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權力中心將在香港公開運作

作者: 
林保華
2009年5月7日
第36期
北京最近企圖以「中聯辦」作為第二權力中心干預香港民主。圖為香港民主人士古思堯(左)和地方議員梁國雄(右)2005年4月5日在香港中聯辦前悼念為民主犧牲的中國人並要求中共「還政於民」。
攝影: 
Getty Images

在台灣,國民黨「聯共制台」政策在馬英九執政後迅速發酵,對香港造成重大影響。這個影響不僅僅限於經濟上的,例如兩岸直航減少了台港航線;中國觀光客湧進台灣,也減少了到香港的數量;最致命的影響,是香港失去「一國兩制」的垂範作用,向「一國一制」邁進。因此香港將成立「第二權力中心」的話題在香港延燒,只是許多人還不瞭解這個話題與台灣的關係。

這個話題的起因,在於今年3月北京召開「兩會」期間,中國駐港機構「中聯辦」(即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97前的香港新華社為其前身)副主任黎桂康在港區政協閉門會議上,指與特區政府達成「十點協議」,容許港區政協參與特區政事。黎桂康聲稱將會把十點協議白紙黑字正式化,作為政協日後在港進行各種參政活動的憑據。

「第二權力中心」干政香港

由於這是北京在政策上的重大轉變,因此香港的中共喉舌《文匯報》在3月11日將之刊出,引發輿論嘩然。顯然地,《文匯報》與特區政府溝通還有問題,特區政府缺乏祕密被披露的思想準備,因此一直否認。於是中聯辦出來「河蟹」(和諧),另一位副主任李剛「澄清」說,中聯辦和特區政府之間沒有所謂的「十項協議」;但他又認為,港區人大代表及政協委員在特首依法施政過程中獻計獻策是理所應當的,沒有必要將此當成奇怪的事。可見北京將欽定的人大代表與政協委員代表北京在香港干政,已經成為既定政策。這也就是當前香港「第二權力中心」的來源。

1983年中英開始談判香港前途後,香港新華社就成為香港的第二權力中心,不斷對港英政府指手劃腳。例如1984年簽署協議後不久,新華社社長許家屯就指責港英當局「不按本子辦事」,掀起「本子風波」。每次有來自新華社的指責,股市就會大跌,投資者就責怪港英當局為何拂逆北京意圖行事,港英政府遂被譏為「跛腳鴨」。然而英國政府與港英當局仍然堅持盡量獨立行事,1992年末代港督彭定康來香港,拒絕北京的操縱,雙方爆發激烈爭論,北京雖廢除「立法局97直通車」(即97前最後第一屆立法局議員只要擁護〈基本法〉即可自動成為97後第一屆議員),但保證了97前香港還維持相當的獨立性而維持香港人對未來的信心。

當時北京對香港的干預,美其名為避免英國在撤走前破壞香港,到了97後一定維持香港的高度自治,中央政府各個部門及省市自治區不容干涉香港內政云云。北京也以此做給台灣看,雖然也有一些時候,北京忍不住還是干預香港,例如否決香港終審庭的某些判決,以及對香港某些言論的干預;而中聯辦對香港立法會選舉的「協調」,則是越來越公開化,例如去年立法會選舉要劉皇發讓出席位給民建聯的人馬,而換給劉皇發行政會議成員的職務。現在廉政公署接受投訴來調查這宗案子,但是可以肯定說,查不下去。北京怎麼可能讓中聯辦官員在香港出醜而影響北京的形象呢?在台灣已經非常乖覺地投入北京懷抱後,北京又有甚麼必要讓香港扮演「高堂明鏡」的角色來吸引台灣呢?

香港難以解決的事情?

然而「第二權力中心」在一個多月後的4月底再度成為話題,乃是因為中聯辦研究部部長曹二寶,去年1月在中共中央黨校的官方刊物《學習時報》發表題為〈一國兩制條件下香港的管治力量〉的文章,提出由於回歸後香港政治形勢變化有需要在特區政府管治隊伍以外,另建一支管治隊伍,「包括負責香港事務或專做香港工作的中央主管部門和派出機構,負責其他全國性事務及相關政策的中央主管部門和與香港特區聯繫密切的內地有關省區市黨委、政府處理涉港事務的幹部。」

顯然,去年那個時候,雖然馬英九還沒有當選總統,但是台灣形勢發展已經相當明顯,所以北京已經「與時俱進」要改變香港的政策了。曹二寶這篇文章最近被「挖掘」出來在香港公開後,中聯辦發言人馬上對傳媒表示,該篇文章不過是「理論探討」而已。的確,對香港那是「理論探討」,但北京可以完全操控的澳門卻立刻轉為實際行動了。澳門左派傳媒在去年2月就指出,澳門中聯辦當時馬上放棄江澤民時代要他們做「守門員」角色,中聯辦人員隨即「傾巢而出」,努力替澳門特區政府在高度自治範圍內的事務上「幫台」、「補台」。而在馬英九出任總統後,經過近1年的考驗,這個政策也要在香港「落實」了。

當然,曹二寶也不是偉大理論家,他還得從「最高指示」裡找幾根雞毛當令箭,以便否定〈基本法〉有關香港高度自治的規定。他好不容易從鄧小平語錄中找到隻字片語而如獲至寶。這是鄧小平1987年4月16日的一次談話(曹文誤為4月17日),那就是「中央確實是不干預特別行政區的具體事務的,也不需要干預。」但這不是絕對的。鄧小平對中央要管的「香港的事情」提出了一項重要原則,就是必須是「沒有中央出頭香港難以解決的事情」。

於是問題來了,甚麼是「沒有中央出頭香港難以解決的事情」。香港《信報》的重要專欄作家練乙錚就諷刺兩件事情,一件是香港貧富懸殊問題嚴重,長期得不到解決,中央是否要干預來重新分配財富?一個是親共政黨在直接選舉中一直拿不到半數席位,從而「損害香港根本利益」,或「危害國家安全」,那麼中央是否該強力干預選舉?

今年七一遊行

當然,香港不是澳門。此事已引起泛民主派的重視,民主黨主席何俊仁認為,中聯辦過去已不斷在幕後插手香港事務,有關文章只是想將他們做的事合理化、表面化,測試港人反應,他認為港人要警惕,捍衛香港高度自治;民主黨副主席劉慧卿則指中聯辦「越做越離譜」。也許,泛民應該把它作為今年七一大遊行的主題。

(穿越30多年時空的中港台重要評論,請看林保華部落格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