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民如何應對中聯辦?    林保華

 

七月十六日,中聯辦主任張曉明駕臨香港立法會,與全體議員午宴。這是

破天荒之舉,而令人關注的,自然是他與泛民議員的互動。

 

香港現任立法會的主席是曾鈺成,他從來沒有否認自己是共產黨員,所以

來撮合這場飯局,義不容辭。曾鈺成在香港土共中行事比較開明,不像其

他左仔那樣乞人憎,所以這場飯局沒有受到抵制。

 

        革命就是請客吃飯的飯局

 

這場活動當然經過深思熟慮。去年張曉明蒞任中聯辦主任,在六個副主任

中換掉三個,可見他要“除舊佈新”的決心。原來中聯辦行事極左,支持

梁振英,怎樣挽回局勢,自是張曉明必須考慮的,而“吃吃喝喝”就是一

個很好的辦法。

 

張曉明一定看過前新華社香港分社(中聯辦前身)社長許家屯的回憶錄,

許家屯介紹了他如何宴請各界,包括反共人士吃飯開展統戰的經驗。他說

:“有專欄作家嘲笑:新華分社把毛澤東的『紅語錄』,『革命不是請客

吃飯。』戲改為『革命就是請客吃飯。』我不以為忤:一字之改,改得好

,改得符合實際。”

 

是我,在一九八四年二月二十一日的《信報》,寫了標題就叫“革命就是

請客吃飯”的專欄文章。我說:“毛澤東有云:『革命不是請客吃飯』。

這個青年毛澤東的思想已不是毛澤東思想了。現在已修正為『革命就是請

客吃飯』,雖然它可列為中國革命的四大法寶之一。但也應記住,它是第

三法寶武裝鬥爭在和平環境下的另一種形式,也是為第二法寶統一戰線服

務的,更服從於第一法寶黨的領導。”

 

這場午宴,表面輕鬆,實際上各有原則。泛民議員向張曉明“送禮”,社

民連主席梁國雄(長毛)穿上印著被囚的中國異議人士、諾貝爾和平獎得

主劉曉波圖像衣服,向張曉明遞上請願信;隨後支聯會主席兼工黨主席李

卓人也遞上封面寫著“平反六四”的信件;人民力量陳偉業送的書是《來

生不做中國人》;民協主席馮檢基送上筲箕挖苦中央要篩選特首提名;民

主黨主席劉慧卿則要張曉明轉交給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一封信,代表民

主黨表明對二○一七年特首普選的基本立場。梁國雄在送完禮物後就走人

 

        泛民送禮,張曉明表立場       

 

 

張曉明在“溝通”中表面輕鬆、笑容可掬,實際上還是很有“原則”的傳

達了北京的立場:一是表明普選制度要確保國家主權、安全和中央政府權

利得到保障,二是以“篩子”可挑選出優良品種來比喻篩選特首的必要,

三是表明《基本法》沒有公民提名的選項,四是批判“佔領中環”後患無

窮。

 

與泛民作秀式的“送禮”,顯然張曉明表達的內容更引人注目,達到在統

戰中又爭奪話語權的目的。張曉明食髓知味,所以飯後又立即傳出中聯辦

要回請議員的意思。泛民要如何反統戰,可是傷腦筋的事情。

 

中聯辦是代表“黨的一元化領導”,可是香港泛民卻是好幾個派系,即使

沒有相互攻擊,要整合也需要一番工夫。二○一○年民主黨反對社民連的

五區變相公投,接著民主黨進入中聯辦協商政改,就被批為黑箱作業,出

賣民主。因此進入中聯辦吃飯,可能就要有一番爭執。至於溝通,如何擺

脫被動形式而進行反統戰,相信更會意見紛紜。

 

在泛民商討對策時,當然應該考慮香港民意。除了民調之外,在這裡有一

個很可以參考的數據,那就是媒體報道今年七一遊行中的捐款數字:

 

 

和平佔中              80萬元    (—)

學民思潮              72萬元    (—)

社民連                69萬元    +72%

公民黨                63.5萬元  +62%

民主黨                35萬元    +59%

人民力量              32萬元    -56%

工黨                  23萬元    +15%

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  20萬元    (—)

職工盟                15萬元    +20%

新民主同盟            11萬元    +83%

 

()與去年比較

 

 

        從遊行捐款看泛民主流民意

 

 

每個人的財力有限,選擇捐款對象,一定是自己最認同的政黨與團體。總

的數字比去年有增加,說明香港市民對“民主”有更加熱切的期待,期望

泛民能做更多的事情。還值得觀察的,一個是得到捐款最多的,是民眾最

認同的,而與去年捐款對比,則顯示該團體的民意支持度是上升還是下降

 

從這些數據看來,泛民支持者最認同的是“佔中”,等於為普選做最後一

搏。但是“學民思潮”緊追其後,如果加上與其有關的“國民教育家長關

注組”,數字超過“佔中”,這表示了香港市民對學生的關懷與期待,也

就是希望長期抗戰。

 

在激進的“社民連”與“人民力量”中,過去從社民連分裂出去的人力影

響比社民連大,也更激進,包括對泛民溫和派的批判。但是人力最近一再

分裂,精神領袖黃毓民退出,支持度大為下降。七月中旬前港姐袁彌明當

選人民力量主席,能否挽回頹勢還需觀察。有消息說,人力可能退出由泛

民組成的“真普選聯盟”,顯示他們還要走激進路線。

 

民主黨、公民黨捐款數字也有可觀增長,說明民眾對他們還是有期待的。

工黨與職工盟基本上是一套人馬,代表貧窮的勞工階層,捐到的款項自然

不會太多,有這個成績算不錯。

 

至於新民主同盟,多為原民主黨內被視作“改革派”成員。他們反對民主

黨不參與五區公投,以及反對民主黨與中聯辦妥協的政改方案,並退出民

主黨。二○一二年七月,新民主同盟范國威出來直選,並成功當選而一炮

打響,並與公民黨的毛孟靜自認是溫和的香港本土派,也就是不贊成完全

與中國切割。因此它雖是新的小政黨而捐款數字暴增,也顯示這種主張比

較得民心。它的主張比較接近社民連,但比社民連溫和。

 

看來激進的溫和派,或者是溫和的激進派,是比香港人比較認同的。

 

        中方尋找“第三條道路”?

 

在七一大遊行後,接近中方的《亞洲週刊》突然冒出鼓吹“超越建制和泛

民派兩極化局面”的“第三條道路”的主張。它所引用的言論,來自與梁

振英鬧翻的商界人士劉夢熊,與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陳健民。

 

劉夢熊聲援過趙連海、艾未未等中國異議人士,但他更被欣賞的是不斷與

“佔領中環”的發起人戴耀庭、支持者余若薇等人的公開辦論。劉夢熊還

主張,泛民也要對台、藏、疆獨要有明確的反對態度,“對要和祖國切割

,讓中國人滾回中國去的港獨思潮也要旗幟鮮明的反對。”

 

陳健民被引用的主張,是他建議泛民應與激進勢力進行理性辯論。陳健民

曾經接受《亞洲週刊》的訪問,認為一些激進力量表達訴求的手段,本身

就在“破壞香港的核心價值”,言行舉止是不寬容與包容,比如“反蝗蟲

運動”是不能接受的,是“去中國化”;他認為香港不能獨立。

 

看來,這個“第三條道路”就是防止“港獨”。然而即使劉夢熊那樣愛國

,因為揭露梁振英把泛民視為“敵我矛盾”的機密,連全國政協委員職務

也丟掉。陳健民因為支持佔中,在國內的活動也被取消。這個“第三條道

路”是真正的道路,還是只是鼓勵泛民內鬥、分化泛民的道路?

 

可以肯定的是,沒有激進派,也就沒有溫和派的價值。因此泛民的不同派

系不應相互攻擊,而是相互依賴、分進合擊,共同實現民主的目標。

《爭鳴》月刊  20138月號

http://www.chengmingmag.com

 

(穿越30多年時空的重要評論,以及人生的酸甜苦辣,請看

林保華部落格  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新舊評論還在繼續增加與上網中)

(要了解中國最新重要資訊,請觀看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網

http://www.twyac.org內的“共產中國”網站:

http://redchina.ning.com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