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獨聯體雜記    凌鋒  1992年7月

蘇聯瓦解了,開放後的「蘇聯」人民一下子從大國的自豪墮入到貧窮的境地
。物資缺少、物價高漲、設施落後、服務質素差等,已成了各加盟共和國獨
立後的通病。

    此行參加旅遊團去莫斯科、聖彼得堡、基輔三個城市。旅行社安排的路
線是經曼谷轉機去芬蘭後,再轉機去莫斯科。然後坐火車去基輔,再從基輔
搭飛機到聖彼得堡,最後再經赫爾辛基、曼谷回香港。

  但是我們到赫爾辛基以後,竟沒有去莫斯科的飛機(據說已客滿),結果
只能先去聖彼得堡,在那裏先遊覽了半天,再搭夜車去莫斯科。結果是兩個
通宵都在交通工具上睡覺,相當疲勞。

俄國現在很窮

  聖彼得堡的飛機場相當殘破,不過正在擴建,這大概是改革開放的公式。
飛機場仍然沿用「列寧格勒」的舊稱。市內不少建築物亦然。在宣佈改名時
,當局曾估計為改名就要花上兩億美元的經費。俄國現在很窮,聖彼得堡也
窮,建築、街道、交通工具有些已很殘舊,市政建設需要經費,當不會要在
改名的形式上多花錢。

  車子走過阿爾芙樂巡洋艦,但是沒有上去參觀。整個旅程,缺少「革命傳
統教育」,介紹的多為彼得大帝等沙皇的豐功偉績和他們的飲食起居。

    晚上乘火車去莫斯科,火車已全部電氣化。想起列寧所說:共產主義是
蘇維埃加全國電氣化。如今共產主義安在?火車和中國大陸的差不多,雖是
軟席,衛生間卻髒。服務員還大做生意。一人一杯加糖紅茶,收一美元,指
指有SUGAR(糖);又來賣瓶裝汽水。第二天早上拿了一疊一元的美元找我
們換大鈔。一晚生意,收入可觀。後來還來兜售軍大衣、軍帽等。

普遍缺少物資

    莫斯科遊覽兩天,主要是紅場和克里姆林宮。紅場不大,是石子路,實
在沒法和天安門廣場相比。克里姆林宮是參觀沙皇遺物,不准拍照。每個展
覽會有老太太監視.以階級鬥爭的眼光看住每個遊客,使人想起北京的「小
腳偵緝隊」。

    莫斯科的百貨公司很大,但東西不多。去烏克蘭首都基輔又是坐夜車,
不過列車員年紀較大,不送茶水,不做生意。早上在某一站停車,朋友向一
位烏克蘭老太太買油煎餡餅,三盧布一個,有少許肉餡。

    烏克蘭已獨立,列車上的火車時刻表,中間所寫的停車時間,有時光「
倒退」的現象,一問,才知道烏克蘭為了表示獨立,已定下「基輔時間」,
比莫斯科時間慢一小時,所以火車過了烏克蘭國界,即用烏克蘭時間。

    到烏克蘭後,發現還有新的烏克蘭貨幣,圖案比盧布簡單,和盧布比價
是一比一,盧布在烏克蘭仍通用。這情況猶如港幣在澳門通用一樣。

    在基輔所住的旅社是最差的,兩個人只有一個茶杯供喝水和刷牙,還好
只住一晚。但那裏藝術品及其他物品的價格,似乎較莫斯科和聖彼得堡為低

    在弗拉基爾教堂,看到一位紅軍上校也虔誠地點上了蠟燭,看來他早已
拋棄共產主義的信仰了。

    基輔去聖彼得堡乘國內航線。中午十二時起飛,兩次延遲至下午三點四
十五分才起飛。

    住在四星級的波羅的海酒店,窗外就是波羅的海的芬蘭灣,水波不興。
後來我們搭水翼船往夏宮,也是非常平靜。

特權在陳蹟中流露

    在聖彼得堡,主要參觀冬宮、夏宮、俄羅斯博物館等,所藏大大小小西
歐和本國名畫,有幾百幅之多,包括達芬奇、倫勃朗、列賓等大師的作品。
還有那些著名教堂裏,畫在牆上、天花板上的美術作品,這些都是相當重要
的藝術金庫,而這些殿堂的華麗裝飾,其金碧輝煌的程度,也使我嘆為觀止
。難怪有的團友說,故宮簡直沒法和它相比。

    而夏宮公園之大,雖比不上頤和園,各式噴水池卻是重要的特色。這些
都使人想起那些帝王的奢侈生活。

    在這三大城市遊覽,最深的體會是它的藝術氣氛。最顯著的是各式繪畫
作品,百貨公司、街邊攤檔,都陳列有不少畫作出售,街邊大樓裏,更有不
少藝術沙龍,出售藝術品。

  花上幾十美元或幾千盧布,就可買上一幅比較稱心的油畫。在香港買,它
的框架已是這個價錢了。各旅遊點常有樂隊賣藝,有集體,也有個體;有大
人,也有小孩。在莫斯科紅場附近一個三、四十歲的愁眉不展的父親拉起手
風琴:兩個四到七歲左右的女童唱起俄羅斯民歌,在那裏賣唱,哀怨的曲調
使我為之凄然。

    窮,成了獨聯各共和國目前最重要的問題,這些老百姓萬萬想不到盛極
一時的超級大國,在改革開放和西方比較以後,竟會發現自己是如此的窮。
而物質缺乏和改革開放帶來的物價上升,更成了他們沉重的負擔。

文化繁榮

    在莫斯科,看了一場馬戲;在基輔,看了歌劇《茶花女》;在聖彼得堡
,則是芭蕾舞《巴黎聖母院》。但給我的印象最深的,還是看《茶花女》,
倒不是在於它精湛的唱功和演技,而是歌劇院的場面。演出在謝爾琴科歌劇
院,對這位詩人,我沒有甚麼認識(附近有他的銅像),歌劇院也不大,但
是觀眾可說是該城上流社會的人物。衣香鬢影,使我們這些遊客顯得非常寒
嗆。那天的場面,使我忘記烏克蘭的窮,也使我忘記烏克蘭不久前還是一個
共產國家,因為從他們的服飾、舉止、氣質,乃至膚色,都同在發達的西方
國家一樣。

    而趕上蘇聯剛剛瓦解,蘇聯的不少「遺物」,包括軍服、軍帽、國旗、
勳章等在廉價出售,順手買上幾件作為紀念,也算是對蘇聯這個大帝國崩潰
的一種憑弔吧。               


《前哨》1992年7月號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