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尋根”之旅    林保華

 

距離上一次回到印尼的時間已經十八年了,時間可不短。興起回印尼的念

頭,是因為自己年事已高,何況這些年印尼的政治、經濟都有長足的進步

,也應該回去體驗一下。

 

        雅加達大雨滂沱還淹水

 

這是我一九五五年離開印尼後第二次回去,一樣百感交集。當年的“大中

國主義”發燒,根本看不起印尼。離開中國以後,我有反省,對不起哺育

我十七年的印尼。去年十二月上旬在東京舉行的促進亞洲民主化的年會上

,我更稱讚印尼的民主已經走在中國的前面了。

 

對我們這一代僑生來說,回到中國以後,稱呼印尼為“第二故鄉”,可惜

“第一故鄉”也難容我們,於是先後再移居香港、美國、台灣,“故鄉”

越來越多,當地人民容納我這個遊子,我都抱著感恩的心情。

 

十八年前印尼之行,是跟隨一位長輩,無法隨我的意來決定行程。這次則

決定“尋根”,喚回一些記憶,也為以後寫回憶錄準備一些題材。

 

十二月二十二日到達第一站首都雅加達,這是一九四九年到一九五五年我

念初中與高中的地方。由一位在台灣生長,早年外派印尼,已經在雅加達

成家的內弟接待。

 

下午到達時,落地簽證與過關超乎順利。這是我以前嫌煩而不願意回印尼

的原因,包括要給關員小費的陋習現在已經沒有了。飛機場人頭湧湧,也

許反映了當今的經濟起飛。一些搬運工一擁而上要給我搬行李,我婉拒了

。與來接的親友沒有碰上,找不到電話,幸好一位機場工作人員願意借他

的手機給我們用,才與親友聯繫上,實在要感謝這位工作人員。

 

路上滂沱大雨,當天雨量是月平均雨量的一半,連市政廳都浸水了。酒店

號稱五星級,因為剛落成,五折優待,只要五十美元,是從酒店式公寓改

裝而成,甚至還沒有改裝完畢,感覺上連星級也不到,好在非常便宜,座

落在丹絨百祿碼頭附近的華人住宅區,近舊區,便於我尋根。因為大雨,

周圍也淹水。

 

車子停在酒店門口,竟沒有服務員出來接客,喊了以後,才出來幫我們拿

行李。進入酒店大堂,還要穿過安全門檢查有無攜帶武器或爆炸物,似乎

太誇張了,也許是因為曾經有恐怖分子炸過酒店之故。不過房間還大,也

可以上網。

 

        海鮮餐印尼餐大快朵頤

 

晚上在附近有相當規模的海鮮店進餐,紅蟳價格比台灣、更比香港便宜許

多,而且廚藝不錯,可謂大快朵頤。後來幾天,不是吃海鮮,就是印尼食

品。我們去過石溪灣在海面上建立的海鮮城;還有專吃印尼食品的“梭羅

廚房”的連鎖店,從梭羅開到雅加達。印尼海鮮多炒炸烤,很少清蒸。

 

第二天內弟開車,進入舊市區,接近唐人街班芝然,我對他說,當年就在

這裡聽唱片公司播送“何日君再來”。其實還有Patti Page的流行曲,沒

有想到,她竟在一個星期後的元旦那天病逝。

 

內弟住的地方,是後來開發的地區,對舊市區並不熟悉,而幾十年下來,

市容也有很大變化。我們沒有查地圖,走進大芒果街,憑著鐵路邊的記憶

,找到高中時就讀的巴城中學。現在是印尼的一座學校,進門左邊的腳踏

車棚也沒有了。婦女們在運河邊洗衣的景緻早就沒有了,憑著運河上的幾

座橋,進到小街裡,拐兩個灣,也找到了我原來的住家。還好街名沒有改

,一些建築也沒有動。不過我原先住的平房,已經改成三層樓了。

 

至於就讀初中的新華學校,在新巴剎(巴剎是街市之意)的大伯公巷,因

為年代更久遠,走偏了一條巷,後來即使找到這條巷子,也是問了一位上

了年紀的華人,他說學校已經改為住宅區,他正好住在對面,於是上車領

我們去。要是沒有這位老伯,怎麼也不會認出這就是我的母校了。

 

除了尋根,主要在內弟居住的北區兜風。過去的沼澤區建起多個社區,還

在大興土木,好幾個屋苑正在建造中,其中的木棉美麗海岸社區,流行白

宮式的豪華住宅;而綠灣建造的公寓樓房,可謂“無敵海景”。這些與十

八年前去看的椰風新村,又是另一種風情。但因為多為華人居住,我真擔

心會引發仇富心態,從而引來排華。

 

        族群關係改善經濟起飛

 

不過族群問題現在大有改善,不但一些華裔擔任政府的部長,而且去年秋

天的選舉中,據說有若干華裔血統的梭羅市長卓可威與華裔鍾萬學搭檔當

選雅加達特別省的正副省長。鍾萬學才四十幾歲,形象清新,被認為是明

日之星。

 

在問路過程中,我心情還比較緊張,這是當年種族關係緊張的後遺症。尤

其是當地人看到我們進入巷弄時投下好奇的眼光。但是現在印尼人對我們

相當友善。除了歸功於一九九八年以來民主化的相互尊重,還因為經濟起

飛,每年百分之六的增長,提升了平均生活水平。

 

今年元旦開始,因為最低工資提高四成(私人僱傭的女傭、司機除外),

大量勞動力流入工廠。女傭變得難請,僱請一位需約一百萬盾(約八百港

元)中介費,而且出現詐欺逃跑事件。不論在街道邊,還是餐館、超市前

的停車場停車,到來或離開時,有人揮手指揮一下,就給他們兩千盾小費

(約港幣一塊六角),停留時間長一點的要五千盾。他們有的穿制服,有

的沒有,可能也要劃地盤。

 

當年的瑪腰蘭飛機場,現在已經消失,換來幾條綠蔭的通衢大道。舊區交

通擁擠,新區馬路較寬,還有新建築。印尼本地有錢人及官員,據說住在

獨立廣場往南的銘登區。

 

夜裡到市中心的印尼廣場,是雅加達重要的地標建築群。富麗堂皇的建築

堪稱世界級。巨大的購物商場,臨近聖誕節,售貨員戴了聖誕帽,想起印

尼人有近九成信仰伊斯蘭教,宗教的分野在商業利益面前已經淡薄。廣場

周圍是凱悅、文華東方等四座真正的五星級酒店,車水馬龍好不熱鬧!

 

商場裡看到售賣各式食品的“瑞士市場”,擺設就像紐約近蘇豪區百老匯

街那家食品店,只是這裡地方更大,有許多座位可以坐下來飲食。進門時

每人發一張卡,憑卡在不同攤檔消費,出來交卡結帳。

 

        國際日報附送多份黨報

 

在印尼廣場附近據說是前總統蘇哈托夫人開設的土特產商店也逛了一下,

印花布做的衣服,對我們不太實用,沒有買,卻買了幾張唱片,主要是“

梭羅河”,還有印尼獨立運動時代的歌曲,那時我正在印尼讀小學。

 

最使我震驚的是中共利用印尼的民主化,大事滲透,尤其是媒體。酒店有

華文報紙,美國加州華文報章國際日報是親共媒體,老闆熊德龍這個爭議

性人物就是印尼的財主,本身是印度人,為華僑收養,比中國人還愛(中

)國。雅加達的國際日報,隨報附送人民日報海外版、香港文匯報東南亞

版、香港商報與國信早報印尼版,星期日還附送國信週報與福建僑報。我

不曉得國信早報是何方神聖,但是其他都是黨報無可置疑。可見中共統戰

海外華人的不遺餘力。

 

在雅加達住了三晚,總的印象是硬體建設有很大進步,但是在機場與酒店

的體會,軟體還落後,整個機場找不到公用電話,最後找到,也是壞的。

回台北時,機場候機室的商場還一度停電。這是發展中國家難免的現象,

相信會逐步改善。另外,在新建築蜂起的時候,對舊建築保護不力,北區

一些荷蘭時代的舊建築,具有歷史文化價值,也相當殘破,非常可惜,相

信隨著國家的逐漸富裕,會注意到對文物的保護。(未完)

《動向》  201334月號

http://www.chengmingmag.com

(穿越30多年時空的重要評論,以及人生的酸甜苦辣,請看

林保華部落格  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新舊評論還在繼續增加與上網中)

(要了解中國最新重要資訊,請觀看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網

http://www.twyac.org內的“共產中國”網站:

http://redchina.ning.com

(穿越30多年時空的重要評論,以及人生的酸甜苦辣,請看

林保華部落格  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新舊評論還在繼續增加與上網中)

(要了解中國最新重要資訊,請觀看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網

http://www.twyac.org內的“共產中國”網站:

http://redchina.ning.com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