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2014 12 7《綠色參考》
(林保華主編;提供林保華的評論與其他信息。)
林保華部落格:http://lingfengcomment.pixnet.net/blog

綠參:占中、雨傘分道揚鑣?“雨傘革命”與“外部勢力”;之鋒停絕食 媽媽公開信;不要再做政府的說客;馬英九盜用約書亞

占中、雨傘分道揚鑣?
2014-12-06 15:49
[民報專欄]林保華
香港「占中」學運領袖黃之鋒無限期絕食。(照片翻攝自黃之鋒網站)

占中運動走到雨傘革命,處境日益艱難。北京與特區政府毫不妥協,企圖拖垮雨傘革命。在彼此力量相當懸殊的情況下,雨傘革命如何持續發

展,的確是一個難題。在沒有英雄的網絡時代,各自為戰,更增加領導人的難度。也因為這樣,我對這場抗爭運動的領導人,一直抱著鼓勵的

態度,我一向的信念就是,抗爭運動堅持越久,就顯示抗爭的力量越大,對執政者的改革壓力就越大。當然,安全是必須衡量的重要因素,也

因此必須堅持非暴力原則。

但是抗爭運動領導者的認識並不完全一致,他們基本上兩大力量,一個是「占中三子」,一個是「雙學」;也就是說,一個是學者與專業人士

,一個是學生;從年齡上來看,前者當然較學生年長。從呼籲占中開始,到發生雨傘革命,彼此之間都出現一些爭議。好在爭取普選的目標相

同,只是策略上有異,所以即使不乏見縫插針進行挑撥離間者,公民抗爭運動基本上還是往前進行。此外,旺角還有一批市民為主的抗爭隊伍

,他們的觀念與年輕人比較接近。

但是事到如今,因為退場的壓力,變成是留下,還是退出,一進一出差距很大,要維持團結的局面就不容易了。不過大局為重,各自尊重對方

的決定。能夠做到這點也不容易了。

目前「占中三子」已經去自首,而學民思潮的黃之鋒等同學卻在絕食。要怎樣看這兩個事件?

自首,當然不是去投降。但是至少表示「告一段落,等待處分」。如果只是如此,當然非常消極。但是如果能有一群人去自首,不但意味著「

法不責眾」,更加形成對當權者的壓力,顯示參與占中者的所謂「違法」並不違法,這還可以形成另類的「占領」,那麼這樣的自首就很有意

義。

可是那天去自首的只有65人。支持占中,或者親臨占中者,少則幾萬,多則幾十萬,與此相比,這六十五人實在太少。之所以如此,可能是三

子的號召力已經大不如前;也可能是事先並沒有對自首的意圖做出明確的解釋,導致支持者不明所以;或者也是因為支持者不願曝光而被列入

黑名單;也可能是許多人不認同他們的做法。總之,自首並不理想,是否因此給運動打上一個休止符?

另一邊則是黃之鋒與他幾名戰友的無限期絕食。自從1989年北京學生在天安門絕食,最後沒有帶來共產黨的被感動,而是毫不留情的屠殺以後

,我對在缺乏人性的共產黨面前絕食,基本上就抱著否定的態度。97前香港民主黨為爭取民主在新華社門前搞過絕食,當時我就引用「香港政

府忠告市民,吸煙危害健康」的廣告,勸告民主派人士「絕食危害健康」。不幸我的話被港澳辦副主任李後引用,但是他與我反對絕食的動機

不同。

「身體是革命的本錢」,我們要有健康的體魄才能持久而又有活力,因此必須愛惜自己的健康,與統治集團比健康,比長命。因此除非絕食能

夠引來廣泛的同情而對共產黨形成實質的壓力,否則我是反對在共產黨面前絕食,因為這種自殘行為正是共產黨所要求的,不必他們出手殺人

而讓對手自殘。尤其黃之鋒等人才十幾歲,不應以絕食手段用自己年輕的身軀與生命去與梁振英拼命,我在臉書已表示了我的看法。當然,他

們為打開運動出路的犧牲精神非常可佩。

學生走到絕食的地步,有人性的社會,應該給他們送上更多的關心與溫暖,尤其是曾經在一起戰鬥過的泛民人士,更應該多多的去關心這些學

生。去關心學生不等於支持他們的做法,原先的「自首」就報廢了,或者繼續頑抗,而是人性使然。如果去關心而被「噓」,也應該勇於面對

這些年輕人訴說自己的主張。

不論運動走到何處,香港歷史已掀開新的一頁,請大家保重,未來還有長路要走。
------------------


“雨傘革命”與“外部勢力”
林保華

《看》雜誌  150期(2014年12月號)
www.watchinese.com

在北京舉行的APEC高峰會,身兼黨總書記與國家主席的習近平終於被逼對
香港發生的“雨傘革命”表態。在歐巴馬與習近平會談後的聯合記者會上
,歐巴馬表示:“在香港問題上,我和習主席也提到了這個,我毫不含糊
地說了,美國對那邊所發生的抗議活動,在煽動這些事情上沒有任何參與
。因這些問題最終是由香港人民和中國人民決定的事情。”

        歐巴馬vs.習近平“占中”各表

習近平則表示:“香港發生‘佔中’這個行為是一個違法事件。我們堅決
支持特區政府依法處置,維護香港社會穩定,保護香港市民的人身和財產
安全……我們還要保護我們外國公民和商業企業在香港的合法權益。我想
,依法維持香港的治安,不僅在香港,在全世界各地都是應有之義。”他
又強調香港事務純屬中國內政,外國不應干涉。

然而雙方在一開始聲明中並沒提到香港問題,而是由美媒記者提問才說出
來的,是歐巴馬先說,習近平再做回應。然而中國媒體在處理上,卻讓習
近平先說,歐巴馬做回應,也就是習近平先說佔中違法,外國不應干涉;
奧巴馬接著向習表明美國沒涉及香港示威。這是要顯示中國的“天朝”地
位,歐巴馬被逼回答習近平的責難而進行辯解。

其實,根據相關媒體的報導,早在香港占中開始,中國就派特使到美國,
要求美國不要插手。美國則要求中國不要插手中東的伊斯蘭國問題。習近
平求之不得,因為他擔心“伊斯蘭國”問題鬧大,會影響到新疆。因為這
個交易,所以美國一直表現低調。因此這次雙方見面,已經沒有多談這個
問題的必要,只是媒體提問必須回答而已。

雨傘革命起於香港的內部矛盾,是為爭取普選權利而爆發的自由與專制、
民主與獨裁的衝突。外界只能是聲援而已。但是北京與香港特區政府抓住
這點,將事件歸咎於“外部勢力”,藉以推卸自己的責任。

        香港的“外部勢力”究竟是誰?

中國的官方媒體就一直在這方面做文章;特首梁振英因為地下黨員之故,
自然很明白箇中三昧,所以在中共四中全會開幕前夕接受亞洲電視國際台
《時事縱橫》訪問中表示,外國勢力一向有染指香港政治,今次的佔領運
動也不例外:“當中有外部勢力參與,對的。”當主持人追問“是哪個國
家?”,他故作神秘的回答說:“從不同國家來自全球各地,我不可以透
露詳情,這已不完全地只是一場本地運動,現在沒有人可以控制這場運動
,我已說過這是一場已經失控的政治運動。”

以香港本位來說,現在對香港影響最大的外部勢力非中國某屬,不過梁振
英恐怕還不敢斷然如此冒犯“北大人”。但是因為梁振英學足中共的腔調
,不肯透露這些“黨和國家的機密”,因此外界無法切實得知梁振英心目
中的“外部勢力”到底是哪些國家或地區。

根據以往中共所指的“外部勢力”,最主要是美國為首的外國勢力,因為
美國經常向中共施壓,美國的民主基金會也被中共媒體點名。但是這次香
港還特別的是,台灣也遭殃。去年香港有人來台灣與施明德聯絡他聲援占
中,就被連篇累牘指控這位民進黨前主席是“台獨”,從而指責占中與台
獨勾結,雖則施明德在香港人看來是他們眼中的“大中華膠”。但是也不
能一直把台灣當作“外部勢力”,否則台灣會成為“外國”。

但是我們可以說,第一任特首董建華不會這樣明確的指責,因為他本人曾
經就是外國勢力的代表,出任過美國喬治敦大學策略與國際研究中心國際
諮詢團成員、斯坦福大學胡佛戰爭革命與和平研究所監督委員會委員等職
。第二任特首曾蔭權也不會這樣說,因為他本人就是港英外部勢力培養出
來的公務員,一直被土共辱罵為“港英餘孽”。

但是梁振英的腔調,十足就是中共的腔調,僅就這種腔調,也就可以知道
他接受黨的教育之深,應該不會再有人懷疑他的地下黨員身分了。

一九四九年中共建國以後,就常以“外國勢力”,尤其是“美帝國主義”
的野心來為自己的一切失誤找替罪羊,連大躍進造成餓死三四千萬人的大
災難也推給“帝修反反華大合唱”。其後的六四屠殺也是如此。所以梁振
英照單全收也不足奇。

        梁振英“自打嘴巴”徒顯其醜

但是雖然中共也經常對“外國勢力”指指點點,但都還比較籠統模糊,不
如梁振英這次說的,“從不同國家來自全球各地”這樣具體,就如他手中
就有黑名單那樣。中共的模糊籠統,讓自己進可以攻,退可以守;更重要
的是不想全面樹敵。除了把外國勢力分為“敵對勢力”與“中國人民的老
朋友”,即使同是中共眼中的“帝國主義”,也要挑撥離間分化他們,哪
裡像梁振英那樣把“全球”一網打盡?

當然,梁振英這樣做,有他的目的。那是要顯示他受到來自全球各地的外
國勢力的圍攻,把自己打扮成為愛國的“孤膽英雄”。因此他不應該成為
替死鬼,而是民族英雄。梁振英選擇在那個時候說這些話,顯然是因為四
中全會召開在即,不可能不討論香港的雨傘革命。他的這番言論最能觸動
高層的敏感神經,逼他們表態。所以比較除了不斷表示支持特區政府,這
次習近平也終於在APEC的公開場合出來說話。但是如果梁振英在中共高層
權力鬥爭中捲入太深,是禍是福就看他的運氣了。

其實梁振英做大外部勢力的言論,其實也反映他對中共黨史的無知。因為
中共正是外部勢力共產國際的產物,也是在外部勢力的政治、軍事、金錢
的幫助下顛覆了國民黨的統治。台灣喊了幾十年的“反共抗俄”就是明證
。梁振英這種“自打嘴巴”徒顯其醜而已。
    作者為資深評論家、專欄作家、中共黨史學者。曾擔任香港大學
    經濟金融學院院長張五常教授助理研究員,研究中國政經改革。

(穿越30多年時空的重要評論,以及人生的酸甜苦辣,請看林保華部落格
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新舊評論還在繼續增加與上網中)
--------------------------


之鋒停絕食 重返金鐘探戰友
 港蘋  2014.12.7
  
[■黃之鋒絕食108小時後,昨午在醫生要求下回家及進食流質食物。楊柏賢攝] ■黃之鋒絕食108小時後,昨午在醫生要求下回家及進食流質食

物。楊柏賢攝

【雨傘革命 第71天】
【本報訊】學民思潮五名成員以絕食爭取對話,繼浸大生盧彥慧前日停止絕食,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及中六生黃子悅,昨分別在絕食108小時

及118小時後,宣佈停止絕食。黃子悅出現脫水症狀及懷疑電解質不足,須由救護車送院治理。晚上重回金鐘站台的黃之鋒繼續要求與梁振英對

話,並促請梁到醫院探望黃子悅。
學民思潮五名成員以絕食爭取對話,要求梁振英就重啟政改五部曲的可行性,與學生見面對話。召集人黃之鋒昨在絕食108小時後,低調地於中

午在父親接送下離開金鐘,回家休息及進食流質食物;至下午3時,由學民成員林淳軒代為宣佈已停止絕食。
[■黃之鋒昨晚重回金鐘佔領區,探望絕食戰友。] ■黃之鋒昨晚重回金鐘佔領區,探望絕食戰友。
黃子悅脫水入院

五人當中年紀最小、體重跌至36.8公斤的黃子悅,也在絕食118小時後出現脫水症狀,懷疑電解質不足,晚上8時多經醫療隊強烈勸喻後,停止

絕食,送往律敦治醫院治理。醫療隊義工陳醫生晚上在大台上表示,黃子悅十分虛弱,出現腳痹,雖然血糖正常,但情況令人擔心。
黃之鋒晚上重回金鐘大台發言,戴上眼鏡的他看來精神恢復,眼神堅定,能穩站台上,聲線鏗鏘明朗,語速飛快如昔。他解釋自己血糖一直偏

低,一度只有2.7,頭暈、四肢乏力,故在醫生強烈勸喻下停止絕食。他指自己作為召集人,很遺憾未能成為首輪絕食者當中,最後一人停止絕

食。他感激家人及戰友支持,又對於中午不辭而別,向傳媒說聲不好意思。
黃批評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指對話的前設是退場,反口覆舌,「林鄭之前唔係話對話不設任何前設,點解兩個月前又同學聯對話,係咪雙重標

準?」他引述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說的「退一步海闊天空」,「定係退一步係無底深淵?」他重申重啟政改,可帶來新的人大決定,

公民提名、廢除功能組別等訴求就有曙光;重擔不應只在學生身上,希望議員踏前一步,重新考慮辭職引發變相公投,又說:「梁振英你若果

仲有良心,而唔係刻毒涼薄,就應該同學生對話」,促梁到醫院探望黃子悅。
前日停止絕食的盧彥慧亦有站台,尚算精神,但仍感到心跌急速、氣喘,上台前的心跳是每分鐘129下,遠超常人的每分鐘100下。她說絕食可

能對身體造成永久損害,質問梁振英:「點解見到學生犧牲自己身體、喺11℃嘅寒風中絕食,只為一個對話機會,都唔答應?」次輪絕食的鄭

奕琳及吳文謙仍堅持下去,鄭傍晚血糖為3.4,吳3.9。鄭在台上稱精神尚可,但開始四肢無力及失眠。她代黃子悅對公眾致歉,但又反問「成

年人係咪應該做更多?」
市民留給絕食學生的說話

謝謝你們為我們大人挺身而出,為我們堅持,為我們繼續捍衞我們的家。請記住,無論最後結果如何,香港人,甚至全世界都不會忘記你們這

段日子裏面,義無反顧的付出。
王宗堯

過去70日,我和太太在金鐘默默支持,很抱歉,我是在政府部門工作,慚愧地沒有在前線給予實質支持。在我的工作崗位上,我只好盡力勸說

身邊的公務員同事,真普選是何其重要,公民提名是何其基本。
Bobo

人呢,會長大三次。第一次,是學懂易地而處為人設想的時候。第二次,是發現有些事,即使再努力也無能為力的時候。第三次,是即使無能

為力,還是會奮力爭取到底。而我覺得,這一次你們都長大了。
市民

我其實就係那位於10月1日寫電郵提議同學絕食的那一位。我不清楚貴會是否收到。其實喺發電郵嘅一刻,我覺得自己好衰好唔應該。作為一個

成年人,竟然將此責任推到學生身上,實在是不負責任。
市民

資料來源:絕食留言冊
--------------------------


黃之鋒媽媽的公開信
週五 2014-12-05 學民思潮 Scholarism
黃之鋒媽媽的公開信 

懷胎十月,呱呱墜地,養育孩兒,棉乾絮濕。身為人母,誰不盼望孩子一生無災無難,平靜安穩?只是生於廿一世紀香港這大時代裏,是否能

輕易如願以償?

年多以來,兒子和一群摯友堅持信念:香港人值得擁有一個「公平公正、能真正反映巿民意願、普及而平等的選舉」,並為此而盡心竭力,付

上時間、心力。

我明白政見人人不同,他們的行動亦引來爭議,但為何要承受舖天蓋地的抹黑誣蔑,涼薄惡毒的詛咒辱罵?遠至十多年前租住的居所地址被當

作今天擁有的物業公佈,我的私人手提電話號碼因收到過多滋擾而被迫停用,家人收到各式殯儀花牌。還有種種無中生有的掐造故事,甚麼家

人有美國護照,兒子有外國大學取錄或奬學金,曾接受海軍陸戰隊格鬥訓練,家人曾參加政黨,收取外國金錢資助等等,正是抹黑無所不用其

極,為何人性可以醜惡至如斯地步?

自10月初政府與學聯舉行會議後,政府曾提及的「民情報告」和「多方平台」,其實只是空中樓閣,有形無實。自稱「門常開」的政府擱置了

任何對話的可能性。

堅持追求和平的學生無奈走上「絕食」這一步,在政總外絕食了近百小時,只是盼望與政府繼續保持溝通與對話。

面對香港社會種種撕裂矛盾,鎮壓噤聲並非解決之道,負責任的政府必須正視這一代年青學子對普選的索求。你可以不同意他們的見解,但應

以敎育和溝通去疏導,而非漠視冷待,否則,將造成這一代人對政府更大的抗拒和離心。

「解鈴還須繫鈴人」,我呼籲政府重啟對話溝通的大門!

之鋒母親
寫於兒子絕食90小時
----------------------


曹長青:占中問題上不要再做政府的說客
 
香港雨傘運動已進行兩個多月,對於港人要求“真普選”的呼聲,港府和其背後的北京政府完全不予理會。這期間,無數港人發出支持占中學

生的聲音,因為他們爭的是全體七百萬香港人民的基本權利。
 
但 是,在這個大是大非清晰無比的事件上,無論在香港,還是在海外民運圈,都有人從各種角度,呼籲學生撤出,結束這場運動。且不談這種

呼籲的動機和目的如何, 在客觀事實上,它跟共產黨的《環球時報》的調子、結果同樣,就是要學生們退場、要香港人民爭“真普選”的民主

運動甘休。
 
明擺著,只要學生退出,只要占中停止,就是北京和其傀儡港府的勝利——在他們毫無任何讓步的情況下,占中運動就停止了,一切恢復原樣


 
有人強調退場是策略,將來運動還可以再起來。這如果不是“有意”配合北京,就是對自發運動的性質無知。
 
任 何一場運動,都需要契機。尤其一場突發性的運動或革命,參與者多都是自發的,是由理念和情緒為主導的,而不是像軍隊那樣,有上下嚴

明的領導和指揮系統。所 以,在撤出或退場之後,它絕不可能像軍隊那樣,在某些人有意圖的時候,再統一調度、率軍而戰。所以,歷史上任

何一場自發性的人民運動,那些真正關注運動的 結果和成效者,都會珍惜這種人民情緒突然爆發而燃起的能量、普通民眾積極參與的機會,而

發出強力支援的聲音。因為只要堅持,就是繼續傳遞人民的不滿、人民 要反抗、人民要變革的聲音。每堅持一天,就是反抗者的勝利,就是被

奴役者的權利意志的展示,就是自由力量的擴大。
 
那些不是高喊港府(北京)要妥協、要讓步、要順應民意,而是高喊要學生市民撤離、退場的聲音,讓人不期然想到25年 前的天安門運動,那

個時候,也是有一些中國文化人,既不是清晰明確地站在專制政權的對立面,也不是單純地為學生和市民的努力鼓與呼,而是千方百計去勸學

生 撤離天安門廣場,要在政府和學生之間做“協調人”,要儘快結束八九民運。當年在天安門廣場喊出中國還有“沒有皇帝頭銜的皇帝”的原

社科院政治所長嚴家祺曾 指出,知識份子應該去勸政府,而不是來勸學生。而後來被披露的事實表明,主要的“協調人”都是政府委派的(中

國維權律師張思之因辦案而見到了當年的檔案, 他在新書證實這點),所以他們怎麼可能去勸政府?
 
今 天,面對香港學生的勇敢行為(他們正在絕食呵!),無論是香港的知識份子,還是海外的所謂民運人士,應不應該從當年的天安門事件中

吸取一點教訓,是去勸政 府,還是繼續來“勸”學生?如果在這個問題上角色混亂,不清楚應該勸哪一邊,就是笨蛋。如果清楚了,就是要替

政府“做工作”,那就是壞蛋。
 
面 對強大的中共政權,加上一撥又一撥大大小小的所謂名人或文人墨客,都在勸學生撤退、結束,黃之鋒等幾名堅定的學生領導者,不僅沒有

後退,沒有妥協,沒有聽 那些迂腐(甚至背後帶有當年天安門運動時那種政府使命)的各類人物們的勸退,而是毅然採取絕食行動。在香港已

經開始寒冷的此刻,他們已在街頭帳篷中絕食了60多個小時,他們在用自己尚未成年的生命,喚醒香港人民的良知!
 
在黃之鋒等幾個弱小的年輕人背負起香港的前途和命運的時刻,相當一批成年的中國人,不是毫無餘地地給予道義上的支持,怒斥港府(北京

)的無人道,而是用教師爺口氣指導甚者指責,這已經不是讓人感到遺憾,而是令人憤怒!
 
二 十多年的天安門廣場的“學生絕食”觸動了民眾的情感良知,呼喚出的是全民對政府的憤怒情緒。而今天香港學生的絕食,卻從一開始就受

到所謂社會名流們,還有 政治作秀者們(他們的秀做完了,所以要退場)的反對,甚至攻擊等等,導致香港目前很多人無所適從的局面。這是

文人墨客輿論唱衰雨傘革命的罪過!
 
但 黃之鋒等學生的堅持,不管結局如何,都給中國人爭取民主的事業,留下一個令人感動的紀錄,他們是那樣年輕,那樣純真,那樣義無反顧

,他們用自己年輕的生 命,來為整個香港爭取真自由!在這些純真的孩子面前,那些怯懦的、老成的、世故的、算計的,甚至被北京收買、替

政府做說客者的,都必定成為歷史上那尷尬不 堪、甚至令人不齒的一頁。
 
2014年12月4日於美國
 
——原載“自由亞洲電臺”

 
占中絕食女給父母信:不希望香港窮得只剩錢
 
編者按:香港占中學民思潮成員、中大政治及行政學系三年級女學生鄭奕琳,宣佈加入黃之鋒等三人的絕食隊伍,今早(四日)她發表給父母

的公開信,說她走上街頭 抗爭之路是不希望香港變成“窮得只剩下錢”。信中寫道:現時退場,“只是讓政府以為只要繼續無視民意就行。現

在示弱,只會讓爭取真普選輸得一敗塗地,除了 贏得秋後算帳,什麼也沒有。”她並表示:生於亂世,有種責任。雖然自己恐懼、害怕,但為

了正確的事,決意和平進行公民抗命。下麵是鄭奕琳給父母的信全文:
 
爸爸媽媽:
 
我知道,我從來都不是一個孝順的女兒,也從不擅于用言詞向您們表達情感。您們回到香港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已經在絕食了。讓您們突然

才收到壞消息,實在很對不起。
 
我知道,您們從不喜歡自己的女兒走上街頭抗爭之路。然而,為了一個更公義的社會,我們這一代註定要走在最前,響應時代的呼召,大聲呼

喊我們對平等人權的渴求。為了大家
有一個不只是以“搵食”作核心價值的香港,變成窮得只剩下錢。
 
您們跟社會上很多人一樣,認為應該退場。可是,現在退場,根本只是讓政府以為只要繼續無視民意就行。現在示弱,只會一敗塗地。除了贏

得秋後算賬,什麼也沒有。我不希望什麼也爭取不到,也說服不了自己。堅持是我唯一想到的。
 
生於亂世,有種責任。我恐懼,我害怕,但為了正確的事,我們決意做正確的事——和平進行公民抗命。“我要真普選”並非一句印在海報上

的字句,而是一 個真確的訴求,是我們要實踐來建構一個更公平、更民主的香港。為了一個更平等的選舉制度,我們學生能做的街頭抗爭都做

了,接下來的其他就交給大家,包括議會抗爭,包括再次走上街頭。我們團結一致,眾志成城,才能成功。
 
我愛您們。
 
女兒
----------------------


林保華按:
台灣應該參考。馬英九騙大家去拼經濟,他自己拼政治、拼選舉,抓到政治權力來糊弄選民,掌控經濟的分配權,讓利益落入權貴、財團與中

國政府手裡,這就是台灣GDP每年增長,民眾實際收入卻日益倒退的問題所在。所以如果不從政治上推翻馬英九,乃至國民黨的權貴,台灣老百

姓就沒有出頭日。

明報民調:近半受訪青年最不滿政治
學者﹕只推房屋創業未解訴求
8成年輕人不滿特首表現

佔領行動至今第69日,今次行動特點之一在參與者以青年為主,金鐘佔區(圖)所見,不少標語與政治有關,如要求特首梁振英下台。本報上

月底調查顯示,1032受訪高中生和大專生79%不滿或非常不滿梁表現,3%滿意或非常滿意。(郭慶輝攝)
佔領行動至今第69日,今次行動特點之一在參與者以青年為主,金鐘佔區(圖)所見,不少標語與政治有關,如要求特首梁振英下台。本報上

月底調查顯示,1032受訪高中生和大專生79%不滿或非常不滿梁表現,3%滿意或非常滿意。(郭慶輝攝)

【明報專訊】佔領行動至今已逾兩個月,參與者不乏年輕人,有說政府研究下月公布的《施政報告》,透過增加房屋供應、加強支援措施增加

青年向上流動等方法,疏導青年的怨氣。不過,本報上月底以問卷訪問1032名高中和大專生,47%受訪者最不滿政治問題,其次才是民生、個人

發展等;另外,多達79%受訪者不滿特首梁振英的表現,以及有74%受訪者認為政府不能回應他們的需要。

有官員倡較虛方式交代青年問題

據悉,政府各政策局正撰寫施政報告最後內容,雖然早前有說政府將重點提出青年政策回應佔領,但有官員認為,一來短時間未必可以找到新

點子,二來以目前政治氣氛,「逢政府必反」,施政報告或許以較虛的方式交代青年問題較為上策。

浸會大學社會工作系教授、青年研究實踐中心副主任黃昌榮分析,調查反映香港青年不再是政治冷感,政府若要回應青年不滿,必須於政治和

民生兩方面同時採取措施,若只推房屋、協助創業等措施,相信無法滿足青年訴求。他表示,政府沒有提出清晰的「青年政策」,包括願景和

目標等,近期所提出的只是「青年措施」。

本報11月底透過問卷形式,訪問3間分別位於港九新界的中學的高中生,以及本港8間大學和2間專上院校的學生,合共1032人,以了解青年人的

訴求。

調查發現,47%受訪者最不滿政府處理政治議題的表現,包括「政制爭議」(24%)、「香港未能做到『港人治港、高度自治』」(16%)、「問

責官員能力不足」(7%);有46%受訪者認為政府應優先解決政治議題。

民生方面,最多受訪者不滿政府處理樓價高企表現(15%),其次是「中港矛盾」(10%)、「貧富懸殊」(9%)等;有20%受訪者要求政府優先

處理房屋問題。

近八成不滿梁振英表現

被問及是否滿意特首表現時,79%受訪者不滿特首梁振英的表現,當中有43%表示「非常不滿意」,整體的不滿比率較針對特區政府高,滿意或

非常滿意梁表現者只有3%,其餘18%人對此表示中立。另外,有六成受訪者表示,佔領運動令他們比以往參與更多社會運動,以及增加他們在各

級議會和特首選舉的投票意欲。

明報記者 蕭輝浩 周展鴻 鄭佩珊 林婉斐 朱家怡 黎明芝
2012.12.5
-------------------------


林保華按:
李登輝總統以台灣人的悲哀多次自比約書亞。馬英九不要臉的拾人牙慧,馬有哪一點比得上李登輝總統?而且兩者不可相比,因為馬英九要帶

領台灣走到中國,被共產黨統治壓榨,根本就是一個賣國賊。

辣蘋果:馬英九的約書亞(余艾苔)
2014年12月07日
台蘋

馬英九昨出席國家祈禱早餐會時,特別引用《聖經》中,摩西交棒給約書亞的故事,強調一個使命的達成,要經過很多階段努力,交棒給年輕

人,仍然有實現夢想的可能。馬英九談話引發各方揣測,大家都想問,誰會是馬英九心中的約書亞?
看新聞不加蘋果粉絲團對嗎?!
馬恐坐困總統府

面對黨內中生代接棒的浪潮,馬英九已是到了大船離港的時候,雖然他還有1年半的任期,但在9合1選舉大敗後,馬被迫交出黨權,往後馬難以

號令黨籍立委,坐困總統府會是他的寫照。
然而橫在國民黨面前的是,誰要接黨主席?暫代主席的吳敦義已表明不選,這幾天郝龍斌也說無意願。至於胡志強態度就比較令人玩味。他說

不想選,但希望比他優秀的人來選,留下想像空間。
而朱立倫的動向也是撲朔迷離,他說「不迴避責任」後,再也不提黨主席話題。不過朱沉默,不表示沒有意願,有可能是還沒想清楚下一步,

畢竟選黨主席對他利弊互見。
此時任何人接任黨主席,都是跳火坑的工作,但是「約書亞」本就不是容易的角色,國民黨若無此體認,也難以到達牛奶與蜜的應許之地。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