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漠視ECFA衝擊 馬藉招商轉移焦點    林保華

    馬總統如果不能真正解決ECFA時代產生的問題,不要說五都選舉,
    連總統選舉也別作美夢了,更是ECFA時代台灣危機的所在。而馬政
    府對ECFA時代似乎也缺乏信心而要另闢全球招商戰場,這樣除了轉
    移焦點,還可以卸責。


6月29日馬政府與中國政府簽署ECFA後,馬英九總統重申ECFA只能比照條約
批准或否決,不能逐條審,以抵制立法院實質性的審查,與在野黨的公投要
求。不論ECFA長得像甚麼,關鍵也只是“像”而已。也不管與中國簽署甚麼
協議,關鍵是中國把台灣當敵人,這就必須逐條審查,尤其是框住台灣經濟
發展的ECFA。

除此,馬總統更急急在第二天舉行中外記者會,宣佈他的全球經濟戰略,進
入他的“ECFA時代”。其內容則是,將成立行政院“全球招商專案小組”,
三個月內提方案;國安會則成立“全球經濟戰略小組”進行“督導”。

          毫無戰略 推全球招商案因應

“ECFA時代”應該是如何落實ECFA的條款。馬英九的“大哥”、評論家南方
朔也說:“ECFA的簽訂,它固然對台灣某些業者帶來保障,但未被保障的必
將加快產業的移出。這也就是說,ECFA的連動效果可能不是現在的人所能估
算的,在ECFA之後,台灣產業結構在制約下而調整,可能已成了往後最值得
注意的嚴肅課題。”。

因此馬總統忽然把“ECFA時代”的注意力放在全球招商,自有他的特別考量
。他甚至說,ECFA雖是維他命、卻非萬靈丹。這個態度,與馬總統在這以前
全力推銷ECFA的表現,恍如換了一個人。為何會有這種轉變呢?看來,他對
ECFA時代也缺乏信心而要另闢戰場,除了轉移焦點,還可以卸責!

馬英九身為總統,又以“準備好了”競逐總統大位,在競選支票紛紛跳票以
後,居然心裡沒有全球戰略而只有中國戰略,在與中國談判ECFA時也沒有考
慮與全球戰略的雙向戰略,只是單向投入中國懷抱。正是他無法站在總統的
制高點上,才使台灣的經濟衰退,被韓國明顯比下去。這從馬總統提出三個
月內由“全球招商專案小組”提出方案,而不是從口袋裡拿出早已準備好的
計劃書,甚至連人選名單都欠奉,可見這原來並不在他的“戰略”之內,而
是匆匆推出。顯然,在他與中國簽署ECFA後,也為未來不可知的結果而心裡
毛毛的,於是才有這個“全球戰略”問世。

          譏綠鎖國 馬英九卻開門揖盜

在馬總統看來,這個“全球招商專案小組”的穩賺不賠,有兩個理由:

第一,在行政院的“全球招商專案小組”頭上,還有馬英九親自主持的國安
會的“全球經濟戰略小組”來督導。因此“全球招商專案小組”的成敗,由
“全球經濟戰略小組”一錘定音,依照馬總統“一路走來”的脾性,自然功
勞全歸自己,錯誤全歸別人。

第二,馬總統以此表明自己的“國際觀”,似乎只有他才有這樣雄才偉略。
可是別忘了,在“雙英辯論”時,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已經提醒他,要從國際
走向中國,這才符合台灣的經濟安全與政治安全。馬英九那時完全聽不進去
,只會無端指責民進黨“鎖國”,完全否定民進黨執政八年的努力。陳水扁
前總統最近在他的“札記”裡就寫道:“就是因為馬英九及中國國民黨接受
『一個中國、終極統一』的前提,中國才接受兩岸直航及洽簽ECFA。中國堅
持台灣必須先『放棄主權、擱置主權』,兩岸才能恢復對話與談判。這一點
我不但不同意,也絕對做不到。”不論是陳水扁,還是蔡英文,這點上的堅
持都是一樣的,如果一定要說這是“鎖國”,那是在台灣的大門上裝上一把
鎖作防盜用;哪裡像馬英九面對強盜居然“開門揖盜”。

而馬總統突然顯示他的“國際觀”,顯然也是經過中國有條件的批准。ECFA
簽署後,中國國台辦主任王毅當天接受聯合報專訪時表示,如果台灣和外國
簽署FTA,涉及台灣國際空間問題,有一定的敏感性和複雜性。他說,所有
跟大陸有邦交的國家,儘管形式不同,但他們都公開承諾奉行“一個中國”
政策,並據此跟台灣展開經貿交往,這是客觀的國際政治現實。但是大陸對
於台灣方面出於經濟發展需要,希望跟其他經濟體簽署經濟協議,“大陸對
台灣這個願望是理解的”。最後他表示:在兩岸關係和平發展,並保持良性
互動,不斷增進互信的過程下,一定可以找到切實可行的解決之道,他願以
兩句話概括大陸的想法:“合情合理對待,務實妥善處理。”

統派媒體又大讚中國釋放善意。其實要解讀也很容易:第一,中國沒有同意
台灣與中國的建交國簽署FTA,不但ECFA文件裡面沒有,連口頭承諾也沒有
;但理解台灣的這方面的願望,尋求解決之道。第二,“國際現實”是承認
“一個中國”(其實是中國強迫所有建交國承認“一個中國”),所以這些
國家即使與台灣簽署FTA,也是在“一個中國”前提之下,不存在台灣的主
權。第三,如何解決?中國方面的態度有兩點:一是“在兩岸關係和平發展
,並保持良性互動,不斷增進互信的過程下”;一是“合情合理對待,務實
妥善處理”。這意思很明白,台灣不得違逆中國的意旨,才有中國所認為的
“良性互動”與“互信”,中國才去“處理”台灣與他國簽署FTA事件。這
是“一個中國”之外的另一個前提。先由中國認可,台灣才能進入“國際”

馬總統對此照單全收。經過王毅這個中國部級幹部的“善意”理解,才發表
他的“國際戰略”,這個“國際”,或可稱之曰:“鳥籠國際。”

當然,如果馬總統能夠真正的在國際招商,也不是壞事,晚招比不招要好,
只是在中國這個前提、那個前提之下,加上馬總統的“外交休兵”,只怕這
個招商,最後如同蔡英文主席所說,是今年的“633”版本。如果年底五都
選舉前,馬總統還拿不到一個FTA,怎麼辦?所以估計中國會“開恩”。

          減低衝擊 馬政府無配套措施

實際上作為總統,最務實的做法,就是讓ECFA對台灣有利一面最大的發揮,
消極的一面,盡量減少。為此,他應該努力做的是,不但全球招商,而且安
排台商回流,還更要改善台灣內部的投資環境。眾所周知,台商大批流向中
國,最根本原因是台灣生產成本的高漲。為了台灣的永續發展,環保方面的
要求不可退卻,但是外勞的鬆綁必須提到日程上來。台灣的外勞成本,高過
生活程度高於台灣的星加坡與香港,就已經說明情況的不正常。這個老問題
長期得不到解決,相信是與利益集團的阻撓有關。除此以外,認為開放外勞
就會影響本勞就業的傳統觀念,也會影響政策的推行。這個傳統觀念的錯誤
在於,一旦企業外移,連本勞也喪失就業機會。然而如果因為外勞成本減少
到對中國台商及外商有吸引力,他們的回來,即使請了大量外勞,也一定會
增加外勞無法取代的本勞的就業機會,何況還可以以一定比例來保證本勞的
就業機會。

蔡英文主席在“雙英辯論”時也質疑ECFA的簽署,只有利於兩岸的太子黨。
拋開太子黨不說,以目前開放中國遊客來說,也也只是有利於與政府關係密
切的特定集團,例如航空公司,特定的旅遊公司、餐館與商家,一般民眾沒
有明顯受惠;隨著可以開放中資服務業進入台灣,將來連特定行業的利益也
會被中資所瓜分。這個情況,馬總統有甚麼對策?

馬總統也一再宣示台灣不會向中國開放勞務市場,可是即使在ECFA簽署前,
各式中國勞務人員早已用合法或非法的形式進入台灣勞務市場,尤其是服務
業,但是從來沒有見到政府進行檢查,如同美國若干州對非法移民的取締那
樣。因此未來有ECFA做擋箭牌,這種情況會暴增,尤其隨著中資的進入,可
以預料馬政府不會睜開眼來看。

由於對中國的開放項目多為終端產品,黑心食品與商品的侵襲增加台灣人的
恐懼,怠惰的馬政府到底有何配套措施來因應這些問題?三聚氰胺的噩夢還
記憶猶新,中國政府至今還沒有賠償,有誰還相信馬政府會站在台灣人民的
立場向中國政府索賠?因為這會被中國政府認為是“惡性互動”與“破壞互
信”也。

而大批成本低、質量差的中國商品湧入,必然衝擊台灣的本土產品,從而造
成更為眾多的失業大軍,馬政府又有何配套措施來減低衝擊?

馬總統不斷自吹政府有920億元的款項來協助弱勢產業與族群,然而我們看
看,這920億元能夠做甚麼?不久前媒體傳出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購買豪宅
的消息,一戶的“保守價”是4.6億元,因此920億元可以買同類豪宅200間
。用200間的豪宅價格就可以應付台灣因為簽署ECFA而開放的勞力與商品市
場?這個玩笑開得太大了吧?馬總統如果不能真正解決後ECFA時代出現的問
題,不要說五都選舉,連總統選舉也別作美夢了。馬總統下台事小,然而對
台灣的損害,包括對民眾切身利益與國家安全的損害能夠彌補嗎?即使民進
黨執政,有些恐怕也已經難以挽回了,這才是ECFA時代台灣危機的所在。

《玉山周報》第56期  2010年7月8日~14日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