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小平的心病和信息    凌鋒  1989.9.12

    非洲國家布基納法索總統孔波雷訪問北京,鄧小平破例沒有會見。

    不久前,長期在美中台之間穿梭往還的美國共和黨少數民族委員會主席
陳香梅,在布殊總統的特別關心下,一片熱情訪問北京,甚至趕到北戴河,
也未能見到鄧小平,只能見到他的小輩。

    到底鄧小平處境如何?

    海外到處傳言鄧小平病危,而官方亦一直否認這種傳言。依以往慣例,
在這種傳言甚盛的時侯,鄧小平會找個機會亮相,以事實粉碎謠言。然而次
有兩個機會,鄧小平並未用上。而這兩個機會都是「我們的朋友遍天下」,
鄧小平仍然將它放過。

    這種情況除了說明鄧小平如果不是真正病危的話,就是另有其他病。也
就是政治病。

    從中共目前政壇的情況來看,不像鄧小平病危,因為各派勢力活躍而不
混亂,也不存在「觀望」的清況。而中共的一些要員,也不斷到北戴河向鄧
小平請匯報,還有人表示在北戴河見過鄧小平,因此鄧小平並非沉疴不起。
但是目前有不同的消息來源顯示,鄧小平目前確是有心病,不是心臟病,而
由於這和政冶有關,所以可以劃入為政治病。

    據傳說,鄧小平逐步了解到了六四事件的真相,絕非袁木之流在電視台
上表面上說給聽眾,而實際上是說給鄧小平聽的。但是由於鎮壓是鄧小平下
的命令,而這種命令的決定是來源於聽取匯報,鄧小平犯了「扁聽偏信」的
錯誤,和毛澤東晚年情況類似,「英明」形象已經消失,從而使他非常苦惱
。另外,保守派假借批判趙紫陽為名,向改革開放政策大加進攻,最後矛頭
也是指向鄧小平。這自然也使他非常不悅。因此鄧小平蝸居北戴河,除了有
賭氣成分之外,以他的性格,當然也是在秘密策劃,以改變目前政治、經濟
、外交方面的困境。在決定新的措施之前,相信鄧小平還會有一段時間不會
出來,以免需要他對目前的情況承桓責任。

    因此,美國方面,陳香梅未獲鄧小平會見雖是自討沒趣,但也未必是「
有失國格」,以為鄧小平對美國大擺臭架子。因為鄧小平只要堅持開放政策
,他就不可能不和美國保持關係。他目前對美國的心理是「又愛又恨」,不
知怎麼辦。

    但是鄧小平不見孔波雷,倒是一件大事,這不但是他打破了慣例的問題
,而且在中共表明它的外交政策要有重大轉變,把向西方國家開放轉移到向
非洲開放之時,鄧小平避而不出,偏偏不見非洲國家首腦,就顯示了他並不
支持這種外交政策,這無疑是對保守派一個悶棍,對西方國家未嘗不是一種
信號。

    更值得注意的是,李鵬在和孔波雷的會面中,表示要繼續同西方國家交
往,「除科學技術外,中國也不排除在教育和文化方面對西方好的東西加以
吸取。」

    李鵬在和非洲國家首腦的談話中不去讚揚非洲國家,而是大談和西方國
家的交往,如果不是受到來自鄧小平的壓力,這個力主改變中國外交政策的
總理,會這樣子說嗎?
《明報》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