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鐵山能不能進天國﹖            凌鋒

    全國人大副委員長﹑中國天主教愛國會主席傅鐵山於四月二十日病逝。
國家宗教局局長葉小文著文對他善頌善禱﹐讚揚他“一息尚存﹐愛國愛教”
。葉小文引用“聖經”的話說﹕“因為我已被祭奠,我離世的時期已經近了
。這場好仗,我已打完;這場賽跑,我已跑到終點,這信仰,我已保持。從
今以後,正義的冠冕已為我預備下了。”傅鐵山幫共產黨打好仗﹐有甚麼“
正義的冠冕”可說﹖我不妨也引用“聖經”的另一段話給他。那是使徒保羅
說的話﹕“不要自欺﹐無論是淫亂的﹑拜偶像的﹑姦淫的﹑作孌童的﹑親男
色的﹑偷竊的﹑貪婪的﹑勒索的﹐都不能承受神的國。”並不是說傅鐵山有
上述的一切行為﹐但是至少﹐他作為一個天主教徒﹐他有“自欺”的行為﹐
他的偶像﹐不是聖經裡的天主與耶穌﹐而是共產黨及其領導人。因此他死後
不能進天國。

    傅鐵山作為中共的奴才﹐與曾經擔任中國各宗教組織領導人並且已經去
世的鮑爾漢﹑趙樸初等一樣表現﹐與真正的宗教組織打對台。鮑與趙是中共
地下黨員﹐也就是披著宗教外衣的騙子。傅鐵山比他們的表現還更加可惡。
對中共鎮壓六四﹑鎮壓法輪功﹐傅鐵山的表態比其他宗教領袖還要賣力﹔更
經常在國際場合幫中共塗脂抹粉﹐欺騙世人﹐胡說中國有宗教信仰的自由。
他更以國家領導人與中國“教主”身分公開指責隸屬於梵蒂岡的天主教香港
教區主教陳日君。將來不知道甚麼時候﹐中共會不小心披露傅鐵山的地下黨
員或“黨外布爾什維克”的身分。

    從葉小文的文章﹐我們也可以看出傅鐵山是個“偽教徒”。他臨死時﹐
與疾病的抗爭﹐據說主要不是他的 宗教信仰﹔而竟是胡錦濤與他的合照與中
共領導人的探望﹕

    文章說﹕“深夜,急促的電話鈴聲將我從睡夢中驚醒,我預感到我那最
可敬的傅鐵山主教真的要走完他生命的最後里程了,匆匆趕到醫院作最後的
握別。”然而新華社的電訊說﹐傅鐵山“因病醫治無效,於二○○七年四月
二十日二十時○八分在北京逝世,享年七十六歲。”傅鐵山晚上八點去世﹐
葉小文卻是深夜接到通知﹐到底是去和活人握別還是去和死人握別﹖或者是
前一天就去握別﹖從報導來看﹐既然是“最後惜別”﹐應該就是當天的事情
﹐可見傅鐵山這個宗教騙子後面﹐還有葉小文這樣主管宗教的共產黨騙子﹐
連基本時間都搞不清楚就奉命胡寫吹捧文章了。

    下面是葉小文描述當時的場景﹕

    「我滿含熱淚抬起頭來,看到擺放在床頭、與主教日夜相伴的那張照片
。那是胡錦濤主席與傅主教的合影。共和國的主席與一位主教的手緊緊相握
,四目相望,深情滿懷。正是這張照片,鼓勵著主教與病魔作最後的抗爭。

    「奇跡發生了。當中央領導同志趕到病床邊,俯身在傅主教耳邊輕輕呼
喚時,傅主教的手竟然從被子裏伸出來,與中央領導的手緊緊相握。

    「奇跡發生了。當神甫、修女們紛紛趕到傅主教的床前,低聲呼喚著主
教的聖名------彌額爾主教、彌額爾主教,作最後的惜別時,一粒粒淚珠,竟
悄然在傅主教的眼角滑落……」

    傅鐵山臨終前﹐身邊竟是他與胡錦濤的合照(當然是從家裡或辦公室裡
特別搬來的)而不是“聖經”﹐就夠荒唐﹔也說明傅鐵山的偶像是胡錦濤而
不是耶和華。奇跡的發生首先也是“中央領導同志”的關懷﹐他可以伸出手
來。至於神職人員到來﹐他只能流淚﹔可見共產黨的動力遠勝神的力量。而
他流淚﹐更是可圈可點。因為文章沒有報導他們舉行臨終的宗教儀式﹐傅鐵
山是否因此感到遺憾而流淚﹐還是在這些被他欺騙的神職人員面前﹐以眼淚
表示他的懺悔﹖那是“人之將死﹐其淚也真”﹖然而這些眼淚能贖回他助紂
為虐的罪過嗎﹖

    國際宗教組織到了共產黨手裡﹐都變成如假包換的邪教﹐都被中共蹧蹋
了。例如神職人員被套上中共官員的行政級別﹐因為他們成了中共中央統戰
部屬下的統戰工具。既然是統戰官員而不是真正的宗教信仰﹐所以對他們來
說只有黨紀國法而沒有教規﹐所以和尚﹑尼姑都沒有戒律而可以葷色俱全﹐
連已故的班禪‧額爾德尼也娶了國民黨的“起義”將領董其武的外孫女。網
上報導傅鐵山也有一個親密的陳姓女秘書﹐頗善於斂財﹐他們會不會重演宋
慶齡與男秘書的故事﹖

    中國“愛國宗教”的神職人員已經腐敗到與共產黨跑官一樣﹐不同的級
別有不同的價碼。實際上這也不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出現以後才有的。
網上也有文章披露﹐六○年代初的困難時期﹐相信傅鐵山因為神職而有海外
關係﹐物質享受比普通人好﹐所以常常騎著腳踏車給他的上級官員送綠豆糕
﹐所以改革開放﹐宗教再度成為中共統戰工具而吃香的時候﹐這些官員就想
起這位綠豆糕使者﹐一九七九年後﹐他開始從一個普通的神甫成為天主教北
京教區主教,並且成為政治人物的北京市政協常務委員。從此﹐他在天主教
愛國會中平步青雲﹑成為炙手可熱的第一號人物。

    正因為宗教界的頭面人物也成為中共的特權階層﹐有太多的利益關係﹐
所以那些人為了向上爬而無所不用其極﹐最重要的是要得到領導歡心﹐所以
他們往往表現得比中共官員還要左。現在可能成為傅鐵山的接班人的愛國會
副主席兼秘書長劉柏年﹐表現就比傅鐵山還要左﹐他與陳日君就公開論戰多
次﹔也一直阻撓愛國會與梵蒂岡關係的正常化。這很自然﹐如果中國的天主
教徒都隸屬於梵蒂岡﹐中國的天主教愛國會“失勢”﹐他們這些偽教徒還可
以騙到甚麼利益呢﹖

    這種情況也明顯出現在西藏﹐為了抵消達賴喇嘛的影響力﹐讓那些中共
在西藏的傀儡可以稱王稱霸﹐享盡榮華富貴﹐他們對達賴喇嘛的批判比中共
還要厲害。例如去年六月在拉薩召開“揭批達賴分裂主義政治集團罪行大會
”,西藏人大常委會副主任趙廉和白釗出來批判﹐如果不是文革餘孽﹐能想
出這種字眼嗎﹖而前西藏自治區人大常委會主任熱地就是因為“左”而在二
○○三年升遷為全國人大副委員長而名列國家領導人之列﹐他的部下怎麼不
會以他為榜樣﹐以“左”來實現“和諧”的局面﹖

    中國目前的宗教狀況﹐根據包括中國官方所提供的資料顯示﹐官方承認
的宗教有佛教、道教、伊斯蘭教、天主教和基督教。二○○二年,中國宗教
信徒就超過兩億。人口中大約8%為佛教徒,一億人以上﹐信眾人數最多。
人口1.4%為穆斯林,約兩千萬人。天主教徒中﹐人口的0.4%﹐約五百萬人隸
屬於官方天主教愛國會,約0.4% 至0.8%為非官方天主教教會,也就是五百
 到一千萬人之間。約0.8%至1.2%為官方登記的基督教徒,也就是一千至一
 五百萬人﹔至少有2.5%﹐也就是至少三千萬人在非政府控制的家庭教會做
禮拜。信仰道教的人數則約幾十萬﹐最近香港特區舉行萬人齊頌道德經來慶
祝香港回歸﹐而去年則舉辦世界佛教論壇﹐以及多年來的尊孔活動﹐可見中
共當局對儒釋道的厚愛﹐大有恢復大唐盛世的派頭了。目的則是填補馬列毛
的蒼白與空虛。至於其他“非正統”的宗教﹐則需要有更多的傅鐵山﹐才能
使來自西方國家的宗教實現“中國化”﹐中國才能確保“和諧盛世”。因此
中共必會把傅鐵山當作楷模要全國宗教界人士學習他的好榜樣。
《開放》雜誌 2007年5月號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