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愛國群眾運動擴及海外           林保華

    翻開近十年歷史﹐中國發生多起“愛國群眾運動”。由於在中國的任何
公開集會與示威都須政府批准﹐因此形成“運動”自然更是政府批准﹐至少
是默認與縱容。

            十年愛國運動層出不窮

    一九九九年五月七日﹐因為中國參與施行種族滅絕政策的塞爾維亞政府
對抗北約的軍事行動﹐導致北約軍機“誤炸”中國駐貝爾格萊德大使館﹐三
名負有任務的中國記者邵雲環、許杏虎和朱穎陣亡。中國民眾憤怒上街﹐砸
爛美國駐北京大使館。

    二○○一年四月一日﹐美國一架EP--3偵察機被中國一架殲八戰鬥機在
海南附近國際海域上空攔截時相撞﹐中國軍機一名飛行員王偉失蹤﹐美國二
十四名機上人員被迫降落海南陵水機場﹐中國民眾再次上街遊行示威。

    二○○一年九月十一日﹐國際恐怖分子本拉登恐怖組織襲擊美國﹐紐約
的世貿中心倒塌。雖然中國民眾沒有上街慶祝﹐但是初顯身手的中國網民狂
熱歡呼﹐形成網上的“愛國群眾運動”。

    二○○五年四月﹐因為日本加入聯合國﹑教科書﹑釣魚台﹑開發油田等
等問題﹐在網民號召下﹐北京﹑上海﹑深圳等大城市發生大規模反日遊行﹐
乃至抵制日貨﹐砸日本商店等。

    除了這些形成“大”運動﹐其他“愛國”小事不斷﹐例如台灣出了甚麼
事情﹐“綠色”台商或藝員遭殃﹔出現甚麼“台獨”標誌﹐某些外國廠商倒
霉﹐需要再三道歉﹔連中日體育比賽﹐也成為“愛國”運動的暴力戰場。

    事件的層出不窮﹐預示著遲早要大爆發。中共知道這個“雙面刃”並不
好玩﹐所以在反日遊行後﹐拉了一個二十五歲的憤青開刀判五年徒刑﹐但是
鼓吹民族主義是維護“穩定”與統治的基本國策﹐所以明知是飲鴆止渴﹐也
非喝下去不可。終於﹐二○○八年又發生了一次。本來﹐中共借二○○八年
北京奧運﹐就是大張民族主義的黃金時刻﹐果然也的確民族主義大發作﹐只
是還沒有主動出手﹐卻被迫出手﹐因而手忙腳亂﹐吃相也更難看。但是﹐這
次的民族主義與過去相比﹐也的確到了“新階段”而必須更引起關注。

            今年因為西藏提前出場

    這次的“愛國群眾運動”起於三月十日的西藏抗暴紀念。本來小小的星
火不難撲滅﹐然而﹐不知是中共黨內鬥爭作怪﹐還是應對愚蠢﹐加上中共長
期鎮壓引發的積怨﹐終於事情越鬧越大﹐還從西藏自治區擴散到青海﹑甘肅
﹑四川等藏人聚居地區。中共在趕跑境外記者與遊客後“關門打狗”﹐再散
佈一些荒誕不實的謠言﹐例如賊喊捉賊說達賴喇嘛策劃騷亂﹐達賴喇嘛“人
面獸心”﹑“惡魔”等等﹐引發國際社會的強烈反彈。於是才發生奧運“聖
火”從開始起跑就被抗議的聲浪﹐也由於西藏問題日益惡化﹐導致“聖火”
被搶被滅的事件﹔中國派出由精銳武警組成的“藍衛隊”保護“聖火”﹐他
們對抗議民眾的態度就如中共對自己子民態度那樣野蠻無理﹐進一步激發西
方國家政府與民眾的不滿。

    本來西方國家政府還想息事寧人﹐以美國總統布殊為代表﹐就是法國總
統薩科齊說要抵制北京奧運﹐也是“不排除”﹐並沒有最後定論﹐但是這些
民主國家的元首﹐他們的選票來自人民﹐他們不可能像共產黨那樣無視民眾
的意願﹐所以還是有不少國家的領袖決定杯葛奧運開幕式。這是西方民眾與
中共獨裁者不同價值觀的一場對決。中共的金錢也許可以買通西方國家的政
治人物﹐卻無法買斷廣大民眾的價值觀。中共在惱羞成怒下﹐只有訴諸民族
主義﹐煽動民眾排外﹐為自己找下台階。這也是這次的“愛國群眾運動”與
過去有不同之處﹐那就不是中國國內的事情﹐而是實現了“全球化”﹐從而
讓更多西方民主國家與他們的人民嚐到了中國民族主義的滋味。

    中共最善於“挑動群眾鬥群眾”﹐在過去的歷次政治運動中利用“先進
分子”批判鬥爭“落後分子”與“反動分子”﹐在文革期間更因為“兩個司
令部”的鬥爭把全國分成兩大派。所以這次利用駐外使館﹐組織中國留學生
與僑民﹐對抗出來抗議的民眾﹐包括藏人與當地的民眾。除了遊行經過的倫
敦﹑巴黎﹑舊金山﹑布宜諾斯艾利斯等城市外﹐不相關的城市﹐如加拿大的
多倫多﹐澳洲的悉尼﹑美國的洛杉磯等居然也有華人大規模集會﹐是抗議當
地政府﹐還是顯示實力﹖

            二十歲王千源首位漢奸”

    在這些愛國群眾運動中﹐有三宗比較突出的事件﹕一是王千源漢奸事件
﹐一是CNN罵“中國”事件﹐一是抵制家樂福事件。

    王千源是美國杜克大學中國留學生﹐二十歲。她在四月九日下午,杜克
大學中國留學生組織「支持奧運、反對藏獨」運動時,因為附近也有藏獨支
持者的活動,王千源想調和兩邊﹐因此被她的中國同學誣蔑為“漢奸”﹑“
賣國賊”。在北美的華人網站上被圍剿﹐並且發展到國內﹐聲勢更大﹐言行
也更激烈。他們揚言要將她從肉體上消滅掉﹐甚至說國安部將不准她回國﹐
讓她的父母在孤獨中終老。他們還發起了一場聲勢浩大的「人肉搜索」,將
她的聯絡電話、國內住址、身分證號碼,甚至家人的姓名、單位和身分證號
都公布,她在青島的父母被批鬥,她家中被人投擲花盆、塗寫標語﹐乃至潑
糞﹐東西被搶。若有網友對她表示同情、理解,都會被指為「漢奸」。王千
源把這些比喻為“文革”﹐的確是文革的暴力行為。可見她對中共的了解﹐
她父母也頂住壓力﹐但是網上卻流傳他們的假檢討書。其實﹐除了文革﹐也
讓人想起一百多年前“扶清滅洋”的義和團。更可悲的是﹐她的母校青島二
中居然把她開除學籍。她都已經畢業離開﹐還追殺她的學籍﹐莫名其妙。

    由於她的人生安全受到威脅﹐所以已經訴諸法律。“紐約時報”與“華
盛頓郵報”已經在頭版刊登她的事件﹐相信警方已經介入調查﹐那些肇事的
憤青紛紛掩旗息鼓﹔然而警方還是可以查出那些恐嚇她的電郵﹐既令來自中
國的憤青會受到中國政府的保護﹐那些身在美國的﹐受美國法律管束﹐除非
放棄美國的一切﹐回到中國。

            反華勢力CNN家樂福

    至於CNN(美國有線新聞網絡)﹐因為沒有按照中國官方意圖﹐而是獨
立報導西藏屠殺事件﹐早引起中國政府與憤青的不滿﹐網民借渲染所謂
CNN報導不實西藏新聞而炮製“做人不可CNN”的流行語。如果報錯一次
就如此﹐那麼共產黨封鎖新聞﹑歪曲新聞幾十年﹐是否就要五馬分屍﹖

    後來CNN節目主持人卡弗蒂因為在節目裡指中國貨是「垃圾」,中國
china是「暴民」,激起全球華人憤慨。CNN三次解釋china指的是中國政府
而不是中國人﹐中國外交部三挑CNN﹐不接受CNN的解釋。在中國政府支持
下﹐所以CNN不但成為中國國內民眾的鏢靶﹐海外華人也上街抗議CNN。

    另外一宗是抵制家樂福事件。由於法國總統薩科齊宣佈可能抵制奧運開
幕式(德國等好幾個西方國家則已經明言抵制)﹐加上巴黎街頭搶奧運火把
事件最為刺激﹐以致四次死火﹐引起憤青的強烈不滿﹐認為法國保護不力﹐
但是重要原因可能是去年十一月薩科齊訪問中國時﹐中國為“拉法反德”﹐
給他一百億歐元的訂單﹐哪裡想到現在法國居然忘恩負義﹐與國際敵對勢力
一起“反華”﹐然而訂單又不能撕毀﹐也不能明說﹐因此必須尋找出氣筒﹐
法國資本的連鎖超市家樂福就成了替死鬼。

    家樂福之成為目標﹐其實十分冤枉﹐因為中國網民傳說,家樂福10.7%
股權,由Blue Capital控股公司持有,後者由地產集團Colony Capital和LV集
團行政總裁阿爾諾擁有﹐而他支持達賴喇嘛。雖然阿爾諾否認捐錢給達賴,
不支持攻擊奧運聖火的行為,但是憤青怎麼會認錯﹖因為他們是共產黨教育
出來的憤青﹐永遠有理。

            四一九國內外愛國集會

    憤青們在網上號召四月十九日到全國的家樂福門口抗議﹐結果那天全國
有北京、武漢、合肥、青島、昆明、徐州等六個城市的憤青到家樂福門口抗
議﹐場面浩大。之所以響應的城市者不多﹐是因為中國政府擔心事態不可收
拾而下令冷卻事件。新華網在四月十七﹑十八兩天以頭條欄目發表時評,呼
籲國人冷靜對待愛國情緒,把憤怒轉化為力量,投注到國家經濟發展中去。
十八日以那篇的題目「把自己的事情辦好 就是最大的愛國」,聲稱藏獨分子
破壞奧運會引發人們空前的愛國主義熱情,「我們百倍珍惜這一熱情」,「
但讓我們把自己的事情做好,這就是當前最大的愛國」。四月二十日“人民
日報”也發表社論﹕“愛國主義如何更有力?”呼籲要冷靜愛國。因此深圳
派重兵駐守在家樂福門口﹐一位網民去那裡拍照被請上警車﹐大嘆“有心愛
國﹐未蒙恩准,我今天很掃興,很鬱悶”。

    因為被某“藏獨”(後來有照片證明此人與手持五星旗的愛國人士在一
起而懷疑根本是中共製造的“國會縱火案”)在巴黎街頭被搶火炬而成為“
民族英雄”的中國殘障運動員金晶﹐由於不贊成抵制家樂福而被網民痛斥為
“漢奸”。可見愛國情緒之高漲。如果中共不“保護”這些愛國熱情﹐自己
難免成為貨真價實的“漢奸”﹐因為也只有中共不但有歷史記錄﹐也有權力
來出賣國家與人民的利益。

            官方媒體的內外有別

    可笑的是四月十九日抵制家樂福的新聞﹐中國官方沒有中文稿而只有英
文稿﹐顯然是不想在國內造成“官方支持”的效果而擴大﹔但是卻發英文稿
﹐目的當然是要恐嚇西方國家停止“反華”。這點“內外有別”是共產黨一
貫的伎倆﹐例如美國“不支持台獨”的立場﹐中文就變成“反對台獨”。上
個月布殊與胡錦濤的熱線電話﹐胡錦濤對布殊所做的立場表態中﹐中文稿是
“一個中國”﹐英文稿則是“一中各表”。這種欺騙中國人又欺騙外國人的
兩面手法﹐就是中國的“泱泱大國”作風嗎﹖

    這場愛國群眾運動在海外也頗有聲有色﹐四月十九日那天﹐一些中國僑
民也上街“愛國”﹐但愛的不是他們僑居地﹐甚至已經入籍的國家﹐而是愛
共產黨一黨專政下的中國。其中美國西岸的洛杉磯﹐舉報有五千華人上街﹐
不但有五星旗﹐還有青天白日滿地紅﹐可謂國共合作反對西方價值觀的新篇
章﹐也許“一中各表”只能在這個場合得到體現。

    這些“愛國”場景使我回憶半個多世紀以前在印尼讀中學時愛國華人如
何在中共操控下上演在外國愛中國的場景﹐結果換來後來印尼的強烈排華﹐
一九六五年“九三十”右派政變﹐不知道多少當地華人被殺。當然中國的外
交官員可以平安回到中國﹐安享特權階層的生活。我不知道﹐西方國家的政
府對這些華人又會有甚麼想法﹐尤其涉及暴力恐嚇的。CNN在評論洛杉磯這
場“盛會”時說﹕那五千人的抗議信的署名為“美國西南部全體華人”﹐可
公佈的登記參與組織者,都是中國統戰部和外派人員加少部分被動員的中國
人。華人在美國高舉中國國旗抗議美國自由媒體的言論自由,不知道想做甚
麼,美國國旗哪裡去了?中共壓制新聞自由,抗議的人群哪裡去了?CNN支
持和鼓勵這種維護自由權利的行為,希望中國人能永遠擁有和保持住這個權
利。

            愛國運動如何軟著陸﹖

    其中那些疑問﹐難道不是西方國家人民在這場“中國愛國運動”中所發
出的疑問嗎﹖

    即使在這樣的愛國暴力面前﹐王千源還是頂住了﹐是中國年輕一代的佼
佼者。在中國國內﹐也有不同聲音﹐雖然非常微弱﹐包括在“南方都市報”
也出現一點在西藏問題上比較持平的言論。但是那些憤青對稍微不同意見﹐
都加上“漢奸”帽子。三十年的改革開放﹐這次的漢奸帽子價格最廉宜了﹐
因為已經成批生產。

    問題是﹐離開八月奧運只剩三個多月了﹐我不相信中共敢於把奧運當作
賭注與西方國家對著幹﹐問題是如何“軟著陸”﹖而黨內的權力鬥爭﹐又會
如何影響這場愛國運動的落幕﹖如果無法軟著陸﹐中共就會破罐破摔﹐做出
更極端的行為﹐來挽回自己的面子。這是全世界必須注意的。
“爭鳴”雜誌2008年5月號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