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華專欄》天鵝之死—悼楊偉中
2018-09-26 06:00
自由時報

出席楊偉中的追思會,看到偉中朋友張正傑拿著大提琴上台,我第一個就想到應該會演奏聖桑的《天鵝之死》,果不其然。我的想法就是,楊偉中是國民黨裡的天鵝,他與癩蝦蟆是不相容的,短時間的歷史誤會,最後還是要回歸正常。

那天夜裡一位香港朋友來訪,我們談到凌晨三點。內子打開手機要打電話給他叫計程車時,突然看到偉中離世的新聞而大叫,我還懷疑是不是又有人在製造假新聞了?因此匆匆送走客人後立即查看,不幸這並非我們所期望的假新聞。

我感到這是我人生中又一個大遺憾,因為在那一個月前,我傳了私訊給他,要請他吃飯聊些事情,他欣然答應,但是約了兩次他都沒空,我們也因為常常有其他活動而湊不好時間,沒想到從此成為永遠無法實現的約會。

我與偉中絕非深交,因為從來沒有單獨交談過什麼,但是從他在臉書給我按讚的內容,以及在政論節目中他的講話,我深信我們在某些問題上是心靈相通的,這也是我決定向他請益的原因。

第一次注意到楊偉中的名字,是二○一三年馬英九委任他做國民黨發言人時報刊的一篇報導,比較正面地介紹他對中國情況的熟悉與態度。當時我的第一個反應是:國民黨裡還有這樣的人?果然後來在太陽花學運中他的立場不為國民黨接受而漸行漸遠乃至離開,國民黨的聲勢也走下坡。

一次到慕哲咖啡去聽海外中國民運人士楊建利的報告會時,主持就是楊偉中。會議結束時他主動走到我這裡做自我介紹,因而相識。

追思會的主持李志德是他的建中同學,說當年偉中的書包裡盡是魯迅、巴金、張賢亮的書,也就是說他對從辛亥革命到改革開放的中國文壇都有涉獵,之間有一條反封建文化的主線,也讓他能夠認識到中國的現狀。沒有聽錯的話,偉中的社運夥伴萬毓澤提到偉中還看王凡西的書。王是中共托洛茨基派的重要領袖之一,十幾歲就參與工人運動。一九四九年後流亡海外,著書立說。在中國除了黨史研究工作者,沒有幾個人知道還有這位人物,習近平也不會知道。也難怪偉中熱中社會運動,並且對中共持批判態度。

偉中在政論節目中的表現沒有高亢的煽動,而是平穩務實,更值得人們信任。他僅僅是國民黨中的天鵝嗎?絕對不是。他追求公義的態度,他無黨派之私判斷是非的立場,是當今可以團結台灣的最大公約數。他的離世,無疑是處在關鍵時刻的台灣重大損失。他純真、公義的精神,應該成為台灣人民團結向前的動力。

(作者林保華為資深時事評論員,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gFengComment 的頭像
LingFengComment

林保華評論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