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辛酸的控訴!維吾爾人加入IS聖戰士只為避難、活下去

許銘洲/編譯 2016-07-22 19:53  民報
 
外媒:辛酸的控訴!維吾爾人加入IS聖戰士只為避難、活下去
伊斯蘭國恐怖組織手段血腥,卻有厲害的宣傳招數,吸引各國人士投效。(截圖取自Vox影片, Youtube)

美國智庫《新美國基金會》(New America Foundation),7月20日發表一份研究報告, 名為「所有聖戰皆源自地方」(All Jihad is Local)。內容指出,由於北京政權在新疆進行高壓統治,導致2013、2014年期間,至少有114名新疆維吾爾人(Uyghur)穆斯林信仰者,加 入「伊斯蘭國」(ISIS)的戰士行列。該報告分析顯示,那些維吾爾人,很可能為了尋求「新家園」以及「歸屬感」而逃離中國;加入ISIS因此成了受難族 群眼中,免於被壓迫的「避難所」。

《華盛頓郵報》7月20日的一篇報導指 出,上述報告撰寫人內特·羅森布雷特(Nate Rosenblatt),是一名中東與北非問題研究人員,他從近4千筆資料的梳理中,發現118名中國人加入IS,其中高達114人屬於新疆穆斯林信仰的 維吾爾人。北京官媒先前估計,中國加入該極端組織者,約有300人;專家們對於該數據,始終持懷疑態度;這次新美國基金會公布報告,證實北京預估,具有一 定的可信度。

《美國之音》(VOA)7月20日的相關報導指出,學者羅森布雷特,從2016年間一名IS叛逃戰士,取得揭密的3500多筆資料(即IS官方2013年6月至2014年6月間,於土耳其、敘利亞邊界,搜集的IS戰士註冊登記的表格資料),他還進一步透過社交媒體的其他途徑,驗證了該「洩密」資料的真實性。

維 族人在IS登記表格的填寫資料,顯示來自「東突厥斯坦」(East Turkestan,即新疆的維吾爾斯坦Uyghuristan)。報告中說,資料裡面的114名維族人,有110人表示自己先前從未參加過伊斯蘭「聖 戰」,另外有4人未回答此一問題。這意味著,這些維族人並非「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East Turkestan Islamic Movement)組織成員,該組織被中美兩國視為恐怖組織。英國也在7月19日,將其列名恐怖組織。

報 告發表人羅森布雷特的分析顯示,這些維族人與來自其他地區,加入IS的情況有很大不同之處:1.這些維族人的年齡層分布最廣,介於10-80歲之間(而總 體IS戰士的平均年齡為26-27歲)。2.這表明,相較於其他地區、族群,多數已婚狀態的維族人,是「攜家帶眷」加入伊斯蘭國。3.多數維族人,在 2014年6月IS佔領摩蘇爾(Mosul,伊拉克北部大城市)以後才選擇加入。這顯示,他們是看到伊斯蘭國相對穩定後才加入的。

羅 森布雷特解釋道,為什麼居住遙遠地域(也不允許自由旅遊)的新疆維族人,選擇加入IS?他說,加入伊斯蘭國的維族人比較窮、無專業技能,教育程度不高。 114人裡面,沒有人表示自己上過大學。這些維族人,多數從事建築工或油漆匠等工作,已婚,有家室妻小。他說,綜合各種因素,可以看出新疆的穆斯林,把 IS當作較長久或永久性的居留家園。

新疆傷心地  IS宣傳戰打動維族人心坎
報 告書指出,IS的宣傳能力,不單單僅只於營造「伊斯蘭教烏托邦」,也重視個別族群的「不滿委屈」。例如,針對維族人的視訊傳播,為他們營造「歸屬感」。視 訊內容顯示,整齊的教室裡坐滿學生,正在學習伊斯蘭書籍,而這類族語、宗教的學習,在漢人佔據主導優勢的新疆是遭到禁止的。然而,因為北京封鎖新疆的互聯 網路,這些維族人可能是透過其他私人聯繫管道加入IS。

羅森布雷特還指出,多種證據暗示了,中國在新疆雷厲反恐鎮壓、維族人社經地位邊緣化,以及文化宗教傳承遭禁止(如男性不能蓄鬍子,女性不能戴全罩頭巾)等多項因素,都是促使維族人離開中國,選擇到其他地方(如流亡到東南亞、土耳其)尋求歸屬感的主因。

《美國之音》報導引 述2015年4月間,美國「西點軍事學院打擊恐怖主義中心」(West Point’s Combating Terrorism Center)所發布的一份資料〈哈里發國的全球勞動力〉(The Caliphate’s Global Workforce,譯註:哈里發國,代表虔誠穆斯林信仰者所建造的主權國度),其內容與國際間的一些紀錄資料吻合,即一些外國人士,之所以選擇投靠伊斯 蘭國,是「為了存活,而非死亡」(to live, not die)。

以地區別來看,中國新疆以114人,成為全球IS戰​​士來源的第5名省市,僅次於沙烏地阿拉伯的利雅德(首都)、蓋西姆省(AI-Qassim),突尼西亞的突尼斯,以及排名第4位,沙烏地阿拉伯的麥加。

這 份《新美國基金會》的報告書,其人員註冊資料只有3,500多筆,相較於美國情治單位的估計數據:IS戰士來自120多個國家,戰士人數逾38,200多 人,報告取得的樣本數顯然有所不足。然而,其具有重要參考價值,是毫無疑問的。正如美國情治官員長期以來的憂慮一般,「糟糕的統治,伴隨緊張升高」,形同 將人們推進「極端組織」的懷抱。

羅森布雷特在報告結論指出:「形塑安全避難所的理念,暗示IS或是未來類似IS的極端組織,得以取得源源不絕,招募聖戰士的豐富素材。」《華盛頓郵報》報導也 在文章結尾指出,新疆維族人淪為IS戰士,(可能)是個「非典型」案例,即壓迫頻仍情勢下,逼不得已的選擇,因此北京統治者難辭其咎,問題的「脈絡知識是 重要的」(Contextual knowledge is important)。羅森布雷特進一步指出,不能將全部問題歸諸於IS吸收外國戰士;如果聖戰士的孕育溫床,源自糟糕的地域性治理,那麼,就必須從統治 者的「問題根源」尋求改變。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