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 9 2《綠色參考》
(林保華主編;提供林保華的評論與若干信息。)
林保華部落格:http://lingfengcomment.pixnet.net/blog


綠參:從「共諜」到「枝微末節」;30年前評論港人治港;台灣聲援香港占中行動;世界在看香港;Taipei Times的報導


從「共諜」到「枝微末節」
[林保華]

        不論太陽花學運,還是張顯耀事件,都不會減慢馬英九投共的腳步,甚至因為感到時日無多而加快腳步;而中國絕對會配合。更不可相信「兩岸互信基礎」被破壞的謬論,因為從來沒有「兩岸互信基礎」,只有「國共互信基礎」,或者是連馬與共產黨的互信基礎,而這是建立在彼此共同利益之上,不會被破壞的。這點是在野黨與公民團體所必須保持清醒的。       

        因此海基會董事長林中森出席了8月30日在江蘇淮安舉行的台商論壇,他與中國海協會會長陳德銘表演雙簧,在論壇前會面,並在短暫開放媒體採訪後隨即閉門會談,會後各自接受台灣媒體訪問,大造「和諧」的聲勢。如果林中森不配合,每個月20多萬的報酬就別想拿了,或者還有其他可以想像或難以想像的外快。也對不起馬總統的厚愛。林中森在這場表演中聲稱「兩岸和平發展的大局不受枝微末節影響」。

        在這以前的8月25日,林中森在接受媒體訪問時已經表張顯耀事件只是「小小波瀾」。「枝微末節」比起可以吹皺春水「的「小小波瀾」,是更加無足輕重,完全可以丟棄不理。

        身為陸委會的總統特任副主委、海基會副董事長兼秘書長,還是對中談判的首任代表,他不但是陸委會與海基會的第二把手,他對中台事務的了解,尤其涉及國安的了解,肯定比陸委會主委王郁琦與林中森有更多的認識,在談判中起更大的作用,這種人涉及共諜與洩密都是「枝微末節」,那麼即使馬英九匍匐在地投向共產黨,也就只是「無傷大雅」了。這樣一個傢伙出任海基會董事長,台灣人能夠放心嗎?在野黨應該提出要罷免這個人。

        1949年,國民黨的二級上將張治中率領對中共的談判代表團投共,後來還奉毛澤東之命寫信勸降蔣介石,被蔣斥為「革命叛徒」,「應予制裁」。反觀現在馬英九及其團隊,跪拜在共產黨面前唯恐不及。哪裡把「共諜」與「洩密」放在心上?因為自己可能就是嘛!除非是出來爭寵,或者被美國舉報,又或者做替死鬼,馬英九會對匪諜下手嗎?

        才短短兩個星期,張顯耀就從調查局眼中的「共諜」變成「洩密」,再變成「枝微末節」,是典型的「高高舉起,輕輕放下」。其中參與表演的角色,有的本身就是監製與導演,有的則是糊里糊塗跑龍套,有的是立功心切而表演出軌,才花樣百出,不一而足。

        無論怎樣,從兩邊中國人所放出的信息,這場鬧劇是快演完了,一切的一切,是不可抗拒的因素帶來這場鬧劇,現在需要收場了,馬總統的口吻24小時就變化了,屬下與對岸都在努力營造和諧,剩下的就是檢調怎麼配合的問題。

        想來也不難,因為檢調也在「高高舉起,輕輕放下」,雖然還沒有證據說是按照國共的劇本在演出,但從限制出境到監視居住;再搜索,到約談,甚至到凌晨兩點,整個過程17小時,最後好像什麼事情也沒有。他們是被馬團隊所誤導,還是有意識的這樣做,讓民眾認為是在「認真辦理」,那只有天曉得了,因為法務部長羅雪瑩是政治干預司法的能手,連「法匠」都不夠資格的政治官僚。

(作者為資深媒體評論員)
極光電子報  2014.9.2
http://blog.roodo.com/aurorahope
(穿越30多年時空的重要評論,以及人生的酸甜苦辣,請看林保華部落格  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新舊評論還在繼續增加與上網中)
--------------------


林保華按:
香港何處去?這是我30年前評論港人治港的一篇文章,供參考。

獨立實際乾脆透徹    凌鋒  1984.1.8

讀了《七十年代》所刊登的毛澤東論“湘人治湘”的四篇文章,感觸頗多
,特別是對毛澤東及其思想有進一步認識。

一,毛澤東是一個獨立性很強的人。這從他鼓吹“完全自治”、“獨立”
等可以看出。他的“獨立”,不止是國家獨立,省獨立,而且更是個人獨
立。有人說他是民族主義者,倒不如說他是地方主義者、個人英雄主義者
更為恰當。他反對蘇聯,反對美國,不在於他“愛國”,而是他個人不願
為任何人所控制。所以他在黨內也排斥打擊任何想超越他的人,向他提意
見的人。同樣,他在家庭裡,也不能忍受江青的耀武揚威,江青只能是他
手中的工具。

二,毛澤東也是一個重實際而且非常乾脆的人。例如他當時說:“若比繼
之以實際的運動,湖南自治,仍舊只在紙上好看,或在口中好聽,終究不
能實踐出來。”從當前的“港人治港”中,只喊口號,或處於受恩賜、受
擺布的地位,也只能是“口中好聽,終究不能實踐出來”。為了不要處於
只是好聽的地位,所以他說:“為半自治所誤,那就不痛不癢,真正冤枉
了!真正可惜了!”拿來對照“港人治港”,北京雖然答應“高度自治”
,但高度到何種程度,實在沒有人清楚。但可以肯定一句,假如還在香港
“堅持黨的領導”,就連“半自治”都難,遑論毛澤東所主張的“全自治
”了。

三,毛澤東當時才二十幾歲,但看問題相當透徹尖銳,例如他說過:“中
國四千年來之政治,皆大架子、大規模、大辦法。結果外強中乾,上實下
虛,上冠冕堂皇,下無聊腐敗。”中共領導人不知有無勇氣承認,現在也
仍有這種情況?中國要迫切解決的具體問題還很多,但是目前熱衷於“大
架子、大規模、大辦法”的“大統一”。其實如果自己還搞不好,統一的
結果不仍是“上實下虛,上冠冕堂皇,下無聊腐敗”?甚至把壞的部分蔓
延開來,這對國家、人民、民族是有益還是有害?

毛澤東這些精闢的看法,可惜在地位權力發生變化以後,自己也都背棄了

香港信報《人在香港》專欄
------------------------


最後一段痛罵馬英九的沒有上,見最下面一篇的 Taipei Times 報導。
聲援香港記者會視頻
https://bay174.mail.live.com/?tid=cmo9w7zegx5BGFRgAhWtiJCA2&fid=flinbox


臺灣公民團體舉行新聞發佈會 聲援香港占中行動
2014-09-01
RFA  
超過十個臺灣公民團體週一在臺北舉行新聞發佈會,聲援香港民眾訴求特首選舉制度必須民主的「佔領中環」行動。

這場聲援記者會由華人民主書院主辦,號召了超過十個關注中國人權狀況的臺灣非政府組織共同加入,聲援香港民眾追求「真普選」的行列。

記者會一開始先通過網路與香港「真普選聯盟」召集人鄭宇碩,以及香港專上學生聯會秘書長周永康連線。

鄭宇碩在畫面裡先向臺灣的聲援團體一鞠躬,感謝臺灣民眾的聲援。接著他說,周日人大常委會的決議,表明了香港人已經沒有任何爭取民主的空間。在這樣的制度下,未來也不會出現「有意義的特首選舉」。香港民眾因此決定訴諸抗爭,以表達最深切的抗議。

周永康則更進一步說道,今天北京可以否決此前八十萬市民在模擬投票中表達的意願,明天就可以否決任何事情。經此一役,未來的香港不會再有人相信「一國兩制」,若要再提出香港前途問題,就將訴諸「住民自決」。

原藉香港的政治評論家林保華則批評,人大常委會周日通過的方案,比現行方案還要倒退。以上一次特首選舉為例,在現行的方案下,民主派至少還能推出民主黨何俊仁參選。但日前公佈的方案,按照現行提名委員會的成分,民主派人士連參選都不可能。

中國民運人士,也是華人民主書院董事會主席王丹則痛批中共封殺香港以民主方式選出特首,是「痞子和流氓」的行徑。在香港普選議題上,世人應該從中看出,中共真正力圖擴張的,是一股「反民主」的潮流。

王丹分析,眼前可以看到兩股政治力量:一股是以中共為核心的「反民主」運動;另一股是以兩岸四地公民社會聯結所成的「要民主」的運動,這兩股力量現在在香港發生碰撞,這是一場前哨戰。

王丹同時提出警告,一旦佔領中環行動遭到香港或北京政府以武力清場,他必定開始尋求連署,提名香港佔領中環人士角逐諾貝爾和平獎。他期許臺灣社會能夠提供最大程度的支援,目標是一百位元大學教授和二十位中央研究院院士出面聲援,加入推薦行列。

至 於臺灣可以扮演什?角色,臺灣關懷中國人權聯盟理事長楊憲宏說,一旦香港民主人士面對武力清場,臺灣必須對這個可能的「人權重災區」做好準備。他說臺灣有 義務救援中國政府製造出的「人權災難」。臺灣某種程度必須要在這場「人權大洪水」的過程成為「諾亞方舟」,臺灣沒有別的選擇,一定要讓所有被迫害的人平安 登岸。

楊憲宏說,他已結合包括國民黨在內的各黨派立委,在立法院即將展開的會期裡,推動「難民法」通過,隨時準備接納香港遭受鎮壓的政治難民。他強調,這是臺灣無可推託的責任。


(記者:李潼)
----------------


林保華按:盲馬對香港發表不痛不癢的講話。香港九龍出生的盲馬,背叛了香港!

司馬觀點:世界在看香港(江春男)
2014年09月02日
台蘋

前天,澳門選舉特首,候選人只有一人,有選而無競,而且,只有396位選舉委員擁有投票權,得票率高達96%,環顧世界,只有北韓可以相比。北京不太了解,同樣是回歸,為什麼澳門能,香港不能?
其實,香港始終是國際大都會,有英治留下來的一套現代文明制度,而澳門是類似東莞的城巿,葡萄牙沒有留下什麼,兩地無法比。香港回歸後,內地化的愛國教育和國際化的普世價值,形成互相拉扯的兩股力量,而中國特色的政治,對國際化的港人,其排斥力遠遠大於吸引力。
中國人大常委公布香港政改方案,給港人一人一票直選特首的權利,比澳門多好幾倍,這是天大的恩賜,香港人卻不知感恩惜福,堅持要用國際標準搞普選,想用普世價值挑戰中國模式,北京對大陸人民要有所交代,不能讓人民對政改產生不切實際的幻想,必須先替香港人劃下紅線。
普選變成大退步

北京說特首普選是香港民主的歷史性躍進,實際上是大退步,和7年前相比,特首候選人的門檻大幅提升,只有得到權貴和土共支持,得到北京欽點的愛黨人士,才可以成為候選人。民主派所主張的國際標準,只不過是公平公正公開和公民參與這些基本原則而己,中共卻視為洪水猛獸。
民主派很少人主張港獨,但中共把他們打成港獨,而且扣上勾結外國勢力的大帽子。親中派對民主派的鬥爭,提高土共勢力,激化香港社會矛盾。現在離特首選舉還有3年,選前選後必有更大更多衝突,可以預見,這幾年香港將沒有寧日。
民主派不相信「袋住先」,他們明知抗爭會輸,但是,人如果靠吃飯活著,那飯不叫飯,而叫飼料。世界上總是有人追尋理念和夢想,最後還是贏了。
香港政改是中國政改的鏡子,香港的事,全世界都在看,它必將衝擊兩岸關係,台灣不能視而不見。
------------------------


林保華按:香港民主路肯定比台灣困難許多,但是也不應太悲觀,因為要看到大環境,世界的變化,中國的變化,資訊科技的迅猛發展。北京對內對外的民族主義鐵腕,將為自己掘墓。

蘋論:香港的悲願無解
2014年09月02日
更多專欄文章

中國人大前天否決了泛民主派主張香港特首由公民提名,並經公民普選的方案。
港人的希望破碎,群眾湧上街頭示威抗議,揚言將全面啟動佔中(佔領中環);中方強硬反駁,還威脅說,如果香港「行政長官普選法案」無法在立法會通過,就沒有普選。泛民主派譴責北京在香港搞「鳥籠民主」,違反《基本法》。
難複製台民主經驗

台灣有些民主人士表示,香港只要持續施加壓力,終能爭取到真普選。這其實是「狹隘經驗論」,根據的是1980到90年代的台灣民主化經驗,沒有注意到共產黨和國民黨實質的不同和內外條件的差異。
國共兩黨在民主理念上有很大的差異:1、國民黨信仰三民主義,其中包括民權主義(民主),即使信仰不虔誠,至少不會公開反對、抗拒民主;但中共是擺明的理所當然反民主,沒有罪惡感,沒有內疚。
2、國民黨後來的執政菁英份子絕大多數留學過西方,都支持民主,菁英的態度是民主化成敗非常關鍵的因素;而中共不讓歐美回國的人進入權力核心,只在外圍做研究、做專家,特別只在科技領域發展。
3、中國平民還是集體主義理念,而台灣較為個人主義。
4、美國對台施壓民主化,是台灣無法抗拒的;而中國對美國的壓力敵視、對抗,美國無能為力。
5、民主賴以發展的公民社會已在台成熟;中國打壓、分化、迫害公民意識。
6、台灣省籍的對立給予民主機會,就像英國早年階級的對立造成民主的後果。但中國沒有旗鼓相當對立的兩股勢力。
這些差異決定了中、台分歧的走向,以為拿台灣民眾壓迫國民黨退卻讓路給民主的經驗,可以複製在香港則是過度天真。
台灣有海峽和美國的保護,還有自己的軍隊,香港什麼都沒有,所以中國不會對港再讓步,香港只能從北京挑出來的候選人當中普選,北京認為已經很讓步了。再搞下去可能會逼迫北京採取較強烈的手段。港人是否接受妥協,再一步一步慢慢來?列寧革命時說:「進一步,要退兩步。」或者,港人是否認為已忍耐多年,不願再當順民,奮起力爭真普選,自己在寫歷史,也是決定自己命運。
台處境危險更勝港

中共沒有民主的DNA,香港只有忍耐一途;而台灣的處境比香港更危險,一旦中國自認實力超越美國,共軍隨時可能入侵殺戮,消滅民主體制,香港則早已歸順了。
但即使香港如此悲願,我們也要嚴正警告中國,絕對不可對香港動粗、動武,否則中國失去的不只是香港的民心,也會失去台灣的民心。
------------------------


Activist groups rally behind HK protesters
By Shih Hsiu-chuan  /  Staff reporter
Taipei Times  2014.9.2

Front row left to right, Taiwan Association for China Human Rights chairman Yang Hsien-hung, New School for Democracy chairman Wang Dan, Taiwan Society for Democracy president Ku Chung-hwa, Taiwan Friends of Uighurs chairman Paul Lin and Taiwan Labour Front secretary-general Son Yu-liam hold a news conference in Taipei yesterday calling for genuine universal suffrage in Hong Kong.
Photo: Chien Jung-fong, Taipei Times

Taiwanese civil rights organizations yesterday rallied behind the people of Hong Kong in their pursuit of universal suffrage in 2017, as China sets limits on the vote for the election of the territory’s leader.

Local groups initiated a signature drive to show their support for pro-democracy activists who on Sunday vowed “an era of civil disobedience” in protest against Beijing’s decision to reject open nominations for candidates in the territory’s first direct leadership election in 2017.

What has been happening in Hong Kong is its “democratic groups are aligning against the anti-democratic force spearheaded by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CCP), Wang Dan (王丹), an exiled Chinese democracy activist who serves as chairman of the New School for Democracy, told a press conference in Taipei

When the CCP, which does not permit democracy, tries to expand its influence in the world by fostering an anti-democratic force, not just in Hong Kong, but also in other places, “it is everyone’s business” to stop this attempt to take human civilization backward, Wang said.

If China succeeds in controlling Hong Kong, Taiwan — “which is already teetering on the edge” of falling into China’s hands — would face imminent danger, because Beijing would then concentrate its efforts on resolving the Taiwan issue, he said.

Taiwan Friends of Uighurs chairman Paul Lin (林保華) said President Ma Ying-jeou (馬英九) was responsible for what is happening in Hong Kong today.

“China used to govern Hong Kong under the principle of ‘one country, two systems’ because it wanted to establish a model for settling the ‘Taiwan issue.’ With Ma in power, Taiwan is already under its control, and thus it no longer respects the formula of ‘one country, two systems,’” Lin said.

Lin said that Taiwanese who voted for Ma have to stand up for Hong Kong to make up for their mistake.

The activists said they were concerned that China might launch a bloody crackdown on the pro-

democracy movement in Hong Kong as it did during the Tiananmen Square protests in 1989.

“We do not want to see that happen, but if it does, we hope to get help from at least 100 university professors and 20 academics at Academia Sinica in Taiwan to nominate Occupy Central activists for the Nobel Peace Prize,” Wang said.

Wang said the idea was floated in a discussion on Sunday night among exiled Chinese dissidents who participated in the 1989 movement.

Lin said that any attempt by China to put down pro-democracy activists would only drive Hong Kong to seek independence.

“We will stand with Hong Kong people in fighting for their rights to self-determination as they have called for,” he added.

Speaking via a video conference, Alliance for True Democracy convener Joseph Cheng (鄭宇碩) said he wanted to tell people in Taiwan: “Please continue to lend us your support. We will never give up.”

“We often hear the phrase ‘Today’s Hong Kong, tomorrow’s Taiwan.’ This is not what we want. We hope that what Hong Kong will look like tomorrow is what Taiwan has today: democracy,” Cheng said.

Hong Kong Federation of Students chairman Alex Chow Yong Kang (周永康) said that people in Hong Kong would never believe that the territory is governed by Hong Kongers or that Hong Kongers would enjoy a high degree of autonomy under the “one country, two systems” principle as Beijing has promised.

Chow said that civil society in Taiwan, China and Macau should work together to resist the common threat that they face from China.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