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周香港不旺財深層原
林保華

  十月初,因為印尼家人來香港,所以在香港與他們相聚。時值中國的國慶黃金周,雖然中國大陸遊客來香港的人數已經下降,但到底是「

黃金周」,因此還是有所顧慮,例如煩人的人潮,酒店費的高昂等等。但是走馬看花的結果,雖然眼見的「繁榮」已見零落,但是官方數字的

大陸遊客還是增加,這個謎團該如何解開?

  黃金周旺丁不旺財

   根據香港入境處公佈的數字,從十月一日到七日入境的內地訪客,總共是一百二十二萬人次,比去年同期增加百分之二點三,尤其十月一

日那天增加一成六。但是相關機構表示旅遊團減少兩成,內地遊客的消費力則跌了一半。要解釋這種「旺丁不旺財」的現象可能有以下幾點:

  第一,亞洲博覽館十月三日舉行SAT(Scholastic Aptitude Test),即學術評估測試的「美國高考」的大型國際考試及講座,有近萬名內

地生參與,有部分考生父母也會陪同來香港準備考試,並順道旅遊。

  第二,中國的經濟走下坡,必然影響消費能力。真正要消費的,去了匯率貶值較多的日本與歐洲;來香港的只是吃吃玩玩而已,少了購買

高檔精品的遊客。

  第三,中國反貪向上不成,只能向下,自然引起貪官們更加恐懼,也影響他們在香港的消費。豈止香港,澳門更慘,賭博收入已經連跌十

六個月,一些賭廳,荷官多於賭客。

  第四,香港本土派的「光復行動」當然也影響水客的人數,但是黃金周人潮最多的時候,水客也會避開而不是來湊熱鬧。

  然而更重要的是,黃金周固然旺丁不旺財,平時內地遊客也已經大量減少,香港零售業更是大為萎縮,甚至瘋狂飆升的樓價也受到影響,

黃金地段的舖租更是大幅降落,原因在哪裡?對香港是禍是福?

  今年二月,香港旅遊發展局對今年旅遊業界已感憂慮,但預測今年訪港旅客人次還是會增加四百萬人,當中九成七五是內地客,過夜旅客

人均消費卻是十年來首次下跌。主席林建岳承認,香港物價較貴,競爭力下降。這個預測是根據去年情況推算的,二○一四年訪港旅客有逾六

千萬人次,按年增加一成二,當中約七成八是內地旅客,較前一年增加一成六;其他國際長、短途旅客均與前一年相若。而過夜旅客人均消費

近八千元,是十年來首次出現下跌,原因包括內地嚴格限制部門及國企開支和美元強勢。

   旅客減少舖租回落

  但是為何內地遊客增加而外國遊客沒有增加?顯然是內地遊客排擠了其他國家的遊客,這是台灣早就出現的現象。內地遊客的喧嘩、不守

秩序、旁若無人,擺出一副大爺的樣子,嚇怕其他講究文明的遊客。對暴發戶而言,他們買高檔品可以揮霍顯富,但是普通的消費反而興趣不

大,因此主要對財團有利。除此,日幣與東南亞國家貨幣的貶值,也減少他們來香港的遊興。港幣匯率三十多年來與美元掛鉤,美元在相當長

時間內因為炒升息而逞強勢。

   但是今年內地遊客的減少是事實,旅遊發展局的預估失準,消費能力下跌比較多更是事實,這才是促成一些專供內地旅客商品的店舖結業

、舖租掉落的原因。

   最明顯的應該是銅鑼灣時代廣場周圍,例如羅素街的舖租。那裡有多家珠寶鐘錶店,同一個商號都會開兩三間。然而有的最近退租,為此

業主答應短期砍劈租金七成以上,以尋找新的租客,可見尋找新租客之難。銅鑼灣怡和街有藥店短期內租約期滿結束,也獲減價四成以三十五

萬元租出。洛克道一家藥房未滿約棄租,獲五十五萬元承租,租金大跌三成七五。舖租大幅降落,乃是內地遊客最多的銅鑼灣與旺角,珠寶店

與藥房相繼結業的結果。其他地區,例如近邊界的新界市鎮也有這個情況。

  但是目前的問題還不止是內地遊客的消費問題。老牌英國百貨公司馬莎在沙田新城市廣場開業二十年的分店,沒有續租將於十一月初結業

。今年四月,開業三十年的新城市廣場麥當勞分店不敵貴租而結業,該店曾是全球十大最繁忙麥當勞分店之一,每年估計要交高達一千多萬元

租金。沙田是新界最早發展的市鎮,多中產階級居住,反映香港中產階級的處境。

   經濟畸形消費積弱

   零售業淡風也吹襲大眾市場,百麗旗下自營品牌BeLLE最後一間位於將軍澳的香港分店於八月底結業,八月至少有三間分店關閉,意味該品

牌已全面退出香港市場。

  這些所反映的是香港本地人消費能力的下降。這次在香港,因為地利之便,晚上多在銅鑼灣怡東酒店一樓的茶座與親友見面聊天,那裡生

意淡得出奇。且不說黃金周的遊客不在那裡,本地民眾也不到那裡。

  想想九七前,與朋友在那裡見面一位難求,如今已是雲泥之別。也想到十年前從美國回到香港,九龍的半島酒店人聲鼎沸,內地遊客穿梭

其間,失去當年的風情,還要排隊等候。十年後夜晚再去,鼎鼎大名的半島茶座居然水靜鵝飛。酒店的咖啡座與餐廳一向不純粹是遊客的消費

場所,還要依靠本地客的支撐。如今的香港市民,因為收入兩極分化導致中產階級的消亡,消費能力嚴重下降。

   這其中的原因,除了香港經濟變差,更是因為香港經濟的畸形發展,今年GDP增長預計不到百分之二,尤其出口連月下跌。這當然與經濟過

分依賴中國有關。貿易發展局九月公布的第三季出口信心指數,跌至二○一二年第四季以來的新低,由上季的四十六點八急挫至三十七點一;

出口信心不足之餘,貿發局同時大幅下調全年出口增長預測,由原本的百分之三降至零,意味全年出口或出現零增長局面。

   但是香港樓價卻是飆升,這十年來幾乎沒有跌過。今年上半年香港住宅價格按年再升逾兩成,升幅為亞洲之冠。而上半年全球樓價指數僅

微升百分之零點一,中國內地樓價則下滑百分之五點七,看來大量中國資金湧來香港炒樓。九七前,已經有香港市民一生都要為地產商打工之

說;九七後變本加厲,不只一般打工,還要加班加點。

  樓價回落才能正常

  九七前香港最小的住家面積也有三、四百呎的建築面積,但是去年以來,發展商相繼推出一百七、八十呎建築面積的套房,而且非常搶手

,因為年輕人買不起房子,只能向室內的高空發展,而炒家也因為降低炒房成本而大炒特炒,結果炒到這種微型房子的呎價還貴過豪宅的呎價

  這種瘋狂場面大概要結束了,因為近來樓花的撻訂事件已經增加,專家紛紛作出明年樓價要下跌的預測,連擁有多間劏房(將較大的房子

分隔成數間小套房)出租的特區政府發展局局長陳茂波也預言樓價將起大變化,但是有的官員卻在考慮是否要撤銷以往推行的壓抑樓價(雖然

並無多大效果)政策來維穩,簡直不知人間疾苦。

  未來香港經濟走向對政情會產生什麼影響,且待觀察。但是樓價舖租的回落,專門供應內地遊客商舖的結業,換上服務香港市民的店舖,

希望這是香港恢復正常生活秩序的開始。
《爭鳴》雜誌  2015年11月號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