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吾爾在土耳其、叙利亞、阿富汗地區的反中國武裝勢力

2016-04-05 自由時報

原著:水谷尚子

譯者:侍建宇、蘇燕翎

頗多維吾爾人反抗中共統治,為求獨立建國,加入叙利亞的蓋達組織分支「勝利陣線(al-Nusra)」,接受軍事訓練,進行游擊戰。這篇文章不僅描述海外維吾爾人武裝組織自從1990年代以來的變遷,並結合在土耳其的實地調查,討論最新發展狀況。

  • 勝利陣線麾下的維吾爾人。相片右上黃色印記為突厥伊斯蘭黨標誌。

    勝利陣線麾下的維吾爾人。相片右上黃色印記為突厥伊斯蘭黨標誌。

  • 東突教育互助協會監察長阿布利金汗

    東突教育互助協會監察長阿布利金汗

  • 獨立者電視台台長阿布都拉哈特

    獨立者電視台台長阿布都拉哈特

  • 東突文化與互助協會主席薩伊特與他的父親

    東突文化與互助協會主席薩伊特與他的父親

  • 開色利的東突文化與互助協會

    開色利的東突文化與互助協會

  • 位於伊斯坦堡的東突教育互助協會外觀

    位於伊斯坦堡的東突教育互助協會外觀

  • 阿不都卡德爾‧亞甫泉(東突伊斯蘭黨)

    阿不都卡德爾‧亞甫泉(東突伊斯蘭黨)

  • 東突教育互助協會會長習代耶

    東突教育互助協會會長習代耶

前言

根據2015年1月21日《環球時報》報道,中國公安部副部長孟宏偉向馬來西亞內政部長扎希德提及﹕「300多名中 國人以馬來西亞作為中轉站,前往第三國,再進入敘利亞或者伊拉克參加伊斯蘭國。」 《環球時報》隸屬中共宣傳喉舌人民日報社,新聞論述口徑充滿民族主義情緒。孟宏偉說的「中國人」,就是原籍新疆的維吾爾人。維吾爾人屬於突厥族,大多為穆 斯林,他們的居住地新疆在18世紀後期被大清帝國吞併。維吾爾人的語言、文化及宗教均不同於中國主體漢族,也因此,維吾爾人的認同混淆,難以融入中國社 會,近年不斷爆發反政府行動。另外也由於近年中國政府不輕易向維吾爾人發放護照,他們於是不惜鋌而走險,經由與中國接壤的東南亞國家,向外偷渡,逐漸成為 中國國家安全的重要威脅。

就像公安部副部長孟宏偉說的,的確是有維吾爾族人經由馬來西亞進入伊斯蘭國 ,但是情況更為複雜。

從 中國外逃維吾爾人,大多並不想進入伊斯蘭國,而是希望在土耳其定居。對突厥族系的維吾爾人來講,語言和宗教習慣,都跟土耳其人相似;土耳其人也認為,新疆 維吾爾自治區附近就是突厥族的發源地,所以也同情,並實際接收許多外逃的維吾爾人。安卡拉Hacettepe大學的維吾爾族教授艾克林(Erkin Ekrem)稱「在土耳其,約有三萬維吾爾族人。」這個統計數字

10年前相比,數目大概急增兩萬。

公安部副部長孟宏偉 「300名維吾爾人加入伊斯蘭國的說法,其實不是真實數據,應該是暗示伊斯蘭國正培養大量「維吾爾人成為國家分裂主義者、恐怖分子」,操弄國際社會的認知 印象。事實上伊斯蘭國的維吾爾人相對並不多,大部分維吾爾聖戰士都加入勝利陣線和自由敘利亞軍,站在與伊斯蘭國敵對的陣營。土耳其政府也在南部邊境拘捕或 監禁那些嘗試潛入伊斯蘭國的維吾爾人,但是中國官方並沒有提及這樣的發展態勢。

我長年觀察並多次到訪土耳其維吾爾社群,訪問維吾爾伊斯蘭宗教領導者,並調查前往勝利陣線及伊斯蘭國的維吾爾人、以及以政治獨立為目標的「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黨」(後文簡稱東伊黨)、「突厥斯坦伊斯蘭黨(後文簡稱突伊黨)各種勢力,親眼目睹他們實際情況。

一、進入伊斯蘭國的維吾爾人

2015年2月26日,我在facebook上發現一名自稱活躍於伊斯蘭國的維吾爾人,他用維吾爾語表達個人見解,但帖文很快被刪除。我的助理幫忙翻譯內容,概括出他們當時發展的情況,引文大致如下﹕

「 突伊黨所在的位置,並不屬於伊斯蘭國控制地區。突伊黨的沙姆分支(叙利亞分支),以及其他地區的分支,理應盡快承認伊斯蘭國。…..相對民族主義,我們更重視伊斯蘭主義,並推崇哈里發制度,最後伊斯蘭國的聖戰士會解放東突厥斯坦。

從這個自稱「伊斯蘭國維吾爾聖戰士

的帖文可以得知︰① 維吾爾反中武裝組織「突伊黨

(由 東伊黨衍生的組織,容後再述)跟伊斯蘭國關係對立。② 突伊黨的大突厥民族主義與伊斯蘭國鼓吹建立的伊斯蘭遜民派哈里發制度,是兩種矛盾的思想。③ 信仰伊斯蘭的海外維吾爾人在土耳其大致形成四種勢力;突伊黨、東伊黨、要求與突伊黨保持距離的人(他們反對在叙利亞進行軍事訓練)、以及伊斯蘭國的支持 者。

伊斯蘭國前身原是極端伊斯蘭「蓋達組織

的伊拉克分支,他們曾綁架殺害前往伊拉克旅行的日本青年香田證生。頭目扎卡維於 2006年美軍空襲中喪生,其後宣稱巴格達迪為哈里發,並改名為「伊拉克伊斯蘭國」重新活躍。本來只是中東一個地區組織,近年卻能迅速吸引維吾爾人與其他 各國穆斯林年輕人,最主要的原因是伊斯蘭國提出「恢復哈里發制度,讓伊斯蘭遜尼派國際化」。他們強調遜尼派較其他教派優越,需要打破現有國家及國民的界 線,重新建立哈里發統治下的新世界。這個制度從類比的角度來說,非常百年前蘇聯提出的共產主義下的平等、團結,年輕人嚮往而進入蘇聯,就像現在穆斯林青年 相繼加入伊斯蘭國。

甚麼樣的維吾爾人會加入伊斯蘭國﹖

《環球時報》2015年2月5日報道﹕「過去6個月內,極端組織伊斯蘭國先後處決120

外籍戰鬥人員,多數是試圖逃離伊拉克和敘利亞的作戰成員,其中包括3名來自中國的『東突』成員。」根據伊拉克北部庫爾德安全官員向《環球時報》透漏,「3人當中有1

年 輕人,來到土耳其不久,便潛入叙利亞加入伊斯蘭國。但對當地現實感到失望,想逃回土耳其讀大學。沒想到他的利比亞戰友立即向上級報告,於是他就被逮捕審判 並槍決。另2名中國籍武裝成員是2014年12月底在伊拉克境內與其他來自6個國家的11名成員被集體斬首,罪名是叛國

土耳其定居的維吾爾 人阿布都拉阿濟茲(Abdulaziz)講述前往伊斯蘭國的維吾爾人特質。「正如《環球時報》報道,許多青年事前並不瞭解,隨便就加入伊斯蘭國,然後對現 實又感到失望,又逃離不了。但是,我認為中國現在實行的『內地新疆初中.高中班 (新疆班,維吾爾人稱之為內地班)』制度存有弊端,也促使維吾爾青年外逃加入伊斯蘭國。」

中國政府由2000年推動內地新疆班,針對母語不 是漢語的維吾爾中學學生,離開新疆,選拔送往其他內地省份受教育,徹底熟悉漢語學習環境,以便將來進入大學後,不會有語言障礙。當然,維吾爾人不習慣漢人 社會,身分認同也不清楚,中共也可以利用這個新疆班制度,讓他們自然改變身分認同。阿布都拉阿濟茲說明﹕「過去維吾爾人總是在家悄悄口頭傳述自己的民族 史,例如他們曾經如何抵抗中國、反抗運動怎樣被中國政府打壓。但是小孩正值青春期就離開父母,長期在遠方求學,便失去了學習維吾爾歷史知識的機會。新疆以 外的中國省份的網絡限制相對不嚴,年輕學生很容易接觸伊斯蘭激進分子的網站,也很容易被鼓動而被極端思想影響。他們沒有在新疆參與反政府活動,也沒有任何 入獄經驗,但能夠講流利的漢語,較一般新疆境內維吾爾人容易取得護照。於是借前往海外留學為名,出國後很多直接加入伊斯蘭國。他們也不會去接觸其他海外流 亡團體,海外維吾爾流亡團體也沒辦法掌握伊斯蘭國維吾爾青年的情況。

在「內地新疆班」制度下,也有知道自己是少數民族身份的維吾爾青年,在 漢人社會感受到不平等對待,但身邊又沒有可以傾訴心事的朋友,生活孤獨不安,只好逃進網絡社交媒體的世界,很類似那些歐洲伊斯蘭青年加入伊斯蘭國的處境。 2015年3月23日美國ABC新聞報道,印尼警方於2014年9月蘇拉威西島波索拘捕了4名維吾爾人,他們從網絡聯繫支持伊斯蘭國的印尼極端組織「東印 尼神聖戰士(MIT)。從報道刊登的照片來看,他們看似十分年輕。

維吾爾人在伊斯蘭國內佔有甚麼位置?

2015年1月26 日,在美軍的空襲幫忙下,庫爾德部隊成功從伊斯蘭國手上奪回叙利亞北部,接近土耳其的主要居住地科巴尼。土耳其伊斯坦堡的維吾爾人社群流傳,在這場戰鬥 中,率領伊斯蘭國的是維吾爾部隊。伊斯蘭國部隊的隊長名叫努爾敦(Norden Demorra),大概40多歲,妻子及3個孩子住在伊斯坦堡,據傳在戰役中被庫爾德部隊捕獲拘禁。這個消息是努爾敦的下屬打電話給他的妻子才得知,隊長 後來的命運生死未卜。

阿布都拉阿濟茲表示,「在伊斯蘭國的維吾爾人,一直作為實戰中的先鋒『子彈』戰鬥,努爾敦大概是在戰爭中陣亡,卻報道 為被拘禁。」伊斯蘭國的維吾爾人部隊其實與其他參與敘利亞內戰的維吾爾人可能互相殘殺,因為他們已經在叙利亞北部接近土耳其邊境對壘,也就是直接衝擊自由 叙利亞軍、勝利陣線的維吾爾人部隊和訓練基地。

二、甚麼是「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黨

(簡稱東伊黨)?

不同於伊斯蘭國的維吾爾青年,在自由敘利亞軍和勝利陣線接受戰鬥訓練的維吾爾人,他們經由突伊黨、東伊黨的關係管道,有計劃有組織地將送入敘利亞,規模應該比伊斯蘭國維吾爾人多。

中國外交部新聞司副司長華春瑩在2015年2月13日舉行例行記者會時表示,「中國有一些恐怖勢力加緊與國際恐怖勢力勾連,不斷派員試圖通過非法管道赴敘利亞、伊拉克等戰亂地區參訓參戰,圖謀累積更多實戰經驗。

華春瑩的發言明顯就是指責中國恐怖勢力

突伊黨、舊有的東伊黨敘利亞蓋達組織分支勝利陣線之間的聯繫。

在討論突伊黨是甚麼的問題之前,首先要介紹它的前身,東伊黨歷史。

「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黨

是 巴仁鄉事件的主謀則丁·玉素甫於1989年11月成立的組織名稱。「巴仁鄉事件」是1990年4月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克孜勒蘇柯爾克孜自治州阿克陶縣巴仁 鄉發生的大型武裝暴亂。為了鎮壓事件,中國人民解放軍、武警、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的民兵集體出動,政府和暴亂分子雙方都傷亡慘重,則丁·玉素甫(死時26 歲)亦在暴亂中被擊斃。

這個事件為日後中共對統治新疆、海外維吾爾流亡組織帶來多方面影響。例如發生巴仁鄉事件後,海外維吾爾人於1992年在土耳其成立並舉行「東突厥斯坦民族代表會議」,也為日後成立「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簡稱世維會)

奠下基礎。

1990年代隨着蘇聯解體,中亞地區的突厥系各個民族紛紛獨立成為不同的民族國家。維吾爾人也渴望獨立,以巴

但 是庫特布(Sayyid Qutb)所寫的那本書《伊斯蘭基本教義派的目標》,這本書強調穆斯林要站出來、要為聖戰而不惜殉教。很多維吾爾青年就是讀過這本書,然後開始聯繫海外伊 斯蘭組織,決定離開中國。這本書的作者是埃及穆斯林兄弟會的領袖人物,被東突教育互助協會下的附屬單位:Sutuk Bugrahan基金會,翻譯並出版成維吾爾語,也在新疆秘密的流傳。

突伊黨也曾經出版埃及聖戰團思想家阿布都拉阿濟茲 (AbdulKadir Bin Abdulaziz)的阿拉伯語著作《符合伊斯蘭法的聖戰》,該書的維吾爾語翻譯版在2011年以「伊斯蘭之聲-宣傳中心」名義出版,強調不放棄用暴力破 壞進行聖戰。自費出版時包裝厚實精美,印書費用應該非常昂貴,書籍並沒有取得ISBN(國際標準書號)。這本書的譯者其實就是東伊黨的首領,艾山死後的第 三代領袖,曾經藏身於瓦濟斯坦的阿布都拉哈克(Abdulhaq)。埃及的原著者與東伊黨領袖都在阿富汗附近活動過,他們很可能相熟認識。很明顯翻譯這本 書目的就是充實與中共武裝鬥爭的理論思想,然後影響維吾爾青年加入聖戰。

在2014年12月3日,在敘利亞不知名的某處地點,突伊黨敘利亞 分支的首領,30多歲的易普拉辛曼蘇爾(Ibrahim Mansour)接受土耳其一名叫艾爾多安記者的訪問,影片也上載到Youtube。影片中,這個突伊黨的領袖說「我們的組織在2012年就開始派遣人員 來到敘利亞」,「為了要打倒阿薩德政權,持續聖戰」。勝利陣線組建於2012年,當時突伊黨就參與其中。

勝利陣線是一個名叫阿布穆罕默德‧阿者藍尼(Abu Mohammad al-Julani,後文簡稱阿布)創建。他是敘利亞人,原本隸屬於蓋達組織的伊拉克分支,由於敘利亞內戰爆發,他返國創建勝利陣線。

剛 開始敘利亞群眾礙於蓋達組織的惡名,多有嫌棄。但是相對於自由敘利亞軍所表現的貪婪腐敗,軍紀敗壞,勝利陣線卻以平價提供居民食物與日用品,軍風嚴謹,逐 漸群眾取得信任擁戴。當伊斯蘭國得知這樣的發展情勢,開始宣稱勝利陣線來自伊拉克分支,系出同源,並在2013年片面宣稱合併。勝利陣線也因此分裂,有些 人移往伊斯蘭國,剩下的另一批人則堅守陣地,繼續接受阿布的領導。

伊斯蘭國固然得到很多外國戰士的支持,但是也有很多維吾爾人選擇留在敘利亞的勝利陣線,繼續與阿薩德政權戰鬥。由於伊斯蘭國的作風太過殘忍激進,2014年蓋達組織正式宣稱與伊斯蘭國斷絕關係。

有 些居住土耳其的維吾爾人很反對加入勝利陣線與伊斯蘭國的作法。他們有人去過敘利亞做過生意,很瞭解當地人的過去與生活習慣。過去在敘利亞,穆斯林、基督 徒、東正教徒可以混居生活,不同教徒間的關係非常良好。所以這些維吾爾人反對撒拉菲教派的極端聖戰主張,認為前往敘利亞參戰沒有好處。而且維吾爾人在家鄉 也與其他民族在一起生活,他們認為不應該介入那些爭論。

突伊黨認為應該以伊斯蘭宗教立國,可是居住在土耳其的維吾爾人對於是否應該以伊斯蘭 教作為國教的問題,並沒有一致的看法。突伊黨敘利亞分支的首領,他認為「維吾爾人接受軍訓,就是要讓他們在面對敵人時,能夠冷靜應對。軍訓的最終目的是要 準備回到東突厥斯坦發動聖戰」。如果要對抗中共政權,大部分的維吾爾人都應該具備一定程度的軍事知識。

突伊黨敘利亞分支的首領對土耳其有一 些期待,他說「土耳其歷史過去實踐哈里發制度,照顧很多穆斯林,我很期待土耳其人民能支持我們的聖戰。希望他們能提供武器,和我們並肩對抗殘酷的中共政 權,趕走那些侵略者。穆斯林相互幫忙扶助是一種義務,土耳其人民在民俗宗教方面跟我們相仿,是我們的兄弟,希望他們能全力支持我們。」

在土 耳其中部的開色利城(Kayserie),設有東突文化與互助協會,領導者是薩伊特(Seyit Tumturk),他認為維吾爾聖戰士對土耳其政府與人民提出這樣無理的要求,實在令人驚恐。他說「那些從中國拼命外逃的每家維吾爾人,他們目的是為追求 安定的生活,希望最後能被土耳其政府與社會所接受。2009年烏魯木齊七五事件後, 3000多名維吾爾人順利取得土耳其國籍。突伊黨的說法其實對外逃維吾爾人有非常不好的影響。

五、東突厥斯坦文化與互助協會的和平路線

土 耳其中部,開色利城郊東北部的機場附近,有一個維吾爾人聚居社區,大家都叫那個地方「突厥村」。1960年代,從中國大約有300名維吾爾人,經由阿富 汗,在土耳其的援助下,被安置到這個地方。自從形成這個維吾爾人的村落,後來逃到土耳其的維吾爾都會先被安置到這裡,然後再慢慢尋求其他出路。

1990年代的外逃維吾爾人大多穿過新疆邊境,經過中亞地區,前往土耳其。

2001 年上海合作組織成立後,中亞國家開始遣返那些非法穿越國界的維吾爾人,這條路線變得不安全,也就斷掉。後來新興的外逃路線是經由東南亞,再前往最終目的土 耳其。維吾爾人開始經由雲南、廣西壯族自治區,他們買通當地漢族蛇頭與警察,尋求指引,向外逃亡。那些決心外逃的維吾爾人會賣掉所有家產,隨身攜帶大量現 金進行逃亡,也因此常常有人在逃亡途中引起蛇頭與警察的覬覦,被騙光家財。但是別無他法,想要外逃就必須擔此風險。

開色利城的維吾爾人社群 在1960年代成立「東突厥斯坦文化與互助協會」,一直對外逃維吾爾人進行安置照護的工作。現在這個組織的會長薩伊特,他是土耳其維吾爾的第二代,他的父 親在1961年從新疆莎車來到土耳其開色利。薩伊特說「自從2009年烏魯木齊事件發生後,大約有7000名維吾爾人逃到土耳其。」我於是追問「這個是土 耳其官方認可發布的數字?」薩伊特回答說「土耳其政府為求避免刺激中國政府,不會公開真實統計數字。這個數字是從安置照護的外逃者數目,進一步估算出來 的。」

薩伊特憤怒地說「這樣的情況很奇怪,我也不希望大量維吾爾人離開祖國,外逃到土耳其。無論貧富賤貴、知識分子、還是販夫走卒,大家都外逃。新疆生活沒有自由,人們活不下去,中國政府應該負全責。」

東 突文化與互助協會剛開始設有一些簡陋宿舍,房間內有上下床舖,暫時免費提供外逃者安身,然後思索出路。2009年烏魯木齊七五事件之前,安置的床位算是充 裕,但是之後數年就不敷使用。於是建請開色利市政府幫忙應對,面對激增的外逃維吾爾人,於是位於城市西北方原來要拆除的十棟警察公寓就暫借當成收容所,可 以容納大約1000人。但是房舍還是不夠,有時需要兩個家庭合住一個公寓。2015年2月在那裏也開辦學校,教土耳其語與可蘭經,也為小朋友開辦維吾爾語 課程。

薩伊特也擔任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的副主席,他與當地土耳其政府保持良好關係,也顯示出他的政治手腕,調和當地政府與不同的非政府宗教 組織的關係,不要互相制肘,有助於救濟外逃維吾爾人。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主要的活動在美國華盛頓,在歐洲與日本也有一定的知名度,但是在土耳其並沒有設立 辦事處,當地人知道的並不多。

六、世界上最大的維吾爾伊斯蘭宗教組織 - 「東突厥斯坦教育互助協會」(簡稱東突教協)與維吾爾媒體

東突教協座落在伊斯坦堡市中心,電車Capa車站附近,目前在中東地區與土耳其的支持者急遽增加,協會活動頻繁。如果從支持率與志工參與程度來論,這個協會可說是最大規模的海外維吾爾人組織。

2001 年美國空襲阿富汗時,一些在巴基斯坦、中亞與中東地區的維吾爾宗教學生,大約共有100多人,宣稱「返回中國便被視為恐怖份子」為由,遷入土耳其。 2006年這群宗教學生成立東突教協,而協會的主要領導成員對於伊斯蘭教義都造詣頗深。協會會長習代耶(Hidayet Oguzhan)在巴基斯坦拉合爾旁遮普大學(University of the Punjab, Lahore-Pakistan)完成伊斯蘭碩士課程。協會的監察長阿布利金汗(Ablikimhan Mafsum)曾經在埃及開羅大學攻讀伊斯蘭哲學。協會的財源則為支持者贊助,職員有25人,並有其他兼職與志願工作者多人。

協會的宗旨在 促進團結,調和各個不同立場的維吾爾穆斯林,無論是溫和派、激進派、理論派、抑或是武鬥派,都能集合到一起。幫助初來土耳其的維吾爾人適應環境,申請居留 權與國籍,並團結眾人向中共抗議施壓。每個週末都會請學者與資深記者前來演講座談,並在協會總部與各地支部教導小朋友學習母語史事,同時出版發行維吾爾 語、以及歷史教科書。也在伊斯坦堡三個維吾爾人聚集較多的區域,開設學齡前,適合4-6歲兒童的幼稚園。

1950-60年代逃到土耳其的維 吾爾老一代曾經反對東突教協會的成立。反對最力的就是貝金(Riza Bekin)。中共佔領新疆時,貝金逃出,後來也曾加入土耳其軍隊,立有戰功。他認為新一代維吾爾人已經習慣土耳其世俗化的社會,現在高喊以伊斯蘭宗教來 團結他們,成立這樣的組織其實是危險的。

東突教協主席習代耶出身於喀什的一個從商富裕家庭,通曉維吾爾語、土耳其語、阿拉伯語、巫獨語、旁 遮普語、波斯語與英語。中國《環球時報》在2013年8月1日曾批評東突教協支持恐怖主義,並派遣一些人前往敘利亞進行軍訓。我曾經詢問東突教協主席怎麼 看待這個批評,他回答說「我可以肯定地說,協會沒有做那樣的事情。維吾爾人很單純善良,但是也比較無知。如果想要得到他國的支持,就只能聽命於那些政府與 勢力。的確有一些維吾爾人透過網路,也受到一些阿拉伯人的影響,前往伊斯蘭國,不再以故鄉為第一優先進行考量,本末倒置。

東突教協花費很大 工夫在經營網路電視台,就是獨立者電視台(istiqlaltv),以及斯達電視台(sadatv)。目的就是要透過穆斯林宗教身份,來探討維吾爾的問 題。2007年開始播放,現在也設有一個設備齊全的攝影棚。獨立者電視台節目的內容多為探討民族、伊斯蘭教義問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