,是下一個階段要探討的,到底雙方實際的合作領域,和共同的利益在哪裡?
 
 
馬女婿花2500萬 香港築愛巢
任職摩根大通 年薪450萬起跳
2013年03月13日    台蘋
 
馬唯中(左圖,資料照片)婚後與丈夫蔡沛然(右圖,翻攝網路)定居香港,蔡在香港已買房置產。
【綜合報導】保密到家的馬英九總統長女馬唯中婚事,女婿蔡沛然的身分經媒體追查,他不但有總統府公布的香港外商金融業機構經歷,還曾擔任時尚模特兒。原本對女婿背景三緘其口的馬英九昨晚鬆口證實,女婿曾當2年模特兒,平常喜歡運動。馬唯中和夫婿將定居香港,《蘋果》昨查出,蔡任職香港摩根大通,在香港島中環堅道有一間房產,市值約800萬元港幣(約3056萬元台幣),不過似乎尚未入住。
 
蔡沛然購買的房產位於香港島中環堅道一棟獨立大樓內,圖為堅道街景。突發中心攝
馬唯中婚事日來沸沸揚揚,蔡沛然背景更讓各界好奇,對於兩人長住香港,已退休的國安局人士昨指,確實會增加國安特勤任務的困難。面對各界關切,馬英九昨在主持國民黨中山會報時主動提及女兒婚事,他對大家的關心表達感謝,還說女兒已成年,她的想法要尊重,「不是不請大家喝喜酒,請大家體諒。」
 
身高188公分的蔡沛然,天生就是衣架子。翻攝網路
另開設投資公司
據香港的交易紀錄顯示,一間在中環堅道獨立大樓內的房產,是蔡沛然在2011年1月以655萬元港幣(約2502萬元台幣)購入,但有貸款。《蘋果》記者昨詢問當地李姓房仲,他說,堅道位在香港西半山區,生活機能佳、交通方便,屬好地段,但該大樓屋齡有19年,成交價相對低,「該房現今雖已看漲至800萬元港幣(約3056萬元台幣),但此房價在香港不算貴,是一般中產階級買得起的房子。」李姓房仲估算蔡每月本金加利息的房貸約1萬8000元港幣(約6萬8760元台幣)。
《蘋果》透過大樓對講機確認屋內是否有人,未獲回應,大樓管理員聽到是來找蔡沛然,先說:「他不在。」面對記者追問蔡是否與妻子同住在此,管理員連忙說:「我不知道。」
蔡沛然名下除了這間房產外,《蘋果》記者也根據蔡沛然的英文譯名Tsai Allen Pei-Jan追查,發現蔡在香港還開設一間投資公司,並在中環園林大廈租屋居住。
 
蔡沛然曾租住香港中環園林大廈內(箭頭處),鄰居(右圖)表示,蔡沛然很親切,會主動打招呼。
鄰居:他很親切
租屋處鄰居在看過馬唯中和蔡沛然的照片後,有人直說認得照片中的男子就是蔡沛然,馬唯中幾個月前曾來過幾次,並留宿過夜;他回憶,蔡平日都說普通話和英文,為人親切,也會主動打招呼。房東鄭先生說,兩年前他以1萬6千元港幣(約6萬元台幣)出租,蔡2個月前已搬走,「一表人才,長頭髮,如果我是女生,也會喜歡他!」
台灣投銀人士透露,英文名為Allen Tsai的蔡沛然,目前是香港摩根大通(J.P. Morgan)資產管理部不動產投資協理,主要負責亞太區房地產資產管理。而他2006年從哈佛大學畢業,雖在香港德意志銀行的REEFF(房地產及基礎設施投資部門)工作過2年,並擔任過時尚模特兒,目前在香港摩根大通任職,但至去年與馬唯中結婚前,工作資歷僅7年,卻買得起港島精華區的房產,也引發外界對這名年僅33歲金融新貴財力的好奇。
據業界人士表示,蔡沛然曾於2006年至2007年在德意志銀行擔任股票交易員,基本月薪2萬元港幣(約7萬6千元台幣),「但若是業界頂尖,月薪10萬港幣(約38萬元台幣)絕對跑不掉。」外資金融圈高層主管指出,以蔡的哈佛學歷加上德銀2年工作經驗,在香港金融圈年薪至少15萬美元(約450萬台幣)起跳。《蘋果》記者向摩根大通台灣區總裁錢國維詢問,他僅回應:「No comment(不予置評)」。香港摩根大通則表示,公司有兩位Allen Tsai,這屬個人隱私,無法幫媒體證實。
 
蔡沛然拍廣告時和外國女模勾肩。翻攝網路
網友:馬家矯情
《蘋果》昨致電香港摩根大通資產管理部不動產投資協理Allen Tsai辦公室求證,電話直接轉語音信箱。
另外,蔡沛然擔任模特兒時,為不少名牌拍過平面廣告及走秀,目前Models.com網站還查得到他歷年的平面廣告,包括GAP、Levi’s、Esprit、CK one等,以及時尚雜誌作品。
台灣凱渥經紀負責人洪偉明說,蔡沛然的外型就是外國時尚圈喜歡的東方人樣貌,一般模特兒走秀酬勞約1500歐元左右(約6萬元台幣),並不算高,主要是以廣告收入為主,若接到國際品牌廣告,約有上百萬元台幣酬勞。
第一家庭喜事太低調,也引發網友對前總統陳水扁和馬英九兩人子女及女婿的比較,網友nightwing說:「扁家(嫁娶)高調臭臉;馬家(嫁娶)低調矯情。」
 
網友譏:馬婿好像見不得人
★HKfood:人生超勝利組!哈佛、會玩、帥、時尚、投銀、總統女婿。
★yeh67:女婿好像見不得人,馬英九心態很怪。
★KAGI:馬嫁女兒媒體都不知道,大概台灣被賣了也不會有人知道。
★GreenSodier:希望不要跟前任駙馬爺一樣內線炒股就好。
★allure1:扁孫從受精卵就開始上新聞了。
資料來源:PTT實業坊(telnet://ptt.cc
 
蔡沛然 Allen小檔案
★年齡:33歲
★星座:獅子座
★身高:188公分
★家庭:父母為台灣人,台灣出生,從小在美國長大,目前定居香港。妻為馬英九總統長女馬唯中
★學歷:美國哈佛大學資訊工程系畢業
★經歷:
●曾在義大利和紐約擔任模特兒,幫GAP、CK和Levi's等品牌代言
●2006~2007曾在香港德意志銀行任職
★現職:任職於香港美商摩根大通(J.P. Morgan)銀行,傳為資產管理部不動產投資協理
資料來源:《蘋果》採訪整理
 
蔡沛然香港房產資訊
★位置:香港島中環堅道一棟28層樓的獨棟大樓
★屋齡:19年
★坪數:858平方呎(約23.8坪)
★格局:3房2廳1衛
★買價:2011年1月以655萬元港幣(約2502萬元台幣)買下
★市價:約800萬元港幣(約3056萬元台幣)
資料來源:《蘋果》採訪整理
 
 
文革處決紀錄:非戰爭下的中國之最
 
作者:王銳
 
方子奮先生《南京“12•10”公判四十年祭》,談到“文革”時期南京“一打三反”運動中的一次“滅門處決”事件。方先生寫道:“在被綁上審判台的死刑犯中將有一對母子,他(她)將因‘現行反革命’罪同時在今天被處決”。又說:“這對母子,正是我年僅26歲的摯友李立榮,和他六十歲的母親林舜英。”
 
方子奮先生就此感慨說:“古今中外數百年來,從未有過同時處決母子政治犯的案例,那一天的公判大會,給了十萬觀眾大飽眼福的機會。也給當代歷史創造了一項‘中國之最’。”
 
過去中國古小說和傳統戲劇中,常有“滿門抄斬”、“誅九族”的說法,大致指的就是這種“滅門處決”。不過,1911年“辛亥革命”之後,這種“滿門抄斬”、“誅九族”,也隨著滿清王朝的結束而退出歷史舞臺。沒料,1949年之後,這種“滅門處決”竟然在中國大陸上,以另一種更為時髦也更為冷酷的形式復活。所以方子奮先生要發此感歎。
 
以筆者掌握的資料,這種被人為創造出來的“中國之最”,早在1950年代初的“大鎮反”中就出現過。而且表現得更過份,更冷血。同時,在南京“12•10”公判之前,“一打三反”運動中的北京,早幾個月就出現過類似的夫妻被同罪處決,父子同場被處決的“滅門處決”。
 
北京25中教師王守亮、楊淑辰夫婦“一打三反”中被處決
 
以下談“文革”中的“滅門處決”。須說明的是,這裏談的是當局以法律名義用國家機器判處並執行死判的“滅門”,不是“文革”初期在“文革思潮”及“暴力文化”作用下的群眾暴力行為的“滅門”(如北京大興縣及湖南道縣那種情況)。
 
筆者所見的最早文革“滅門處決”,是1970年初北京市“一打三反”運動中,對北京25中教師王守亮,及其妻子楊淑辰的處決。略有不同的是,夫婦兩人的處決,是一前一後相隔了兩個多月。
 
最先被處決的是其妻子,48歲的楊淑辰。對她的處決,是在中共中央《關於打擊反革命破壞活動的指示》正式下發之前,北京市的“一打三反”運動還處於“預熱期”的1970年1月27日。
 
筆者在《遇羅克的處決令是誰簽署的》一文中,提到過的“北京市公法軍管會”於1月9日發佈的那份《通知》所列的20人名單,排第一位的就是這位楊淑辰(名單上遇羅克排第10,另兩位著名“女性文革思想者”王佩英排第11,馬正秀排第15位)。在通知正文中,還特別提到,“現將楊淑辰等二十名罪犯的材料發給你們,……組織群眾認真討論,提出處理意見,速告市公法軍管會”云云。
 
這份《通知》上,當局對楊的身份及所謂“罪行”之介紹,全文如下:
 
一、現行反革命犯楊淑辰,女,四十八歲,北京市通縣人,地主出身,國民黨員。其母系地主分子,被遣送原籍。
 
楊犯頑固堅持反動立場,對我黨和社會主義制度懷有刻骨仇恨。楊犯於一九六六年充當外國特務,大肆盜竊我國機密情報,書寫反動文章,並領取了大量特務活動經費。僅一九六七年三月楊犯出賣情報數百份,同年四月向外國駐華使館人員遞交情報時,當場被我抓獲。
 
看來,當局將楊身份定為“外國特務”,“罪行”是“向外國駐華使館人員”“出賣情報”。筆者曾在《遇》文中對此表示質疑。理由是楊一個無業無職的普通中年婦女(當時尚不知其夫是普通中學教師),根本沒有任何可能,在一月內(1967年3月)竊取數百份“我國機密情報”並完成出賣。其時,全球尚無電子文本,任何情報都是紙文本。機密材料一般十數頁或幾十頁,幾百份材料須裝幾大箱。要在一個月之內竊得數百份機密檔並完成遞交轉手,以一個人之力,筆者認為世界上最有名的美國中情局或蘇聯“克格勃”的超級特工,也不可能做到。何況乎如楊這樣的一介無職無權、無特殊背景的普通婦女?她從哪個途徑或管道,能一月內竊取幾百份“機密情報”?
 
因此,筆者在文中推斷,這位楊淑辰出賣給“外國駐華使館人員”的所謂“機密情報”,不過是當時北京街頭隨處可見的文革小報,傳單和其他文革資料之類。楊貪利收集來,向駐華使館人員售賣並因此被捕。“一打三反”運動正式開始前,北京市奉命為全國樹“樣板”,楊也作為“反革命犯”典型,被定性為“外國特務”慘遭處決。
 
1970年1月27日,這位楊淑辰與材料上除遇羅克之外的19人(包括王佩英、馬正秀),在北京當局10萬公審大會後被處決。
 
本文完稿時,從《記憶》上讀到周七月先生文章,證實了筆者推斷。當年與遇羅克一起被處決的19人中,有一對情人。他們是北京挑花廠的醫生田樹雲和醫士孫秀珍。2月11日《通知》上給的罪名是:“竊取我大量重要情報,先後在國際俱樂部,友誼商店等處,將反革命信和情報投入外囯駐華使館汽車內十九次”云云。周七月獄中與田,孫相識,與田尤熟。周在所著《四十年前的死刑回憶》(《記憶》2011年1期)中說:“以他們的職務和社會地位,不可能接觸到罪狀名單上公佈的所謂竊取我大量重要情報。”又說:“據田樹雲說,他們投遞到某些社會主義囯家駐華使館汽車裏的僅僅是社會上公開賣的紅衛兵報和首長講話之類。”楊淑辰賣的所謂“情報”,應是此類。
 
這次處決之後,北京市公法軍管會3月5日再開公審公判,處決了遇羅克、顧文選等19人。之後的3月24日,北京市公法軍管會發出了當年的第三份類似《通知》。讓人沒料到的是,這份《通知》中,楊淑辰的丈夫,北京市第25中教師王守亮也赫然“榜上有名”。
 
北京市第25中,雖不如高幹子弟雲集的101中學,北京4中有名,但“文革”中也風光過一回。1967年7月,北京25中高三學生“曲折”(上山下鄉時改的名字),向全國學生發出創辦“紅衛兵大學”的“倡議書”。兩天內,北京有300多人報名。正式“上山下鄉”時,僅剩10餘人。被當局安排到內蒙古錫林格勒草原落戶。當年10月11日,《人民日報》發表專門文章,讚揚此次“革命行動”。第二年底,《人民日報》傳達了毛澤東關於“知識青年到農村去”的指示。全囯掀起了大規模“知識青年上山下鄉”運動。“知青運動”即由此而來。所以,有些史家將北京第25中,稱為“上山下鄉運動”的“策源地”。
 
這份《通知》中,對王守亮身份及“罪行”的介紹,幾乎就是其妻楊淑辰“罪行”的翻版,甚至原文照抄。
 
五、現行反革命犯王守亮,男,四十七歲,山東省人,地主出身,系蔣匪軍上尉軍官、國民黨員,原北京二十五中教員。
 
王犯自一九六六年以來,夥同其妻楊淑辰(外國特務,已處決),大肆盜竊、出賣我國機密情報,書寫反動文章,僅一九六七年三月,王犯就夥同其妻出賣我國重要情報數百份,並領取了大量特務活動經費。
 
看來,當局認為僅僅將楊淑辰處決,似乎還不夠,還未能充分顯示所謂“無產階級專政的威力”。於是這次將其丈夫王守亮株連治罪。而且,特別在簡介中注明,其妻楊淑辰系“外國特務,已處決”字樣,表明了這種株連治罪,而且必須“重罪施重刑”的意圖。
 
筆者收藏的這份經某位權勢人物批註過的《通知》原件上,這位王守亮所謂“罪行簡介”後,被黑筆批有“死。”字樣,表明將之正式列入下一批處決名單。
 
由此,可以認定,這位北京市25中教師,與“北大才子”沈元等,於1970年4月18日北京市當年第三次集體處決行動被處決。離其妻楊淑辰處決,相距兩個月零21天。當局至此完成了“夫妻滅門”之舉。
 
也不知這位北京中學教師王守亮、楊淑辰夫婦有無子女?子女其後遭遇、經歷如何?王、楊夫妻兩人此案“文革”後是否得到“平反”?深望知情者提供相關資訊。
 
侯坤、侯建民父子同一天被處決
 
北京市“一打三反”運動中的另一起“滅門處決”,是北京通縣的侯坤、侯建民父子兩人,於1970年3月5日被同時處決。
 
北京市公法軍管會於1970年2月11日發出的當年第二份類似《通知》中,有其父子二人的情況及“罪行簡介”。全文照錄:
 
九、現行反革命殺人犯侯坤,男,五十二歲,北京市通縣人,系反動資本家。
 
現行反革命殺人犯侯建民(侯坤之子),男,二十三歲,北京市通縣人。
 
反革命殺人犯侯坤頑固堅持反動立場,抗拒社會主義改造,長期在其家埋藏鉛二千餘斤,並散佈反動言論,向其子女灌輸反動思想。侯犯為對抗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唆使其子,反革命殺人犯侯建民於一九六八年五月六日夜,將其家中八口人全部砍殺和威逼跳井、跳水坑致死。
 
筆者認為,侯坤、侯建民這個案例,應算是“文革”中的一個典型案例,有雙重研討價值。
 
所說“雙重研討價值”,一是說其作為北京市“一打三反”運動中,父子同天同場被處決的“滅門處決”案例。二是侯氏父子殺人“罪行”,發生在1968年5月,而且所殺及所逼其自殺者,均為自己家人。
 
其時正是當局搞的“清隊”運動大規模開展之際。所謂“清隊”,就是“清理階級隊伍”。對每個人的出身,經歷,進行全面清理審查。各地開展運動後,搞得極為慘烈,極為恐怖。全國許多知名人士,獲是在這場“清隊運動”中自殺身亡的,甚至夫妻自殺,全家自殺。
 
査出身資本家的侯坤,是迫於“清隊”運動的恐懼,況且,又被抄出“長期在其家埋藏鉛二千餘斤”的“罪證”,不惜讓全家人集體赴死的。
 
此案由此也成為了研究“清隊”運動中,被清物件決心“自我尋死”,作為全家人最後“出路”的典型案例。侯坤是資本家,也算有知有識階層,身上肯定有古代士大夫階層那種,“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心理和意識。
 
其家躲過了“文革”初期的群眾暴力,卻躲不過其後的“清隊”。當然,更躲不過再其後的“一打三反”。顯然,侯氏父子,在殺了家人(或逼家人投井跳水坑自殺)之後,其兩人也是打算身死的。
 
但不知何種因素影響,父子兩人未及自殺,或相互殺死,以致被捕。但在獄中足足關押了近兩年,才被當局在“一打三反”中拉出來同時處決。
 
筆者保存的那份2月11日《通知》,亦是被權勢人物批註過的原始文本,侯坤、侯建民父子“罪行簡介”之後,黑筆批有“死刑”二字。在姓名之前,亦被紅筆劃了“√”記號,表明為被處決之列。
 
1970年3月5日,侯坤、侯建民父子,與遇羅克、顧文選等人一起被當局處決於同一個刑場。
 
馬正秀:另一種形式的“滅門處決”
 
馬正秀1931年出生,原籍重慶市,是北京自然博物館講解員,一位有獨立意識的知識女性。其丈夫趙光遠,是人民文學出版社編輯,也是著名作家艾蕪的學生。
 
艾蕪先生在一篇文章中回憶說,趙光遠在1940年代是他當年在重慶育才學校的學生,中共地下黨員。曾聽過艾蕪在“社會大學”講文學課,並在重慶《大公報》上艾老主編的《半月文藝》上發表過散文。1950年代初趙參加志願軍,赴朝作戰。因病退伍後,是艾蕪幫他在北京找到工作,即進入人民文學出版社,在戲劇編輯室任編輯。1960年代初,趙曾擔任過在全國影響甚大的劇作家孟超劇本《李慧娘》的責任編輯。
 
馬正秀在“文革”中因反對亂批亂鬥,反對打倒一批黨和國家的領導人,反對打倒共和國主席,于1967年9月16日被捕,被定為“現行反革命”。在獄中馬正秀也始終拒絕認罪。由此,在北京市“一打三反”運動正擬拉開帷幕時,其與遇羅克、王佩英等“文革思想者”一起,上了北京市公法軍管會1970年1月9日《通知》所附的20人名單。該《通知》對馬正秀的介紹如下:
 
十五、現行反革命犯馬正秀,女,三十八歲,四川省人,商人出身,學生成份,北京自然博物館講解員。其父系歷史反革命分子,其長兄系軍統特務被我鎮壓。
 
馬犯思想反動透頂,刻骨仇恨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經常散佈大量反動言論。一九六七年八、九月間,馬犯多次書寫和公開張貼反革命標語、傳單,惡毒攻擊我黨和社會主義制度,窮兇極惡地污蔑誹謗無產階級司令部。馬犯在押期間,仍瘋狂攻擊無產階級專政,反革命氣焰囂張至極。
 
這份名單上的20人,都是當局內定的“處決犯”,《通知》發出後僅10多天的1970年1月27日,除遇羅克一人因故暫時“刀下留人”外,馬正秀隨18人一起被處決。
 
從《通知》上的文字介紹看,馬正秀的親哥已于1950年代初的“大鎮反”中被處決。尤為值得一提的是,馬正秀的丈夫趙光遠,已於一年前的“清隊”運動中,在所謂“工宣隊”進駐人民文學出版社時,於1969年3月15日,因妻子馬正秀被捕及所謂“社會關係複雜”,遭到審查拘押。不堪壓力,從四樓上,跳樓自殺身亡。如今作為妻子的馬正秀,又慘遭處決。由此,筆者認為趙光遠、馬正秀夫婦遭遇的,是另一種形式的“滅門處決”。
 
也不知趙、馬夫婦有無子女?馬正秀被處決後其子女遭遇如何?老作家艾蕪“文革”後曾著文《夜深我走在北京的街頭》,深情緬懷追憶這對年輕的“文革遇難者”,感歎他們遭遇的不幸。
 
1980年2月28日,北京市公安局對馬正秀一案於做了改判。1981年秋,重慶市與北京市公安局在重慶殯儀館聯合舉行馬正秀追悼會,為其徹底平反。
 
著名詩人屠岸,曾是馬正秀丈夫趙光遠的同事和好友,兩家有10餘年的交往。屠岸先生于2000年末發表長詩《遲到的頌歌》,這首68行的長詩,全詩就是獻給馬正秀的。其中有這樣的詩句:“三十年前一個凜冽的寒夜裏/罪惡的槍聲響了,她倒在血泊中!”“啊,布魯諾、張志新式的女英雄,讓我用歌聲伴你到永久,馬正秀!”
 
筆者拙作《遇羅克的處決令是誰簽署的》,其中就談及馬正秀及丈夫趙光遠。該文後來被有些人的博客轉載,並有網友留言。其中,有位網友留言說:
 
博主提到的趙光遠我見過。文革前兩年我剛上小學,放寒暑假時經常隨家長到出版社去。當時象我一樣情況的小孩有幾個,大人在辦公室工作,小孩們就在樓道裏玩,或者跑到樓下大院裏去捉迷藏。其中有一個小女孩就是趙光遠的女兒,她比我小一兩歲,很會講話,膽子也比一般小姑娘大。我對她爸爸印象較深,個子不是很高,眼睛亮亮的,有些謝頂,面脥骨微突,講一口南方話。文革後某一天聽父母講趙光遠跳樓自殺了,也聽說他妻子是現行反革命被抓起來了,而他們的女兒(忘了名子)後來據說是被她姑姑接走。今天才知道馬正秀的名子,我們不能忘記他們。一九七零年三月五日工體遇羅克等人的宣判會我也在場,目睹了那最後的一刻,當巨大的災難降臨時他們挺身面對,他們才是我們中華民族真正的脊樑!
 
很榮幸能為此補充,這也是對他們真誠的紀念。
 
“大鎮反”中一家三口跪成一排被處決
 
應當說,共和國歷史上最典型的“滅門處決”,發生在1950年初的上海市。筆者在關注“文革”的同時,也在關注共和國的歷次“鎮反”運動這個課題(其中包括“文革鎮反”),力盡所能收集相關資料。其中就收集有這次“滅門處決”的資料。
 
這次“滅門處決”,被處決者是父陳小毛、母張金庭及其子陳磊一家兩代三口。時間是1951年4月30日,地點是上海市郊某刑場。
 
臨刑前的照片顯示,夫、妻、子三人被反縛雙手,從左到右跪成一排,頭頂上高插著特大的寫著其“罪名”的“死刑標”。當局給出的罪名分別是:父陳小毛,“特務、漢奸、惡霸”;妻張金庭,“特務幫兇”;子陳磊,“特務、漢奸”。(見《上海公安畫報》第2期)
 
其實,這陳家兩代三口,僅是當天全上海被處決的285“反革命分子”中的三人而已(另有資料說上海市當天處決數為294人--《建國以來大事紀實》第94頁,內蒙古人民出版社,1998年5月)。1951年4月30日,(上海)“市軍管會軍法處將被判處死刑的285名反革命分子押赴刑場執行槍決”。此前兩天的4月27日深夜12時(實為28日淩晨),在“上海市鎮壓反革命行動總指揮部”統一指揮下,上海當局出動3.5萬名軍警、幹部,及工農、學生組成4445個行動小組,實行全市性大逮捕(捕人數不詳)。兩天后即有這次“大處決”。從被捕到處決,其間僅兩天(有的甚至不到兩天),可見未經認真證據收集及審判,幾乎是即捕即殺。
 
“二戰”後非戰爭狀態下的和平時期,一個城市一天處決285人(或294人),不知是否是創造了一個方子奮先生所說的“中國之最”,或者說是“世界之最”?此前,人民共和國的“處決紀錄”是一個月前的3月5日,北京市處決199人。3月29日,天津市處決193人(《建國以來大事紀實》第93頁、94頁)。“上海紀錄”出來後,北京市又於5月20日至22日,三天分批處決221人。不過,仍未能趕超“上海紀錄”。
 
關於上海“鎮反”成果,資料顯示,僅高潮期“自1950年10月中央下達‘雙十指示’至1951年10月,一年間,(上海)全市共逮捕反革命分子25100余名,其中依法被判決死刑2546名”。(以上見山西《黨史文匯》1997年第8期)。
 
大概為了顯示“鎮反”對社會的震懾力,在死刑執行前幾分鐘,將這一家三口單獨跪成一排,給照了一張照片,而且是“特寫鏡頭”。然後發表在《上海公安畫報》上,對社會公佈。
 
筆者曾多次審視這張照片。驚奇發現,被即將處決的父母子三人,竟然表情相當平靜沉穩。既沒有通常所見臨死前的激烈掙扎甚至反抗,或大喊大叫,也沒有被嚇得半死,縮成一團。三人都是直起腰跪在那裏。尤其是父親陳小毛,那臉色之平靜,超乎想像。只有妻子張金庭神色陰鬱,多少有點怒目而視的樣子(也許她平時就是這神情)。兒子陳磊大概20多歲,眼神多少有些茫然,身上穿的竟然是當時的“幹部服”(可能被捕時即如此裝束)。一家三口平靜沉穩接受處決來臨,大概是以為全家人命中註定該“遭此一劫”,應當坦然面對。
 
最後,還須多說幾句的是,中國歷代的“滅門”,大都是殺男不殺女。被株物件,是年滿一定年歲的男丁,而家族中的女人,是沒為“家奴”,或發配充軍邊塞之類。人民共和國的“滅門處決”,卻是男女一起殺。不管是夫妻,還是母子,只要定性為“反革命”,一律株殺。
 
審視從“大鎮反”到“文革”時期的這種“滅門處決”,當局的意圖是清楚的,就是給全社會和民眾造成震攝及恐懼感。它傳遞的資訊就是:只要你敢反對(不管是行動反動,還是僅僅是語言或文字反對),我就敢殺你全家!
 
筆者在《周恩來與“一打三反”運動》一文中,談到一直被當局塵封了幾十年的一樁史事,毛澤東批“一打三反”中的周恩來說:“我們不是靠殺人來統治。”其實,從“大鎮反”和“文革”對所謂“反革命”的各類處決事實來看,自他本人為首建立政權,一直以來,到“文革”時期,實在都是“靠殺人來統治”(當然還借助範圍和強度更大的“勞改”和“勞教”)。
獨立評論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