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主義高燒,歪曲香港回歸    艾克思(林保華)

        中共藉香港回歸,把「民族主義」煽動到登峰造極的程度
        。但香港卻有大多數人不認同回歸,主要原因是香港要回
        歸的是中共這個專制腐化的政權。中只片面提出「洗刷百
        年恥辱」的□號,是否要以此為名,逐步將香港的自由、
        民主、人權和法治洗刷?

        不認同回歸的大多數

    香港的主權交接,不但是主權治權的「和平過渡」,更是由資本主義制
度倒退到社會主義制度的大事。二次大戰後東歐一些國家在紅軍的「保護」
下演變成共產國家,但在二十世紀後期共產陣營土崩瓦解之時,作為發達而
自由的資本主義地區「回歸」到共產陣營,卻是個異數。表面上,它是「和
平演變」,而實際上中共是以武力作後盾的,使香港人在高壓下失去談判的
本錢,失去應該受到尊重的民意。因此香港人連同土地一併「回歸」給中共
,能夠自願作出回歸與否的自由選擇的人並不多。

    香港大學社會科學研究中心於五月份就九七回歸所作的電話訪問顯示,
沒有感覺者佔百分之五十二點二,悲觀、憂慮或持矛盾態度的佔百分之二十
左右,而感覺興奮和有所期待者只佔百分之二十三點八。

    香港一個以青年人為主體的機構「突破」在香港回歸前夕也完成了一項
對青少年的調查,內容也是有關對香港主權的轉移。被訪問的一千二百一十
一名大專學生中,有百分之四十一點二表示不歡迎和不希望回歸,對回歸沒
有感覺者佔百分之二十九點九,歡迎和希望回歸的只佔百分之二十八點九。

    從這兩項調查來看,歡迎回歸的分別不到四分之一和三成,也就是少數
,多數人是不認同回歸或感覺麻木的。這些多數人中,第一項調查對象是各
階層人士,所以「麻木」者較多,不認同回歸者相對較少,而大專學生比較
敏感,因此「麻木」者較少,多數站在反對立場上。

    需要說明的是,中共從一九八四年中英聯合聲明簽署後就不斷對香港進
行「愛國主義」教育和大規模統戰工作,特別是這一年來中國大陸有大批資
金湧入香港,給香港人發「九七財」,在社會上大規模營造喜洋洋的回歸氣
氛。如果沒有這一系列努力,擁護回歸的能超過百分之二十嗎?

    大部分香港人之所以不那麼擁護回歸,主要原因是接收香港回歸的是中
共。由於中共政權是個專制的政權、腐化的政權,香港的成就難免被中共所
拖累,要向北京看齊。這才是香港人對回歸有極大的疑慮或在無奈的情況下
只能「麻木」的原因。

        中共藉回歸鼓吹民族主義

    也正因為擁護回歸的香港人不多,北京就需要虛張聲勢,不但可以把「
民族主義」煽動到登峰造極的程度,而且造成「萬民歸向」的假象,從而使
中共的「凝聚力」大大加強,並且假冒為十二億人民乃至海外華人的唯一代
表。中共在全國各大城市對香港回歸大事「鼓吹」,以「洗刷百年恥辱」作
為口號,從而煽動排外情緒。結果,除了出現一批處於亢奮狀態的「工具」
之外,一些人更是語無倫次。例如北京有個大學生痛斥「鴉片販子」對香港
的管治,深信中國人一定會超越鴉片販子云云。這就是「民族主義」到了走
火入魔的寫照。

    除了在國內煽起民族狂熱,中共還在海外通過使館和領館舉辦酒會、組
織遊行等慶祝回歸的活動,大罵英國的殖民統治。這些「隔岸觀回歸」的人
,已經缺乏香港人的感情,或者他們從來就不是香港人。如果他們覺得香港
回歸給中共以真正的榮譽,他們為何自己不帶頭回歸祖國,而要生活在洋人
的鼻息下?或者他們願意充當中共的第五縱隊,在外國從事策反少數族裔的
工作?

    對香港人來說,在對回歸充滿無奈的情況下,他們和「外熱」不同,表
現為「內冷」,對回歸漠然視之。他們有的對英國人撤走表現出依依不捨,
出來歡送「千古罪人」彭定康,實際上就是表現了對回歸的另類看法。而在
一些人回到香港「見證回歸」之時,香港卻有二十幾萬人藉五天假期到外地
去旅遊,表示對回歸「不看也罷」,那是以逃避來進行消極抗議。除此之外
,一批民主派人士和香港市民也開展不同的另類慶祝回歸活動,例如民主黨
就提出「慶祝回歸,保衛民主」的口號。支聯會則舉行關心國內民運人士的
請願,直指人權問題。而四五行動更抬著坦克車模型在主權移交大典附近示
威,要求平反「六四」,向中共領導人抗議。

        為什麼不向日本說不?

    當年英國發動鴉片戰爭,原因之一是為了打破中國的閉關鎖國政策,鴉
片貿易只是其中一部分而已。在香港割讓給英國的同時,英國就宣佈了自由  
貿易的政策,從而奠定了今天香港作為世界經濟中心的基礎。在英國管治和
香港人的努力下,有了香港今天明珠式的璀璨,有了今天國際大都會的地位
。而在中國大陸,雖然是同一人種的中國人的努力,也無法取得香港的成就
,當年比香港繁榮的上海,後來遠遠落後於香港。如果中國人真要什麼民族
主義的話,首先應該去批判使中國落後的中國共產黨,而不是把矛頭指向英
國。中共領導人要老百姓淡忘「六四」,董建華要香港人放下「六四」包袱
,可中共領導人對一百五十多年前的鴉片包袱不但多次強化,而且歪曲宣傳
,煽動仇英情緒,難道這不是別有用心的嗎?如果再聯繫到對中國危害更大
的日本侵略者,北京卻不敢去激發中國人的愛國情緒,那「欺軟怕硬」的嘴
臉就更加暴露無遺了。正好今年七月七日混抗戰爆發六十周年,而釣魚台仍
在日本人手裡,北京至今還不敢用派駐軍隊去體現主權,而且日本不肯進行
賠償,和英國愿願意交還香港的表現完全相反,且看北京又該如何去洗刷恥
辱?

        英國的民主制度洗刷不了

    中共如此製造反英氣氛,吹噓自己如何偉大,完全和歷史的實際情況相
反,也使人懷疑他們的動機,恐怕不只是「面子」那麼簡單。

    眾所周知,英國人將香港建設成為一個繁榮穩定的國際大都會,除了香
港人的拼搏精神和香港的地理位置及機遇之外,還有英國人定下的制度和框
架,這就是香港的自由、民主、人權和法治。沒有這些,就沒有今天的香港
。如果不是因為英國宗主國是個民主國家,香港哪裡會有這些?英國派往殖
民地的所有總督,表面上是個「獨裁者」,但也要受英國本土民主制度,特
別是言論自由的制約,並非可以為所欲為的。

    而中共在收回香港時,片面提出「洗刷百年恥辱」的口號,拒不提英國
管治香港的成就,是否要以「洗刷百年恥辱」為名,逐步將香港的自由、民
主、人權和法治洗刷?從目前中共和特區政府已在洗刷人權法、否定立法局
的民選議員,並且對言論自由訂下框框來看,都顯露了不祥之兆。

    以狂熱民族主義書寫的歷史不是真正的歷史,遲早要還其本來面目的。
當年中共為排外而書寫的歷史,包括鴉片戰爭、洋務運動、抗美援朝等,不
是逐步在恢復它本來面目嗎?香港回歸的歷史又豈是中共可以一手遮天的?
《動向》月刊 1997年7月號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