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董建華高舉“三面紅旗”迎回歸四周年    艾克思

        香港回歸日也是中共建黨紀念日。雖然北京低調對待回歸日﹐
    沒有派領導人來香港“贈慶”﹐但是好大喜功的特首董建華卻高調
    向北京獻禮﹐做北京想做而不方便做的事﹐他高舉三面紅旗而掀起
    新的風波。

 

    香港主權轉移四周年﹐北京低調處理。以往每年派要員慶賀﹐今年免了
。大致兩原因﹕一是香港經濟不景﹐無謂再“挺董”進一步刺激香港人﹔二
﹐自家在北京慶祝黨慶﹐無瑕分身。但是特首董建華卻不甘低調﹐而是“自

力更生”高舉三面偉大紅旗﹐使人刮目相看。

          高舉“超曼哈頓”大躍進紅旗

    梁錦松是香港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請辭後﹐由曾蔭權升任政務司司長﹐
再由董建華從私人機構調梁錦松來填補曾蔭權的財政司司長遺缺﹐因為不是
來自公務員隊伍﹐自然是因為有“愛國”背景。但是“愛國人士”都有同一
個通病﹐那就是“好大喜功”。之所以如此﹐因為個個都想在黨的面前表現
一番﹐以不辜負黨的栽培。而梁錦松願意放棄美資的高收入而打政府工﹐相
信還有“黨的紀律”這個因素在內。

    梁錦松甫上任倒似乎少點官僚氣﹐贏得媒體好感﹐或者說他比其他人更
會作秀一些。可惜﹐他的豪言壯語把他的“愛國族”顯露無疑。那就是立刻
聲稱要將香港打造成“超曼哈頓”的城市。如果記得一九五八年的“大躍進

”﹐就會想到毛澤東“超英趕美”的笑話。這個口號也使人想到“二十一世
紀是中國人的世紀”的豪言壯語。中國和香港當然應該有自己的奮鬥目標﹐
但是也應該先察看一下現狀﹐不要腦袋發昏﹐發出夢囈。梁錦松此舉自然得
董建華點頭﹐或者是迎合董建華的心理﹐否則新官上任
豈敢輕舉妄動﹖

        就如目前香港出現的“恐滬症”﹐擔心香港的地位被上海搶去。這
個擔心不是多餘﹐然而在目前多少來說也是杞人憂天。上海對香港有種種優
勢﹐這是毋庸置疑的﹐例如成本﹑人才﹑腹地等等。但是上海﹐或者說大陸
的任何一個城市﹐它的資訊管制自始至終是一個致命的弱點。特別是發展金
融業來說﹐資訊要由政府先過濾﹐還能成“中心”嗎﹖拋開政府的其他干預
不說。

    因此香港只要保持它的資訊自由﹐上海就很難趕上來。然而不幸的是﹐
香港特區政府正以相當快的速度向中共靠攏﹐縮小自己的自由空間。例如傳
媒的自律。有的電視臺在新聞節目方面已經模仿北京中央電視臺﹐如陳水扁
已經不是中華民國或臺灣的總統﹐而是“臺灣領導人”﹐避免臺灣給人有個
“國家”的概念。而特區政府也常常將一些社會上發生的問題推給傳媒﹐多
次企圖管制香港傳媒﹐可說是包藏禍心。這當然也是向中共示好的表現﹐免
得有太多北京所不喜歡的言論和思想在香港傳播。香港如果減少了自己固有
的特色而淪為“中國特色”的一個城市﹐當然就失去同上海競爭的優勢﹐更
不要說“超曼哈頓”了。最近中華民國總統陳水扁過境紐約﹐紐約市長朱利
安尼親到他在曼哈頓下榻的華爾道夫酒店拜會。董建華敢讓陳水扁過境和拜
會陳水扁﹖超曼哈頓﹖還是省省吧。

    最近中共害怕外匯同資金走失﹐嚴禁大陸老百姓到香港買賣股票﹐對套
匯活動開展“嚴打”﹐有些人在出羅湖海關時還要扣押他們的護照。難道美
國的其他州郡也禁止到曼哈頓炒股票﹖曼哈頓和它的臨近地區從來沒有聽說

過有這種匪夷所思的情況發生﹐現在世界上也很少聽到有這種情況發生。不
讓大陸老百姓到香港買賣股票﹐香港不要說變不成曼哈頓﹐發展下去將比上
海深圳還不如。

          高舉“階級鬥爭”傳統紅旗

    為了迎接江澤民父子在今年五月到香港參加<財富論壇>而“悶聲大發財
”﹐董建華在今年二月就聲稱法輪功“多多少少邪教性質”。最近為了迎接
偉大﹑光榮﹑正確的中國共產黨的八十大慶﹐董建華繼承了中共階級鬥爭的

光榮傳統。於是六月十四日借在立法會回答議員的質詢時說﹕毫無疑問法輪
功是一個邪教﹐它組織很嚴密﹐財源很豐富﹐同時是一個政治性組織﹐在內
地傷害好多家庭。

    如果這是邪教的標準﹐那麼無論從哪一點來說﹐共產黨才是真正的邪教
。因為不但有“鐵的紀律”﹐還有遍及全國乃至全世界的“國有財產”﹐而
它的“革命”性質更是毫無疑問﹐傷害到的家庭何止千千萬萬。

    董建華誣蔑法輪功的言論引起輿論的強烈反彈﹐因為香港沒有有關邪教
的法律﹐董建華以個人代替法院做出判決﹐是中共“人治”在香港的翻版﹐
是很壞的先例。董建華為了連任下一屆特區行政長官如此肉麻的討好江澤民

﹐使人進一步看到他的偽善面目。
       
    面對一系列指責﹐特區政府的官員居然沒有人去“挺”他一下﹐曾蔭權
甚至還跑到外國記者俱樂部解釋那是董的個人意見。說明他們擔心影響香港
在老外中的形象。然而作為香港的“最高”﹐發表意見已經很難是個人意見
﹐何況議員的質詢﹐就是要明白政府的態度﹐怎麼可能是“個人”的呢﹖可
見曾蔭權欲蓋彌彰。緊接著﹐作為行政會議成員和九七前擔任過大法官的楊
鐵樑也從法治角度公開勸說董建華不可將法輪功定為邪教。

          高舉毛澤東最偉大文革紅旗

    毛澤東終其一生最偉大的地方就是親自發動﹑親自點燃﹑親自領導了一
場史無前例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今年七月一日是中共規定的建黨八十周
年﹐董建華做出一件驚天動地的事來作為“獻禮工程”﹐那就是為文革平反

。董建華為什麼會想到要給文革平反呢﹖想來因為在幾個月前﹐北京發佈過
文件﹐在今年建黨八十周年之際﹐不准傳媒批評文革﹑批評毛澤東。與其被
動的不准批評﹐不如平反文革來得乾脆﹐以後誰批評文革﹐誰批評毛澤東﹐
就當反革命或顛覆國家捉走就是﹐不用另外下文件了。當然﹐他不會蠢到直
接為文革平反﹐而是走迂迴曲折的道路﹐這也算是“曲線救黨”﹐為中共的
八十大慶獻上厚禮。

    中共在九七年七月一日收回香港時﹐董建華便在每年的七月一日頒發大
紫荊勳章給有功的“愛國人士”。但是今年其中的一位楊光﹐就不是香港的
等閒之輩﹐而是珍貴的出土文物。此人今年七十五歲﹐年輕一些的香港人根
本不知道有他的存在﹐但是在三十五年前﹐他可是個香港的風雲人物。那是
香港新華社負責人擔心文化大革命的火頭燒到他們頭上﹐把他們拉回去當“
走資派”批鬥﹐便以響應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為名﹐在香港製造工潮﹐然後
發動暴動。當時擔任左派工會“工聯會”理事長的楊光就成了領導整個暴動
﹐旨在顛覆英國人統治的“鬥委會”主任。

    這場暴動在香港到處擺放“同胞勿進”的土菠蘿(炸彈)﹐表面上是對
付英國人和“黃皮狗”﹐實際上被炸死炸傷最多的是普通香港市民。在香港
形成恐怖浪潮。香港商業電臺一位主持林彬﹐因為抨擊“愛國人士”的暴動
﹐和他的弟弟林光海被革命暴徒在汽車裡活活燒死。但是最早落荒而逃的卻
是中華總商會的紅色大肥貓高卓雄。暴動不久被周恩來所制止。此後香港人
反共情緒更加強烈。人們對“左仔”抱著極度輕蔑的態度。

    文革結束後﹐這場暴動被否定﹐香港新華社領導人梁威林被撤換﹐但是
為了不給英國人“翹尾巴”﹐沒有公開進行批判﹐楊光則退任工聯會顧問﹐
在公眾場合基本上銷聲匿跡﹐連極左的新華社前社長周南在同港英作鬥爭時
都不敢啟用他。難得現在董建華一出手﹐讓他鹹魚翻生﹐重新肯定他在火紅
年代的豐功偉績﹐文革的幽靈又可以在香港上空游蕩了。但是這個勳章一發
出﹐幾乎受到除了黨報以外所有輿論的批評﹐更給當年鎮壓暴動的官員和警
察很大的壓力。因為既然暴動者成了愛國英雄﹐他們不就成了漢奸﹖

    當然﹐董建華仗著江澤民的支持﹐也了解中共現在很後悔當年對文革的
否定﹐因此也可以以“一國兩制”為招牌﹐去肯定中共所曾經否定的文革。
“一國兩制”不是妙用無窮嗎﹖
《動向》月刊  2001年7月號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