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6 21《綠色參考》
(林保華主編;提供林保華等人的評論與綠媒以外的信息。)
全文刊於林保華部落格:http://lingfengcomment.pixnet.net/blog


綠參:港書商被失蹤 林保華︰習近平主導;林榮基︰香港獨立最好;CCTV(B).特區國民黨.傳統泛民retool?《環時》漏底耐人尋味;深圳人代促查有否跨境侵權;印尼總統正等待小英回應;張志軍:對台政策 定讓台灣青年更有感;玉林殺狗血腥過節 習訪波蘭受聲討;揭示中國權貴階層:何頻的明鏡;30萬華人被屠殺,毛澤東為何無動於衷


港書商被失蹤 林保華︰習近平主導
自由時報
2016-06-21

〔記者呂伊萱/台北報導〕銅鑼灣書店事件震驚香港,店長林榮基失蹤近八個月後,十六日在香港公開自己在中國被強行扣押的詳情。資深時事評論員林保華昨表示,整件事情由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主導,事件發展也顯示「中國內部已經亂得一塌糊塗,超乎我們想像」。

    林保華。(資料照,記者簡榮豐攝)

動用中央專案組 整肅黨內政敵

林保華昨於公視節目上分析,他認為整起事件是習近平主導,目的是整肅共產黨內部政敵,因為此次抓人的單位是「中央專案組」,而這是專門審查中共高層幹部的特殊組織,最出名的就是文化大革命時審查前國家主席劉少奇。林保華推論,「用中央專案組查五個基層生意人,是在查有沒有中共高層在背後支持他們」。

公視節目也電話連線香港立法會議員何俊仁。何俊仁表示,銅鑼灣書店事件讓港人感受到,若不抗爭,將連最基本的人身安全自由都受到威脅,港人已經「退到底線」。何俊仁說,「香港有底線」、「對強權說不」這些口號,就是港人要團結挑戰北京。
「中國內部已經亂得一塌糊塗」

警大公共安全系教授董立文也說,用內部流出的材料打擊政敵,是共黨熟練的鬥爭手法,但這次做法極度粗糙,程度是「從來沒看過的」,諸多不合理之處,顯示中國政局極不穩定。董立文認為,習近平非常憤怒且不安,兩岸都可感覺到這種緊張氣氛正在蔓延。

談及香港局勢,林保華說,很多港人覺得恐懼,已經想移民離開。且中共辦案會用到中央專案組,就是代表「公安部和國安部已經完全不能信任,內部亂得一塌糊塗」。
----------


一國兩制不可行 林榮基︰香港獨立最好
自由時報
2016-06-21

〔編譯管淑平/綜合報導〕針對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所披露遭中國綁架內情,剛結束休假的香港行政長官梁振英二十日表示,若中國執法人員在香港執法,即違反香港法律,他將向北京當局反映港人的疑慮,但也強調「一國兩制」運作良好。林榮基十九日批評中共政權沒有正當性,「獨立」是未來香港向前走的最佳之路,「獨立是可行的」。

    香港知名地標獅子山山壁二十日清晨出現一幅巨大黃色布幡,寫著「我們都是林榮基」,直到上午九點多才由消防員垂降而下,將布幡剪斷。泛民主派政黨「社會民主連線」承認此布幡是他們懸掛的,希望大家都可以像林榮基一樣,抗命自強。(取自網路)

    林榮基任職於香港「木木書房」的兒子Phoenix,二十日前往中國,聲稱要測試「是否會被無理拘留」。 (取自網路)

批中國政權沒有正當性

林榮基十九日接受新加坡「亞洲新聞台」專訪,記者問到,許多年輕港人認為「一國兩制」無用,前進的最好方法是什麼?林榮基回答:「獨立。」「這是我個人意見,而且我不怕說出來,那(獨立)是可行的。」他以婚姻比喻,若丈夫對妻子不好,妻子就會離開,「這很正常。」他接著批評︰「中共想控制每一個人,但它並非民選政權,沒有正當性,它也不尊重人權。所以,人民想要獨立,是有原因的。對香港來說,是同樣的道理。」

林榮基也談到,親北京媒體報導他在中國的女友駁斥他的說法。林榮基說,李波和他中國女友等人,「是在不正常的環境中發言…。他們所說的每件事,都是違心之論。」但林榮基說,不想再反駁他們,因為這麼做會對他們不利。林榮基說,在決定站出來說出一切內情前,已預期到這些人會因他揭密而承受後果;但對香港來說,「重要的是,要有人挺身而出抗爭,因為太多人害怕得什麼都不敢說。」

另一方面,梁振英返港後,就銅鑼灣書店事件舉行跨部門會議,會後表示他和港府「非常重視」銅鑼灣書店事件,警方已聯繫林榮基,了解事情始末,並將確保他的人身安全。被問到若北京當局要求交出林榮基,港府是否會照辦時,港府保安局長黎棟國表示,警方只會「依法辦事」。
指兒赴中測試「玩火」

林榮基在訪談中曾提及,已告誡兒子Phoenix不要返回中國大陸。不過,Phoenix二十日在「臉書」發文,指當天會前往中國,「看看一個沒有從事書籍業務,甚至沒有寄書到任何地方的普通香港人,會否被無理拘留。」他在傍晚發文表示,自己已經通關,正常情況下,二十四日可再回覆留言,但若有不測,「希望春秋多燒點紙錢」給他用。林榮基晚間受訪時表示,兒子的做法「不智」、「喺度玩火」。
----------


CCTV(B).特區國民黨.傳統泛民retool?
練乙錚  信報    2016年6月20日

趙高欲為亂,恐群臣不聽,乃先設驗,持鹿獻於二世,曰:「馬也。」二世笑曰:「丞相誤邪?謂鹿為馬。」問左右,左右或默,或言馬以阿順趙高,或言鹿者;高因陰中諸言鹿者以法。後群臣皆畏高。——《史記.卷六.秦始皇本紀》

太史公記述趙高指鹿為馬,刻畫得最精警的,不是趙高本人,也不是二世祖胡亥,而是旁邊的一眾高官大員;一句「問左右,左右或默,或言馬以阿順趙高」 點出高潮,而那些高官大員才是故事主角。沒有那批「言馬奴」,歷史還是歷史,卻不會有這個歷史教訓。極權統治者的一個面相就是趙高,今天「中國」的一個反映本體性質的面相就是「趙高國」(日語「中國」?????可音譯作「趙高國」……),香港就是這個趙高國的一個特區,而上述故事裏的各色人物,完全可以在本地某些事件裏對號入座【註1】。

一、禁書店事件:CCTV(B)?

銅鑼灣事件中的一位被綁者林榮基短暫獲釋回港,再度引發震盪;北京明目張膽幹了破壞「兩制」的事之後,把明明是捏造的虛假東西說成是真的,這種行徑其實已經是例牌,出自共產黨幾十年來沒有變過的本性,香港人無論什麼政治派別,絕對應該鳴鼓而攻之,但面對中共這種如趙高般的「蓄意拙劣」,特府官員及其一眾支持者的反應才是大看點。

其中,首先值得點名的就是那所港人說的CCTV(B),屬下新聞部突然取消安排好的林榮基訪問,放棄講清講楚而成為「左右或默」的第一號標本。在香港,視媒乃公器,受政府規管、公眾監督,這次如此一「默」,做決定的管理層有合約和法律責任向社會解釋。當權派裏,其餘「沉默的大多數」是哪些,不好說;有些容或是天良還未盡喪,不願做言馬奴,有些則大概只是覺得這一圈的糊很難吃,聰明地另擇表忠時機而已(太史公當時沒有進一步分析,但以他老人家閱世之深,無疑通通看透)。
至於「言馬以阿順」北京的人,則可一一枚舉。有以「國安」理由為北京解套說項的(把禁書小道裏講的黨國領導人的私生活小節說成是國安機密,很有「思想高度」);有以把事件描成「搵女/滾女」而試圖轉移大眾視線的;更有把事件扯到「中美鬥爭、美帝搞鬼」上面去的。這就不是簡單的「言馬」,而是更有所創造和發揮了。

在太史公筆下,第三種人——言鹿者——都沒有好下場:「高因陰中諸言鹿者以法」;「陰」指暗地裏;「中」,粵語讀第三聲「中人欲嘔」的「中」,擊中的意思。也就是說,趙高使橫手把那些言鹿者伏法。注意那個「法」字。寧波公安/中央專案組(?)綁架、拘留、虐審書店五子的動作,都是「依法」的,與當年趙高的「以法」完全一致。流行話裏說的「中國是法治國家」,概乎如此。

二、事到如今……

很多人會問,香港事到如今怎麼辦?探討這個問題,首先最好說明一下「事到如今」是什麼意思。要深刻,用一個類比:面對共產黨,香港的統治階級、政商高層,已經徹底「國民黨化」。

以前在兩蔣統治台灣的時代,國民黨反共不遺餘力,旗幟上斗大字寫的是「自由中國」,在香港的親台商會年年都是「慶雙十」的中堅;但是,今天已經完全變了,不僅大量台商成為中共統戰的囊中物,連馬英九這種「緩統派」當完了總統,也急不及待要來香港這個「有什麼危險」的地方講「一中」、拉關係,那急統派就更不用說。現任國民黨政策會執行長(大黨鞭)蔡正元上周在他的一篇博文裏這樣寫:「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其實是兩國,爭的卻是一國,因此必須消滅其中一國,才能達成目的。……台灣必須由共產黨統一,才能完成歷史任務。……抗美援朝時,中共不怕美國。香港收回時,鄧小平不怕英國。今天大陸強國崛起了,習近平反而顧慮東顧慮西……革命不是請客吃飯,地動山搖也不是目前這種作法。習近平下面多少智庫、多少學者、多少專家,他們豈能光吃飯不做事?……現在就是節點!時勢創造英雄,只是順勢而為,英雄必須創造時勢,化不可能為可能,在關鍵時刻,踢進臨門一腳……」【註2】

還不過是幾年前罷,台灣的急統派代表(國民黨的連戰家族和新黨的一些領導)再急,也不過是經常穿梭兩岸試圖取得中共對台統戰的中介人、代言人一哥地位,但這位現任國民黨大黨鞭今天渴求的,卻是中共馬上解放台灣,乾脆把「中華民國」滅掉算了,甚至連曾經以「地動山搖」四個字威脅台灣的習近平,他也認為是光說不練不頂癮,只差未給解放軍發出正式渡海進攻的邀請函。這個態度,與兩蔣的「漢賊不兩立」比,完全是倒過來了,可見共產黨對台工作做得如何到家。

這個情況有本地香港版。早在老董時代,商界就有一批人急不及待要取消「兩制」、夷平邊界關卡,以便建立「X-小時消費生活圈」賺大錢,比北京當時強調(最近也似乎想翻煲)的「鞏固『一國兩制』」說法激進得多,化作現階段的政策,就是梁政府說的「港陸融合」。這批本地商政精英六七十年代反共親英,八九十年代開始策略性轉移,現在屁股完全擺到北京那邊去了,轉變與台灣的國民黨一模一樣。

這是必然趨勢,無法阻擋。港、台兩地的政治精英同樣都是商界或依附商界的各階層出身的,天性就是逐利,這沒有什麼不妥,但有些人逐利的時候會介意來共產黨那一套,有些就完全不介意,後者順理成章成為統派。這種統派的政治代表(國民黨)在台灣受挫,但在香港的(梁派)卻扶搖直上,於2012年取得了治港權,一手取得經濟利益,一手交出港人政治權利、接受中共託付的政治任務。這就是「事到如今」的核心內容。

三、當權統派五大任務

香港和台灣的具體情況不同,統派的基礎和實力都比台灣的強,做起事來也更少阻力。至少,如果台灣政府無論是哪一黨領導的,都不能在未經民意授權的情況底下公然跟中共搞閉門密議,但在香港這卻是常態。因此,香港統派要推行港陸融合的路線、完成中共託付的政治責任,成功的機會很大。這個政治責任,一以貫之,就是要把香港社會改變得可以在2047年或之前與大陸那愈來愈封閉、極權的「一制」無縫接軌,而具體的工作就有5個主要方面:政制、經濟、文教、法律、思想;其餘方面,例如社福、環保、個別行業包括地產等,都是次要。

政制方面:任務很簡單,就是把香港目前那一套選舉體制逐步朝大陸那套「地方人大」體制的方向修改(筆者指出過,「區議會、超級區議會」的模式就接近地方人大體制;超級區議會加其餘功能組別議席,已經是大多數議席)。京港當權派會再次拋出「政改」作餌,甚或表示會從「8.31」決議軟化一下,引誘以爭取民主為首要目的的泛民政黨繼續花精力跟她玩政改遊戲。這個遊戲會有泛民希冀的結果嗎?筆者認為不可能:它的目的既是與大陸的一套接軌,怎可能通過和理非非的談判反而就給你愈拖愈遠呢?

經濟方面:大陸會「兩條腿走路」,一是繼續在香港植入紅色資本,特別在每一個民生方面的市場取得優勢(更多的鉛水事件不可免);一是通過把香港的本地資本納入大陸經濟發展藍圖(堵死香港資本的對外自由通道),兩者合起來,便構成一個完整的香港資本赤化大循環。紅色資本植入香港,八十年代已經開始,現在已經攻佔了大部分的金融市場,其他的不必細說。現在梁特提倡大力發展「一帶一路」,便是把香港本地資本「請君入甕」之舉;那樣不太難,只須給點甜頭讓點利,?一些陸企提攜一下不諳「一帶一路」投資環境的港商,例如成立一些陸港合資企業,再在人才方面開源(那10億港元的「一帶一路」獎學金絕非為了給香港學生「更多選擇」),便差不多了。

上述政制和經濟方面的任務,京港當權派有很大優勢,因為靠的是錢財和政權這兩種硬實力,而且因為控制了政府機器、市場監管、關鍵物資供應等,有重要 的?力點。因此,社運要在這兩方面佔上風,根本不可能;便是要止蝕,也很困難,除非在其他三方面即文教、法律、思想方面有較大進展。

四、政權的軟肋、社運的轉型

文教、法律、思想方面的比併,靠的主要是軟實力,但政權的硬實力也絕對不容忽視,例如港大副校任命一役,特府便全勝,「贏得漂亮」;何韻詩等藝術人的表演會腰斬、合約取消,更是政權不費吹灰之力便手到拿來;輿論界的當權派平台增加了,一些支持民主的地盤卻給砍掉了。不過,總的來說,這三方面的軟實力大體上都朝?有利抗爭者的方向發展,尤其是演藝界,以前不碰政治,現在有了正能量,能夠抵消一部分政權硬實力的進襲。佔運之後,大批年輕人覺醒,抗爭本身也正在經歷範式轉移,社運在最大的失敗裏、最嚴重的內部糾結裏,竟出現最不可思議的思想曙光!這些變化,最終能把這三方面變成政權的軟肋嗎?在兩個條件之下,這是可能的。

條件之一當然是京港統治階級繼續自作孽。例如最近接二連三出現的當權派「特X特Y」風波,令市民生厭;或者就是不斷發生類似禁書店擄人的事件,不僅提醒老一輩市民注意中共的極權DNA從來都未曾減少,更讓本來對共產黨政權本質毫無認識也毫無興趣去認識的新一代香港人擦亮眼睛。

條件之二是在「後2014」的階段裏, 社運能夠因應形勢的改變而成功轉型。2014年是殘酷的,人大常委宣判了民主政改的死刑;佔運在硝煙與血泊中失敗、退場,不知多少人的希望幻滅,陷入長時間的不振與麻木,至今年初的新東補選「雙勝」才開始復甦,能夠再次面對改變了的客觀形勢。形勢的什麼改變了?社運如何因應、能否轉型?

改變有三點:一、香港人特別是年輕人對「中國」的態度有大變;二、社會從以前的二元對立(當權派/泛民)變成三分天下(當權派/傳統泛民/獨派);三、「建設民主香港」的崇高而單一的目的顯得虛無縹緲,「保?自由香港」的現實而多元的抗爭變得非常切身、迫切。

年輕人對第一和第二點不難因應甚或無覺,因為他們就是轉變的本身;對第三點也容易適應,反正他們爭取民主的時間不長,而且不少年輕人問政團體已經不把爭取普選當作第一目的去爭取,而把關乎香港幾百萬人的自由的「二次前途問題」作為他們要解決的大事情。

五、傳統泛民的長處與難處

比較難以因應的是傳統泛民。對他們而言,第一、第二兩點純粹是客觀外在的,無法不接受,除非是鴕鳥心態;第三點則是包含了對形勢的主觀判斷,以及對改弦易轍(retooling)所必須付出的各種機會成本的疑惑和保留。過去的爭取民主政改,是比較靜態一步一步的陣地戰,此後的保?香港自由則是動態得多、明天的戰場是哪一個今天也不能肯定的運動戰;前者短兵相接之處在議會、在密室,後者則是在社會的任何一個角落;前者適宜和理非非,後者和理非非就幾乎輸定了,因為政權剝奪港人自由的手段猶如出動壓路機(9個人把你推上車再轉洗頭艇,看你怎麼和理非非而不輸),雖然不和理非非也不見得就會贏。「堅持原則、巋然不動,以不變應萬變」可能是對的,但也有可能是自欺欺人。傳統泛民人士的平均年紀比較大,在慣性與原則之間,便愈發難以自我分辨。

當然,傳統泛民政團也有其優勢,若改變抗爭路線,在文教和法律方面的抗爭有很好的優勢。便是不改變抗爭路線,也不見得會全輸,例如,就適當的議題或事件搞大型遊行集會,他們的動員能力依然是無可比擬,像林榮基事件,一動員就6000人參與,年輕政團還未可以望其項背。問題是,佔運之後,單靠數字就能夠撼動政權取得實質的寸贏了?

練乙錚  特約評論員

註1:見維基文庫《史記.卷六.秦始皇本紀》:https://zh.wikisource.org/wiki/史記/卷006。
註2:蔡正元博文〈台灣須由中國共產黨完成統一〉全文見:http://udn.com/news/story/1/1756453
-----------


 世道人生:《環時》漏底耐人尋味

■林榮基日前公開被擄經過,引起國際關注。黃耀興攝
 
就林榮基記者會,英國外交部表示,李波在非自願情況下被移返大陸,是嚴重違反《中英聯合聲明》,英外相已就此事件向中國與香港政府提出交涉。可見,國際關注焦點,仍然是中共有沒有跨境執法,即李波是否在香港被擄走的問題。
中共官媒《環球時報》在林的記者會後的凌晨發出社評,幾小時後收回;第二天刊出一篇報道,也在發出後收回。兩篇文章及收回動作,很耐人尋味。
凌晨發出的社評說:「『一國兩制』是需要在實踐中不斷磨合、完善的」,「比如,香港各種力量都要尊重內地的政治體制……。內地則要更嚴格地尊重香港獨立司法權,了解香港輿論在這方面的高度敏感。」
這段話,顯示中共承認在這件事上沒有「尊重香港司法獨立」,而真正牽涉到香港司法獨立的,正正是跨境執法。所謂「了解香港輿論在這方面的高度敏感」,就意味一黨專政在沒有輿論監督下習慣性地任意妄為,而意想不到香港輿論居然不同,以致跨境執法這件事現了形。
社評在發出幾小時後即撤回,說明中共有人看出社評的說法漏了底。這是《環時》一月提出「強力部門」用「規避法律」的方式讓被查者到大陸「進行配合」之後,又一次不打自招。
李波針對林榮基談話,表示:「我在和林榮基談話時,根本沒有提到過我怎樣返回內地的事,更沒有跟他說過『非自願被帶返內地』或類似的話。」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立即表示,「李波已通過某種方式否認林榮基的說法」。但細讀李波的言辭,他只是表示他沒有跟林說過這樣的話,並不表示他否定「非自願被帶返內地」這件事的真實性。實際上他在與林的談話中,很可能說了使林產生這種印象的話。
林在記者會上的具體談話如下:「他(李波)在敍事的過程中說,自己是被人帶走,沒有具體說。(記者問:是違反他自己的意願被帶走?)當然啦。」
「被人帶走」可能是李波的原話,至於「自願」或「非自願」,他應該沒說。但從他沒有香港出境紀錄和沒有帶回鄉證來推斷,加上《環時》一月和上周五社評的間接表示,應無懸念了。
至於《環時》刊出後撤回的報道,是引述社科院副研究員的意見,一是指「在通常情況下內地警方拘捕香港居民,應及時通報香港警方,但如果涉及到國家安全等一些特殊的情況,晚通報也是可以的。」二是表示如果林榮基的「新聞發佈會,對案情有影響,比如洩露了案件的偵查秘密,辦案部門可以提請啟動與香港警方的相關工作機制,對他進行處理。」
這段報道一是承認了中共根本沒有理會通報機制,完全不尊重一國兩制;二是究竟林洩露了甚麼「偵查秘密」?唯一就是爆出辦案的是「中央專案組」,而這,肯定是中共絕不想外界知道的「偵查秘密」。
對外,最受關注的是跨境辦案;對內,爆出「中央專案組」,涉最高層,未來動向更微妙。

李怡
----------


函人大常委會 倡設調查組 深圳人代促查有否跨境侵權
 -
深圳市人大代表劉輝向全國人大常委會發公開信,建議成立特別調查組調查銅鑼灣書店事件。

【明報專訊】深圳市人大代表、刑事律師劉輝前日去信人大常委會,指中央政府對銅鑼灣書店事件態度曖昧,建議成立特別調查組,調查內地部門有否侵犯特區政府行政權及司法權。他擔心,如事件處理不當,將嚴重損害中國政府的國際形象,不利於港人人心回歸及兩岸和平統一。

憂倘處理不當 不利人心回歸

劉輝在信中指出,林榮基記者會公布的細節,引起香港乃至國際輿論廣泛關注,事件真相愈趨明朗,但中央政府對事件的態度一直曖昧,處於愈來愈被動的地位。他稱,根據《基本法》及中英聯合聲明,特區政府享有獨立行政管理權和司法權,即使書店業務違反內地法律,內地執法人員也不能跨境執法,而是應依照有關規定,請求香港司法機構提供合作及便利。

劉輝在接受有線電視訪問時說,關注是否有人從香港被帶走、「中央專案組」到底是誰在辦案等問題,認為事件存有質疑、困惑聲音,應該要有部門獨立調查。他在信中提出4點建議,包括全國人大常委會成立銅鑼灣書商失蹤事件特別調查組;若存在侵權行為,有關部門應立即停止,並向涉案香港居民及特區政府及特區司法機構致歉,承諾不再發生類似情形,以及賠償損失;及將調查結論公布(全文刊A27版)。

另,內地《環球時報》昨發表社評,斥林榮基為私利犧牲港穩定,又指反對派應有底線。林榮基上周四召開記者會講述自己在內地被扣押情况後,環時之後分別發表社評及報道,但隨後接連刪除。環時昨再發表社評,指「銅鑼灣書店的簡單故事該消費夠了」。社評指林榮基害了自己在內地的女朋友,還要拉書店負責人李波等人為自己在取保候審期間的拙劣表現站台,「不惜讓已漸平息的銅鑼灣書店事件再起波瀾,用犧牲香港社會的穩定為自己的私利埋單」。
--------------


林保華按;
很好的機會,要趁熱打鐵啊。

自由廣場》印尼總統正等待小英回應
自由時報
2016-06-21 06:00

◎ 何景榮

近日,在台灣的東南亞新住民網路社群裡,瘋傳著一段影片,內容是我國的中央社記者當時訪問印尼總統佐科威(Joko Widodo)時,總統先生不斷強調自己對高雄、西門町、士林等景點的熟悉,對台灣美食的熱愛,最後更親身向台灣民眾喊話:「歡迎來印尼參訪、投資。」佐科威總統對台灣的一貫友善,在台的印尼新住民早就了然於心,讓我們覺得意外的是:「東協第一大國的元首向台灣公開喊話,正在力推新南向政策的新政府怎麼都沒有回應?」

https://www.facebook.com/1043509726/videos/10208537133119502/

https://www.facebook.com/1043509726/videos/10208542209126399/

早在2014年競選總統期間,佐科威就不斷以自身當年擔任木材貿易商、與台灣商人往來的經驗,讚揚台灣人重信諾、有人情味。總統就職典禮上,佐科威總統也邀請了台灣首富郭台銘出席,力圖強化台印兩國間的經貿與文化往來。當印尼國內因為馬來西亞、沙烏地等國屢屢發生印傭虐待案件,爆發大規模民怨之際,佐科威總統也舉台灣為例,肯定台灣雇主與政府對印尼移工相對友善的態度。然而,當時的馬政府一面倒向中國靠攏,對於東協龍頭的善意,一概以冷處理的方式回應,藉以討好對岸政權。

印尼總統佐科威。(歐新社)

可惜的是,新政府上台後,我國的外交與國安體系卻仍然停留在過去八年的冬眠狀態。蔡總統就職前夕,台灣媒體盛傳「印尼將停止對台輸出外勞」的消息,逼得印尼的海外勞工署長緊急召見中央社記者,當面澄清「印尼並未對台灣停止輸出勞工」。六月六日,時常引領政策風向的印尼第一大報羅盤報(Kompas),更在具有指標意義的周一上午,以近乎全版的方式討論台灣的新南向政策。印尼方面的積極,其來有自,主要是因為在日中兩國競逐爪哇島高鐵建設、最終由中國在去年得標後,印尼政府為了避免帶給外界「印尼過於親中」的印象,因此對台灣的新南向政策深感興趣,並期望藉著雙邊的合作,來向美方與其他東協盟友重申印尼做為東協龍頭,不會過度向中國靠攏的一貫立場。然而,面對印尼官方與媒體的屢送秋波,我國的公務體系不但沒有回應、甚至可能一無所悉,似乎還在「外交休克」,讓人誤以為身處在新南向政策推出前的中國國民黨執政時期。

面對東協龍頭印尼所釋出的善意,我國政府如果還要等新南向辦公室在冷氣房裡開完會,再以幕僚單位的身分回應對方以元首之尊的發言,未免過於失禮。其實,高人氣的小英總統可以錄製影片,刊載在她的臉書(Facebook)頁面上,公開向同樣人氣居高不下的佐科威總統回以善意(就像美國總統歐巴馬於臉書,放上在越南小吃店裡喝啤酒的照片)。小英總統順勢而為,將能夠開啟台印兩國高層在數位時代裡的聯繫管道,更能夠在世界第三大智慧型裝置(smart device)市場的印尼,建立起台灣身為通訊產業領航者的國家品牌形象。只有小英總統顧全外交禮儀、珍惜對方元首的情面,我國公務體系也真正了解東南亞當地的民心所向,「以人為本」的新南向政策,才有實現的可能。

(作者為印尼新住民二代,國立大學助理教授,美國夏威夷大學博士)
------------


林保華按:
國民黨要拉皮條嗎?

張志軍:對台政策 定讓台灣青年更有感
2016年06月21日 04:10 陳柏廷/北京報導

國民黨全國青工總會參訪團昨(20)日前往北京,拜會大陸國台辦主任張志軍。雙方除兩岸青年交流進行意見交換,並就當前兩岸局勢交換意見。張志軍除重申九二共識、兩岸同屬一中,也表明,盼兩岸青年能多接觸與交流,今後大陸對台政策定會讓台灣青年更「有感」。

此次參訪,由國民黨青工總會長李雅靜擔任團長、國民黨大陸事務部副主任楊鎮浯、國民黨中常委曾文培擔任榮譽團長;除拜會張志軍,還將與大陸共青團中央、大陸中華全國青年聯合會(全國青聯)和有關省市青聯等進行交流。

據轉述,會中來自台灣各地青年代表紛紛把握機會,表達過往在兩岸交流中,所曾遭遇相關困難,張志軍聽完之後,也當場允諾會協助解決相關問題。張志軍指出,青年是兩岸的未來,是推動兩岸關係發展的生力軍,希望兩岸青年多接觸、多交流,攜起手來共匯人生精采,共創兩岸關係美好未來。

張志軍進一步表示,青年交流將是未來大陸對台政策重要一環,今後大陸相關對台青年政策,一定會做到讓台灣青年更「有感」。

談及今後兩岸關係發展,張志軍重申,大陸對台的大政方針不會改變,只有繼續堅持「九二共識」,此一體現「兩岸同屬一中」意涵的政治基礎,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就能持續下去。

至於外界關注國民黨青工總會此次拜會張志軍,是否討論「國共論壇」,與會人士指出,昨會見雖未直接談及「國共論壇」相關議題,但針對兩岸交流內容,品質、對象,雙方都覺得有可以改善空間。國共兩黨今年將特別聚焦「青年議題」。

(工商時報)
----------


林保華按:
哈哈,習近平出訪不但遇到民運人士的抗議,還有狗運人士的抗議。

 玉林殺狗血腥過節 習訪波蘭受聲討
港蘋

 ■有關注動物權益民眾在中國駐波蘭大使館前示威抗議狗肉節。 美聯社

【《蘋果》記者廣西玉林直擊】
今日是夏至,但對廣西玉林民眾來說,今日是他們「大啖食狗肉」的日子。一年一度「玉林荔枝狗肉節」今日開鑼,當地人稱這是傳統習俗,儘管海內外抗議之聲不絕,年甚於一年,甚至習近平前日抵波蘭進行國事訪問時,「玉林狗肉節」亦成為當地民眾向習示威抗議的口號,但無礙玉林人今日照樣大開殺戒,大快朵頤。
 ■檔販售賣已烤熟的狗隻。 《蘋果》記者攝

玉林狗肉節前夕,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於當地時間19日到訪華沙,進行國事訪問。大概連中國大使館官員也料想不到,對習近平說「不」的,還有當地保護動物團體。18日在中國大使館前出現的一批示威者中,有人就高舉「Cruelty!Not Tradition!STOP YULIN!」(殘忍!不是傳統!玉林停止(狗肉節)!)的示威牌,要求中國正視動物權益。
千萬人聯署促取締狗肉節

不過,最高領導人在數千公里外的尷尬遭遇無礙玉林人過節。《蘋果》記者昨抵玉林直擊,見有外國記者遭暴力阻擋,記者鏡頭更遭民眾持刀敲打恐嚇。玉林狗肉節每年舉行均被中外炮轟殘忍冷血,已成為國際事件,國際輿論不斷批評中國這個「節日」,全球過千萬人聯署要求中國取締狗肉節。
面對國際鞭撻聲音不斷,官方雖一直要求民間低調辦狗肉節,但當地人一於少理。在玉林最著名的熟食狗肉市場垌口市場,依然充滿血腥,攤檔上堆放脫毛燒烤過的狗隻。有幾名外國記者及關注動物權益的組織成員,試圖進場視察並拍攝,但隨即有大批本地人及市場的警衞上前圍攻,不讓他們拍照,就連進入市場都不許,場面混亂。
[■外國記者遭當地人驅趕。
狗販拿刀敲打記者鏡頭

有要運送狗屍者見到外國人,立即用布把狗蓋着。有民眾笑言:「狗肉是一定要吃的!」連市場工作人員也加入阻擋外國人行列,不斷出手擋他們的鏡頭,又搭着他們的膊頭「請」他們離開。工作人員領他們到對面行人路,聲稱「狗肉節」是民間主辦,官方沒有參與,但要求他們刪去在市場拍到的影片及照片。
其中一名被擋鏡頭的外國記者Alex Hoffordjn事後對《蘋果》記者表示,這是他第一次到玉林視察「狗肉節」,想不到會遇上這樣粗暴的待遇。他憶述當時有不少當地人圍着他們,他想拍照時被人用手擋鏡頭,有女子拿刀連續敲打他的鏡頭,狀甚嚇人。後有自稱「市場經理」要求他們離開。本報記者隨後亦被赤膊大漢恫嚇:「你看甚麼?這裏沒有東西讓你看,快離開!」亦遭趕離市場。
【網民有話說】

‧不利於人類和諧發展的,就不應該繼承!
‧可憐的狗,被宰吃不算,還連累中國的國際聲譽。
‧看到搜救犬救人,吃狗的你心裏好受嗎?
‧真是一個萬惡的節日!
‧只要狗肉來源合法,應尊重飲食權利。
資料來源:新浪微博
----------------


作者: 劉路   ZT看看紐約時報這篇文章,讓《明鏡》懂得唇亡齒寒的道理 2016-06-19 08:48:33  [點擊:203]
轉者按:銅鑼灣事件爆出之後,明鏡利用一些無良小人造謠惑眾,落井下石,還搞出一本《習近平彭麗媛躺著中槍》的爛書來取悅今上,把阿海李波和本人污蔑成敲 詐勒索的罪犯,習居然成了受害人。明鏡自以為得計,既賣我們賺了大錢,又打擊了競爭對手。可是他們不知道明鏡才是党國心目中最大的敵人。阿海出點八卦書最 多判幾年,明鏡出的那些書,從當局最高層弄到的那些最機密的高層人事變動,足以構成竊取國家機密罪,讓他的老闆和書籍策劃者一輩子爛死在獄中。何頻先生如 果不服氣,敢跟老路打賭,咱們一起都回中國,看看誰更倒楣!

揭示中國權貴階層:何頻的明鏡 時間:2016-06-19 20:38瀏覽:1601 收藏 訂閱《明鏡郵報》 《明鏡新聞》蘋果版App 《明鏡新聞》安卓版App

Wechat
6

《紐約時報》記者 傅才德(Mike Forsythe)

何頻從事的是一項非常危險的工作,他出版的書記錄了中國政治權貴內鬥和涉足廣泛的商業利益;偶爾,他的出版物中也包括中國高層領導人以及其家庭的一些私生活。

2015年10月,一個香港的書商在泰國失蹤。今年1月,此人出現在中國的電視上痛哭流涕,對多年前自己造成一場嚴重車禍又肇事逃逸進行懺悔。而另一名出版人在2015年12月下旬於香港的街道上“憑空消失”。幾周後,在大陸員警的押解下現身。

另一名曾準備出版批評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書籍的出版人,被中國政府以走私工業化學用品的理由而被判處10年有期徒刑。還有一人這周回到香港,講述他如何被中國官方派來的人蒙上雙眼,帶上火車,之後被囚禁數月,並被強迫認罪。

但是,出生在毛澤東家鄉湖南省的何先生卻絲毫不擔心自己會有同等遭遇。何頻今年50歲,在過去30年中,他致力於發展與中國官員、商人、公司高管,以及學者們的關係,並藉此取得了很多獨家新聞。如果“冒犯”中共的話,何頻有躲開中國警方控制的有效策略,那就是他的住址。

紐約長島的拿騷郡(Nassau County)。

那裏,在遠離北京和香港的另一半地球上,他經營著媒體公司:明鏡新聞出版集團。何頻每天開著特斯拉在郊區穿梭。明鏡集團旗下的書籍、雜誌和新聞網站,展現出的中國畫面,是那個國家嚴格控制的新聞環境中不可能複製的。

“美國不會把我送回中國,”何先生在法拉盛接受採訪時說——那裏是他最喜歡的的會面地點,離他的公司所在地紐約大頸(Great Neck, N.Y.)不遠。


2016年6月18日,《紐約時報》用大篇幅發表對明鏡集團創辦人何頻的報導與評述。何頻在這篇數月前受訪的報導中指出:中國的發展模式正在病毒般侵蝕世界自由的基石。

雖然明鏡也出版了一些充斥著傳聞的書籍和文章,但何頻熟悉那些在中國政治政界舉足輕重的人物。這種熟悉在中國國內都很少見,更不用說紐約了。 2012年,明鏡在中國官方發佈新一屆七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名單的幾周前,就提前披露了相關資訊。

另一家由何頻先生創辦、後來賣掉的新聞網站,多維新聞網,在何領導時,曾經在2002年與2007年兩次準確地預測了中共黨代會産生的領導人陣容。

何 頻先生也對將在明年舉行的中共十九大做了一些預測,他近期接受《亞洲週刊》的採訪,預言中共也許會打破傳統的明確指定最高領導者的接班人的做法。這樣,到 底誰最後接習近平的班還不明朗。他還說,中共也許會放寬領導人退休年齡的嚴格限制,這樣就可以使反腐主力王岐山繼續留任。

何頻先生的父親 是工廠基層的管理者。他的成功得益於他長期發展結識在一黨制的國家裏代表各種政治色彩的人物。他的寫作能力在早年就引起了前輩的關注。在青少年時期,他就 已經熟練掌握了繁體字——在毛建立新中國後,繁體字被簡體字所取代。至今,他還是使用繁體字發短信,明鏡新聞網使用的也是繁體字。

在1980年代早期,17歲的何頻就是湖南省人民廣播電臺的一名編輯;21歲那年,他成為了深圳一家報紙的新聞主管。

就是在那個時候,他開始接觸了一些在中國高層最有影響力的人物;一些領導人為了躲避北京的嚴冬而來到深圳這個亞熱帶城市,還有一些人來深圳學習資本主義市場經濟——作為經濟特區的深圳與香港毗鄰,曾經是中國經濟最自由的地方。

這些關係在四年之後幫了何頻先生——當他以香港《明報》特約記者的身份啟程去北京,報導當時在天安門的學生運動。所有的官員似乎都對高層所宣佈的戒嚴不可理解,他們都想和這位元來自南方的年輕記者談論自己的想法。

“這些官員為我提供了大量特別的詳情,”何先生回憶說,他的普通話中夾雜著輕微的湖南口音。

在1989年6月4日的血腥鎮壓後,官方想查出之前都有誰和他接觸過。當何先生的朋友警告他有可能很快被捕後,他越過邊境到了當時還是葡萄牙殖民地的澳門。之後移居加拿大,在那裏他開始了自己的出版生涯。

何頻被長島所吸引。一家臺灣的報紙——《中國時報》在那裏建立了分社。迄今,他來美國已經將近四分之一個世紀了,但選擇少講英文。

英文在法拉盛並不是必需的,那裏是一個蓬勃活躍的中國移民聚集地。紐約對於中國移民來說,就像1920年白俄羅斯人看待巴黎一樣,神秘而複雜。

何先生的境況也令一些人感到神秘不解。某些學者和出版商納悶,不知道他是如何在激烈博弈的各個中國利益集團之間的精細界線上游走。

“與 他的同行不同,何頻在預測中國領導人接班以及報導突發事件準確令人印象深刻,”美國加州克萊蒙特•麥肯納學院(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 in California)研究中國精英政治的教授裴敏欣說,“我所擔心的只有一點,那就是他是否被他在中國國內的訊息源所利用。如果真是這樣,他可能會捲入 很大麻煩,因為他的訊息源的政敵們肯定不喜歡他的所作所為。”

在香港同樣從事出版的新世紀出版社老闆鮑朴說,何頻的出版記錄有好有壞。盡 管他發佈了很多獨家消息,並且出版過周恩來的權威傳記,但是他的出版集團也出版了一些低俗書籍。那些書籍帶來了利潤,並且誘發了其他的出版商仿傚,從而傷 害了香港出版業和媒體的聲譽。鮑樸說。“我不知道他們是為言論自由做出貢獻,還是弄糟了它,”鮑樸如此說。

但是,如果何先生真是替他的消 息源代言,外界也很難獲悉他的訊息源是些什麽人。另一方面,他有時會稱讚中國的政客,比如說:習近平仍然有機會成為一位偉大的領導人,如果將中國帶上民主 之路。他還嚴厲批評那些說香港的新聞自由已經淪喪於北京的人,他爭辯說這個前英國殖民地的一些人誇大其詞。他認爲香港的自由面臨的最大威脅是:香港媒體過 於“自我審查”的傾向。


《紐約時報》大篇幅配圖報導何頻。
明鏡位於香港鬧市區的旗艦書店仍然在營業。中共長期扼殺批評國家領導人出版物在香港的發行。何先生的許多同行,都已成為中共封殺的犧牲品。

一本明鏡旗下出版社近期出版的334頁的書籍,講述的是幾個星期前才被巴拿馬檔披露出來的中國官員的離岸資產。另一本架上的書是2009年出版的描繪中國高層領導人的情愛生活的書,其中也包括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然而,如果說何頻先生在談論某些領導人和某項政策時,帶有尊重和謹慎,那他對中共體制的批評則是犀利的。他將今日中國的發展模式比喻為“病毒”,稱其日益利用增長的經濟實力來破壞世界的民主價值。

“病毒最初由幾名病人開始,很快,它就會傳到各個角落,在整個世界範圍內爆發,”何頻先生去年6月在一份給美國國會委員會的證詞中寫道,“這就是中國將帶給世界的危害——破壞人類自由的根基。”

儘管何頻如此批判中共,但是他決定不要成為一名美國公民,他認為如果自己加入了美國國籍,那麽他在中國的訊息源將會認為他代表美國。

再 說也沒有這個必要,法拉盛越來越像中國。何頻選擇在法拉盛一家名為玫瑰屋的仿英國茶室接受採訪,那裏堆滿了紅色皮沙發、吊燈和耀眼的花卉壁紙——就像常見 於北京與上海的那種羅蘭•愛思(Laura Ashley)鄉村裝時髦的風格。不用說,店裏的服務員和顧客全部講普通話。

“我有祖國,”他說,“中國。”

(《紐約時報》,2016年6月18日。《明鏡譯報》編譯 賀蘭若)
---------


30萬華人被屠殺,毛澤東為何無動於衷

文章來源: 知愉 於 2016-06-17 20:43:10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列印本新聞(被閱讀 33591 次)

更多新聞請進入文學城“歷史求真”專題頁面

柬 埔寨一直是華人經濟占主導地位,華僑相對比較富裕,於是成了紅色高棉革命的物件,遭受了史無前例的大驅逐、大掠奪、大迫害、大屠殺。在70萬華僑中有30 萬屠殺時,北京當局無動於衷,聽之任之,毛澤東極力讚揚,稱“波爾布特一舉消滅了階級”,“你們做到了我們想做而沒有做到的事”。中國給波爾布特大量的軍 火,物資、資金和外交的支持。本文摘自2012年10月8日知愉的博客,原題為《柬埔寨為何感謝越南“侵略”》。


紅色高棉的領袖波爾布特(圖源:維琪百科公有領域)

1978年12月25日,10萬經歷越戰洗禮的越南軍隊發動勢如破竹的進攻。僅用兩周時間,於1979年1月7日,越南人攻佔金邊,推翻了紅色高棉的恐怖統治。中國政府隨後以越南軍隊侵犯柬埔寨為由,於2月17日,中國發動了“對越自衛反擊戰”.

到柬埔寨旅遊,有一個永遠繞不開的話題,就是越南入侵柬埔寨。

每 年的1月7日,是柬埔寨的的正式國家節日——大屠殺逾越日(victorv Over the Genocide Day)。 2009年1月7日,四萬柬埔寨民眾聚集在金邊的國家奧林匹克運動場內慶祝柬埔寨脫離紅高棉統治30周年的紀念日。柬埔寨參議院主席謝辛在致詞時表示特別 感謝鄰國越南“拯救了柬埔寨”,高度評價越南志願軍為消滅紅棉政權屠殺人民的暴行而作出了重大犧牲,並及時阻止了人民遭進一步屠殺的厄運。

在首都金邊柬、越友誼紀念碑高高聳立,儘管在1978年被紅色高棉炸毀,但後來又被重建。

實際上,這一天是1979年越南軍隊攻陷柬埔寨首都金邊的日子。這一天,把波爾布特趕進了熱帶叢林。終結了一場高棉歷史上,也是世界歷史上最血腥的大屠殺。

當地導遊說,整個柬埔寨人都非常非常感激越南人,因為是越南軍隊讓他們擺脫了紅色高棉時期那“慘無人道”、“暗無天日”的生活。

1975年4月17日,紅色高棉在越南和中國的幫助下,打敗了朗諾政府,佔領了首都金邊。在紅色高棉執政的三年八個月二十天時間裏,其恐怖程度空前絕後。

紅 色高棉的領導人波爾布特軟禁了西哈努克親王;在全國範圍內開展一系列的“紅色恐怖運動”,瘋狂地進行大屠殺;在內部就以肅清親越分子、克格勃間諜、美國中 央情報局特務和新混入黨內的異己分子為藉口開始了大清洗。在1975年10月宣佈的民族陣線的十三個領導人中,就有五個在1977年的清洗中被處決,其中 包括內政部長、兩任商務部長、新聞和宣傳部長、國家主席團第一副主席等。各大區的黨政軍領導人被處決的更多

短短三年八個月間,柬埔寨死於殺戮、饑餓、疾病的人數約200萬,約占全國人口的三分之一。直接死於殺害的約100萬,相當全國人口的六分之一。

柬 埔寨一直是華人經濟占主導地位,華僑相對比較富裕,於是成了紅色高棉革命的物件,遭受了史無前例的大驅逐、大掠奪、大迫害、大屠殺。在70萬華僑中有30 萬屠殺時,北京當局無動於衷,聽之任之,毛澤東極力讚揚,稱“波爾布特一舉消滅了階級”.,“你們做到了我們想做而沒有做到的事”.中國給波爾布特大量的 軍火,物資、資金和外交的支持。

越南的態度截然不同,因為紅色高棉屠殺2萬越南裔柬埔寨人,1978年12月集中10萬主力部隊從七路推進。僅用了13天時間,1979年1月7日佔領了首都金邊和經柬埔寨大片國土,把波爾布特為首的紅色高棉重新趕進回了熱帶叢林。

世界當時對越南入侵柬埔寨的反應是激烈的。因為越南破壞了柬埔寨的領土完整,嚴重侵犯了柬埔寨的主權,聯合國發表聲明,嚴厲譴責越南的入侵行為。

但柬埔寨人民對殺人如麻的紅色高棉早就深惡痛絕,恨不得食肉寢皮,將波爾布特等人碎屍萬段。用他們的話來說:就是越南鬼子再壞,也不會超過安卡(紅色高棉)。越軍一路如狂風掃落葉,而柬埔寨人民則簞食壺漿,以迎王師。

由於越南的“入侵”,終止了紅色高棉滅絕人心的大屠殺。有學者認為,如果沒有越南的“入侵”,柬埔寨至少還要再死200萬人口。

對於紅色高棉屠殺平民的恐怖行為,聯合國以內政為由,沒有干預制止,直到越南出兵後,才關注了柬埔寨的大屠殺,但這時,因為越南的“入侵”,已經結束了這場紅色恐怖的大屠殺。最終國際社會(除中國外)承認理解了越南“入侵”柬埔寨的合理性。

1994 年,盧旺達發生過一次大規模的種族屠殺。在十個星期內,上百萬的平民因種族原因被屠殺。這場屠殺開始時,其實只需五千士兵就可以制止,但聯合國沒有行動。 這場屠殺最終被加加梅將軍所制止的,儘管加加梅本人或許也是一個戰爭罪犯,但其制止屠殺的行動則被國際社會在事後承認。

美國總統克林頓曾向盧旺達人民請求原諒,因為美國沒有干預制止屠殺。而柬埔寨人民感謝越南,因為越南制止了這場大屠殺。

越南“入侵”柬埔寨是一種打破國家主權的行動,它開創了一個先例:面對一個極為嚴重的屠殺民眾的罪行,誰來首先制止這一罪行,誰就有理。

柬埔寨感謝越南的入侵的道理也許在此。

越南“入侵”柬埔寨後並沒有長期佔領,1989年9月27日越南政府宣佈從柬埔寨全面撤軍。越南並沒有把自己的政治制度強加於柬埔寨。柬埔寨從此走上君主立憲的民主道路。老百姓擁有一張表達自己意願的選票,擺脫奴役做國家的主人——這才是真正的解放!
----------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