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重視貨機事件的精神勝利    章向南(林保華)

    一架中華航空公司的貨機,在廣州降落,成為敏感的中台關係的一個觸
發點,這件事情處理的好壞,也會對未來的中台關係帶來重大的影嚮。

    駕駛該機飛廣州的機長王錫爵,到底抱著甚麼動機,通過甚麼手段,現
在仍然是一個謎。

          自願充當「三通」政策的先鋒
 
    從王錫爵下機後的談話,似乎就是為了到大陸定居。五月四日他在接受
「大公報」記者訪問時也表示了太想念親人。「有時簡直想得要發瘋。」如
果僅是如此,問題倒很簡單,也不是甚麼政治問題。可是他又說:「台灣、
大陸的統一是海峽兩岸人民的共同願望,遲早總會實現的。現在通商通訊已
間接有了,但通航還未做到。我這次駕貨機回來,可算是首航了。」如此說
來.他又很明確地是自覺充當北京「三通」政策的先鋒。

    一般來說,個人棄機通過北京駐曼谷或香港的機構回大陸定居,風險較
小,而採用駕機回去的方式,則要制服或買通同機的其他機員,風險較大。
王錫爵選了後者,除了想當「三通」的先鋒外,是否也因為駕機投奔北京方
面會有豐厚的獎賞,故值得一試呢?        

    該機除了王錫爵外,尚有其他兩人,王錫爵是如何對付那兩個人的呢?
是說服他們,還是採用暴力呢?據「文匯報」五月三日的廣州專電中提到「
在採取激烈行動後,終於順利降落大陸的王錫爵洋溢著歡樂的神采」。王錫
爵還向這位記者表示,其他兩位機員「完全是被迫的。他在機上曾制服了他
們」。如此說來,這次事件也採用了某種暴力行為,算不算也是一種劫機呢
?中國一向是激烈譴責劫機的,包括曾劫持中國民航機飛往南韓的卓長仁等
人,那麼這次事件是否例外?當然,如果這次沒有發生過暴力事件,大家都
是自願的,那是另一回事了。

    但如果是王錫爵一人制服了兩人。他是憑甚麼可以一方面駕機一方面仍
有辦法制服另外兩人。這是一個十分重要的問題。台北已派出一個專案小組
赴曼谷調查,不知他們是否懷疑有人在曼谷潛伏至機內,協助王錫爵制服其
他兩機員?

    在事件發生後,最漂亮的解決方法是北京當局立刻將兩機員送來香港,
使他們在第一時間回到台北,那麼他們的家裡人必然對北京充滿感恩之情,
絕對不會將北京視為「共匪」。如果台北當局對這兩機員進行「政治審查」
而留難,反而是台北方面失掉民心。

    至於那架貨機問題,北京方面如果表示隨時歡迎中華航空公司派人領取
駕走,這種落落大度亦必然獲得全世界的讚賞,也會贏得民心。

    可惜北京方面不是邢樣做,而是太過於在政治上的考慮,認為這是千載
難逢的好機會,看你台北當局出洋相。乖乖地派人到北京來談判。於是北京
取得了精神勝利,台北的「三不」國策破產了。                   

          為統戰不擇手段急功近利

    眾所周知,北京在統戰方面一向是不擇手段,急功近利,因此才使海外
懷疑其誠意。這次對待華航貨機的事,不幸又暴露了它的這一弱點。雖然也
應該承認,在宣傳上沒有大吹大擂說明了比以往有了一些進步,但從根本上
來說,這樣做對統戰並沒有真正的好處。

    而五月六日,北京當局再命令王錫爵駕機到北京,而且已經宣布脫離中
華航空公司的王錫爵再度穿起華航的制服,只不過是補辦「熱烈歡迎」的儀
式,以滿足北京某些年老領導人的「天朝」心態,而使懸而未決的「還機」
問題更增加了一份困難。即還不能在廣州還機,必須深入到首都北京不可。

    如果台北當局堅決執行「三不」,那麼北京除了獲得那價值六千萬美元
的飛機,算是台北被迫幫助北京實現「四化」,還能得到政冶上的甚麼好處
呢?

    「中國人的事中國人自已解決。」香港的中國人不妨為兩岸的溝通貢獻
自己的力最。


《信報》  2009.5.8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