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建制派的世代交替
凌 鋒

  本屆香港立法會選舉,非建制派焦點在能否保住三分之一以上席位,維持對重大議案的否決權。由於這次立法會選舉打破了以往建制與泛民的二元形態,加入本土派(包括自決派與港獨派)的競爭,而本土派也非鐵板一塊,不亞於他們與泛民的競爭。這種碎片化情況,實在不容對非建制派的選情抱樂觀態度。

  然而由於中聯辦公然插手選舉,踩到香港市民的底線,所以投票率達到五成八的新高,加上「雷動計劃」配票的效應,最後泛民與本土派的總和還比上屆略有斬獲。其中值得關注的一個焦點,就是非建制派基本上實現了世代交替,這將為香港的民主運動注入新動力。

  年輕本土派的崛起

  這種世代交替表現在兩個方面:一個是年輕本土派的崛起,一個是老泛民內部的世代交替。

  年輕本土派出現在這八年來本土社會運動中出現的年輕人,例如以保護歷史建築與環境打響旗號的朱凱迪榮獲票王;在雨傘運動中「打第一槍」的學運代表羅冠聰以二十三歲進入立法會,成為香港歷史上最年輕的立法會議員,還有「青年新政」中的梁頌恆與游蕙禎。本來最有出頭機會的梁天琦則被特區政府禁止參選,否則他將會成為新一屆立法會一顆閃耀的新星。

  至於泛民本土派內部的世代交替,以最大的民主黨為代表,現任主席劉慧卿與前任主席何俊仁都退下,由年輕一代的林卓廷與尹兆堅出戰,「老人」則排在選舉名單中的第二位,以示舉薦之意,也是呼籲他們以往的支持者繼續支持他們的接班人。林、尹均當選。而在「超級議員」(由區議員出戰而由全港投票)中,也推舉新人鄺俊宇,在五位當選議員中,取代上一屆涂謹申的票王地位。
  在選前的民調中,有預示泛民中的民協與工黨可能「亡黨」,即無一人進入立法會。果然民協的創黨老主席馮檢基落選,他在去年的區議會選舉中已經以細微差距落選。而工黨原來三名議員中,李卓人與何秀蘭都落選,張超雄雖然民調低,但是因為以往他關注弱勢群體形象突出,還獲得該區民調高的公民黨議員楊岳橋的讓票,終於保住席位。

  馮檢基、李卓人、何秀蘭在九七前已經活躍在香港政壇近三十年,但不願急流勇退,李卓人在二○一一年的區議會選舉中,已經輸給一個二十六歲的中國大陸新移民,然而一直沒有警覺到自己時代的過去,沒有大力栽培新人而險遭「亡黨」。

  年輕人譜寫立法會新篇章

  當然,最重要的還不是人事上的世代交替,而是思維上的世代交替。

  例如五位現任、前任民主黨主席出來挺他們的參選人,有正面作用,也有負面影響。正面作用是繼續吸納他們的支持者,負面影響是會讓年輕選民擔心他們舉薦出來的新人會不會也承傳他們的舊思維、舊作風?

  以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來說,我肯定他的貢獻,對他的人品也沒有疑議,但是那天他在講話時痛批港獨,說港獨是反對解放軍啊。這讓我聯想到國民黨常常以不接受共產黨的要求,中共就會用武力打你的陳詞濫調。這種說法,不但港獨人士無法接受,主張自決的年輕人也難以接受。李柱銘對台灣太陽花學運佔領立法院議場與雨傘運動中一些年輕人的激進行動也有微詞,強調所謂的「法治」。這種無視「公民抗命」的思維,怎能使香港的民主運動不死水一潭?這正是未來年輕一代進入立法會所必須改變的舊思維。希望年輕朋友們的努力,譜寫香港立法會的新篇章。
《動向》  2016年9=10月號

創作者介紹

林保華評論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