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會選舉餘波蕩漾            林保華

    今年九月﹐香港舉行立法會選舉﹐本來不被看好的香港泛民主派陣營﹐
結果並不太差﹐從“親共”與“民主”兩大政治版圖來說﹐並沒有出現太大
變化﹐但是這兩大陣營內部﹐卻出現微妙變動。這變動會不會影響香港未來
的政治生態﹐值得關注。

                民眾不耐“死水政治”

    從泛民陣營來說﹐走激進路線社民聯的成功﹐表明民眾對香港“死水政
治”的不耐﹐加強低下階層的呼聲﹐與反共的情緒。其中社民聯主席黃毓民
更是其中的佼佼者。原為“名嘴”﹑號稱“癲狗”的黃毓民﹐在四年前的立
法會選舉前被中共出動黑道恐嚇其家人而被迫“封咪”﹐這次變身參政。他
在九龍西參選﹐雖然也是“空降”﹐而且最後一個宣佈參選﹐但其激進言論
導致人氣急升。然而他的選舉策略在民主派內部也引發爭議。也就是說﹐他
的激進立場對親共鐵票不起作用﹐但是搶走傳統泛民的選票。

    黃毓民用抨擊“小圈子選舉”﹐抨擊公民黨與民主黨參與功能組別的小
圈子選舉﹐尤其是由精英專業人士組成的公民黨更是“目標”﹔何況還有以
前選舉遺留下來的一些恩怨。民主﹑公民兩黨在爭取普選的時候﹐一直有參
加功能組別的選舉﹐作為對現實的一種妥協。黃毓民的批評﹐當然能吸收若
干“基本教義派”的選票﹐以致民主黨長期在九龍西耕耘的涂謹申最後刊登
全版廣告告急﹐而長期投入民主運動的資深傳媒人﹑公民黨的毛孟靜遂成為
“犧牲品”。毛孟靜的得票﹐比中聯辦全力支持而以“中立面貌”出現而當
選的梁美芬僅僅少兩千六百多票﹐而黃毓民的得票﹐比毛孟靜多兩萬票﹐也
就是說﹐如果黃毓民的“火力”稍微弱一些﹐或選民的配票稍微好一點﹐毛
孟靜都有希望當選。

                泛民激進與溫和之爭               

    社民聯的黃毓民以前是國民黨背景﹐是傳統“右派”﹔而另一員大將梁
國雄(長毛)卻是左派﹐但不是香港的傳統左派﹐而是被中共認為的“托派
”﹐前身是“革命馬克思主義者同盟”﹐一九七六年就反對中共鎮壓天安門
事件﹐如今還奉拉丁美洲的格瓦拉為偶像。因此左右兩派激進主義者的結合
﹐成為香港政壇的奇景。梁國雄經過過去立法會四年的考驗﹐他的“革命”
精神不容置疑﹔如果左右哼哈兩大將維持本質不變﹐香港立法會的生態無疑
會出現變化﹐再不會像以前那樣溫吞水了。但是有些泛民支持者就擔心黃毓
民會否“轉型”。原因是他對公民黨的攻擊超過對中共外圍民建聯的火力令
人不解﹐而四年前同一個名嘴鄭經瀚因為與特首曾蔭權的老友關係而廢了武
功。這些是泛民內部支持者的不安心理。不過黃毓民是聰明絕頂的人﹐他應
該會拿捏其中的分寸。

    因此選後社民聯與公民黨如何消除芥蒂﹐是泛民支持者所希望看到的。
黃毓民在選後表現溫和﹔公民黨本來就溫和﹐但是不會沒有一些想法。兩者
如何溝通﹐有賴於“第三者”。但是也鑒於中共操控整個香港政壇的大局﹐
循序漸進導致民主進程的牛步﹐甚至如逆水行舟的不進則退(例如以狹隘“
愛國主義”來取代民主自由的價值觀)﹐因此傳統的香港民主派也應該進行
反省﹐太理性的問政只能使溫水裡逐漸被煮沸的青蛙最後連掙扎的機會都沒
有。就如這次以毒奶為代表的中國黑心食品侵入全世界而導致香港也受害﹐
香港民主派似乎都還在“選舉假期”裡而沒有能夠立即敦促政府來進行危機
處理。

                工商界政黨的全軍覆沒

    而在親共陣營內部﹐這次選舉造成的風波也不小。那是因為自由黨在直
選中全軍覆沒﹐失去與民建聯同時保持第一大黨的地位。所謂第一大黨﹐指
的是在立法會的席位﹐問題他們的多數是依靠小圈子的功能組別﹐而不是分
區直選。這也是中共遲遲不願推行普選的原因﹐除非有把握他們在普選中可
以取得多數。

    自由黨是由工商界人士組成的政黨。香港的商人﹐由利益驅使﹐非“愛
國”不可﹐否則中共會給你顏色看。但是他們並不是完全由中共豢養出來的
。尤其是自由黨內的工商界人士許多都是港英統治時期造就他們的事業有成
﹐與完全依靠共產黨的“紅色大肥貓”有不同﹐因此想法不可能與中共完全
一致。例如他們的創黨主席李鵬飛不但帶頭參加直選﹐即使被中共封為“人
民代表”﹐也會發出與中共主流另類的聲音﹐甚至搖身一變成為傳媒人而主
持節目﹐也不乏對中共的批評。後來的主席田北俊﹐在二○○三年北京與特
首董建華企圖強行為國安條例的二十三條立法時﹐因為近百萬人大遊行反對
﹐考慮了民意而持反對態度﹐導致立法破局。這在民建聯這個中共外圍政黨
裡是不能想象的事情。

    這次自由黨在直選中全面失利﹐有大環境的問題。其一﹐香港經濟不佳
﹐在八月分香港大學所做的民調中﹐大部分社會指標均下跌﹐尤其是“繁榮
”的指標。這說明中國與香港簽訂的“屍爬”(中港更緊密貿易關係安排)
並不能挽救香港經濟﹔務實的香港市民警覺到“愛國”或全面“中國化”也
並不能改善民生。其二﹐香港通貨膨脹嚴重﹐六月份通脹率達6.1%,創十一
年以來新高,其中新鮮食品價格升幅達18.9%,食米價格勁升六成半﹐原因
主要是中國因素。例如人民幣升值導致中國輸入香港的食品價格大漲﹐而政
府無力壓抑﹐使社會的兩極分化更為嚴重﹐中產階級流失。其三﹐剛剛退休
的高官梁展文本來就涉嫌對財團進行利益輸送﹐豈料退休後立即被該財團委
以高職﹐如此不避嫌的官商勾結﹐引發民眾對工商界人士的反感﹐自然也不
願意投票給他們。其四﹐這些工商界人士本來就生活在上層﹐脫離群眾﹐也
沒有怎麼做地區工作﹐因此在廝殺激烈的選舉中﹐難以寄望基層民眾會把票
投給他們。

                北京公然插手自由黨

    但是這次自由黨的失敗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中國派駐香港的機構中聯
辦的插手。因為民建聯在基層有一定實力﹐例如那個梁美芬就獲民建聯的配
票而當選﹐而北京不支援自由黨﹐就在於二○○三年田北俊的背叛。當時立
刻反擊不好看﹐大丈夫報仇十年不遲﹐現在才五年呢。自由黨也感覺到這點
﹐所以自由黨副主席﹐也就是在特區決策機構行政會議中唯一有時會唱唱反
調的周梁淑怡在第一時間辭去行政會議成員職務。

    因為敗選﹐自由黨主席田北俊為表示負責而引咎辭職﹐這時中聯辦公然
插手自由黨的主席選舉﹐引起軒然中波(因為媒體的自律而沒有成為“大波
”)。九月中旬﹐黨內有人陸續向黨員發信,呼籲聯署支持前主席田北俊留
守領導層。但中聯辦一連兩日出招,部署接管自由黨,包括突然約晤自由黨
最大金主的地產商,聲稱不反對由林健鋒出任新黨主席﹐但示意自由黨日後
由中常委李大壯幕後掌大旗,而李大壯則在前一日,秘密約見該黨十多名區
議員,游說各人撤回聯署挽留前主席田北俊建議,這場內外“逼宮”行動,
使自由黨內部更加混亂。

    李大壯是自由黨中常委﹐全國政協委員﹐曾蔭權親信﹑前政務司司長許
仕仁的好友。因此自由黨內部的這場政變被認為是北京與特區政府主導的政
變。中聯辦這種公然干涉內政的做法﹐不但引起自由黨內部反感﹐也給香港
民眾很壞的觀感。因此有傳說北京給中聯辦指示要收斂一些﹐於是對自由黨
的態度由明槍變為暗箭。未來如何發展﹐且待下回分解。
“動向”雜誌 2008年10月號
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